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

  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剑魔独孤求败乃埋剑于此。呜呼,群

  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两个沧劲有力的大字“剑冢”立在石碑之上,位临其下挂

  着此些文字,轻风催走石屑却将石碑染得悲凉沧桑而富有魅力。

  一巨大雕身背体站立一人,在天空中渐渐缩小的身影,点缀这天地,无需笔墨自成画卷。

  蓦地一声惊雷炸响,晴空中空余神雕悲鸣,在空中盘旋许久后再返深谷,望着青天等在巨石

  之上!

  第一卷杀字诀*万物沧桑

  第一章忆,梦

  莹莹柔水缠着青山,安静的在薄雾中跳着。林间的莺鸟不知疲惫般相互唱着欢愉。

  清澈的河水挽着大山,漫出了一地的鹅卵石。不知何时逃来的巨石沉睡在此,似从未被人吵

  醒过,并被这流水褪去了棱角仿佛不那么冰冷,丝丝弱风携来的阳光散发着沁心的温暖。

  “白秋哥哥,为什么你的手总是握着那柄铁剑,爹爹说白大哥是顶天地的大英雄,是大伯安排保护月儿的,但是月儿觉得,大英雄更要懂得打理自己,照顾自己,如果因为保护月儿白秋哥哥生病了,月儿也会不舒服的。”

  温热的大石上,一十五六岁女子粉红霓裳,如若云中仙子坐于石上,弱软的阳光抚摸着那唯

  美的娇颜,似是怕再多些炙热就坏了这自然。眉弯似叶眸似水,琼鼻若玉樱点唇。曾有骚人

  赋诗醉酒常吟道:“莫叹雍州无美景,只缘月尚烟朦中。”虽然尚未成人,但她的美貌

  在永州九城早既是人尽皆知了。

  白皙圆润的小腿自然的踢着清澈河水,双手仔细梳理着男子的长发。荡着惬意的温柔。

  “嗯!我会的!”男子喉咙应答一下,便不再作声,沉默的看着这在水伊人。

  水中女子名为慕云小月。而这男子便是晋国北境雍州统兵元帅慕云博最年轻的亲卫,无名剑--白秋。

  如墨般黑发披在肩后,剑眉星眸闪烁着与年纪极不相符的冷厉与淡然。十八九岁的面庞如果不是一条自上而下约一寸的伤疤,到显得极为俊美。但也正是因为这道伤疤使此人多出几分刚毅与邪美。身着锦绣白袍透着银亮仿佛使这阳光泛起点点氤氲。左手自然垂于身侧,而右手始终未离开腰间的长剑。

  男子伸出左手扶起女子耳边散落的一缕青丝绕在耳后。眼中冷冽渐渐有些许消融。

  “真是‘天地为卷景为墨,画来美女伴英雄。’妙哉,妙哉!”一铁扇书生,慢慢摇着清风。

  端着一杯清茶在数十丈外的长亭中观望着水中。

  亭子的石桌上摆着一个棋盘,一虬髯大汉正捏着一枚棋子,眉头紧皱,与书生打扮的中年人

  那般风轻云淡轻松神态形成鲜明对比!看到老书生正在附庸文雅便将手偷偷的伸向已落的棋

  子,而在这时候,突然“嗷”的叫了一声,手背就被一把铁扇的扇把击中。

  “楚老二,他奶奶的,老子不跟你玩了。这玩意淡出个鸟儿来,没意思,有种跟俺掰手腕,

  比比力气!”说话的大汉双目瞪圆,铜铃般大小,若是哪家的娃娃看见定要吓得哭嚎不止!

  “我说老三,你这头笨牛什么时候能学会用用脑子,一盘棋而已还要使诈取巧?真是有辱邺

  城三绝的名讳啊!”老书生平缓的腔调中似是真的在感慨一般!

  “楚天云,老子今天就要做二哥,我生撕了你这破扇子,看你以后如何打俺!哇呀呀呀!”

  说罢撸起袖子,大手如熊掌般扇向老书生面门,说时迟那时快,老书生,仅仅身体后仰随机

  原地旋转一周,只听几声清脆声响过后,铁扇锋锐已经绕至大汉颈下,尖刺上湛蓝的冷芒昭

  示着剧毒。

  “嘿嘿嘿,二哥,俺牛犇跟你开玩笑呢!二哥的九幽追魂扇俺哪敢动啊,俺又不是百毒不侵

  就是让二哥指点一下身法,嘿嘿,嘿嘿嘿!”

  “噗!”独孤新月看着这两位叔叔耍宝,也忍俊不禁!看向冷傲道。

  “白大哥,看三叔又被二叔欺负了。咯咯。。。原来二叔也会吃瘪啊?咯咯。。。”笑的花枝乱

  颤如。

  “邺城三绝,精通各路长短拳、掌、指法,鬼手索命赵毅为一绝。

  通晓各种暗器制作使用,身法为最,善题字赋诗,追魂书生楚天云为二绝。

  天生神力,混元双锤三百斤,有万夫不当之勇,霹雳牛霸牛犇为第三绝。我说的可有错?”

  “白公子谬赞了!”争斗二人立马躬身作揖。显得极为恭敬。

  “二位前辈不必如此,白秋本是后生晚辈,怎受得起两位如此!”随即伸出左手,扶立楚牛

  二人。

  “白公子谦虚了,白公子年纪轻轻已是北帅八大亲卫之一,征战数载,虽说八血煞星

  已去其四,但保得大帅毫发无损,这般忠肝义胆,神武英雄岂能与我等江湖中人相作比较!”

