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临近尾声,天空浅灰浅灰的。在这座城市很少看得到蓝天白云,无尽的灰,像失眠的夜里秒针滴答的声音一样,让人压抑得难受。

  死一般的沉寂,望着窗外那片天空,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冷空气,这样的日子每天重复着。机械。麻木。

  、U更…%新最快8上◎)酷匠●网"

  张裕良还没来找我,明明说好下午放学一起打球的,我看了看表,都放学半小时了,估计是不来了,我拿起篮球独自走出教室,到了门口回头扫了一眼疯狂刷题的班长,无奈地吹了声口哨。对于我这种不折不扣的烂学生,即使到了中考前一晚,也只是躺在床上发呆,不会看一眼书。

  空荡荡的篮球场非常安静,我挑了个靠边的位置,把外套脱下放书包上,只穿一件背心,露出白皙结实的手臂,开始运球、投篮。不一会儿就全身发热了,其实天冷的时候打打球,跑跑步,比开暖气实在多了,人也舒服。全场清晰的篮球撞板、落地的声音在我听来是非常动听的,可是不一会儿,这些被几个外来者的声音打破了。

  “小子!让开!这块是哥的地盘!”一个肌肉男嚷道。

  我拿着球,朝那几个人望去。五个人,是十班的。我们级有十个班,按成绩依次分班,所以十班是最差的班,不仅学习差,人品也差。全级的恶霸几乎都在他们班,专门欺负懦弱不敢反抗的乖学生,不过这次他们找错对象了,我没有软弱到那种程度。

  “你他妈聋子啊!叫你滚开没听见?别逼老子揍你个杂种!”肌肉男旁边一个黄毛吼着。

  见我没有丝毫反应,黄毛又吼:“狗杂种……”

  “砰!”我把球突然往他胸口砸去,伴随着他一声惨叫,其他四个人震惊地瞪着我,我依旧面无表情,心想来吧,好好干一架,老子不管输赢。肌肉男吼:“看我不弄死你!”,然后朝我扑过来。我不是肌肉男的对手,他一拳打来我倒是躲过了,可是他紧接着一拽,我整个人重心不稳跌到地上,我又立马站起来,死死朝肌肉男打出一拳,他皱了下眉,抓住我的手,我力气没他大,挣脱不出来,便狠狠踹他一脚,他吃痛地骂了句卧槽,见状,其余四个人冲过来围着我拳打脚踢,很快我就感觉身上多处地方都很痛,但我不想屈服,我用力咬住肌肉男的手,他大叫一声我马上挣脱出来,却又被另一个人踢了一脚,我转身勾住那个人的脖子,把他按到地上,用手肘击打他的背,还没把他打趴,其余人又扑向我……我终究不是他们的对手,折腾了好一会,我就感到体力不支了,手脚都没什么力气,当我想着要不要逃跑时,却已经被压到地上爬不起来,嘴角咸咸的流出了血,身体承受他们的拳打脚踢,无力反抗,我闭上眼睛痛苦地忍受着,已经没有力气去想挣脱的办法了。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主任要到了,你们还要继续吗!”

  那群人停住了,互相看了看,迟疑了一会还是跑掉了,嘴里骂着。突然感觉身上轻了,可还是疼痛,我想要站起来,却感觉身体支撑不起来。

  “你怎么不让你爸省点心,要不是我落了东西在学校,你就……”

  “你闭嘴!”我粗暴地打断她,此刻我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她愣了一下。

  “亓彧,我只管你这一次,再见。”她转身离去,坚定决绝。

  天色逐渐变暗,四周很安静,已经没有学生经过了,因为刚刚的斗殴,疼痛已经让我感觉不到寒冷。

  我吃力爬起来,坐在地上,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浅蓝色衬衫,深蓝色裤子,这样普通的校服穿在她身上却把她衬托得很精神,高高的马尾在她头上晃动着,很好看。

  可我挺讨厌她,她也讨厌我,我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撒谎救我,然后再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教训我。

  她的身影越来越远,没有再回头看我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