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到表姐的夸奖,得意的眨了一下眼睛,那么现在最主要的事就是去找医院的院长了,我向叶子打听了院长的办公室,径直走了进去。

  {C酷9匠网pI永J久a%免/费|看,~小Wf说n

  院长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看到我径直走了进来,一脸迷惑的样子,对着我说:“你是不是走错门了,年轻人,这里是院长办公室。”

  “我来找的就是张院长。”说完我没经过张院长的同意便走了进去径直的坐在他的对面。

  张院长眉头紧皱,语气强硬的问我:“年轻人,有什么事请说,没事的话麻烦你出去,这里是禁止外人进的。”

  我冷笑一声:“张院长,您的下属在医院里乱搞潜规则,收钱才给找医生伺候病人,您身为院长不应该管管吗?”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张院长,希望他能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张院长听到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吃惊:“年轻人,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院的医生收别人钱了?”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感情这个老家伙跟那个主任是一伙的,还真是一窝狗,我心里骂道。

  我盯着张院长的眼睛,淡淡的说道:“我没有证据,但是你要相信我完全可以将这件事让全JN市的人都知道。”

  张院长看着我,哈哈大笑起来:“年轻人,我一个医院院长岂是你一个学生模样的人就能威胁的?开够了玩笑你可以出去了,记得把门关上。”张院长冲我笑道,皱纹足够夹死一只苍蝇了。

  这是下了逐客令了,我并没有因此而紊乱心态,反而更加笑着说:“张院长,不要因为我年轻就觉得我是在开玩笑,我不会跟不熟的人开玩笑,看来这个医院是时候考虑换人了。”我眯着眼睛盯着张院长。

  “年轻人,你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个张院长好像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开始认真地问起我来。

  “张院长,这个时候才知道我不是开玩笑,好像有点儿晚了。”我淡淡的说道:“身为医院的领导,你们该学学怎么对待自己的病人了,如果我说话没有分量的话,我可以考虑考了吧让郑局长跟你谈谈。”

  “老郑?你跟老郑认识?”张院长一脸不可思议看着我。

  “张院长,还有什么疑问?”我盯着他说道。

  “年轻人,看来我们是个误会,哈哈哈,如果你是郑局长的朋友,那么我想我们之间也应该是朋友关系,刚才完全是多有得罪,年轻人就不要再放在心上,既然你认识郑局长,正好我有件重要的事要跟郑局长说,那就借年轻人搭个话。”

  我一听立即在心里冷哼:这个老狐狸是不相信我认识JN市的局长,这是在试探我呢。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郑局长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后便接通了,另一头的郑局长哟呵着说道:“小林啊,现在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我笑了笑说道:“没什么事,郑局长您有个老朋友想要跟您说说话,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一旁的郑局长用疑问的语气说道:“老朋友?那你把电话给他我听听是谁。”

  我把电话给了眼前的张院长,张院长接过电话后立马变了一副表情,像是哈巴狗一样连连点头,嘴里一个劲的的说着是是是..我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发笑,还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料你是医院的院长,在JN市警察局局长的面前也不得不低下头!

  虽然不知道郑局长跟眼前的院长说了什么,但是挂店电话后,张院长看我的神色都有些不一样了,要的正是这种结果,我没有说话,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的张院长。

  我看着张院长的脸色变得明显不自然,过了一会儿他才打破僵局说道:“年轻人,看来刚才的确是个误会,要是有什么得罪的,我跟你道歉,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去做。”

  我冷笑道:“张院长不是一直在以为我开玩笑吗?刚才您的语气可不是这么个态度。”

  “年轻人,就不要再嘲笑我了,还是说事吧,现在我没有什么好反驳你的。”

  “那好,既然张院长变得这么痛快了,我就不多说废话了,我的病人需要王欣叶医生的照顾,还希望张院长能给调节一下,您的那个主任脾气可是有点大。”

  张院长听到我的话呼了一口气,说道:“这么小的事年轻人早点说我们不就没这么多不愉快了吗!”张院长一脸谄媚说道。

  “另外”我故意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在医院里不想再看到那个主任的影子。”

  当我这句话说出口之后,看到张院长的脸色明显变得有些异常:“我想这件事对院长来说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吧!”我压低声音,凑到张院长的面前,盯着张院长的眼神说道。很明显,我的意思就是让那个嚣张的主任从此在医院里消失。

  办公室里气氛变得异常冷峻,连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年轻人,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还要经过医院其他领导的同意。”张院长一脸为难的表情。

  “我相信张院长有这个实力。”我没有多说什么,径直离开了院长办公室,留下一脸惊诧的院长愣在那里。

  回到了病房,表姐忙站起身问我:“事情谈的怎么样了?”

  我说道:“张院长已经同意了,不出意外地话,再过不久我们就不会再看到主任的影子了。”

  这个时候叶子医生已经拿了医药品来到了病房,我看着叶子医生熟练地给老妈换着药,心里真的有种说不出的踏实。

  过了一会儿,我与表姐向叶子医生道别,这边的事情就交给老爸和叶子照顾,我坐着表姐的奥迪A8前往了一个神秘的地方寻找一个人-表姐口中的变态!

  一路上看着表姐熟练地驾车技巧,我心里盘算着最近要弄一辆车,以备不时之需,表姐既然答应了帮我弄驾照,那么肯定是找人教给我驾车技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追书啊兄弟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