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入学的学生要训练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新夜大学当然也有这个规则,只不过,有些不一样。在刚入学不久,新夜大学里的学生们接到了一个消息:自下周一起,新夜大学学生外出体验生活一周,期间暂时离开市区,同学们请准备好必需品,此次地点暂不透露。李天璞当然也知道了这件事,他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兴奋,他原以为只要进了这个学校的大门就很难出去了,没想到学校这次居然这么好心地组织学生外出。但是,没有多少学生意识到,学校这次根本就是不安好心。。。

  现在是星期天的早晨,李天璞早早地起床了,他现在心情舒畅,所以起来的时候感觉世界的一切都变得美好了,包括,背着他正在吃早餐的一伙儿人。

  “你们怎么起这么早。。。喂,蔺浩楠,你倒是给我留一个馒头啊!”李天璞看着蔺浩楠把桌上最后一个馒头塞进嘴里,马上叫起来,紧接着从上铺趴下来,看了一眼正坐在床上闭着眼睛的祁尘封,然后又默默地说了一句:“这家伙,坐着都能睡觉,真是个奇葩!”转眼看向桌子,发现桌上像是被扫荡了一样,什么都没有了,他用一种仇视的眼光看着吃饱了的蔺浩楠和周烨枫,“浩楠,烨枫,你俩倒是给我留一些,几秒钟的时间你们怎么吃了那么多食物,上辈子饿死的啊!”然后自己走去洗漱了。

  “天璞,我给你留了杯豆浆,快喝吧,喝完了收拾东西去!”洗漱完出来之后,刘鹏给李天璞递了一杯豆浆,此时在李天璞的眼里,刘鹏变成了长着洁白翅膀的天使,不过接下来他说的一句话却让李天璞有些哭笑不得:“你别说别人是饿死的,要不然这辈子说不定就是你饿死了。”说完这句话,刘鹏默默地转身去自己放东西的地方收拾必需品了。

  李天璞被这群人弄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又看了一眼祁尘封,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已经睁开眼睛了。“你要是饿的话我去帮你买些吃的。”虽然祁尘封的语气不是暖男音,但是李天璞还是在他身上找到了真正的室友的感觉。

  李天璞假装抹了抹眼泪,然后说:“终于从这个冰冷的世界找到了一丝温暖,尘封,你太好了,不过我不是很饿,就不麻烦你了!”说这句话地时候他用鄙视地眼光看了在旁边用猥琐的神情看着自己和祁尘封的蔺浩楠。

  “那么,收拾东西去吧,我们傍晚大概就会出发了。”祁尘封从床上爬了下来,然后往洗手间走去。

  李天璞听完这句话,打开了豆浆,喝了一口,说了一句:“豆浆味道还不错!”然后自己也端着豆浆去整理东西了。

  。。。

  傍晚的天气很凉爽,新夜市里丝丝凉风吹落了树叶。

  “啊哈哈,老子出大门了!谁说进来了就很难出去了,谁说的?!”李天璞此时正站在八号楼的车上狂笑道。「每栋楼的人各自坐对应号数的车」旁边一些不认识的人都以为李天璞太兴奋导致脑神经错乱了。

  “你,就是后面那个发羊癫疯的学生给我坐好!”这个时候,校车里配置的老师开口了,他装地扶了一下眼睛,然后用严肃地语气说道。

  “哈哈哈!~”车上的人都笑了起来。

  李天璞意识到有些尴尬,他马上坐到了该坐的位置——祁尘封的旁边,然后环顾四周看看苏研等人在不在,他几天没见过她们了,她们几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奇怪的是,他所期待的人并没有出现。“难不成,她们睡了一整天然后忘记了?还是被腐女烧死了?或者她们已经到了?”李天璞此时的脑洞开得很大,他装作深沉地用手拖住了下巴。

  “你别想了,到了不久知道了。”祁尘封似乎知道李天璞在想什么,他拍了一下李天璞的肩膀,用无奈的语气说道。

  李天璞点点头,他觉得自己早上起得太早了,这时候有一些困了,他躺在座椅上,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

  当李天璞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此时脑袋有些混乱,随意地问了一句:“妈,现在几点了?”

  “我不是你妈,现在七点多了,还有,你该起来了吧!”祁尘封的声音是从李天璞头上传来的,为什么是头上呢?因为李天璞睡姿不好,睡着睡着头就往祁尘封那边歪了。

  李天璞突然回过身来,他有些抱歉地说:“对不起啊,我睡姿不好,下次再这样你直接推开就好了!”虽然祁尘封的语气中没有意思的抱怨,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还叫了人家“妈”这一点有些不好意思。

  “算了,没事。”祁尘封不是小心眼的人,他自然不会介意这一点点小事,要是蔺浩楠被叫做“妈”就不一定了。祁尘封反而提醒了李天璞一下,“快到了,你准备一下。”

  {☆酷}7匠网gY首3g发☆

  李天璞还是有些迷糊,不过他还是听了祁尘封的话,把放在旁边的行李拿了下来。

  这个场景,似乎有点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旧梦已逝说:

  「旧梦玩心太重了呀,所以这么晚才更新,四更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我努力吧!还有,有时候旧梦会把祁尘封打错祁封寒,如果打错了大家就当做祁尘封来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