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涨外紧,一股股气流在我经脉中来回撞击,但我的经脉被真气牢牢护住,气流只能四处游走着,随着这气流的冲撞,我的经脉变得也越来越坚韧,粗壮。

  人体中有着大小无数的经脉,大多数经脉都被堵住,所以修武之人靠的就是开发人体中的经脉,激发人的潜能,从而获得强大的力量。

  这股气流冲不破我的经脉,被挤压到另一条经脉中,周而复返。那些被堵住的经脉也在慢慢开通着,一条、两条、三条……

  开通经脉时的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我从痛苦中惊醒,大声的叫喊着。我从小到大,哪吃过这种痛苦,眼泪瞬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生不如死的道理,这刻我总算体会到了。我真有一种想死的感觉,但是现在的我全身麻痹,失去了直觉。身体在潜意识中颤抖着。

  青年:“你能在忍一忍吗,过一阵子就好了。”

  我这时痛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这种痛苦我一秒钟也忍受不住,可谓是度秒如年,我立马的摇了摇头。

  青年明白我的意思说道:“我这有一颗可以减少痛苦的丹药,可以暂时切断对经脉的联系,如果你要的话便送给你。”

  我一听可以减少痛苦,立马点头,青年撤出一只手,从腰间拿出一颗丹药,塞入我的嘴中,又重新压回我的头顶继续输入真气,固定我的经脉。

  我大概又承受了两分钟,痛苦才渐渐消失,又过了两分钟,我感觉从颈部以下的位置,彻底失去了知觉。不过这样也好,不必承受那种非人类能承受住的痛苦,我感觉现在可以开口说话了。

  我说:“泥马,你是不是想害我,你给我吃的是什么吊东西,差点弄死我。”

  酷d匠R网(正版64首、发v~

  青年无辜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啊,这确实是仙丹啊,可以达到洗髓伐骨,增加功力和寿命,是不可多得的仙丹,我怎么可能害你呢?”

  我说:“我才不听你放屁,赶紧把这该死的东西拿出来。”

  青年:“你以经把它吃了怎么拿出来啊,你这不是存心耍我吗?”

  我说:“反正我不管,我一秒钟也不想承受了。”

  青年说:“那好吧,我把剩下丹药的药力逼出来,压到你的玉佩里。”

  我说:“随便,只要结束这种痛苦就行了。”

  青年立马掐指做法,把一股黄色气流拉了出来,压到我的玉佩中,随着这股黄色气流的进入,我本来翠绿色的玉佩,慢慢的变成黄色,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最后一股黄色气流进入玉佩中,翠绿色的玉佩以变成金黄色了。

  青年说:“好了,我已经把剩下的药力排出来了,你才吸收了一点点就承受不住了,真是垃圾啊,不过还好,你以后可以吸收这玉佩中的灵力来修练。”

  我说:“你才是垃圾呢,我承受这种痛苦都是拜你所赐,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说的修炼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青年:“你连修炼都不知道?这也难怪,现在你们人类的修炼方法大多以失传,不过我这还收藏一本,名为《易筋经》,就算在当年修武盛世中,也不可多求,现在就送给你,就当你带我去人间的报筹吧。”

  我说:“《易筋经》,我听说过,在电视里经常演到,不过我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啊,现在我只能脖子动一动。”

  青年说:“电视是什么,看来人间变化很多啊,真想立马过去看看啊。其实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这种丹药是我无聊时自己练着整那些鬼差用的,这才第一次用在活人身上。”

  我说:“你TM坑爹啊,你不知道还给我吃,还有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带你去人间啊。”

  青年说:“没事,我知道,等会我会帮你画装成我的模样,想到人间共有4条路,你必须全部闯过才能到达人间”

  我说:“哪四条路啊?”

  青年:“第一:奈何桥,第二:无定河,第三:回魂路,第四:鬼门关”

  我听青年说着,感觉身体渐渐回复了知觉,大概1刻钟左右,身体彻底恢复了知觉,我站了起来,活动活动个个部位关节,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我一拳打在了前方的墙壁上,嘭的一声,墙壁背我打凹了进去。

  青年看着我吃惊的说道:“这整座大殿都是万年玄铁做的,你竟然能一拳打凹进去,看来你这仙丹没白吃啊,你已经突破到九千九百条经脉,还有一条就能到达地阶了,现在的你可是玄阶后期大满圆的实力,在你们人阶可谓是难逢对手啊。”

  我说:“玄阶?九千九百条经脉,那是是什么东西。”

  青年说:“你们人类修道,靠的是开通身体中的经脉,开发人体中的的潜能,经脉开通的越多,潜能越多,实力越强,人类修道等级分为‘天地玄黄’,开通100条经脉为黄阶,突破1000条到玄阶,1万条到地阶,10条到天阶。”

  我说:“我承受这么多痛苦才到玄阶啊,那修道岂不是很困难啊!”

  青年说:“何止是困难,修道之路,千辛万苦,困难重重。向你们人类那些变态极人物,用尽一生才突破到了天阶初期。”

  青年的话勾引起了我的兴趣,我问到:“你说的人类中的变态是哪几个啊?”

  青年说:“比如:秦始皇、西门吹雪、孔子、张三丰,等等。他们个个都活了很久,不过最终都因为寿命以尽,而遗憾终身,没能突破到武学至颠。可惜了啊!”

  我说:“那修道还有什么用啊,到头来还不是终究一死,与其受这么痛苦,还不如早点死算了,早死早超生。”

  青年说:“你这是井底之蛙,鼠目寸光,你可知道,天阶之后是天道,只要能突破天道就能脱胎换骨,得以永生,说不定还可以得到仙位,成为仙人。”

  我说:“有你说的这么玄乎吗?还能成仙啊,这似乎没有人可以做到吧!”

  青年说:“你就是见识短,成仙的人大有人在,比如传说中的海外八仙,火神祝融,水神共公,等等。就算是在仙人中都是最有名的。”

  我说:“我一定也要成为仙人,自由自在,不受任何拘束,那多爽啊。”

  青年不屑说道:“呵呵,你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你能出这阴司界,到达人界就不错了,还想成仙,你要是成仙,我以后的时间就为你做牛做马服侍你。”

  我气愤的说道:“你别瞧不起人,到时候,你就等着为我做牛做马吧。

  我话刚一说完,青年立马就对我说一翻各种讽刺的话。我脾气也是很倔的,岂能让他这翻说我,接着我们就无休止的争吵着,我可是正经的南京小杆子,骂人的功夫岂会弱于这个青年,青年被我骂的是无话可说,他也不服气,最后出手大打一番,我只会一身蛮力,没过多久就被虐成渣渣。

  所谓不打不相识,我和青年的关系也在这一刻好的一踏糊涂。从此以后他亲切的称呼我为小叶子,而我称呼他为阎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