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有的时候甚至一句话或者一个小动作就能成为你与我之间爆发的导火索。

  我和黄毛彭小鑫有着很大的仇,要不是看到他在高二混的很不错,我早就干他了,现在他一个人在这里还不低调一点,自己往枪口上面撞,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把黄毛压在身下,骑在他的身上,对着他的逼脸一阵狂扇,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黄毛大家就喜欢扇他的那副逼脸,看着就来气。

  这就是我打假的套路,趁你虚,要你命!我就是扇你的逼脸好好羞辱你一番,让你心里记得我。践踏你的尊严!

  旁边一些吃饭的顾客,看到我和黄毛打起来了,还过来劝我,让我别打了,我红着冲他们吼道;‘谁要是多管闲事,我就弄死他’。

  夏雪看到我红着眼睛,像是疯了一样,紧张地来到我的身边,下意识地扯了一下我的胳膊,对我说道;‘王浩,你快停手,不要冲动..........’我红着眼睛盯着身下的黄毛吼道;‘彭小鑫,你他妈的服不服?’黄毛彭小鑫闭着眼睛躺在地上不说道,身子微微发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脸上也已经被我的手掌烙下了印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小吃店的老板在里屋走了出来,估计是我和黄毛搞得动静太大,被他给听到了,一边走着一边拿着一块抹布擦拭着手,看了一眼狼狈的屋子,十分不悦地对我俩喊道;‘你俩打架麻烦去外边打好吗?别在这里影响我做生意,信不信我现在报警让警察把你们俩给抓起。’也许是听到了店老板不满地声音,被我压在身下的黄毛像是看到了光明一样,对我着急地喊道;‘王浩,你听到没有,你再不把我松开,人家可就报警了。’我瞪了一眼黄毛,在他身上站了起来,黄毛见到我站起来了,嘴巴撇了撇,拍了拍手,就欲站起来,趁着他刚站起来的功夫,我突然出手采住了他的头发一把把他按在桌子上面,在墙上拔了一颗钉子,抵在了他的脖子上面对他低声说道;‘今天就算是阎王爷来了,你他妈地也得给我服软,我就问你一句你服不服。’黄毛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哆嗦,在饭店里边大喊道;‘老板,看到没有,快报警啊,这家伙要杀我!’这个时候,店老板也有些不乐意了,扭动着肥胖的身躯,在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对我喊道;‘小子,你再不住手我可就报警了啊!’这个时候我丝毫没有把店老板的话放在心上,只是盯着黄毛问道;‘你服不服?’说罢我还暗地里在拿钉子的右手里加了一些力道,黄毛的脖子都出血了。

  黄毛这个时候也真的害怕了,没想到我竟然和他玩真的,盯着我说道;‘王浩,你非要做的这么绝吗?’像黄毛这样的混子,很要脸面,要是跟别人服了软,那就是输了气势,输了脸面,以后要是传出去大家会瞧不起啊,毕竟让一个高一的新生给干成这副逼样,能好受的了吗?

  我没有回答他,手中拿着钉子的力道又加大了一些,疼的黄毛浑身打颤,身边的夏雪也很紧张,怕我真玩命,一个劲地在催促黄毛道;‘你服个软这么难吗?你就答应他啊’我也在黄毛耳边催促道;‘你再不说话,我手中的钉子说不定就要刺透你的脖子了啊’其实我这么做,是因为我心里边知道,下次我落在他手里的话,说不定比他现在的这副样子好要惨。

  俗话说的好,弱的怕横的,横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我就是那个不要命的。

  黄毛这个时候也怂了,毕竟命比面子重要,红着眼睛盯着我,对我说道;‘行,我服了,我服了行不行。王浩,你真有种!你给我记.....’没等他说完,我一拳闷在了他的逼脸上,对他喊道;‘你这就是跟别人服软的态度吗?’黄毛捂着脸瞪了我一眼说道;‘行,我服行了吧。’听到他说服了,我把他推在了一边,一脚把他踹在了饭店的大门口,让他摔了个狗吃屎。

  &酷◎匠《网aC正Ar版(m首发

  黄毛连忙在地上趴了起来,回头看了我一眼,对我大喊道;‘王浩你真有种,在学校里你给我等着,就算是刘虎罩着你也没用。’说完之后他怕我追他,直接跑了出去,不见踪影。

  看到他走了我的心里痛快了起来,终于解气了,眼不见心不烦的玩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