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干嘛!”尹莫用手擦了一下血印“是不是找死!”

  魏瞳雨苦笑了一下”哼,我找死,是你找死吧,一个穿着一本正经的人怎么这么犯贱啊。“两人怒视着。

  孙冉墨赶紧跑了过去,从兜里拿出了纸巾擦了一下尹莫的伤口”没事吧?“尹莫不管孙冉墨的安慰,一把推开孙冉墨”想找死跟爷吱一声,爷成全你,不想死赶紧麻溜滚蛋,理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孙冉墨推了一下尹莫,向魏瞳雨安慰着。魏瞳雨对着孙冉墨笑了笑,然后斜楞了一眼尹莫,走了。

  #酷4;匠网,?唯rx一(%正uR版|,其!1他s都4‘是K盗G版%

  "你活该!”孙冉墨也斜楞了一眼尹莫,走了。“哎!冉墨,别走!”尹莫略带哀求的说道。孙冉墨背对着尹莫挥了挥手“明天见!”尹莫低下了头,擦了一下脸上的血印说道“该死,不过冉墨说明天还见,那就是没跟我生气,对,没跟我生气。”

  “天空放晴,意在思念.......”魏瞳雨正带着耳机听着他最爱听的《诺言》,心情也舒缓了许多。

  每当她听着这歌心情格外舒畅,也许这首歌的歌词对她感触很大。

  ”该睡觉了,瞳雨。“一个与魏瞳雨年龄相仿的女人说道。

  “知道了,周小瑜。能的跟我妈似的。“周小瑜是魏瞳雨的闺蜜,关系很好。

  十四楼的灯灭了。

  城中心,一栋豪华别墅中。

  ”桐姨,给我放热水,我要洗澡。“尹莫对着一个穿着朴素的女人说道。桐姨是个慈祥的女人,也相当于尹莫的奶妈。

  “慢着,你整天就知道瞎鬼混,刚才又买了一条院线,你还打算真靠你这个爹过一辈子么?”坐在沙发上的一个严肃的男人放下手中的报纸说道。看这架势是专门等尹莫的。

  尹莫跟没事人样的坐在沙发上,吃了一口苹果“一条院线又费不了您老的几个钱,再说尹家这么大早该买一条院线了。”

  “你这败家子。”这个男人说着,想要拿手里的报纸摔过去。“哎,老文,你都多大啦,还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坐在尹文旁边的中年女人连忙阻止尹文说。尹莫随声附和“就是”然后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间。“尹文转过身对林霄说”你看看这都是你惯的!“然后甩手也走向自己的房间。

  林霄是个英国人,他的中文名字是与尹文相恋时尹文给他取的。他已经在中国呆了三十多年,已经说了一口流利的中文。

  尹莫进了他的房间后,就走向浴室,脱下衣服,平时喜欢锻炼的她,有着一个好身材,肌肉看起来很养眼。洗完澡后,尹莫穿着睡衣走向阳台,依着栏杆,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不禁笑了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笑。

  月光洒满阳台,斜映在尹莫的脸上更加养眼。

  尹莫又摸了摸脸上的伤疤,突然皱起了眉头,凝视了一会儿,然后摇摇头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I'msleeping说:

  最近,大家都在催,但本人是学生党,所以请大家谅解,我也来学一下:求打赏,求撸撸,求追书,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