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烟花烫骂完我之后,和他身边的那四个非主流就向我们走了过来,果然之前我预料的不差,那十几个人肯定是不会冲在前面的,顶多也就就是跟在充充场面,待会打起来的时候,过来稍微意思一下踹两脚就完事了。

  见到对面都这样了,要是再不打的话,那我们就完蛋了,吴大海和赵兴龙两个人也不是吃醋的,更何况赵兴龙很壮,以前练过散打,估计对付两三个没问题,他们俩个冲了上去和对面的非主流们打了起来。

  我扭了一下脖子,随手在地上捡了一块砖头,就向着他们飞奔了过去,见到赵兴龙和吴大海他们两个人把对面非主流的头发都抓成那了样子,非主流们的头发就是弱点,只要采住了头发,他们就毫无反抗之力了。

  我来到他俩的身边,大喊道;‘闪开。’赵兴龙回头一看是我,见我手里还拿着砖头,连忙闪到了一边,赵兴龙一闪开,对面的非主流们,完全暴露在了我的视线里内,我拿着砖头朝着非主流们带头的那个烟花烫的脑袋上就狠狠拍了上去,烟花烫用胳膊挡了一下,但是砖头还是有一部分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面,当时砖头都两半了,疼的烟花烫趴在地上直打滚,好像头上都流血了。

  见到我动手了,烟花烫身边的看热闹的人也终于按耐不住了,他们把我围了起来,都在一个劲地踹着我,但是感觉他们并没有用多大力气,估计就是意思一下,浑水摸鱼的给我几脚而已,他们一边踹我,我就一边挡着,反正没有近身打我的,都在一边用脚踢着我,怪烦人的。

  旁边的赵兴龙和吴大海也已经和非主流们纠缠在了一起,他们二打四也并不吃亏,还能应付的了。

  之前被我打得趴在地上的烟花烫伟哥,这个时候也在地上趴了起来,捂着头对我骂道;‘草泥马的小逼崽子,看今天老子干不死你丫的!兄弟们揍死他!’见到烟花烫距离我这么近,而且围在我身边的这十几个人的注意力都在烟花烫的身边,我二话不说,往后退了两步,然后身子往前一弓,就往前跑去,等跑到烟花烫身前一米的时候,我猛地跳了起来,一脚就狠狠地往她的身上踹去,在空中的的时候我还傻逼似的大喊道;‘无影脚。’不过我刚刚喊完这三个字,就他妈的出现了意外,我跳起来的时候竟然闪着腰了,整个人都向着烟花烫的身上砸去。

  烟花烫就像傻逼了一样,瞪大着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这个傻逼烟花烫躲都没躲,估计是吓傻了,我整个人也都砸到了烟花烫的身上,两个人在地上滚了起来。

  在地上我搂着烟花烫滚出了人群中,顺势骑在烟花烫的身上,攥紧双拳,在他的胸口上拼命的砸着,烟花烫还拼命的扭动着身躯,垂死挣扎,我在他的逼脸上接连扇了好几巴掌,顿时‘啪啪’声不绝于耳,这逼玩意疼的捂着脸不敢乱动。

  /更U新jz最mj快}D上)?酷匠LT网}

  当时我还是有些纳闷的,我都打得这么狠了,为什么身后的那些人还没有过来,扭头一看,我去,原来那些人都被赵兴龙和吴大海给拦住了,赵兴龙不知道在哪里弄得一个凳子,举在手中,挡着他们,之前的那四个非主流已经被吴大海的赵兴龙打的趴在地上已经起不来了,满地都是他们的头发。

  这个时候,吴大海朝着我大喊道;‘看啥呢,赶紧打他啊,把他打出屎来啊!’我一听吴大海说了,我就更加来劲了,掐着烟花烫的脖子大骂道;‘草泥马!你刚才不是说要把我兄弟打出屎来吗?现在你是不是快被老子打出屎来了啊,傻逼!’烟花烫见我骂他,他也最贱的骂了我几句,当时我心想你麻痹的都被我骑在身上了还敢骂我?气得我一拳砸在了他嘴巴上面,连着砸了他好几拳,牙龈都被我干出血来了,烟花烫不停地哀叫着,让我停手。

  烟花烫任由我打着,只能阻挡着我的进攻,却不能还手,越打越激动,我一边打着一边还唱起了歌;‘就这样被我征服,写下你藏好的...’最后一下毒字还没唱出来就被突入起来的一脚给踹到了一边。

