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可看到我吃青菜,醉醺醺地对我说;‘你真娘,一个大老爷们就吃青菜,能有个屁劲儿。’我说;‘我劲儿大着呢,怕你受不了’。

  她撇了撇嘴说‘不信’。

  这时候她是彻底醉了,说话也很大胆很露骨了,相反我却来了精神,不知为何身体里边一阵欲火在翻腾,我对她说;‘不信你就试试。’她就一下子把鞋脱了,把脚踩到我肚子上了,然后一下下的使劲儿说;‘你来啊,我就坐在这里等你欺负呢’。

  我脸一下红了,因为饭店除了那几个服务员外,就只有我和张可两个人,这桌子也没桌布,服务员都能看见,她用脚在我腿之间来回动弹。

  我就算再开放,但是还是一个处男之身啊,我现在也清醒着,那些服务员时不时地扭头看我俩,整的我很尴尬,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别闹,赶紧把脚拿下去,你再蹬的话我就控制不住啊了.’.张可说;‘你不很厉害吗,咋了又不敢了?’。说着她还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我红着眼对她说道;‘你再这样,我就受不了啊!’张可醉醺醺地笑着对我说;‘我亲戚来了,不能做哟。’说完后她马上把脚收回去了,冲我笑了笑。

  我强忍住身上的欲火,对她说;‘没事,你跟我来。’我就把她从座上拉了起来,领着她往厕所走,我俩走的时候她对我说;‘你真色,拉我去干吗?’。

  我身上很燥热,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坏笑地对她说道;‘跟我来就是了。’到了厕所以后,我把她拉进了男厕所,为了使张可清醒一点我给她洗了一把脸,给她洗脸的时候张可却迷迷糊糊地说不想洗澡,听到她又说胡话了,我二话没说赶紧打开了一个门,让张可先进去,然后我也跟了进去。

  我知道那帮服务员看见了,但是她们看见只是让我觉得更刺激,反正我已经觉得自己醉了,她们爱咋想就咋想吧,我也不在乎了,大不了明天忘得干干净净。

  我一进去就赶紧转身插上了门,然后借着酒劲跟张可说;‘张可,我受不了了,今天你就成全我一次吧,就用受帮我吧。’虽然她也醉了,但是我这么露骨的话她还是能听进去的,她一禁鼻子说;‘真恶心,我不要’。

  当时看到张可这个样子,我心里边就火了起来,我的大脑基本已经被欲望给占据了,我差点就说装你麻痹了,但是还是忍住了,我喘着粗气跟她说;‘刚才本来我好好的在那吃饭呢,是你勾引我的,你得负责。’张可有些无赖地说道;‘我就不,这么脏你咋自己不弄?’。

  张可这句话差点把我给逗乐了,我特么都习惯了,自己弄多没意思。

  我有点控制不住了,我就把她按在后面的墙上开始摸她的脸,她被我摸了一会儿,看我的眼神都迷离了,身子一直扭来扭去,她忍不住对我说;‘你真烦人,快点的吧。’。

  我咧嘴一笑,,说实话要是我没醉的话我是不可能这么大胆的,而且还当着女生的面,那感觉别提有多刺激了,张可小声的对我说;‘你站里边。’我就赶紧站在了里面,张可蹲了下来,当时我脸都红了,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赶紧的吧,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张可没说话,闭上眼睛就开始给我鼓捣,我闭着眼睛在那开始享受。

  正到了关键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人摸我的裤腿,而且还挺湿的,我就问张可;‘张可,你手这么湿,摸我腿干啥。’她松开手以后,不解道;‘我没摸啊。’我就睁开眼睛弯下身子,看了看自己的裤腿,俩个裤腿居然都已经湿了,整的我怪难受的,还有点黏黏的,我就对她说;‘你还狡辩,你自己看啊,真黏。’但是张可却举起了两只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对我说道;‘你看看我的手’我一看张可的手马上脸色变的刷白,张可的手居然是干的,那刚才摸我裤腿又是谁!

  我赶紧回头去看,发现身后只有贴着瓷砖的墙,其余的啥都没有,我的心砰砰砰的直跳,张可白了我一眼,对我问道;‘你到底咋了啊,和丢了魂似的’。

  我指着自己的裤腿说;‘既然不是你,那我这裤腿咋湿了,总不能无缘无故地自己就湿了吧’?

  越想越害怕,我心里边就紧张了起来,之前的欲望都没了,只剩下恐慌,再联想起半个月前那个女服务员在这里自杀的事情,我心里边就慌了,难不成那个女服务员是在这里死的?是她的鬼魂刚才摸我?吓得我那里都软了下来,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看正;(版**章^节上p酷匠i:网

  张可有些不屑的看着我说;‘你是男人么,看你那大惊小怪的样,是你自己碰到后面的墙上的,那墙上有水你看不见。’?

  我回头仔细一看那墙上确实有水,可是刚才我感觉那有人摸我是咋回事?

  我蹲下身去摸那墙,确实上面有不少水珠,就是厕所返潮的那种。

  我就在那里破口大骂;‘骂个比的,这他妈的还蹭一腿’。

  她就不耐烦了,问我,‘还整不整了,说不整她就睡觉了,她眼睛都睁不开了。

  我对她说;‘还整个毛线,估计那个女服务员就是在这厕所自杀的,现在裤腿子上全是水,再整的话,你都给我推屎里去了’。

  她就对我说;‘不整了,那你还呆在这里干嘛,赶紧送我回去,我走路现在都不是直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是穷二代说:

哪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