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我觉得你好像变了许多。’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说出这句话来的韩雪低头望了望我,有些疑惑地说道;‘为什么这么说?’我笑了笑,说;‘感觉吧,感觉你对我好一点了。’韩雪鼻子哼了哼,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以前光欺负你咯?’我摇了摇头,说;‘没有,被你欺负也是我心甘情愿。’其实我心里知道,虽然表姐以前经常欺负我,只是她任性罢了,以前上初中的时候我心里边也很明白假如没有她,我估计早就被那些坏痞子打死了,只是她不想承认罢了。在我的心里她对我的好或者对我的坏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在这一刻是我与她的开始.........随后我俩也没有再说些什么,两个人一直静静地望着天空,想着各自的心事。

  把表姐送回宿舍的时候,也几经接近八点了,距离我和赵兴龙他们约好的时间也已经快到了,于是我也没敢在耽误,迈着脚步,就向着我宿舍的地方跑了去。

  回到宿舍,推开门子,发现赵兴龙他们正焦急地坐在床上,每个人手中还都拿着橡胶棍子,他们见我回来了,把我拉到了他们的身前,赵兴龙对我说道;‘什么情况啊你?刚才我让小胖出去找了你半天也没发现你的影子,你去哪了啊?’我说;‘没干吗啊,就是出去溜达了一圈。’小胖贱兮兮地笑着,搓了搓手对我说‘忽悠谁呢,该不是出去勾搭小姑娘去了吧。’听到他这句话,我们宿舍的人都哈哈的笑着,说我没出息,重色轻友。

  看到小胖这么贱,我抬腿踹了他一脚,说道;‘放屁,我怎么会为了儿女情长的事情而耽误咱们的大事呢。’随后我又看了看赵兴龙,问道;‘咱们什么时候行动?’赵兴龙看了我一眼,说‘现在就去!估计现在王教官那个狗东西已经在军训大院后边跑步了,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走。’说完这句话后他就在床底下给我拿了一根橡胶棍扔在了我的手中,又找了几块手巾,让我们四个人都蒙在了脸上,不得不说赵兴龙想的倒是挺周到的,这才叫阴人!

  于是,趁着天色已经黑了起来,我们四个人拿着橡胶棍,蒙着脸,戴着帽子悄悄地溜出了宿舍外边,辛亏我们这宿舍大门前没有站岗的,不然可就麻烦了。

  在军训大院后面,有一扇大铁门,那扇铁门平常是一直开着的,穿过铁门,映入我们眼前的是一块大约有着篮球场好几倍大的一片空地,感觉很荒凉,几乎都没有人来,反正我是第一次来,我相信大晚上敢单独来这里的人应该没有几个,这一点就足以说明王教官的胆子很大了。

  天色很黑,我们四个人并肩走着,感觉很怪异,四周除了风声之外,就只有一些碎碎的脚步声,看样子,起初我们还以为听错了,但是仔细听的话还真的是脚步声,看样子的确有人在这附近,我们几个人弯着腰在地上摸索着走着,顺着那些碎碎的脚步声走去,果不其然在我们前方不远的地方终于看到了人,当时我们四个人就躲在了一块比较大的石头后面,不仔细看的话应该是发现不了我们。

  令我们感到有些吃惊的是,当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我们也就看清楚了他们,尼玛!竟然不是王教官他自己,还有四五个当兵的家伙,那几个人一边走着一边抽着烟,王教官还没有穿上衣,由于距离稍微有点远,我们几个也没听到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看到这一幕,赵兴龙就推了一下蹲在我旁边的小胖,有些生气地问道;‘小胖,你他妈的不是说晚上就是他一个人来吗?怎么五六个呢!’小胖这个时候也是有些慌了,连忙摆了摆手,说道;‘龙哥,我也不知道啊,之前我听咱班的男生说,王教官每天晚上八点洗完澡之后都会单独来这里跑步的啊,谁知道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呢。’赵兴龙听完后瞪了他一眼,有些焦急地看向了我问道;‘王浩,这下有些麻烦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吴大海倒没多想,装逼道;‘草!大不了和他们拼了,总比被包了饺子强。’赵兴龙拍了一下他的脑袋,骂道;‘你懂个屁!用电脑子不行么?我赵兴龙什么时候吃过亏?’看到他们三个人的纠纷,我连忙拉住了他们,说道;‘这还没开打,你们就闹内讧,咱们先看看再说。’赵兴龙点了点头说道;‘也好,先看看再说,不行咱们就先撤,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过了许久,他们那一伙人就骂骂咧咧地向着大铁门处走了出去,幸亏我们藏得这块石头离得他们还有点距离,不至于被发现,不过在那几个人里边我却没有看到王教官的影子,因为王教官的个子很高,他们那几个都不算高,这就说明王教官还在这里,由于我在石头的最边上,我还隐约间听到有个当兵的说了这么一句;‘今天晚上得好好收拾一下那些小逼崽子了,反了他们了。’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看样子王教官这是找了人啊,自己不方便出面,找了几个当兵的战友来收拾我们,还真行啊。

