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亭死了,但望天阁曾经强者留下的意志仍在。

  使得星空学院院长、穹沧等修炼者短时间无法抽身。

  何况,冥内的强者仍在!

  白悬身躯膨胀,冲杀而来。

  唯有灵溪在林焱身旁。

  但凤扇、易辰乃至白崖等修炼者,也都是出手而来,他们知晓如今的林焱最是虚弱,唯有将林焱诛杀,自己方才能够活下来。

  因此他们的力量轰鸣,由凤扇、易辰、白崖等天才将灵溪阻拦而下。

  白悬自己,站在了林焱之旁!

  这让灵溪愤怒,但就算其手持青灵光剑,毕竟她也不是巅峰状态,灵力消耗的太多了,因此一瞬间无法将白崖等天才诛灭,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白悬来到了林焱身边。

  轰!

  灵溪眼眸一凝,本是要施展某种秘法。

  但林焱却摇了摇头:“白悬而已,又不是什么强者,对付他,就算是我现在这般状态,也是足够了。”

  嗡!

  听到林焱的这般声音,灵溪方才是将力量散去,专心对付白崖等人。

  她清楚,这并非是林焱在逞强!

  而是……林焱真的没有将白悬放在眼中。

  “你!”

  白悬大怒,直接将那匾额催动,此时白悬动用了望天阁的某种术法,使得自己实力提升,更是服用了丹药,让其血脉都是汹涌起来。

  “杀!”

  随后这白悬更是道出一字,顿时间杀意涌动。

  “我乃天命之力,自出生便是有天之力萦绕在身,阁主都对我重视,将我当成少阁主培养,将来我要承继阁主意志,成为天使,掌控望天阁,更要代天行事,掌管各大界域,林焱……我之命,你可能比?你只是一个寻常之族之人,你只是来自那天亘界域之中。”

  “你本是卑微之人!”

  白悬在出手之时,更是大喝一声。

  随后那匾额之上的六个大字,顿时涌动,每一个字都是化出天之力向着林焱轰击而来。

  六个大字脱离了那匾额的束缚,竟是萦绕在林焱的身周。

  尤其是‘天’之两字,更是散发出恢弘之气,让在场的修炼者都是身躯颤动,目光中不由的浮现出惧怕。

  这便是天威!

  即便这匾额只是来自天域,并非是上天亲手所写。

  但这等天威,便也不是一般的修炼者所能够承受得住的!

  “天玄!”

  但面对着这一切,林焱只是默默的念了一个名字。

  轰!

  瞬间,那天玄剑,便是震颤起来,一股古老的力量便是随之爆发,同时其上的纹路也是闪耀出光泽之来。

  这片区域,甚至整个星空古路之上,都是突然间变得一片肃杀。

  “斩!”

  林焱瞬间开口,顿时将那天玄神剑决施展而出。

  第一式、第二式……

  林焱根本没有停滞,这天玄神剑决两式施展而出,雷电汹涌,这是林焱最后的一丝力量,但仍旧是爆发出了万古威能。

  锵锵……

  剑气横扫而下,这匾额率先蹦碎,随后便是那六个大字。

  ‘天下第一天才’六字之后的其他四个字,也随之碎裂。

  唯有那两个‘天’字仍在,但林焱体内的那逆天之力爆发,顿时之间凝聚在那天玄剑之中,在这等力量之下,这‘天’字也是崩溃。

  咔嚓!

  响声落下,这白悬最后的屏障,彻底烟消云散。

  嘶……

  不少修炼者凝神,都是惊讶到了极致。

  那可是来自天域的宝物,是某位天域强者书写的六字,充斥着天威。

  但仍旧被林焱一剑崩灭?

  这究竟是何等力量?

  哗……

  天玄剑落下,彻底落在了白悬的身上。

  “大哥!”

  白崖大喝,但仍旧无济于事。

  白悬的身躯,在这等剑气之下,也是逐渐的形神俱灭。

  “我竟是败了,竟是死在了你的手中,我乃天之骄子,望天阁第一天才,竟是……”白悬的声音,终究是没有说完,便是彻底的死了。

  白镜死了、白亭死了、白悬也死了!

  望天阁的修炼者,彻底崩溃。

  大势已去,林焱带来的那些势力的士气更强,这战斗,已然是一面倒了。

  此地,早已是鲜血汇聚成河,尸骨堆积成山。

  天星楼斑驳起来,星空学院院长、穹沧、天玄门大长老等修炼者本就是强大之人,在他们的力量之下这些望天阁曾经强者的意志根本无法承受。

  至于易辰、凤扇等修炼者,也都是被诛杀。

  只是灵溪凝神,这一刻……白崖竟是退了?

  但仍有天才在此地,灵溪不得不对他们出手,等回过神来,却已然找不到了白崖的踪迹。

  不过,此刻,战斗的声音,终于是减弱了几分。

  “结束了吗?”当一道声音响起,冥内的强者,也被诛杀,再无其他的强者站在这片地域之中。

  轰隆!

  随后,那天星楼便是骤然间倒塌。

  失去了强大纹路、符文等力量,而且那些望天阁曾经强者的意志再度被斩灭,这等古老的楼阁再也无法承受,直接化为了齑粉,随风而飘荡。

  这一次,杀戮极为惨烈。

  望天阁,几乎全灭了。

  冥全死了!

  其他的修炼者,也都死在了这里。

  呼!

  此情此景,就算是武深等修炼者,也是叹然不已。

  这一刻,林焱的眸子,却是凝聚在一方。

  那里,仍旧是有着一道符文!

  这是望天阁在这里的最后一道气息,而林焱也清楚,这符文并非是白亭等修炼者,而是来自那望天阁的阁主。

  轰!

  林焱走上前去,本是要出手。

  但那符文,却是化作一道声音,响彻起来:“哈哈哈,林焱,想不到吗?你一定想不到!”

  这声音响起,林焱的脸色瞬间一变。

  就算是老坊主、老赌鬼、凌道、林圣等修炼者的眼眸,也是泛起巨大的波澜。

  “天羽,真的是你!”林焱几乎是从牙缝内将这一道声音挤出。

  “自然是我!”这声音随后再度响起。

  “天羽,望天阁的阁主,是天羽?那天亘界域内的那天羽是?”雷树讶然,很是疑惑。

  “看来是真的,那真的只是他的一道气息或者一道意志!”沈亿三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