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寻离去,对楚岩的打击不小。

  当日,楚岩回归龙盟,将自己关闭在房间中许久。

  柳倾城等人也没去打扰。

  当夜,楚岩从房中走出,整个人略显憔悴,但眼眸却闪过一抹狠诀和坚定。

  他决定要去做一件事。

  或许这件事,会让刚从风暴中心脱离出来的仙域再遇危机,可他不做,他心难安。

  叶寻离开,他终究要给出一个交代。

  圣山神宫。

  楚岩独自一人隐匿到来,君王似是早便猜到什么,站在神宫千层阶梯前负手等候。

  “来了?”君王声音平静。

  “你知道我要来?”楚岩愣了下,君王随意笑了笑:“你很像年轻时候的我,所以从叶寻离开,我便猜到你心中所想,怎么,现在有结果了么?”

  楚岩低头,片刻道:“我不知道,有了,但又不太敢做。”

  “有何不敢?”

  “仙域才太平,我若做了,可能会令仙域陷入危机。”

  “你可曾记得你当初立下道统于仙域时的决心?”君王看向楚岩。

  楚岩点头:“仙域,一个不弃。”

  “那还有何可犹豫?”

  “这样做,会牵连你。”楚岩抬头。

  “我?”君王随意一笑:“我早便说过,你要做什么便去做,不必将我考虑其中。”

  楚岩还在沉默。

  正这时,神宫突然又有人来,不是一人,是很多人。

  任倩儿、至上魔王、李朝阳、包括龙宫的紫竹仙王和剑王等人都来了。

  “小师弟,想做什么,便去做,仙域,从来不是你的累赘,若是,那仙域又有何意义?仙域,是你永远的支持者,哪怕万千风雨,我们一起扛。”任倩儿朗声说道。

  “诸位……”楚岩眼神微红。

  “盟主,去做吧。”剑王等人一同笑道:“大不了便是一战,反正,即便我们不出手,他们也不会绕过我们,既然如此,一直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楚岩深吸口气,心中有了决定。

  随即,楚岩用力点头,转身看向君王:“现在出发,还能够追的上吗?”

  “哈哈,你不看看你义父是谁,抓稳了。”

  君王大笑一声,随即这一刻,他气机冲天,大手伸出,将楚岩裹挟而起,直冲九霄。

  九界天,界壁虚空。

  魂青被魂王族真神接应离开,正在回归。

  途中他也不急,按照他的理解,楚岩在仙域都不敢杀他,离开仙域,更没有人能威胁到他,所以中途去了不少地方,譬如一界天的齐家,还有二界天的陈萧两大王族。

  这一次仙域之战,他憋屈的狠,计划失败不说,还损失数位近神,现在他都在想,等回到魂王族后,族中会如何对待他。

  也正是如此,他决不会就此罢休,他要报复,要让楚岩生不如死。

  “楚岩,你一定会后悔的!”魂青凶狠道。

  正这时,魂青神色惊变,接着接应他的那一名真神也是眉头紧皱,身形快速闪开。

  “轰!”

  下一刻,虚空尽断,天地一下都崩塌开来。

  魂王族的真神停下身来,看着那还在萦绕的余威脸色苍白。

  神王!

  至少是一位神王。

  “谁!”魂王族的真神铁青道,魂青这时也极为不淡定,他想不通,这九天十地,究竟是谁敢对他出手?

  虚空荡漾,随即一只大手朝下,遮蔽万物。

  一条碎裂的时空之门开启,从中走出两道身影来。

  魂青和魂王族的真神看见两人,目光陡然一缩。

  “君王,你难道想要和我魂王族全面开战?”魂王族的真神低沉道,他想不通,为什么?在仙域,君王不是已经妥协放人了吗?

  为何还会追来?

  “聒噪!”君王不屑哼声,随即他大手拍出,轰隆一声,魂王族的神躯尽碎,五脏剧痛,整个人一下被束缚住了。

  “本王遵守规则,不杀你,但从现在开始,是他们两人一战,你若插手,死。”君王平静道。

  魂王族真神眸呲欲裂。

  让魂青和楚岩对战?

  若是没经历过今天,他或许会同意,但当他在仙域看见楚岩可怕的战力时便明白,魂青绝对不可能是楚岩对手,两人交战,魂青必死。

  “君王,你疯了?其余人不知道,难道你不懂吗?”魂王族真神愤怒道,疑惑,茫然,不解。

  他不明白,君王为何会如此。

  “你才知道我是疯子?”然而,君王不在意一笑,自己不疯,会杀陈安?会杀苍月?会杀祝融?会挑起二界天大战?

  至于所谓的按套路出牌?

  我君王本身便是棋局外的子,哪来的什么套路?