  当时我趴在地上,看了一眼那吴大海和赵兴龙,发现他俩已经被那十几个人给堵在了一个角落里正踢着呢。原先赵兴龙手里边的凳子也早已烂成了好几块。尼玛!看样子好像是玩真的了,本来还想看看赵兴龙的骁勇是如何抵挡他们的攻击来着,奈何双拳难敌四手,对面也就是胜在他们的人多罢了。

  刚才把我踹翻在地的那个逼崽子并没有过来继续打我,而是过去扶那个烟花烫去了,嘴里还关心地喊道;‘伟哥,你没事吧。’让我感到一阵恶心,早尼玛干啥去了啊。

  我趁他扶烟花烫的功夫,赶紧在地上爬了起来,从后边又绕到了刚刚被扶起来的烟花烫的身后,趁他不注意,采着他的头发,挥着右拳朝着他的逼脸狠狠地砸了上去。

  拳头直接砸在了他的眼眶上,烟花烫啊啊疼的叫了两声,又跪在了地上。刚才踹我的那个家伙,见到我又跑了过来,对我破口大骂;‘你小子找死’紧接着抬起脚来就想踹我,他踹在了我的肚子上面,我忍者肚子上面的疼痛借着机会一把抱住了他的脚,然后我身下用脚一拌,他就摔倒在地,见他倒地了我在他身上使劲的踹着,一边踹他一边大骂道;‘小逼崽子,刚才竟然还敢偷袭我,看我不把你踹出屎来,妈的!’当时,烟花烫已经揉着脑袋已经慢慢地在地上站了起来,走到赵兴龙的那里踹了几脚卷缩在角落里的吴大海和赵兴龙,然后又带着三四个人向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我看到他们过来了,我知道肯定打不过他们的,对上他们是被完虐的下场啊,我就寻思先跑了再说。

  我正想跑,哪知身下的那个小逼崽子却死死地抓着我的脚裸不放手,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骂道;‘草泥马快松开你的狗爪!’说罢,我还在他身上狠狠地踹了他几脚,这逼崽子好像是无动于衷一般,任由我踹他,可就是不防守,恶狠狠地对我骂道;‘草泥马!你完了,伟哥过来了!’果然那个叫伟哥的烟花烫领着那三四个人直接跑到了我的身边,见到我动不了了,都在一边使劲地踹着我,还有个逼崽子专门往我的小腿上踢,疼的我差点跪在地上。

  他们不要命地在我身上可劲地踹着,最后直接把我给踹的趴在了地上,我倒在地上后立刻缩起了身子,赶紧抱着头,不然被他们踹到头的话,我就的成白痴了。

  过了一会,这帮人也都踢累了,他们也停了下来,大口地喘着粗气,我也被踢得挺难受的,浑身疼痛不堪,幸亏没被他们踢到脑袋,不然我可就完蛋了。

  看到烟花烫也累得坐在了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刚才就他妈这逼崽子打得我最恨,一个劲的想往我头上踢,我咬了咬牙,慢慢地在地上站了起来,趁烟花烫的注意力没在我这边,我直接扑在了烟花烫的身上,我死死地搂着他的脖子,想勒死他。烟花烫用胳膊顶我,想挣脱开我的身子,我俩在地上打起了滚,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被我咬了一口,烟花烫疼的泪水在眼眶里边直打转,扯开嗓子‘嗷嗷’地叫着,身边的那几个人连忙把我和烟花烫给分开了,那几个家伙又在我身上狠狠地踹了好几脚。不知道是哪个逼玩意踢到了我的眼眶上面,疼的我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他们这些人可不管我晕不晕,依旧是在踢着我,最后疼的我手都抬不起来了,趴在地上像死狗一样,任由他们欺凌着。

  后来我迷迷糊糊地听到一个浑厚的嗓子大喊道;‘都他娘的别打了,一群小屁孩。’听到那个声音后他们都抬头向着声音来源的地方看了过去,当时我也睁开眼想看看,结果由于他们都站着,而我却趴在地上,所以也没看到是什么人说的,我见到烟花烫正蹲坐在地上捂着胳膊。

