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然醒来之后已经是已经下午了,这才发现在马车里,而且已经出了窑沟。

  老爷子见孙儿子然醒了过来,问道,“睡醒了!以后小心点儿!”

  “嗯嗯嗯………”

  老爷子发现子然醒过来之后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坐在车里发呆,以为子然因为之前的事儿生气,就说道,“然儿,怎么还在生气啊?爷爷嘱咐你让你小心点儿,你看不小心划到手了吧!”

  “没有!爷爷,我梦见我长大了……”

  还没等子然说完,齐互真大声笑道,“哈哈哈…………那你梦见你长大后是什么样子啊?”

  子然想了片刻,说道,“那是一个我并不熟知的世界,有好多好多漂亮的薰衣草,还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

  “呵呵呵…………”齐互真一愣,说道,“你这个臭小子,只知道女子,难道就不想成为和你父亲一样的武魂师吗?”

  子然没有理会爷爷的话,心中却一直在想这些诡异的梦境,“他也叫做子然!还有那个女子芳兰,她真的真的…………”

  一时间子然也说不上来那种感觉,似乎是一种非常亲密,而且有对自己非常重要,不容割舍的……………

  “爷爷,你见过薰衣草吗?”

  对于孙儿的突然发问老爷子一愣,想了半会儿,“薰衣草?我没有听说过,或许是中常见的草吧!不过我却不曾听过。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问问!”

  “哦!那就好!等到了荆州,爷爷带你去我们齐家的商行!说起商行,你手里的那柄‘血影’就是有人在我们商行里兑换物品时得来的!爷爷见这并小剑削铁如泥,甚是不凡,所以给你拿来了!”

  子然也连忙在怀里一看,见“血影”仍在,便紧紧地攥紧在手中。

  窑沟距离荆州尚有一天的路程,所以晚上不得不在青郊林里宿夜。

  因为众人早在路途中吃过了晚饭,所以众人再没有准备伙食,都点起了篝火,围坐在篝火前聊着闲天儿。

  子然走了一天的路途,虽然他一直坐在马车上,但路途坎坷,一路颠簸,早已疲乏力竭,在长白镇余的怀里睡着了。

  g;酷F匠网正版ae首4…发

  “晚上多注意点儿,青郊林这一带的劫匪非常猖獗!今晚你们几个就辛苦一下,替大家把风,明天你们几个就在马车上休息!”

  老爷子安排了一下,来到了长白镇余的身边,说道,“你也早点儿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爹,我想把然儿安排到奇峰院之中去!”

  齐互真皱了一下眉头,沉气道,“然儿现在还小,再说………”

  因为儿子长白镇余是一个武魂师,他自然也知道奇峰院中的竞争有多大,而且最重要的是其中的生活非常艰苦。

  再者说,儿子成为武魂师之后,在家中待的时间非常小!好在是有一个孙儿经常陪在身边,心里还有一丝的安慰。

  如今一听儿子要把子然送到奇峰院之中,他打心底里是万分的不愿意!

  “爹,然儿有属于自己的一天路走,我知道您是疼爱然儿。可是这样会毁了然儿一生的!爹,奇峰院中的竞争力大,生活艰辛,这样才能磨砺他!想现在这样丰衣足食,迟早会成为吃父辈的大公子的!”

  齐互真一听,却是有那么一些道理,虽然不想让孙儿离开他,但是为了孙儿的前途,他不得不放手。

  老爷子回到帐篷后,久久不能安睡,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帐顶。

  长白镇余说通了老爷子之后,便抱着子然走进了帐篷,将子然安顿好了之后,便出了帐篷,身形一顿,化作一道黑影向远处掠去。

  长白镇余走了之后,子然身边的短剑“血影”轻轻地一阵颤抖,一道非常淡的血影从剑中飘了出来,化成一道血芒冲进了子然的眉心之中。

  但是奇异的是,血影刚冲进子然的眉心,就被一道金光打了出来。

  血影似乎受到了极大的痛苦,一声尖叫,便连忙回到了剑身之中。

  但是子然似乎没有一点儿知觉,依旧睡着。

  不过这一声尖叫声却惊醒了所有人。

  老爷子连忙来到了子然身边,他见儿子长白镇余不在,只是叹息了声,看见子然睡的非常沉,就放下了心。

  昨天刚刚劫了一笔,里程和成阀偷偷留下了一些,两人晚上跑了出来准备分脏。

  两人刚走到半路上,突然“嘎!”的一声尖叫声响起,吓得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什么东西?”

  “不知道!”

  “你抱着我干嘛?”

  “是你先抱我的!”

  里程突然说道,“我们……去看看!”

  “我……我看……我还是算了吧!”

  “去!”

  里程和成阀两人悄悄摸摸地朝着尖叫声寻去,不一会儿便到了子然宿营的驻地外围!

  两人这都是在傥牙锏睦先肆耍醇庋那榫盎褂泻尾幻靼椎摹*

  里程拉着成阀连忙走开了,心中大喜,悄悄说道,“又是一个肥羊,我们赶快回山寨报信!”

  成阀一听,心中顿时如雄雄烈火烤炽一般,上一次离三就是因为发现了一只肥羊,首领可奖赏了三百两碎银啊!

  没过多久,两人便带着首领以及一伙山贼来到了营地的外围。

  “不错!的确是一只肥羊,回去之后一人分你们两百碎银!”那首领高兴地说道。

  “谢谢首领!谢谢首领!”两人连忙道谢。

  再说老爷子齐互真,一直坐在孙儿子然身边,不知在想什么事情,突然老爷子一惊,出了帐篷就连忙喊道,“山贼来了,快用湿毛巾握住嘴鼻,空中有迷魂散!”

  老爷子过了大半辈子,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自然先觉发现了空中的迷魂散!

  “见鬼!给我杀!”那首领骂了一声便提起大刀冲进了营地。

  “护住孩子和女人,其他的凡是能动的都给我抵住山贼!”老爷子连忙招呼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手里也拿起了一柄长刀,冲进去抵御山贼去了。

  整个营地中突然间被喊杀声,哭声所笼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龙神斗罗说:

  今天爆发,大家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