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发现表姐已经回来了,当时她正坐在沙发上,见到我回来了有些不高兴地对我问道;‘你怎么放学没有等我?’我有些疲惫地对她说道;‘有点难受,就没等你。’韩雪看到我有些不对劲,在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我近前,看到我的脸有些红肿,用手摸了一下,对我问道;‘你又打架了?’我点了点头说;‘嗯,和张凯干了一架。’韩雪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在哪都不安宁,你先去沙发上坐坐,我去拿红花油给你擦擦。’说罢就走进了她的卧室。

  看到韩雪这个样子,我心里边还是蛮开心,走到沙发上就坐了下来,拿着镜子在脸上看了看,果然脸上还是有些红肿,脖子上面还有些红印。麻痹的!张凯这群逼崽子下手真是太狠了。

  我安静地坐在沙发上面有些期待地等着表姐,心里边感觉美滋滋的,在家里边有表姐和我作伴,其实我还是满幸福的。

  过了一会,韩雪就拿着一个药膏在她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她来到我身边就坐了下来,对我说;‘红花油没找到,就先抹点这个凑活着吧,挺管用的。’我笑了笑说;‘我自己来吧。’韩雪说;‘嗯,你自己来吧。’其实我以为韩雪会说她帮我抹的,但是我还是脸皮厚的说;‘我胳膊抬不起来了,还是你帮我抹吧。’韩雪白了我一眼说;‘我服了。’说罢,便把药膏涂在了她手上,在我脸上抹了起来,感觉药膏抹在脸上凉飕飕的。

  帮我弄完之后,我对她笑了笑说;‘谢谢。’韩雪对我说;‘不用谢,爸妈都没在家,你帮我做点饭吃吧。’顿时,我满头黑线,有些无奈地说;‘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呢,原来还有条件的啊。’韩雪得意的晃了晃拳头说;‘那是,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没办法,用别人手短,吃别人嘴短,我只好去了厨房里边给她煮了碗面条,打了两个荷包蛋。她也没挑剔,因为她知道我就会煮面条。

  v酷|,匠、%网G永}x久N免:费看☆?小/P说#R

  本来身上就很难受,给她忙活完以后,腰都直不起来了,累的我满头大汗,直接回到了卧室里面,家里边还是没来电,没有电脑玩,无聊至极。

  在枕头下面翻出了手机,一般手机我都不带去学校的,开机之后,玩了一会小游戏,不经意按到电话薄的时候,张可的名字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边。

  看到张可的名字,我脑海里面又想到了之前和她在她家里面玩的那些欢乐的画面,有伟哥还有莎莎姐,那一晚上过的很开心。

  其实现在我很想给她打电话,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估计现在张可应该在美发店正忙着呢,之前在张可家里边玩的那个伟哥估计来头也不小,不知道要是让张可替我帮他说一说我的事情能不能帮我找两个人,不过我自己也知道希望不大,毕竟我们才见过一次面。犹豫了一会,我也大胆了起来,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吧,二话没说直接就打了过去。

  我拿着手机有点紧张,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跟她说,过了一会吗,电话里面就响起了一个女生的声音;‘喂,谁呀?’一听那声音我就知道是张可,我有些紧张地说道;‘张可吗?我是王浩啊。’我刚说完,电话里面就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她说道;‘哟,是王同学啊,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都好几天没有搭理我了哦。’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抱歉道;‘真不好意思啊张可,这两天一直在上课没时间,在学校老师又不叫拿手机。’张可说道;‘你就撒谎吧,你们男人嘴里有实话吗?’我有些无奈地说;‘真没骗你,你现在在哪了?’张可说;‘哦,我上班呢,不过也快下班了,你来找我啊?’听到张可这么直接,我有些懵了,不知道该怎么接,想了想便说道;‘好啊,我正好有点事情让你帮我出个主意,我去哪里找你?’张可把地址告诉了我之后,便挂断了电话,挂断电话,我把手机揣进了口袋里,心里边松了一口气,希望伟哥这个时候也在理发店吧,我的事情可全靠他了。

  在屋里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洗了洗头,把自己打扮了一下,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在镜子里边照了照脸,发现脸上的红肿褪了一点,抹了那个药膏还是听管用的,最起码不仔细看的话应该看不到。

  打扮完之后,我来到了韩雪的卧室里边,门子也没敲,就走了进去,韩雪当时正坐在床上无聊的看着书,我走到她近前,扯了扯她胳膊说;‘借我点钱吧,我有点事。’韩雪把书轻轻一合,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咋了?又出去打架?’我苦笑了一下,对她说道;‘不是,我有点事情啊,朋友找我吃饭,我总不能空手去吧。’韩雪盯着我双眼问道;‘你没骗我?’我笑了笑说;‘骗你是小狗行了吧。我真有事。’最后韩雪还是被我给忽悠了,给了我二百块钱,还说让我早点回来,记得把钱还给她,我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都是一家人,谈钱多伤感情。

  望着手中的二百块钱,我乐了起来,假如请她们吃饭的话,估计钱应该也够了,出了小区,拦了一辆出租车,按照之前张可告诉我的地址就去了那里。

  在距离她美发店不远处我就下了车子,从出租车上下来,看见这一条街有很多小店,我街边顺着走,我寻思着上她们那里去总得买点东西吧,看见有一个卖水果的店铺,我就进了店里,挑了一些荔枝,称了称,老板是个老头兼秃头,他说;20元。我说;‘太贵了,便宜点10块吧。’老板不答应,我放下就要走,老板拦住了我说;‘同学你要是看好,15块钱不能再少了。’我贱兮兮地笑着就把钱给了他,买完水果之后,一直顺着这条街往前走,看见了之前在电话里边张可告诉我的美发店,张可在的那个美发店叫韩流美发店,附近还有一个理发店,那个理发店叫和尚庙,可把我逗乐了,这尼玛里面的理发师都是光头吗?名字起得也太奇葩了吧。

  我刚刚走到店门口,就看见了张可和莎莎姐坐在店门口聊天,她俩也看见了我,就把我请进店里去了。进门张可就笑着说:‘今天不上学啊大帅哥,你来就来呗,还买啥东西啊。’我把水果放在了地上,笑着的对她说:‘今天学校放假,这水果是小的孝敬娘娘的’。

  张可和莎莎姐都被我给逗乐了,捂着嘴在笑,说几天没见我,都学坏了。

  过了一会张可对我说:‘你先在这坐回吧,等会关店,咱们再出去玩,今天关店早,剪头发的不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是穷二代说:

  没啦明天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