  我趁他们往旁边看得功夫,咬着牙扶着地慢慢的站了起来,腿脚一个劲的直打哆嗦,疼的我额头上面直冒虚汗。这帮狗日的下手也太重了啊。我慢慢地来到烟花烫的身边,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有些紧张的说道;‘草泥马!你想干吗?’我咧嘴一笑,对他喊道;‘想把你打出屎来。’说罢我直接压在了他的身上,用胳膊丝丝地勒着他的脖子,想要勒死这个逼玩意,烟花烫这个时候身上根本也没有多少力气,死死地抓着我的手,想要掰开。我用脑袋朝着他的嘴巴狠狠地撞了一下,疼得这逼玩意翻了个白眼,我用足了力气勒着他的脖子,他的脸也憋得通红通红的,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我给勒出屎来了。

  旁边的那几个人也都发现了俩又打起来了,就想过来把我俩分开,我红着眼冲着他们大喊道;‘谁要是敢过来,我就勒死烟花烫!’说完后我还特意加大了点力道,憋的烟花烫直翻白眼。

  ‘行了,小伙子,你也放手吧,别闹了。’就在这时之前的那个声音,又出现在了我的耳边。

  我顺着这个声音就往前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西服戴着墨镜,年级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正叼着一根烟,慢慢地向我这里走来。他来到我的身边,脸上还挂着笑容,对我说道;‘小伙子,你就当给我个面子,我看这事情啊就算了吧。’我见到这个人身后还有三个挺壮的小弟,也都是穿着西服,看样子应该是社会上的人,估计这游戏厅场子也是他的,但是我也并不怕他,只是有些装逼的说道;‘那行,大哥,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给你个面子放了这家伙。’说罢我把烟花烫往前一推,让他摔了个狗吃屎。

  烟花烫趴在地上怨恨地看了我一眼,但是看到那几个穿西服的家伙时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

  就在这时不知道夏雪在哪里跑过来的,一下子就扑到了我的身后哭了起来,看到我这副狼狈的样子,她摸了摸我的头,对我关心道;‘王浩,你疼不疼。’我看到她的手正在发抖,我抓住她的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对她说道;‘我不疼。’夏雪红着眼睛对我说道;‘要不我去报警吧,他们太坏了,让法律惩治他们。’我笑了笑对夏雪说道;‘报警不至于,没事的你放心好了。’我搂着夏雪拍着她的后背,想让她的情绪尽快稳定下来,因为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啊,看到烟花烫他们正想走,我大喊道;‘你们先别走!’烟花烫看了一眼身边的西装男,扭头对我问道;‘你小子,还想干嘛!’我指着烟花烫大喊道‘给我媳妇道歉,你之前侮辱她来着。’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那个西装男也淡淡地说道;‘做错了事情,道个歉也是应该的。’烟花烫看起来挺害怕这个西装男的,只好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对我身边的夏雪说道;‘妹子对不住了,之前我说的那都是玩笑话。’说完后又看向了我对我说道;‘这下行了吧?’。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最后烟花烫领着那几个非主流,还有后来的那十几个人就浩浩荡荡走了。

  他们走后,赵兴龙和吴大海也来到了我的身边,他俩身上的伤也并不比我身上轻多少。两个人看起来灰头土脸的,尤其是吴大海的鼻子上面全都是血,看起来很恐怖很恶心。

  我指了指吴大海的鼻子问道;‘你鼻子没事吧,不会断了吧。’吴大海装逼道;‘没事,被一个小逼崽子踢到鼻子上了。’我走到旁边的西装男身边,对他道了个谢,谢谢他之前帮我们。

  西装男说他其实不算帮我们,这个场子本来就是他管着的,由于我们在游戏厅门口打架,所以他必须出来管一管,要是我们在别的地方打架,我们被打死了他也不会来管的。

  西装男在口袋里摸出了一盒烟,拿出了一根点了起来,对我们说道;‘你们还都是学生吧?’我答道;‘嗯,对,我们是高中生。’紧接着那个西装男继续说道‘既然是高中生,那你们也应该明白,打架是不好的,并不是谁的拳头硬就能主宰一切,现在这个社会讲究的东西多了去了,选错了路,就要后悔一辈子,那种代价常人是负担不起的。’当时我们几个人都被西装男说的愣住了,也没有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看了一眼身边疼痛难忍的赵兴龙和吴大海,我对西装男说道;‘大哥,今天的事就谢了,我们几个先走了。’西装男摆了摆手,对我们说道;‘回去吧。’于是我们几个就慢慢地走了,我被夏雪搀扶着,赵兴龙和吴大海两个人也都互相扶着,吴大海还羡慕地说;‘你们说,我啥时候也能像人家一样,混出个人样来,自己管一个游戏厅,一句话就能把那群非主流们给吓跑了。’我用胳膊捅了他一下,说道;‘你还是想点实际点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