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突然来到了我们宿舍,让我感到很是惊讶无比,她没有四丝毫犹豫就把我们四个人叫了出去,看样子主要就是来找我们的。

  班主任今天没有穿迷彩服,而是穿着紧身的牛仔裤,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衣,丰满的让我有一股想摸一摸的冲动,虽然老师已经年近三十了,已经沦为少妇了,不过那身材没话说,还是很性感,如果抛去我俩师生关系外,那她就活脱脱的是个邻家大姐姐啊,就是脾气太暴躁,而且还不待见我,我都清楚的听到小胖一个劲地在吞口水。

  我们四个跟在她的身后,一起出了宿舍,班主任丰满的身材我看的很仔细,有种想入菲菲的感觉,毕竟我还是小处男一枚。

  走廊里,我们四个靠墙站成了一排,我心里边很是紧张,不知道班主任叫我们几个出来干什么,虽然心里边我一直在意淫老师,但是现实中我还是很怕她的,万一要是她不高兴把我给开除了怎么办?

  班主任看了我们几个一眼,自然地扭了扭屁股,然后叹了口气,对我们四个无奈地道;‘知道我叫你们四个出来干什么吗?’小胖缩着脖子支支吾吾地说;‘老师,是不是王教官的事情。’班主任点了点头,然后对我们说道;‘没错,那老师就要问一下了,到底是不是你们把王教官打的住院的?’看到班主任那严肃的表情,我心里边有些紧张,不知道该不该说,她看到我们四个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就知道会是你们做的,真不让我省心啊,我怎么会摊上你们这样的学生,尤其是你王浩,你自打来到学校惹了多少麻烦,你自己心里边不清楚吗?’班主任说完后还特意指了指我,在她眼里我看到了深深的失望,我心里边有些不好受,就低下了头。

  这个时候吴大海就有些憋不住了,抬起了头对站在我们面前的班主任说道;‘老师,这件事情根本不怪我们,一切都是那个王教官自找的,他要是不欺负韩雪的话,我们怎么会....’。

  没等他说完,班主任就抬手制止了他,示意他不要再说了,有些烦躁地对我们训斥道;‘你们就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人都已经住院了。我现在要通知你们的事,原计划我们高一年级的学生后天就要结束军训回学校了,你们四个明天早上收拾收拾提前离开,省的那些教官再找你们的麻烦。’听到班主任这么说,我们四个齐刷刷地点了点头,终于要脱离军训的这个地方了,在这里待着,就像是进了监狱似的,条件还这么的艰苦,原来班主任也并不是那么的讨厌嘛,终于算是为我们着想了一回。想到这里我呲牙笑了起来。

  她看到我们几个乐呵呵的样子,不由地白了我们一眼,转身就准备走,走了两步她突然停下了脚步,背对着我们说道;‘等回到学校正式开课的时候你们四个不能在一个班级了,我会和校长申请你们其中的两个人去别的班级。’说罢,她也没等我们开口说话,就扭着屁股一扭一扭地走出了宿舍,留下了我们四个心不在焉地站在墙边上,望着班主任离去的身影,我的脑子里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天下午我没去军训,小胖也很大胆没有去,他说要在宿舍陪我玩,反正班主任说了,让我们明天早就回家,今天还军训个屁啊,黄教官也没有找我们。

  我和小胖两个人在宿舍聊了很久,要是班主任确定要把我调班的话,那小胖就陪着我一起走,班主任之前说了,我们四个人必须要有两个人调班,既然她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只好遵守了。一下午都过的很无聊,在宿舍闷了一下午。

  到了晚上,班里军训的同学都无精打采地回来了,赵兴龙和吴大海也都回来了。我躺在望着宿舍天花板上微弱暗黄的灯光,心情有些低落,今天上午的时候班主任说的那一番话对我的影响很深刻,听她的那个意思估计是要把我给调到别的班级了,唉。

  赵兴龙和吴大海看到我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两个人来到了我的身边,赵兴龙拍了我脑袋一下,没心没肺地笑道;‘咋了啊你,闷闷不乐的大半天了,是不是为调班的事情闹心啊?’我看了赵兴龙一眼,强颜欢笑道;‘嗯,看样子估计我可能被班主任调班了。唉’赵兴龙坐在了我的床上,伸出胳膊搂着我的肩膀笑道;‘那有啥的,不就是调个班么,有啥不高兴的,再说了咱们四个人不光是你调班啊,还有一个人陪着你呢。’吴大海也搂着我肩膀说道;‘就是啊,还不一定有你呢,还可能是龙哥和我呢,哈哈,不管谁去别的班,我们几个还是好兄弟啊。’我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说多了就显得矫情了,和他们打了会扑克,感觉浑身粘乎乎的,就端着洗脸盆去了澡堂子洗澡去了,澡堂子里边的人也不少,我排队排了半个小时才轮到我,这是我来到这里十多天第一次洗澡,脱下衣服闻了闻身上,差点把我给熏晕,身上基本都变味了,足足洗了将近一个小时,凉水冲击在我赤裸的身上,感觉爽歪歪的,一边洗着,我一边心里邪恶地想着,要是有一天能够和夏雪一起洗一个鸳鸯浴的话,那岂不快哉,就是让我少活一年我都愿意!那感觉别提多爽了,想着想着我竟然可耻的硬了,有几个男的看到我这窘样,捂着嘴偷笑,都离我远远的,妈的!太尴尬了。

  看正$}版章WN节g上l●酷匠{网。Q

  洗完澡以后,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感觉身上轻快无比,不一会就深深地进入了梦乡,一宿睡的都不是很踏实,半夜还醒了好几次,满脑子想着调班的事情,我知道这次调班肯定有我,表姐和我在一个班里边,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她,要是我不在班里看着她点的话,估计她就会被别人给追到手了,赵兴龙要是追到她的话我心里边还好受一点,毕竟我们是兄弟,要是被别的男的给追到手,那我肠子不得悔青了啊。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们就早早地起床了,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子背包行囊,坐在宿舍无聊地等着班主任来接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是穷二代说:

  哈哈啊哈哈电脑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