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战场都一下寂静起来。

  陈彦、齐天命都眼神惊悚。

  发生了什么?

  真神交战,虽说危险无比,可想真的杀死一位真神其实很难。

  这一点从当初君王杀陈安便可看出。

  陈安在真神中不算强,君王反之比较强了,可即便如此,君王想杀陈安也十分吃力,哪怕一对一,陈安要跑,那君王也没招。

  真神啊,与天同源了。

  杀真神,和杀天一样难。

  可现在,一名真神,在他们眼前被吃了?

  虽说好像还没死,因为天道被裂。

  真神死,那异象是无比巨大的。

  可关键没死也悬了吧?被人吃了啊。

  “码的,非逼我。”云吞王骂咧咧道,这时也不急着出手了,体内还有一真神在疯狂攻击呢,他表面看上去平静,实则体内还在进行神战。

  “秦石宗主的吞天诀!”远处,古王族有人唏嘘。

  楚岩这时也想起来了,传闻秦石宗主证道之时,有一位知己故友,乃是一天地大魔所化,名为:吞天。

  秦石宗主当年证道,所走之路便是仙魔双修,人魔同体,吞天大魔与秦石本为同源,两人形神归一,修吞天嗜道之法。

  除了吞天外,据说天下间还有一极致大魔,名为:遮天,乃是魂王族一至极强者。

  两大魔王乃天生宿敌,一人擅吞噬,一人擅遮蔽,皆有各自世界空间。

  可现在,云吞竟涌出了秦石宗主的招式……

  “云吞,你吞真神,有违天道,你在逆天,速将萧羽放出!”这时,陈彦低喝。

  “放?再废话,连你一起吃。”云吞王白眼:“不消化了萧羽,哪来第二条神途?”

  这时,各方都无语了,秦若梦的八位真王,一个比一个疯。

  君王修双神途,那是自身圣路强大无比,不怕反噬。

  云吞王,竟也向修两条神途?他有这资格吗?

  真神,如何算强,楚岩其是也没概念,只知道好像和仙王一样,是看神途的长度。

  可具体如何划分,他不知道,因为这天地间真神就那么多,和真神有关的一切都是机密,不可亵渎的东西,哪怕一些古籍中都没有。

  但楚岩隐隐知道,真神也是分境界的。

  神皇是一个极致。

  神皇之下可能是神帝。

  当然,也可能不是,毕竟当年四神帝可能只是一个尊称。

  当青峰如今已到圣帝境,可众人依旧尊称大帝。

  “云吞,放老夫出去,否则他日,必灭仙域!”萧羽的怒吼声这时还隐隐在天地间荡漾,可云吞牙根不听,快消化吧,消化了,他就死了,到时候天道一碎,吓死这群废物。

  “齐真神,陈真神,快救老祖!”

  萧族近神者这时低声道,真神不能死。

  然而,两位真神却没有动作,救?

  拿什么救?云吞现在疯了,他们去,保不齐都被吃了。

  虽说忌惮,但萧羽不可不救,不然真被云吞王夺了两条神途,反噬炸死还好,万一成了呢?到时候,云吞王在变强,他们两人都要悬。

  “诸位道友,难道还要继续看下去吗?秦若梦布局万载,仙界碎了,机缘就在那,可却一直被秦若梦霸占呢,现在不出手,等到仙域道统稳固,再想要拿到只会更难。”齐天命这时仰天冷道,诸人心惊。

  这是……在和谁说话?

  楚岩也是一样,难道还有人?

  “哈哈,齐天命,好久不见。”这时,仙界碎片再颤,万米神途落入,一道文士模样的中年凭空出现。

  “神……”

  “还是真神!”

  “三界天,幽王族!”楚岩目光一凝,如今的他,对九天十八王族也不是毫无概念,除了仙界和一界天外,各天有两大王族。

  三界天,幽王族、苍王族。

  “幽洛,你竟也出来凑热闹了!”不止,又有神来,苍王族,苍月真神!

  “这里动静太大,想不关注都难啊。”幽洛真神平静道。

  齐天命惊喜:“诸位,今日一举拿下云吞,屠杀仙域,开乱世,到时神皇机缘出现,我等再各凭本事如何?”

  没人理他。

  幽洛真神淡淡看向那云霄巨人,淡淡道:“云吞,放了萧羽吧,当年道友,不多了。”

  幽洛真神此言不虚。

  自古四百零八神,当年战死无数,在抛出七十二神主、三十三天神殿、九大非王之王占据近二百人,十八王族,均摊下来,每一王族真神不过十人。

  没剩几个了。

  云吞瞥向幽洛真神,不吱声,使劲咀嚼。

  没错,就是咀嚼。

  他快疯了,君王坑他。

  三位真神就算了,现在又来俩,再不消化萧羽,他要被打死了。

  “云吞!!!”萧羽真神怒不可遏,云吞这混蛋,竟把自己当食物了?

