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睡中的子然突然被外面的杀喊声惊醒了过来,见身边没有一个人,子然有些胆怯地抱着血影走了出来。

  当一眼看到满天的血光剑影时,不禁一退坐倒在了地上,痴呆地看着这血腥的一幕。

  他还是一个孩子,虽然以前总和伙伴儿玩打打杀杀的游戏,可是当眼前真的看见这一幕血腥的场面时,他幼小的心无法接受!

  他想哭!

  可是心中被恐惧占据了,无论他如何大喊,都发不出声音来。

  整个身躯犹如被鬼灵附上了身,丝毫不得动弹。

  就在这时,一个山贼看见了坐在地上的子然,见子然怀中的血影是为不错,便冲了过来。

  老爷子一惊,连忙提刀杀了过来,但其他山贼可不放老爷子,纷纷出手阻拦,但没有一人是老爷子的对手!

  不过即使这样,无疑降低了老爷子的速度。

  “然儿!快跑开!”老爷子连忙大喊。

  不过此时子然已经吓呆了,那里还有跑的胆量。

  “啊!”

  老爷子一声大喊,将手中的大刀甩了出去。

  那山贼来到子然身边,刚要动刀时,老爷子的大刀嗤啦一下从山贼的后心插入。

  山贼不甘地喷出了一口血倒在了子然的怀里。

  鲜血侵满了子然一身,山贼那一双不甘地双眼到死也没有闭上,看着子然。

  鲜血流到了子然的手上,他的手无意识地颤抖着,一股股血腥的气息围绕在他的鼻孔。

  老爷子失去大刀之后,手中无了利器,远不是山贼的对手。而且老爷子一直在注意子然,不料被山贼有机可乘,左臂上大腿上挨了好几刀!

  整个营地中,到处都是山贼,眼看一个又一个亲人倒在了山贼的刀下,齐互真没有一丝的办法。

  齐家的家业都毁了他都可以忍了,但是齐家的根却不能!

  老爷子躲过一个个山贼,来到了子然身边,连忙问道,“然儿,然儿,没事儿!没事儿了!不要害怕啊!有爷爷在这儿,没有人刚欺负然儿的!”

  “大胆!”

  就在这时,一声怒吼从远处传来。

  一头巨大的白色猛虎冲了进来,所有人一颤,只见那猛虎飞快地人群中闪过。

  |酷匠:网mb正版首!%发☆《

  一道爪印闪过,一个山贼便四分五裂的裂开了,洒落了一地。

  白虎所过之处,无一不是碎尸遍地,血水横流。

  子然的整个灵魂都在剧烈的颤抖,如果说刚才死在自己怀里的山贼只是让他的灵魂感到了庞大的压力,而如今这一幕无疑让他的灵魂再也承受不住了这般巨大的压力。

  整个灵魂在剧烈的颤抖中慢慢地崩溃,一道道裂痕出现在了子然的灵魂上。

  即便是神灵,他的根本也在灵魂上,一旦灵魂崩溃,那只有一个结果,便是死亡。

  这种死亡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死亡,而是整个灵魂彻底消亡,就连做鬼的可能都没有,更别说是再次投生了。

  小孩子的灵魂是最纯洁的,也是最脆弱的,面对大人们的这种血腥的仇杀,谁也接受不了。

  有人或许会埋藏这种记忆,压在心底,成为一个疯子!

  有人或许会去欺骗自己去享受这种无情的杀戮,那么他将成为一个杀人取乐的恶魔!

  显然都不是,子然幼小的心灵在抵抗这种恐惧,但是这种恐惧对他来说,是致命的杀伤力,他万万是抵抗不了的,那么只有毁灭………

  在巨大的恐惧面前,子然的灵魂一点点地在消散,他的身体渐渐地冰了下来,眼神中的光芒渐渐消退了………

  齐互真突然间也感受到了异常,连忙喊道,“然儿!然儿!你怎么了?然儿!”

  老爷子不敢相信地摇着头,“不会的!然儿,你快醒醒!不要吓爷爷!然儿!”

  长白镇余突然来到了身边,一把抓住了子然的手,却发现儿子身体的温度在急剧下降,心中不禁一阵颤抖!

  连忙运起魂力察看,却发现儿子体内的生机在渐渐地消退,不禁仰天大吼道,“我让你们都为我儿陪葬!”

  长白镇余如同疯了一个,身后一头猛虎紧随其后,凡是遇见山贼都被其撕成了碎片。

  且不说长白镇余因为儿子的消亡如何大杀四方山贼,我们且先看子然的机遇如何!

  子然的灵魂已然消亡了大半儿,却在这时,突然在子然的灵魂中出现了一物!

  这到底是何东西呢?居然藏在子然的灵魂之中!而且玉鉴一出现,竟发出了阵阵白芒,凡是被白芒所照到的灵魂居然都开始疯狂地复原了,不但是复原,而且比之以前更为凝实了!

  子然的灵魂在消亡之际,却被幽君曾经送给他的玉鉴救了下来!

  这可是与天争命,可见这玉鉴的不凡,只是幽君破解不了玉鉴的妙处,这才便宜了子然!

  子然的灵魂已经完好无损了,但是玉鉴却突然间却化成了粉末,只留下了杀神二字。

  杀神二字化作一道金芒冲进了子然的灵魂之中,与之融合在了一起。

  子然的灵魂渐渐地变成了金黄色,如同一座黄金铸就的金人。

  “爷爷………”

  老爷子抱着子然瘫坐在地上,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孙儿会死!可就在这时,怀中的孙儿叫了他一声,他一惊,连忙看去,见子然颤抖地看着他。

  老爷子一下子紧紧地抱着子然哭了起来!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不要怕!爷爷在你身边!”

  长白镇余以为儿子死了,疯了一般地追着山贼杀到了山贼的老巢之中,一些山贼怎么可能是武魂师的对手!

  疯狂的长白镇余片刻之间便将整个山贼中的强盗屠虐进了。

  长白镇余无神地拖着疲乏的身子走进了营地。

  整个营地里一片狼藉,那些活下来的人都在打扫营地,一旁的山坡上树立起了一座座新坟!

  突然,长白镇余看见了老爷子在拿着一些小孩子玩的玩具在逗一个孩子开心,是然儿!

  “然儿!”长白镇余连忙向子然跑了过去。

  子然闻声向后看去,一看到长白镇余一脸恐惧地跑到了老爷子的身后,紧紧地抓着老爷子。

  “然儿!是爸爸啊!你怎么了?我是爸爸啊!”

  子然一看见长白镇余,不禁想起了一个又一个人四分五裂的场景,哭着抓着老爷子躲在后面。

  “然儿不要怕哦!有爷爷在,谁也不敢欺负你啊?”

  老爷子示意让长白镇余走开,抱起了子然便走进了帐篷之中。

  老爷子好不容易将子然哄着睡着了之后便出来来到了长白镇余的身边。

  长白镇余刚想问子然的情况,却不了老爷子闪了一巴掌!

  “爹?”

  “你还知道我是你爹啊?成了武魂师就了不起了,可以不顾家人的安慰了?就可以把杀人当成剁蒜泥啦!”

  “是!你现在是一个受人尊敬的武魂师!你可以不把我这个老东西当成你爹!但是然儿是你儿子,你就忍心将然儿扔下,独自逍遥去?”

  “爹,我………”

  “然儿他还是个孩子!你在然儿面前杀人如同剁蒜泥一般,他能接受吗?你走吧!我会将然儿送到奇峰院的,你在这里然儿是好不了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龙神斗罗说:

  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