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镜子里边看着自己焕然一新的样子,我不禁咧嘴笑了起来,要是现在我再染发的话,那看上去就是十足的混混了,非常帅气的发型,可惜我不敢染发,要是被校长或者老师看到了,估计又给我定一个罪行,让我滚蛋了。

  我用吹风机吹了吹发型,把头发吹得都竖了起来,还抹了点发胶,转身对张可伸出了大拇指说;‘张可,你技术太厉害了,以后剪头就来你这了。’张可捂嘴笑了起来,对我说;‘想不想学啊?姐姐可以免费教你。’我无奈地说道;‘虽说技多不压身,但是我在这方面可真的一窍不通。万一我要是剪刀别人的头皮那不玩大了么。’莎莎姐他们哈哈笑了起来……..过了半个多小时以后,美发店的人就渐渐少了起来,那两个黄毛也到了下班的时间,临走的时候理发师豆子还偷偷把我拉到了一边,小声地问我;‘你和张可有猫腻哦。’我笑了笑说;‘你看出来了?’他说;‘傻子都能看出来,不过你可得珍惜啊,我和张可以前是同学,她人虽然大大咧咧地,但是心很善良。’我好奇道;‘她长得这么漂亮你没追她啊?’豆子眨了眨眼对我说;‘我有女朋友了,怎么可能会做那种脚踏两只船没有人性的事呢。’听到他一提脚踏两只船,我心里边就紧张了起来,尼玛这感觉就好像说我似的。

  豆子他们走了之后,天色也不早了,渐渐黑了起来,莎莎姐和张可也准备回家了。

  关上美发店的卷帘门之后,我对她俩说;‘走,我请你俩吃饭吧,正好有些事情想请教一下。’莎莎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张可,笑着说;‘我可不去给你们做电灯泡。困死了,你俩去玩吧。’说罢她还偷偷在张可耳边说了些什么,张可有些脸红的推了她一下,笑骂道;‘坏死了你。’我不知道莎莎姐说了什么,但是她们女孩子的心思我应该也能知道,肯定莎莎姐以为今晚我和张可可能要做坏事,要我俩做好安全措施,当然这只是我自己想的,不过说不准还真有可能。

  我有些不死心地挽留了莎莎姐好几次,但是她死活不去,没办法,就只有张可陪我去了。

  美发店的这条街上,虽说到了晚上,但是人比白天更多了起来,热闹非凡,附近卖小吃的很多,我和张可两人并肩在这条街上溜达着,看到大街上好多成双成对的男女,我心里边就有一股燥热,我偷偷牵起了张可的手,张可也没拒绝,就像是假装她不知道似的。

  牵着她的手晃来晃去,让我感觉很舒心,走了一会我俩都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为啥,一单独和张可在一起我心里边就有些紧张还有些刺激,那种感觉也说不上来,就好像是偷情似的,感觉这样挺闷的,我就试图找点话题和她聊聊,总这么闷着也不是办法。

  一边走着我一边好奇地问她;‘莎莎姐和伟哥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啊?’张可有些不高兴地抽出了手,撇了我一眼,对我说;‘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歧视人家?’这时,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说;‘你可别误会啊,我只是有些吃惊而已,毕竟伟哥都有老婆了啊,莎莎姐和他在一起,那样莎莎姐岂不是很吃亏。’张可听到我这么说,气也慢慢消了下去,站在喧闹的街上,她望着漆黑的夜晚摇了摇头喃喃道;‘我不知道,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我曾经也问过她这个问题,莎莎姐对我说她愿做他十年的情人,可能等她到了年龄也就看开了,不过现在她希望自己越陷越深。’紧接着她又对我说道;‘你不要觉得莎莎姐这是下贱,这是真实的她。’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解,这么说的话,看样子我就是下贱了,背着夏雪跟张可偷偷摸摸的,希望夏雪原谅我的放荡不倦,可能时间久了我自己也就想通了,到底我该如何选择。

