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你们一路跟随与我,不就是对我的身份有所怀疑吗?”林焱开口道。

  轰!

  这话语落下,那修炼者脸色大变,旋即道:“果然是你,林焱,你真的没死。”

  “谁让你们来的?”盯着这修炼者,林焱怒斥一声。

  “呵呵,你永远不会知晓!”这修炼者冷笑起来。

  呼呼!

  天火顿时焚烧,炙烤着对方的魂魄。

  更将其黑色的衣袍摘下,亲自看着他的身躯,这是人的身躯,但却有妖气与魔气萦绕,竟也是一位修炼了妖魔变的人族修炼者。

  啊……

  此地,一道凄惨的声音响起,但这存在的口风比那望天阁的修炼者强硬太多,无论林焱用着怎样的手段,他解释不发一言。

  “那一直想要杀我的黑袍,还没死……对吗?”林焱突然话锋一转,开口道。

  嗯?

  这修炼者一怔,虽然没有开口,但林焱却将一切看在眼中。

  彼岸之眼,能够看穿人心。

  黑色的衣袍摘下,便无法阻挡林焱的这眼眸。

  只是一眼,林焱便是看穿一切。

  那坏的黑袍,居然还没死。

  那之前呢?

  难道……是移花接木?

  坏的黑袍,转移到了好的黑袍身上,而自己,竟是将那好的黑袍诛杀了?

  眼眸内,带着一道思索。

  林焱深吸了一口气,当初,他可是将那片地方的气机保存了下来,就算如此,只要逆天体达到了一定地步,便是能够将对方再度复活。

  一道气息仍在,林焱便是能够让其重归于世间。

  这便是逆天体的强大!

  只是,现在林焱的力量还不允许。

  或许,唯有那一刻,方才是一切真相大白吧?

  轰!

  这一刻,突然间那修炼者身上的妖魔气息暴乱起来。

  就算是林焱的天火,也无法再度将其困住。

  嘭!

  随后妖气与魔气对抗,直接炸裂开来,使得这修炼者的身躯彻底化为了灰烬。

  形神俱灭!

  呼!

  林焱吐出一口气,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势力?

  这等强者,竟也是化为了死士?

  “来自天域吗?”在刚才对战的那一刻,林焱明显的感觉到了对方仿佛在调动天之力,只可惜林焱出手太快,根本没有给予对方任何的机会。

  随着这人的死亡,一切再度化成了谜。

  只不过林焱也得到了一个重要的讯息。

  那个坏的黑袍,果然还活着,显然也来到了这星空古路之上,正是那人让这些人来调查自己,或许……他一直都未曾离开,仍旧在天殿之内吧?

  一念如此,林焱的眼眸杀意更是强盛。

  当初,张跃、杨腹之中,有着一位。

  究竟是谁?

  林焱直到现在,也是无法弄清楚。

  但林焱却也相信,这个谜团,怕是用不了多久,便是会被解开了。

  身影一动,林焱再度向着前方而去。

  前方,一个巨大的光芒闪耀,但却显得诡异。

  因为光芒的对面,便是黑暗,永恒的黑暗一般。

  光芒与黑暗的交界之地,便是一个恐怖的沟壑,但却没有多少修炼者能够来到这里,此地,杀意太强,而且能够让人心神不宁。

  其沟壑之旁,更有着无尚的威能,将修炼者阻拦。

  但万绝天等人绝非寻常人,他们能够处在这里。

  不仅是他们,也有不少天才而来。

  “铁源、凤扇等修炼者,居然也来到了这里!”万绝天此时看着他们,心中也是微微一叹。

  这些皆是来自星空古域、天玄大陆等地的天才。

  甚至,这些天才极为有着名气。

  在这星空古路之上,那天下第一天才的争夺,已然不是秘密。

  铁源、凤扇等修炼者,也与白楼一样,都在争夺。

  而且,他们的背景同样惊人。

  铁源,来自星空古域一个古老的大宗门。

  而凤扇,则是来自凤凰一族,虽不是古凤凰一族,但依旧血脉惊人,似乎传闻有着古老的气息蒸腾,或许……用不了多少年,这凤扇也能够将自身血脉彻底化为如古凤凰一族的修炼者一样。

  “这沟壑,到底多远、多深?”

  沈亿三也是一叹。

  此等沟壑,一眼望不到尽头,其下更是深不见底。

  咻咻!

  下一刻,一道身影一动,有修炼者出手,直接向着那沟壑之下而去,他的身上光芒闪耀,那竟是半步彼岸之光。

  此修炼者,竟是身怀半步彼岸宝物!

  只是,当其进入下方片刻之后,一道咔嚓之声便是响起,那光芒顿时消散。

  这是真正的碎裂!

  半步彼岸宝物,都碎裂了?

  至于那位修炼者,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里蕴含着万古杀机,拥有着极为强大的神秘气息,甚至其下……更有魔气,这下方……不弱于生死禁地,一旦进入必死无疑!”有老辈修炼者顿时开口道。

  在这四周,有着不少传承,皆是被修炼者得到。

  他们得到这等传承之后,对于此地的秘密,便是知晓了一些。

  但也仅限于一丝,究竟此地古老的时代发生了什么,谁也猜测不出来。

  星空古路坚固万分,就算是彼岸强者大战,都是不能够在这星空古路之上留下太多的印记,而如今却是拥有着这么一条深深的沟壑,其之力,足以让人心惊。

  虽然这老者这般言语,但终究还是有一些修炼者目光看向这沟壑深处。

  轰!

  这些人旋即身躯一颤,宛如失了神道:“为何……为何我感觉在看向这深渊的时候,深渊之内也有着一双眼睛在凝视着我?”

  这一道声音,让不少修炼者也是后退数步。

  至于那些天才,皆是未曾一动。

  倒是铁源冷笑一声:“沟壑之地,也敢放肆,真是一群来自乡野之地的家伙。”

  “不过,你也不要小巧乡野之地之人,据说……有一个叫炎麟的,修炼的是灵力,便是破开了白楼的不少纪录,这件事,可是传向了很多区域。”凤扇冷笑一声。

  “那是白楼太弱!”

  其中一位修炼者,顿时开口道,眼眸中,带着坚定。

  “若是让我遇到那炎麟,便是一拳将其轰杀,到时候……我带着炎麟的身体丢到白楼面前,那等场景,一定很好玩吧?”铁源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