张伸出双手笑着走了过来:林大老板不愧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作为,带了两个人就敢来到我们星火帮的腹地,这是张某始料未及的.像你们年轻人的魄力我们已经跟不上了啊。

  我客气道:张哥言重了,我早知张哥的名气,星火帮也正在张哥带领下才日渐强盛,张哥的统治能力晚辈还是要多加学习,但是,我话锋一转直奔主题,张哥堂堂星火帮怎么与我们这种小帮派过不去呢,这样的做法恐怕不符合张哥为人吧

  张星火听到后哈哈大笑起来,小兄弟,不瞒你说,我正是血义帮帮主王琥的兄弟,我听说小兄弟要吃掉我兄弟的帮派,就派几个人告诉一下小兄弟手下留情,手下的人如有冒犯,还请小兄弟多多见谅啊!

  最\O新章HF节上j‘酷匠i网

  我笑了笑,张哥这个方式还真是挺特别,酒吧里客人都被您的手下给吓跑了,现在搞得连个生意都没有,张哥这里倒是挺火爆的.说完我故意打量了酒吧周围,让张星火觉得我要打他的注意

  果然,张星火眼神开始变化,但是久经战场的他还是很快便恢复了微笑,小兄弟莫非要打星火帮的主意?

  我哈哈笑道,张哥想多了,我一向对星火帮恭敬有加,怎么可能对张哥做出这种不仁不义的事情呢!

  张星火听后便对我说,小兄弟既然来了我就请你吃顿饭,当大哥的还请小兄弟给个面子,血义帮那边小兄弟就不要再去找个麻烦了,如有得罪,大哥一定会亲自向小兄弟赔罪。张某知道小兄弟有青竹会撑腰,但是血义帮与星火帮也不是吃素的,我想小兄弟也不愿看到两败俱伤吧

  我一听才明白,原来张星火已经知道我背后有青竹会撑腰了,典型的打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我心里盘算着,表面却微微笑着说,张哥的面子小弟怎么能不给,今天见识到张哥的爽朗豁达,小弟已经学习到很多,日后还请张哥多多指点。但心里却冷哼,不只是血义帮,就连你星火帮我照样给你铲平,只是时间的问题。

  张星火这顿饭请的很地道,各种招牌菜加上山珍海味让我跟张左两个人吃的快要喷血,期间张星火几次起身敬酒,我为了客气也是回敬一二,看来张星火是真心想缓解我跟血义帮的关系,目的就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两家各不相干。我表面迎合着张星火的热情,客套之话毫不吝啬,心里却盘算着如何让星火帮与血义帮反目成仇,一旦时机课程,吃掉两个帮会就是手拿把捏的事情。

  酒足饭饱之后,张星火亲自把我们送出去,本以为今天来到星火帮肯定少不了动手,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害得我连张左两位护法都带来了,看来张星火对我还是有一定的觊觎的,青竹会是他惹不起的大山,另一方面,张星火不想因为血义帮王琥与我闹翻,看来他们之间并不是无机可乘。

  回到酒吧,已经快到下午上课的时间了,我与张左两人告别之后便打车回到了学校,到了学校之后陈子川,李成忙问道事情进展的怎么样,我把今天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诉了他们,两个人分析了张星火与王琥的关系并没有传言中说的那么好,而且张星火是对王琥有意见的,我们就趁这个机会,破坏星火帮与血义帮的盟友关系,拿下两大帮派!

  通过王建华的调查,我们得知血义帮与星火帮的毒品都是在一个名叫刀疤刘的人手里买来的,两家平分毒品,所以在贸易上从来不会起争执,但是如果我们暗中实施离间计,让两家帮派觉得利益收到威胁,那么他们原本就不牢靠的轻易定会土崩瓦解!帮会没了利益,就好像群龙无首,不攻自破,很难维持下去。我们就在这方面下手,挑拨两帮的关系!

  打听清楚刀疤刘的住处之后,我便带着人去了刀疤刘的住处,刀疤刘住在一所很偏僻的农村小院,经过曲曲折折的道路之后才找到这个小房子。大院的门上布满了灰尘,看着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我敲了好几下门,在院子里才隐隐约约传来一声嘶哑的声音:找谁

  我压铸嗓门,轻声说道请问刀疤刘是住在这里吗?

  你找错地方了,这里没有叫刀疤刘的人我便接着说道,我是血义帮的人,我们老大让我给您带来一单大生意,如果不开门可能这单生意就没有了。

  稍等一下,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过了几分钟,门开了,上面的灰尘落了我一身。这是有多久没人来了

  开门的是一位50多岁的老头,脸上一道刀把从左脸斜跨过鼻梁一直伸向有脸,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如果这一刀再偏一点,可能就是眼睛了。

  您就是刀疤刘先生吧,我恭敬的问道

  你们是王琥的人?怎么之前一直没见过你们?刀疤刘谨慎的问道

  我们是新来的手下,这次老大带着兄弟们去星火帮喝酒了,特地嘱咐我来找您拿货,刀疤刘又仔细问了几个问题才放下心来,幸亏王建华调查的仔细,不然可能在刚才的对话中就露马脚了。

  进了屋子,我们才看见里面装修的非常精致,原来刀疤刘一直隐藏在这里,靠贩卖毒品为生,这次有2千克的货,你们两个帮派一人1千克,留下钱走吧,我就不留几位了

  我凑到刀疤刘的面前问道,刘哥想不想多赚一笔,可以让你多赚一倍的钱,只要你按照我们的意思去做。刀疤刘一听钱来了兴致,忙问道怎么个配合法?

  我笑了笑说,没什么,这次我们用双倍的价格收购你1.5千克的毒品,但是星火帮问道此事,你就说这次进货较少,只有1千克毒品,我们两个帮会一人0.5千克。你只需随便一说,就可以赚多一倍的钱,不知道刘哥觉得怎么样

  这样不好吧,刀疤刘犹豫道,星火昂也是老主顾了,我刀疤刘多亏星火帮才能勉强维持一下生计,这样是不是显得很不厚道

  我拍了拍刀疤刘肩膀,刘哥,现在是利益社会,哪里有钱赚就往哪里去,更何况你不说我不说,根本没人知道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今天出去刚火来,持续更新~QQ群345595797求追书~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