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然!子然!”

  屋外一阵喧哗声将子然吵醒了过来。

  子然连忙翻身起来,喊道,“来了!等等我啊!”

  子然连忙穿好了衣服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见彭泽几个正趴在墙头上,只留出了一个脑袋在外面。

  子然连忙向外面跑去,他们今天约好了偷偷去祁山看武士练武的。

  可是刚跑到一半就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了起来,“然然,这早上刚起床,还早饭都没吃呢就准备出去玩了!”

  子然看见抱起自己的中年男子,高兴地喊道,“爸爸!你什么时候来的?”

  “爸爸啊这都回来有一会儿了,不过您这个小懒虫一直在睡觉!”

  “爸爸,记得我和您的约定吗?您可不能耍赖!”

  “哈哈哈……爸爸当然记得了,爸爸带你拿走!”

  ●,酷Bo匠-网M永久9C免?费看小S说

  “哦………我终于有属于自己的剑喽!”子然高兴地在长白镇余的怀中欢腾着。

  长白镇余抱着欢呼的子然一路向前院走去了。

  看见长白镇余带着子然走了,几个头戴着用柳条编制而成的帽子的小脑袋这才慢慢地伸出来了。

  这三个小孩儿都是附近的孩子,是子然的好朋友了!

  最小最瘦的那个叫流火,最胖的那个小胖子叫富贵,还有那个最高的叫做炎鸿!

  流火抱着柳树枝,羡慕地说道,“子然真是幸福!他有一个武魂爸爸!”

  富贵在流火的头上一拍,说道,“那是!我听我老爹说,子然的爸爸是我们窑沟最厉害的武魂师,他爸爸的武魂可是一头非常凶猛的老虎!”

  “那可不!听老人说,在子然爸爸的成年礼上,他沟通了长白秘境,获得了长白的认可!所以子然的爸爸叫做长白镇余!”炎鸿是四人中年龄最大的,今年已经十五岁了,还有一年时间也要参加成年礼了,所以知道的比他们两人多了!

  “长白秘境是什么啊?”流火和富贵一脸好奇地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是听我爸说的!”

  长白镇余抱着儿子子然走了进来,客厅里家人都在一起闲聊着。

  子然从长白镇余的身上下来之后,连忙跑到了老爷子齐互真的身边,“爷爷!”

  齐互真高兴地将子然抱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捏了捏子然的脸蛋儿说道,“告诉爷爷,有没有想爷爷啊?”

  子然连忙点头,“有啊!爷爷………”子然看着放在桌上的锦盒,回过头来一脸撒娇地晃着齐互真的胳膊。

  齐互真一笑,“你这个小淘气,恐怕不是想爷爷了,而是想礼物了吧!”

  客厅里的所有人都看着子然笑了起来。

  子然连忙摇头,“没有!我真的想爷爷了!”

  “真的?”

  “嗯!嗯!嗯!”

  齐互真拿起了锦盒,子然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锦盒,就像是老虎捍卫自己的领地一般,不容他人指染!

  齐互真轻轻一拍子然的头,说道,“看你的样子,就像是看见稀世珍宝了一样!”

  “爷爷………”

  老爷子耐不住子然的撒娇,将锦盒递给了子然,说道,“给你!不过要小心,非常锋利的!”

  “知道了爷爷!”子然一拿到锦盒就抱着锦盒跳了下来,跑到一旁的角落里去了。

  老爷子一愣,笑道,“这孩子………”

  长白镇余坐在下面说道,“爸,我刚刚得到消息,荆州那边一切都已经办好了,只等我们了!”

  老爷子一脸睿智,说道,“我们齐家因为你终于可以出人头地了!那好,现在就开始收拾家当,下午我们就前往荆州!”

  子然抱着锦盒跑到了角落里就连忙打开了锦盒,并没有关注老爷子他们。

  看见锦盒里放的一柄精致的小剑,子然连忙拿了起来。

  整个剑只有一尺多长,剑鞘上盘卧着两头青龙,剑柄上也刻着花纹,甚是美丽!

  对于一个只有六岁的小孩子来说,诱惑力是无比的巨大!

  子然高兴地拿着小剑,一把将剑拔了出来,银白色的剑身上刻着两个蝇头小字“血影”。

  “原来你叫血影啊!”子然轻轻地嘀咕了一声。

  看着血影,子然甚是欢喜,心中默默鼓励自己以后也要成为一个和父亲一样厉害的武魂师!

  子然轻轻地抚摸着剑身,突然不小心碰到了剑刃,一下将左手上的四指划破了,殷红的鲜血染满了剑身。

  “啊………”

  老爷子正与长白镇余讨论关于搬家的事儿,突然被子然一声大哭吓了一跳,连忙来到了子然身边。

  长白镇余连忙抓起了子然的左手,身体隐约有一头巨虎浮现了出来。

  “然儿乖啊!别哭,爹给你治疗伤口啊!”

  “啊………”子然哭的更加凶了,一发不可收拾。

  老爷子齐互真抱起了子然,轻轻地安慰,“然儿乖哦!让你爹给你疗伤啊!一会儿就不疼了哦!”

  长白镇余手上发出了阵阵白芒,轻轻地按住了子然左手上的伤口。

  “啊………痒!啊………”子然突然感觉左手特别的痒,边哭边叫喊道。

  “没事儿!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老爷子哄着子然。

  子然右手依然紧紧地握着“血影”,但是谁也没有发现,“血影”上的血迹竟然顺着一道奇异的轨迹在缓缓地流动,慢慢形成了一道诡异的图案。

  当所有的血迹都步入到这道诡异的图案中时,整个图案骤然消失不见了。

  唯独可以隐隐地看见银白色的剑身上有一丝淡淡地殷红色。

  长白镇余拿来手之后,子然手上的伤口已经不见了。

  子然怀里抱着“血影”在长白镇余的怀里轻轻地抽泣着,似乎是哭累了,在长白镇余的怀中睡着了。

  “哇!是薰衣草啊!子然,谢谢你!你一定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找到的吧!”

  “没有!没有!是我在街上买到的!我知道你喜欢薰衣草,所以顺便给你买了回来!”

  “子然,你对我真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