  张可有些伤感说道;‘其实,我很羡慕莎莎姐,有了依靠。我心里也憧憬一份属于我自己的爱情,没有约束,没有烦恼,自由自在。’看到张可那感性的样子,我抓住她的小手,大言不惭道;‘没错,我知道你说的就是我。’张可白了我一眼,对我说;‘看把你美得,不要那么自恋好不好?’我笑着说;‘那你有男朋友吗?’张可摇了摇头说;‘没有。’我答道;‘那不就得啦,最起码我还有希望啊,反正我长得也不赖。’张可有些无言以对,捂着头说;‘我受不了你了,快被你毁了。’其实我这么贫嘴就是想让她笑笑而已,不希望她心情不好,不然我心里边也不好受,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了,我转移话题道;‘这里有什么好吃的美食吗?’张可对我说;‘有啊,这条街很繁华的,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有烤肉,炸龙虾,川菜,鲁菜,总之有很多有特色的地方,我和莎莎姐有时候经常去吃烤肉,可香了。’我说道;‘那好,咱们就去吃烤肉,正好犒劳犒劳你为我剪得新发型。’

  我俩到烤肉店都快九点半多了,人也不多了,估计饭店都快打样了,张可对我说道;‘咱俩快点点菜,然后赶紧吃,要不一会儿关门了。’

  我点点头,我们就找个靠窗户的座坐下了,饭店里面挺奢华的,墙上都挂着画。不过一看就是假的,最让我感到纳闷的是,在饭店的窗户上面竟然还贴着那种黄色的符,符上面还画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得像是抓鬼似的,我还手贱地摸了摸,符上的字是干的,我有些疑惑地对张可问道;‘你知道这是啥不?’张可眼神稍微变换了一下,赶紧把我的手给拍在了一边,有些紧张地对我说道;‘别乱碰,这东西不吉利,听说半个月前这家餐厅有一个女服务员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想不开的,就在饭店自杀了,吃了好多的安眠药,这不饭店老板有些怕,就去庙里求了点符贴在这里,不过这都是听别人说的,至于是真是假我也不太清楚,毕竟咱又没亲眼见到过’。

  听到张可这么说,我还以为是开玩笑,但是再看到她那认真的眼神,我心里边就打起了鼓,现在饭店里边已经没有顾客了,只有我和张可,而且饭店里边的灯光还有些阴暗,整个饭店里边都是暗黄色的,我吞了口唾沫,对张可说;‘那你还叫我陪你来这吃饭?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张可望了我一眼,笑着说;‘你是不是害怕了?’其实,说实话我心里边还真有写害怕,尼玛!毕竟这里才死过人啊,虽然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我相信张可是不会骗我的,我是肯定不会告诉她我害怕的,那样岂不是被她瞧不起了么,以后我哪还有脸找她一起来玩耍啊,我咳嗽了一声,挺直了腰,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对她说;‘笑话,在我的人生字典里边就没有害怕这两个字。’张可撇了撇嘴说;‘吹吧你就,刚才我都看到你胳膊直抖。’过了一会,服务员把菜单拿来了,服务员穿的是旗袍,身材挺好的,就是脸色有些苍白,像是生了病似的,看起来那么不自然,我也没敢多看她几眼,一看她就满脑子想着张可之前和我讲的女服务员自杀的事情,真的是不寒而栗。

  最◇m新章节+上酷R匠网|I

  由于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对这里的东西完全不清楚,我也不想露出吊丝的样子,对张可说;‘你点吧,给你们女士一点基本的尊重。’张可说;‘那我点的你能吃么?’我说‘能,你能吃我就能吃’。

  但是一会儿她点的那些东西就都上来了,我一看我还真有些吃不了,全是肉,而且都是腰子,肚片儿,肺片啥的,一看那血呼啦的一片,我就有点恶心,再想到这里死过人,我就一阵倒胃。

  我就对她说道;‘你咋净点肉啊,你不吃青菜啊。’她说;‘我不太喜欢吃青菜,肉多好吃啊,我是属于那种咋吃都不胖的人’。

  我说道;‘那真羡慕你,我肉不敢吃太多,怕脸上长痘。’她一边往锅里摆菜一边跟我说道;‘没想到你还挺爱美的嘛!’张可点的那些东西腥味很重,我实在受不了她整的那一桌子的肉,就招呼服务员又点了点菜,溜边儿烤上了。