  “别叫,快点被我吃掉,或许还能打一架,不然我真要跑了!”云吞无语道,他可没君王那么强,有一战五的本事,快点吃。

  “……”

  几名真神见状,嘴角一阵抽搐。

  这是……真的再吃啊。

  “云吞,何故如此?我等无意与仙域为敌,只是想证道神皇。”苍月无奈道。

  “少废话,你们证道,神帝也罢神皇也好,你去拿三界天祭天,没人关系,威胁仙域?休想。”云吞骂道,嘴上却一点不慢,继续咀嚼。

  幽洛真神叹息:“看来没得谈了,诸位,准备动手吧。”

  话落,幽洛看向上方,四重天处:“古语,不参与?”

  众人再惊。

  古语,古王族真神。

  神途出现,古语笑道:“这次算了,古秋说在仙界碎片欠了那小子一命,不好恩将仇报。”

  幽洛真神点头,也不为难,下一刻他神念微动,瞬间,天地间都无比黑暗起来,万千幽魂浮现,杀向云吞。

  云吞见状,转身就逃,还没消化呢。

  再说了,幽洛可比齐天命、陈彦那些真神强。

  神也是分强弱的,到了真神境,虽说寸步难行,可也是有境界差距的好吧,幽洛,算是非常强大的了。

  “云吞,这一次要危险了。”上空,古语真神叹道,除非还有底牌,否则就现在,云吞撑不了多久了。

  楚岩、仙域众人看的眼眸赤红,眸呲欲裂,惨,真神,以往高高在上的存在,如今被打的神甲破裂,神途狂颤。

  这一切,皆是为了仙域。

  “仙域,若不崛起,愧对前辈!”仙域众人,今日第一次渴望强大,不在受九天奴役。

  外界,尊上眉头也皱下,他也隐约可以感受到战场情况,云吞不妙了,看向君王:“还不收手?继续下去,云吞要有陨落危险了。”

  “不行!”君王当机立断,严肃道:“还有人没来,我能感受到,快了,马上就要出现了!”

  尊上脸色不平,今日,已引出不少人了,幽王族都现身了,君王还不满足。

  “和我说实话,你到底想干嘛?”

  “就是看看,究竟哪些势力想对仙域不利。”君王道,当然,有一句话埋在心底没说,若能顺便收走几个真神的命,也不错。

  尊上不言,心思却极为沉重,此时仙界战场中的状况,哪怕是他都不敢说必胜、镇压了,君王到底有什么底牌?

  “你到那个境界了?”尊上沉声道。

  “没有。”君王摇头:“但快了,我也不知道那个境界究竟怎么算,不过我感觉差的不多了。”

  尊上双眸一缩,君王,已经那么强了吗?是因为双神途?

  八王,也不是天天在一起的,相反,除了酒仙刀仙一起行动外,其余人这万年来见面的次数都有限。

  各自也有秘密。

  尊上,那是直接入轮回的。

  “来了!”君王这时双眸一缩。

  “咔嚓!”

  仙界碎片内,天道剧烈摇晃下。

  神途现。

  诸人猛然抬头,心脏狂跳。

  再来一真神。

  云吞这时一边跑,一边感受到上空的波动,要骂街了,这是谁家的人来着?八界天,沁王族?

  上三天了!

  沁王族,那是排名第四的王族了!

  “君王,你打死我算了!”

  这时,云吞王是铁了心了,跑,出去被君王打死,那也好过在这被其余人杀了好,起码能留个全尸啊。

  此时,外界。

  君王也是咧嘴一笑,够本了,沁王族到了。

  这一次,又多引出两大王族,幽、沁,基本上哪些王族对仙域有敌意,他心中有数了,虽说还差几个,但可以了,继续下去,云吞真要死了。

  这都已经求着自己打死他了。

  该到自己出手了啊。

  君王抬起头,看了一眼九界天,过了今日后,应该不会再有王族敢轻易对仙域动手了吧?

  也该知道,仙域,不好欺负了吧?

  下一刻,君王气势变化,虹光万千,一步踏出,迈入仙界碎片。

  轰!

  瞬间,仙界碎片巨颤起来。

  仙界碎片内,各方眼神一下收缩起来。

  好强的气机!

  陈彦、幽洛、齐天命等人全部停手,惊悚的看向外界,发生了什么?天塌了?

  “君王!”

  “君王进来了!”

  “至强神!”

  哪怕刚出现的沁王族真神,这时目光都剧烈一缩,至强神,君王,破境了吗?到了那个层次?

  另一方,神庭军正在搬迁,为首的神将身躯一颤:“这……神皇复苏了吗?不,不是,可怎么会这么强?”

  “快走!”

  之前神将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几名真神大战,仙界碎片哪怕破裂,下方地宫未必会碎,但现在,他不想了,马上走,走的越远越好,疯了,仙域出现至强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