  一瞬间,魂王族的真神被禁锢住,魂青失去依仗,完全暴露在楚岩身前,面色上也是充满恐惧。

  “楚岩……”

  “轰!”魂青一句话没说完,楚岩已经动了,双剑合十,斩虚空而出。

  “砰!”魂青身躯瞬间倒飞,脸色苍白。

  楚岩一剑斩落,冷冷的看向魂青,冰冷道:“之前放你一命,那是因为不知道你杀我仙域人,如今知道了,那么……你需要偿命!”

  魂青一脸疑惑,杀仙域人?他没有啊。

  “楚岩,有误会!”

  “没有!”楚岩冷道:“元青,你认识么?”

  “元青……元青……”魂青思索良久,随即目光睁开,他想起来了,是叶寻那个女人,当时他传音给那个三段散修,让将其全部杀死的。

  可下一刻,魂青更怒。

  当时元青死时,他神念其实是有所感应的,可根本没在意,在他看来,元青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死了便死了,可现在呢?楚岩竟然让他为了一个贱人去偿命?

  他如何能不怒?

  “楚岩……”然这时,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楚岩再次遁空杀出。

  神下极的楚岩,一剑斩出,魂青发出一声惨叫,一条手臂被当场挑断,这还没有结束,楚岩还在朝前杀去。

  一瞬间,仿佛这虚空之地,都成为了楚岩一人的舞台。

  “不!”魂青发出一声绝望的怒吼,这时,他双臂都被挑断了,伤势之重,让他的鲜血都变成红色。

  魂青恐惧了,从未想过会有今天,他转身想要逃走,可这一片空间早已被君王禁锢,除非分出生死,否则他根本无路可逃。

  “不!楚岩,放过我!你不能杀我的!”魂青这时浑身染血,只剩下一具残躯,他怕了,求饶了。

  “放?”楚岩手持邪剑,邪剑在滴血,冷冷的看向魂青:“你再要杀仙域人时,可曾想过,绕过他们?”

  下一刻,楚岩气机如虹,冲天而起,天地都在因他而摇晃。

  “你不是想要将我逼疯么?那今日,我疯给你看!”

  “轰!”再次一剑,魂青惨叫声不断。

  楚岩早已能杀死魂青了,可他没有,他不会让魂青死的那么轻松,操控着万千剑芒,要魂青生不如死。

  远处,被君王禁锢住的真神这时也怒极了,他没想到,才刚刚平息的战乱,竟再次爆发。

  而且比仙域那一次更危险。

  这一次,楚岩就是为杀魂青来的。

  “君王,快让他住手!你们这是在逆天!”那真神爆喝,体内光芒四溅,想要挣脱束缚,可他只是真神,如何能够做到?

  “逆天?”君王倒是坦然无比,突然一笑:“早便是了。”

  “混蛋!”魂王族的真神急切了,再次发出一声低喝:“姬王族!赢王族!十一殿主,出手!你们很清楚,魂青若死,天乱!”

  “嗡!”

  界壁虚空一阵惊动。

  竟隐约有不少神念诞生。

  七界天两大王族。

  姬王族早便出现过,另一个则是赢王族,一样是一上古极为强大的王族。

  在其上,唯有沁秦魂楚。

  这时,不少神念出现,看见君王封锁的一片空间都忍不住皱眉。

  “君王……”这时,姬王族一位真神终是缓缓开口。

  “姬伯,无需开口,你清楚我君王是什么人,我既然来了,那今日,便不会罢休,想要保魂青,动手便可。”君王打断姬王族开口的真神,他与姬王族颇有渊源,但此时,目光坚决。

  “今日,我君王与魂青,必死一人。”君王道。

  诸人眉头都忍不住皱下。

  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吗?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了?

  战场之内,楚岩傲然而立,哪怕此刻周围的真神已经出现不少,但他没有丝毫忌惮,君王是他的后盾,而且还说出狠话,那么今日,死的便只能是魂青。

  “星辰降临!”

  “杀!”

  楚岩声音冷酷,万千星芒汇聚剑内,剑意滔天,这一刻的他,气机不在有丝毫保留,真正的打破了仙王极限。

  魂青被剑光笼罩,真的恐惧了,他拼命抵抗,魂魄欲要冲离体外,可他竟然发现无法做到,他的魂魄,被楚岩给镇压住了!

  “不!楚岩,你不能杀我,我身负命格!”魂青身躯在剑芒下一寸寸土崩瓦解,突然,他冲着楚岩怒吼:“楚岩,我若死,乱世现!我死,便是仙域之灾的到来之期!你会后悔的!”

  “嗡!”在这一刻,楚岩的剑略微停滞下,冷酷至极的看向魂青。

  魂青死,乱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