  慢慢地,我俩就吃了起来,吃了两口那腰子我就受不了了,恶心了我半天,不得不说张可的胃口还是蛮不错的,吃的倒是津津有味的,我又要了两瓶啤酒,两个人喝了起来,看到张可喝了一瓶啤酒还想喝,我立马就拦住了,对她说道;‘你少喝点吧,莎莎姐上次告诉我了你不能喝太多。’张可推了我一下说道;‘你咋管的这么宽呢,我心里舒坦,我就喝。’看到张可这个样子,我也没再好意思阻拦,对她说;‘那咱俩少喝点吧,喝多了就回不去了,吐了的话怪难受的。’张可点了点头说;‘嗯,听你的吧。’喝了几瓶酒我脑子就有点犯迷糊了,张可和我也差不多,脸很红,借着酒劲我就发起了牢骚;‘他妈的,在学校天天过的不安稳,真不想上了。’张可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问道;‘咋了?又出事了?’我点了点头,也顾不得丢人了,就把张凯和我的恩怨告诉了张可,不过我还是用我那仅有的一丝理智没有把夏雪的名字告诉她。

  张可听完以后对我说;‘像张凯这种人你不把他打服,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仰头喝了一口酒,打了个饱嗝,说;‘可不是咋地,可是我混的没人家好啊,这不今天和他约好了时间,明天就去学校门口解决恩怨,我要是赢了,张凯就滚蛋,要是输了我就滚蛋。’

  紧接着我又说道;‘其实今天我来找你不光是玩的,还想让伟哥帮我找一些人来着,可惜今天也没看到他。’张可对我说;‘你不是有好几个不错的兄弟吗?’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有是有,但是现在我不和他们一个班级了,而且我也不想再麻烦他们了,光找他们,我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这时候张可把烟一丢,借着酒劲就说道;‘没事,他们不帮我帮你,对付张凯那种高中的小混子,找伟哥太大题小做了,你知道今天在我理发店剪头发的豆子不?’我点了点头说;‘知道啊,咋了?今天他还和我说了好多话呢’张可接着说道;‘他之前在职高混的很不错,虽然现在不念了,但是他职高认识的人也不少,明天我和他说说吧,应该没有啥多大的问题。’当时听到张可要帮我,我就兴奋了起来,又和服务员要了两瓶啤酒,借着这股酒劲给张可倒了满满一杯,说道;‘行,我欠你个人情,我也不矫情,先干为敬,都在酒里了!’说罢,我二话没说,拿着一瓶啤酒仰头就吹了起来,吹了一半就呛着了,咳嗽了老半天,张可看到我这个样子哈哈笑了起来;‘不行就别逞能啊。’

  接连喝了好几瓶啤酒,我感觉我醉了,张可也是,脸红扑扑的,像是熟透了的小苹果,之前我和她是面对面坐着的,俗话说的好,醉酒壮人胆,我就来到了张可的旁边,搂着了她的腰,张可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胳膊,有些迷糊地说道;‘你坏。’觉得胃里不舒服,我捂着嘴跑到了卫生间,还没到卫生间,没控制住‘哇’的一声就吐了,几乎是一边吐着一边爬到了卫生间,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吐完之后感觉肚子空荡荡的,稍微舒坦了一些。

  又洗了一把脸就回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喝醉之后,吐过之后立马就清醒过来,现在感觉脑子也不迷糊了,回到桌上,看到张可还在吃烤肉,我就又点了一堆青菜,吃了起来。

  张可看到我吃青菜,醉醺醺地对我说;‘你真娘,一个大老爷们就吃青菜,能有个屁劲儿。’我说;‘我劲儿大着呢,一下顶死你’。

  她撇了撇嘴说‘不信’。

  这时候她是彻底醉了,说话也很大胆很露骨了,相反我却来了精神,不知为何身体里边一阵欲火在翻腾,我对她说;‘不信你就试试。’她就一下子把鞋脱了,把脚踩到我裆部了,然后一下下的使劲儿说;‘你顶啊,我看你能不能顶死我’。

  我脸一下红了,因为饭店除了那几个服务员外,就只有我和张可两个人,这桌子也没桌布,服务员都能看见,她用脚在我腿之间来回动弹。

  我就算再开放,但是还是一个小处男,我现在也清醒着,那些服务员时不时地扭头看我俩,整的我很尴尬,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别闹,赶紧把脚拿下去,你再蹬的话我就she了.’.张可说;‘你不是要顶死我么,咋了又不敢了?’。说着她还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是穷二代说:

  额两章合为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