  不光是我听到了这句话,赵兴龙他们几个也都听到了,小胖还哭丧着脸说;‘这可咋办啊,这当兵的咱们斗不过啊,更何况是一群当兵的呢,估计他们今晚就要收拾咱们。’听到小胖这么说,我有些烦了,推了他一下,骂道;‘草!你有点出息行不,就他们那几个当兵的,你看看咱们宿舍30个人呢,他们有胆吗?每人一口唾沫就把他们给淹了!既然他们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了。’这个时候我也真火了。在心里把王教官的亲戚都给骂了一遍,不敢当面找我们的麻烦,就背地里使坏招,真不是东西。看来今天晚上来阴他是正确的。

  见到他们那一群当兵的都走了,我们四个人也就放下了心来,赵兴龙猛地在地上站了起来,对我们三个喊道;‘兄弟们,是时候行动了啊,敢欺负我未来的媳妇,看我干不死他!。’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边有些不好受,我也毫不示弱地站了起来叫嚣道;‘看老子不把他打出屎来,敢欺负我表姐!真是活腻了。’于是我们四个人都互相看了一下对方,蒙着脸只要不说话都认不出对方来,赵兴龙告诉我们说一会打王教官的时候,千万要记住不能咱们自己的名字,不然会有些麻烦。

  离着大老远就看到有一团黑影,应该是王教官不假了,我们几个就小心翼翼地向着王教官那里走了过去,这大晚上的蚊子还是挺多的,辛亏今晚穿的比较严实,不然浑身都是包。

  我们四个人的脚步很轻,坚决不能让他发现,要准备一击致残,让他没有丝毫还手的能力,等我们走到离他不远的时候,看见王教官正悠然自得地躺在地上,嘴里叼着烟,哼着小调,不知道在唱些什么,看起来心情倒是蛮不错的,看我待会就把他打出屎来,看他还唱歌不。

  N'更新最快◎!上M&酷,z匠网☆…

  离他越来越近我心里边就有些慌了起来,就在我们距离他还有五六米的时候,虽然我们的脚步已经够轻的了,但是还是被他听见了,只见他连看都没看我们,说道;‘小五啊,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啊?那群小逼崽子帮我收拾了?’听到他一开口,吓得我们几个都楞在了原地,我们几个都有些紧张,小胖这逼崽子两条腿直打哆嗦,一点出息都没有,我忍不住扯了他一下,瞪了他一眼。

  听他这句话的意思,看样子王教官是在这里等好消息呢,可惜真让他失望了。

  见到我们没有回话,王教官又开口道;‘咋了,千万别告诉我你们让那群小逼崽子给揍了啊,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说完用手把烟给弹在了一边。

  这个时候,我与赵兴龙对视了一眼,各自点了点头,啥话都没说就拿着棍子向着王教官冲了上去,小胖和吴大海则紧随其后。

  不得不说,当兵的人还是有些本事的,就在我拿着橡胶棍朝着他的脑袋砸去的时候,王教官竟然下意识地往旁边滚了滚,躲过了我这一棍。尼玛!反应也太快了吧。

  不过赵兴龙的那一棍还是打在他的肩膀上,他条件反射似的就在地上跳了起来,捂着肩膀看着我们不伦不类的四个人,有些警惕地问道;‘你们是谁?’我们几个没有回答他就拿着棍子在他身上砸着,棍子很长他只能被动的挨打,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这家伙抗打能力还很强,也没跑,生生挨了我们几棍子咬着牙一声没吭,这让我有些羡慕。

  趁他挡棍子的时候没赵兴龙一个侧踢踢到了王教官的脖子上面,疼的他往后推了两步,呲牙咧嘴地揉了揉脖子有些火大的对我们喊道;‘你们到底要干嘛?这里可是部队!是有纪律的!你们是哪个连队的?为何还蒙脸不敢见人!’。

  当时听到他那一番话,我差点忍不住笑起来,最后还是憋回去了,哪知小胖这个逼崽子则哈哈地笑着,肩膀直发抖,我没好气地踹了他一脚。

  王教官这个时候把他的上衣也给穿上了,指着我们四个问道;‘你们到底是干嘛的!’虽然之前赵兴龙让我们几个不要说话,但是这个时候我还是忍不住脱口说道;‘杀人红尘中,脱身白刃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