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天郡霍不知道在想什么,静静地坐在一边。

  旁边的长白镇余如同一座雕塑一般,矗立在原地,双手按在剑柄上,剑则立在双脚之间。

  “你的意思是,子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这一切都是那个神秘强者在背后帮助吗?”郎天郡霍突然开口说道。

  长白镇余睁开了眼,紧紧地盯着前方,不知道在干什么,“是的!他非常强大!”

  郎天郡霍皱了一下眉头,有些疑惑地说道,“那这名强者,他所做的这一切又是为何呢?难道仅仅是因为看上了子然的资质吗?”

  子然的资质虽然在同辈中却是不错,但也不至于逆天!

  ¤酷匠2L网_*正l版{9首发Xh

  火焰秘境的确是各种秘境中比较强大的,纯净的,可是却也比不上一些强大的特殊变异的秘境!

  如果仅仅是看上了子然的资质,而在背后如此为子然费心,确实有些说不通啊!

  无论是黑炎志翔,还是鬼魂奥伦的秘境都是一些变异秘境,而且非常强大,他们的资质比子然强大多了,那神秘强者为何没有找上他们呢?反而选中了子然?

  长白镇余没有出声儿,站在旁边一幅不干自己的事儿的模样。

  “难道………”子然的武魂兽是拥有凤凰血脉的上古凶禽!而在前段时间,奇峰院的外围森林中突然出现了龙族的气息,郎天郡霍不禁想道,“龙族的气息刚出现没有几天,一个拥有着凤凰血脉的上古凶禽便成为了子然的武魂兽!难道这一切都是有人在刻意安排吗?如果是这样,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郎天郡霍闭上了眼,回想着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不断地整理着思绪。

  郎天郡霍的记忆又一次回到了那晚,他带着人,赶到了充满大罗玄气的地方。

  首先就是发现了龙鳞与龙须,问题就出在这上面!

  他从典籍上看过关于龙族用大罗玄气凝聚神躯的描述,是用大罗玄气将龙躯神化,可是这龙鳞与龙须又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是有人故意扔在哪儿的?他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只会使得各方势力为了大罗玄气的使用权相互争斗,甚至翻脸厮杀!

  可是子然又在其中担任着一个什么角色?是为了迷糊众人的怀疑?

  郎天郡霍越想越感觉这一切似乎都是刻意安排的,大罗玄气的震动,子然的强悍的出场,都是有人在背后刻意安排!

  他的脸色越来越有些难看,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院长,人已经带来了!”就在这时,屋外响起了属下的身音。

  “进来吧!”郎天郡霍连忙连忙将脸上的担忧之情隐去。

  子然六人有些紧张地走了进来,院长可是心魂境的强者啊!在荆州可都是能够跺一跺脚,都能发生大地震的人物啊!

  子然进来后也一眼看见了父亲长白镇余,不过他这只是看了一眼而已。

  “院长!”

  郎天郡霍看过子然时,目光停了一下。子然的心不禁一颤,体内的五行之力形成的五行循环让子然的体质看起来绝对是火系体质,但是被郎天郡霍这目光突然的一停,也是吓了一跳,他怕郎天郡霍看出什么问题来!

  不过郎天郡霍的目光只是停顿了一下,便又离开了,子然的心便又放心了下来。

  郎天郡霍这时说道,“都坐下吧!不要这么紧张,我只是听说你们几个的实力,资质都非常不错,便叫你们过来看看!子然,都坐吧!”

  子然见郎天郡霍开口说到了自己,便知道院长这是让他带头坐下,他便也就坐了下来!

  “谢谢院长!”

  火焰梅子等人见到子然坐了下来,便也都坐了下来,不过却是坐着犹如针毡!

  郎天郡霍不咸不淡地说道,“你们几个都非常的不错,无论是本命秘境,还是武魂兽!听说子然你的武魂兽是一只拥有凤凰血脉的上古凶禽毕犿鸟?”

  子然点了点头,“是的院长!”说着毕犿鸟便从子然的怀中飞了出来,站在子然的肩膀上,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直盯着长白镇余!

  郎天郡霍好奇地看着毕犿鸟,说道,“不错!的确是拥有凤凰血脉的上古凶禽,你的机缘不错!”

  子然心中一突,连忙说道,“我在鬼渊之中,无意闯进到了鬼渊的深处,在躲避魂兽时藏进了一个洞穴之中,却没有想到在洞穴中发现了毕犿蛋,便用契约之力将它孵化了出来,也就成了我的武魂兽!”

  “哦?你竟然闯进了鬼渊的深处?那里可都是换血境,千斤境的魂兽,你能活着出来就已经非常不易了!”

  火焰梅子六人一听,不禁一呆,换血境,千斤境实力的魂兽可是无比厉害,子然居然还能闯出来!

  “你们几个也都不错!都是一些珍贵的,强大的武魂兽!

  不知道你们对上次的那股龙威,以及大罗玄气怎么看待?”

  郎天郡霍突然问出的问题不禁让众人感到疑惑,就连长白镇余也睁开了眼睛。

  沉默了片刻,见没有人说话,火焰梅子便开口说道,“龙族作为兽中的皇族,拥有无比强大的实力,不过却已经消失了很久了,而如今却突然出现了龙族的踪迹,却是有些突然!”

  郎天郡霍突然看向子然,问道,“你呢?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儿?”

  “我?”子然思考了片刻,说道,“真龙真的非常罕见,千年难遇!”

  因为修炼化龙决需要一条真龙,而真龙的消息却是没有一点儿,子然也有些感叹。

  郎天郡霍微微抬起了头,若有所思地自语道,“的确非常罕见!”

  郎天郡霍又想到了子然的话,心中不禁自语道,“他是在提醒着我什么吗?”

  子然不过只是在说实话,可是却被郎天郡霍一下想歪了!

  不过也不能怪郎天郡霍,这些事情越想越不对,其中的阴谋气息非常的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龙神斗罗说:

  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