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理发店的沙发上坐着,看见里面有一个黄毛男生在给一个女人剪头,还有一个黄毛男生在给别人烫发,而且那两个男的还挺帅的,看样子想做理发师不光手艺好,长相也得说的过去啊,屋里边只有他们四个人,那两个男的看起来年纪和我差不多大,应该是和张可一样,辍学来这里工作的。

  我剥了个荔枝含在嘴里,指了指那两个正在剪头发的男的,我对张可问道;‘那两个男的是你们徒弟啊。’张可挺直了腰,说;‘是啊,怎么样,我和莎莎姐厉害吧,看我那里徒弟长得多帅啊。’

  我笑了笑,好奇道:‘你们店里的人都必须染头吗,怎么一个黑色头发的都没看见。’张可被我逗乐了,笑着对我说:‘当然有啦,有一个黑色的,是我们老板伟哥。’听到她提到了伟哥,我就想起来了我今天还得找伟哥帮忙呢,可惜美发店里边就他们四个人,伟哥没在这里,我有些疑惑地问道;‘伟哥去哪了,咋没看见他。’莎莎姐这时候开口了,抱怨道;‘他啊,又去别的地方打麻将了,每天几乎都见不到他的影子。’看到莎莎姐那抱怨的眼神,我就想起了之前她和伟哥的暧昧关系,真是非同一般啊,两人相差十多岁都和伟哥在一块住了,就是不知道张可有没有遭到伟哥的毒手。

  听她们说伟哥没在这里,我心里边就有些小失望,身上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我摇了摇头尽量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看见张可和莎莎姐坐在沙发上那悠然自得的样子,我坏笑着对张可问:‘你和莎莎姐怎么不给人理发,还是你们只给男人理发?’张可笑着瞪了我一眼,说道:‘我和莎莎姐可是师傅,一般负责染发和烫发的,剪头发的事情就交给他们来做,懂了吧小屁孩。’说罢张可还拍了拍我的脸。

  我和张可的样子有些暧昧,那两个正在剪头的家伙也向我俩望了过来,一个劲地偷笑,整的我老脸有点红。

  张可看到我这个样子,就更来精神了,挑逗着我说:‘来,姐给你洗个头,再让我们店里的国际理发师豆子给你换个发型。’说完指了指那个正在给别人剪头发的黄毛男生,那男生听到张可说到他了,就走了过来,对我说:‘你是张可的朋友吧,我是豆子,豆子是我外号,呵呵。’听到他自己说他叫豆子,我差点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尼玛外号起得也太犀利了吧,咋不叫豆比呢?

  我强忍住笑意,对他说:‘豆子哥好,我叫王浩。’豆子子说:‘要剪发吗?我先给你洗个头。’看到豆子这么热情的样子,我摸了摸头感觉也不算很长,就推辞说:‘不用了。’张可在旁边说:‘别害羞了,你现在的发型整的和个鸡窝似的,让豆子帮你好好弄弄。’说完也没管我同意不同意,就把我拽到了洗头的地方。

  我把外套脱掉后,张可调试了一下洗头的机器,感觉温度差不多了,就给我洗头,第一次有女生给我洗头,觉得很幸运,张可的手很小,给我洗头的时候用的力度都很轻,一边给我洗着一边还问我烫不烫,一瞬间我就享受到了那种皇帝般的待遇,这让我感到很舒服,心里边美滋滋的。

  说实话,我家附近都是男理发师给洗头,而且他们给我洗头的时候,就像是抓白菜似的,整的老疼了,以至于每次洗完的时候,我的头发都掉了好多。

  一般我是不会去那种有女生的理发店,至于我为什么不会去是有原因的,我们一般都会误以为洗头店就是相当于现在足疗店的前身,很多洗头妹干着现在足疗妹一样的内容,不过看起来张可她们这个理发店满正规的,最起码这里没有床…….张可一边洗一边坏笑着对我说:‘我手法还可以吧,舒服吗?比洗头房里的美女们厉害很多吧。’我有些尴尬地笑着说:‘必须给你点个赞,但你可真冤枉我了,我没去过那种地方,我还是未成年呢,不过你洗的很舒服。’张可在我脸上轻轻拍了我脸一下,笑着说;‘哟,真是好孩子啊,可惜没看出来。’让我没想到的是张可竟然给我洗了足足十多分钟,我第一次洗这么长时间的头,看到张可还在我头上蹂躏着,我无奈的说道;‘头发都要洗光了,还不罢手?’张可对我笑骂道;‘一看你就是土包子,长时间洗头可以及时清洗头发表面过多的皮脂,根除真菌的培养基,明显减少头屑的产生,并有效增加头发的光滑程度和易梳性。’说实话,张可说的这些我是一句没听懂,一听就是术语,我只好不懂装懂地说道;‘我明白了。’

  洗完头发后,张可给我擦了擦头,把我推到了椅子上面,看到豆子他们正在忙着,笑着对我说;‘看来今天只好我亲自给你剪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张可说:‘我不用剪头了吧,我觉得现在头型蛮帅的啊。’张可和莎莎姐听完后,两个人突然大笑了起来。张可说:‘又不用你给钱,看把你给你吓的,你就那么不相信我的技术水平啊?再说了,你那发型真有点土。’其实张可说的一点也没错,我发型挺土的,就是长头发外加个斜刘海,如果我用力刘海的话,用嘴巴都能咬到。一点都不个性,连非主流都算不上,看了看豆子他们的发型,我就有些羡慕了,他们的头发两边都剃光了,只留下了中间的那一快,而且还竖起来,看起来倍精神。我对张可说:‘你帮我剪个豆子哥这样的发型吧。’张可笑着说;‘好嘞。’半个小时以后,张可就利利索索地给我剪完了头发,说实话张可的技术还真不是盖的,简直是行云流水,一次都没有碰到我的头皮,我了看镜子里边的我,感觉有点陌生,前边的刘海都剪掉了,显得我很精神,看起来也不那么娘了,感觉比以前更帅了。

  酷"{匠7r网永L$久Q免费看)~小说TE

  剪完后张可又帮我洗了洗头,坐在沙发上笑着对我说;‘怎么样?’我在镜子上有摆弄了一番,说;‘帅呆了。’张可和莎莎姐都乐了,莎莎姐走到我近前说;‘不过,张可你给王浩剪的这发型真够酷的啊。’说罢还揪了揪我头发前边那仅有的一寸长刘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