  楚天云又摇起铁扇,捋着胡须,喊着欣慰与敬重微笑着道。

  “对对对,二哥说的对,俺虽然不会像他那样文邹邹得说话,但俺老牛知道,白兄弟是汉子,

  俺就佩服,俺就喜欢!只不过白兄弟下次别自己在房上喝酒,下次叫着俺老牛,哈哈哈!”

  牛犇敞着大嗓门,唾沫横飞的附和道。

  白秋仅仅微笑回应,脸色徒然变得阴冷。

  随即冷哼一声:“终于钓出这些鼠辈了!”将独孤新月牵到楚牛二人身边,递出一个眼神。

  “嗯”

  二人微微点头后,便几个起落闪进山脚墨林深处。

  看着白秋的背影,楚天云眼中精光一闪,忍不住喝到:“好身法!”随即眼底闪过一

  抹羡慕同伴有一丝落寞,随即低吟了一句“雄才无穷尽,岁月易蹉跎!”

  叮当几声清脆的刀剑交鸣惊起了一片林鸟向远山飞去,林间重归于寂静,时不过半

  刻,白秋便出现在三人眼线。修长白衫一尘不染,迈着轻盈的步伐翩然而至,仅眼低的冰寒

  绽着一丝煞气。

  “一十八人,尽诛。两位可前往打探一番,看是否是这些人,月儿由我送回即可。两位应该放心吧!”白秋淡然道。

  “公子放心!”沈牛二人躬身答道。

  当二人进入林中后,被眼前的一切惊得一身冷汗。处处残肢断臂,剑斧钩叉,破碎的武器处

  处皆是,散落了一地碎片。黑衣蒙面之人碎尸之处较为散乱,显然大多死于奔逃之中。低矮

  的树丛中那些茂密的叶子上,竟然滴趟着渐凉的血珠。牛姓大汉此时也脸色发白,双拳微微

  紧攥,默不作声。

  “走!”楚云天捡起挂在一半截尸身腰上的锦囊,便拉扯着牛犇逃出这人间炼狱般的死地!

  相信过不了几时此地便会是山野猛兽进食的殿堂。

  白秋尽量调整着呼吸平复心中的煞气,转眼间已来到这个世界十年年之久。双目微闭稳坐于

  车中,回忆着这数年过往。

  古人有得道升天之说,那个世界的剑魔独孤求败已经不在,现已名为白秋。碰触些许剑道的

  他并未真如传说的般破空而飞升,而是莫名的出现在了这个世界。

  他只记得那声惊雷过后,眼前金光缭绕,随即身体发肤尽数消散变成一粒粒细小的微尘,被

  一条狭窄的裂缝吸引飘然而去就这样漂泊着。不记得多少日月。当他清醒过后,发现仿佛时光逆流般,自己的体肤,容貌都恢复到了四十年前,精神空前饱满与澄明,一身灰袍可能早已

  风化,赤裸的身躯飞绕着一把漆黑铁剑,尖柄接刃处银光闪烁,烙着“吾主白秋”一行小字。

  当抓起铁剑猛然惊醒,大量的信息如醍醐灌顶涌入脑中,当他在度醒来,却已是在寺中。

  酷、Q匠IQ网MQ唯(!一…正)版?,“其y:他都o*是{盗版+

  白秋,晋国雍洲枫林镇富商白景天次子,一日山野游玩中偶见天落巨石,遂遣家丁取回,碎石而获三尺黑铁剑,剑体有字“吾主白秋”,白家上下以为天降祥瑞,然数日后白秋的了怪病长眠不起。白家人便以为此剑为邪物,埋于金池寺古塔之下,并将白秋送到松林寺养病,每日有高僧诵经。

  次月,山贼血洗枫林镇,白家一百一十口死于非命,钱财尽

  空。百姓们大多以为确是天降横祸。

  时间又过了数月,白秋突然醒来。从寺内小僧得知家中变故,一掌击碎封碑,取出铁剑,飞驰而去。

  三日后,樵夫偶见三百七十二颗人头挂于贼寨门头。从此白家公子便消失与枫林镇。

  白秋,那悠然一梦虽不足一年。但是谁又知道他在异界度日已近一个甲子。混乱大道说不清是我在梦心中,或是梦在我心中。但这离奇的经历却让他那颗仅十八岁的心发生了变化,似好,似坏。

  亲手屠戮了山贼为家人报仇后,白秋便四海漂泊,偶然间结识了镇北将军暮云博,便做了其

  亲卫,守家卫国。江湖人称作无名剑,剑至无名。

  那一梦,九剑而悟道,让白秋在剑道上颇有所为。内功修炼已至后天顶峰。剑已无招,

  闭关数月参得“剑意”之术。脑海便自然而现一句话:“天地为不仁,化万物于刍狗!

  倚剑而就大道而栖,必以杀而成心,诛己心而成杀心,诛杀心而获道心。是可由也!”自此而来,

  白秋便在军中落得血煞名头。传言北将军亲卫以血煞为名之人剑下具有数千亡魂。*

  淡淡的突出一口浊气,白秋看向香车中熟睡的暮云小月,沧桑落寞的眼眸中难得的泛起一丝

  柔光。扯了扯散落其身下的薄毯轻柔盖于那娇躯之上,便将眼眸移出车窗远望着远山,听着

  寂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弘烨说:

第一次在酷匠网发,投石问路,看是否有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