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脱进去之后,牛头就把我扔在一边不管我,我偷偷的睁开眼睛,看到在阎王座位上坐着一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青年,牛头马面一个劲的讨好讨好他,然后那个青年看了我一眼,就让牛头马面出去了。这时我就在想,这孩子谁啊,谁有这才大胆子做阎王爷的位置。我想来想去,不会这是阎王爷的儿子吧?这时我发现他向我走过来,我就在想妈的,当我是什么了,真当我没脾气?我这时站了起来看着这个人,看看他究竟想对我干什么。

  他这时走到我面前,一句话没说,就这么笑咪咪的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一丝猥琐。擦,这孩子还不会是一个gay吧,想想我就起一身鸡皮疙瘩,我一生气就说:“你到底想干什么”青年说:“呀,你会说话啊,其实我也不想干嘛,我一直在这待着,无聊死了,你能不能带我去人间玩啊?”我一想这货原来想去人间啊,难道我还有机会回去,我一想心里一阵激动,“行,我可以带出去,不过,你什么都要听我的。”青年一听,高兴极了:“好啊,我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能带我出去,你想让我干什么都行。”

  我一听这话,兴奋极了,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出去啊,于是我便尴尬的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出去啊,”青年说:“没事,我知道怎么出去,不过你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我一听就气了,他这不是在咒我吗?我气愤的说到:“我当然是活人,有血有肉,你眼瞎看不到啊?”青年说:“哦,那就好,活人就好,只有活人才能从这出去,这是地府,如果你是魂魄的话只能永久的禁锢在这里,等把你的罪过还完了,才能投胎,转世。”

  我擦勒,这还真是地府,虽然我已经猜到了,到时听他从嘴里说出来还是很震撼啊。我惊讶的说:“你知道怎么出去,刚才还忽悠我让我带你出去?”青年说:“我自己一个人出不去啊,我必须附在活人身上才能出去。”“什么?想附我身,做梦!”我气愤的说道。

  青年说“那就太遗憾了,不让我附你身你就出不去了,唉,你一个凡人,身上怎么有这么纯正浩然正气和灵气呢?,难道你是十世好人,”我惊讶的问道:“什么是灵气啊,你刚才说的一套一套的,不过我有一个玉佩,这玉佩老漂亮了。”说着便把玉佩拿出来炫耀炫耀,那青年看到玉佩非常惊讶的说道:“你一个凡人,怎么会有如此有罕见的灵器,不过也好,我可以附在在你这个灵器上。”“那也行,你来附吧!”我说道。

  青年说:“你这么着急干嘛,我附在你这上,你怎么出去啊,外面的魑魅魍魉随便哪个吹口气,都能吹死你。”我无奈的说:“那你说怎么办,只要能出去,我什么都听你的。”他听到我说这话时,好想很兴奋的样子,竟然还开心的跳了了几下,顿时让我感觉一阵恶心,心里在想这么帅的青年,竟然是个娘炮,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娘炮了。这也只是想想,当然不会表现出来的。之后他拿出了一个瓶子,微笑着对我说:“这里面装的可是仙丹,是地藏菩萨专门练给我父王当做寿礼的,我父王都舍不得吃,留给我,这回便宜你了,快点把他吃了,吃了以后,外面的守卫会把你当成我,然后我在附在你的玉佩里面。”

  真的这么神奇?不就是个丸子吗,反正我也到了地府,吃死了也无所谓。我便拿这丸子一口吞下。我估计这青年知道我怎么想的非要气死不可。我吃了以后,青年一直看着我说:“有反应了没?”嗯?这话听得怎么这么便扭啊。不过我还真觉得浑身发热,那可不是一般的热,像吃了春药一样,我眼神也开始迷迷糊糊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身体也失去了平衡,晃晃悠悠的,向一边倒去,这时青年过来扶着我,找了椅子让我坐下。我发现我真跟吃了春药一样,竟然有一种想把对面青年推倒的想法。卧槽!我怎么出现了这种想法。苍天啊!不对,刚一进来我就发现这个青年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劲,该不会是这货故意骗我吃春药,然后把我那个啥了吧。

  想想我就起一身鸡皮疙瘩,这货原来真是个gay,啊~~想我还是个处男,不会被这货糟蹋了吧,不行,我要坚持住,这时我竟然看到那货在脱衣服,我去阿!他真的在脱衣服,我真想狠狠的揍他一顿,不过浑身像吃了软筋散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我看到他向我走了过来,还带着微笑,我立马尖叫到:“你别碰我,要不然我和你同归于尽。”可能是我叫的时候,用力过猛,本来我就没什么力气,便晕了过去。

  看y正N…版章wf节i上酷匠C网√《

  “唉,怎么可能呢?我没给他吃错丹药啊,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这位青年疑惑自言自语道。然后他坐在我旁边拿着仙丹的瓶子,做出一个思考的样子,还嘟这嘴,如果我没晕倒,看到这一幕,肯定要好好的给他两拳,一个大男人还嘟嘴,老子这辈子最讨厌炮娘,看见就不爽。

  然后只见这货大喊一声:“判官,你给我死出来。”只见一道幽灵般的身影,霎那间飘到了青年身前,然后青年说道:“你说这怎么回事,这丹药是真的还是假的。”判官委屈的说道:“唉,你怎么瞎给人吃药啊,这丹药中的药性,岂是这个凡人能承受住的,我看再过半柱香的时间,他就要爆体而亡了,唉?他一个凡人怎么来到阴界来了。”

  青年手一插腰说:“你管的着蛮,快说有什么办法帮他治好,快点说,再过一会他就要死了。”没错,我当时确实快要死了,虽然我晕倒了,但还是感觉到五脏六腹快要爆炸了。判官有些犹豫看着青年说:“这也不是没有办法,必须要有个功力深厚的人,愿意用自己的修行多年的真气,维护着他全身的经脉,防止经脉撑爆。不过这种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只怕还没等药力吸收完,他就被活活痛死了。”

  “切,能有多大的痛苦啊?”青年不屑的问道。判官:“就像,有一股气,想从你的经脉中冲出来,但因为外界原因,出不来,经脉就被涨的的越来越粗,越来越壮。”青年:“哦,原来是这样啊,行了,现在没你什么事了,走吧。”接着判官的身体化作了一团黑气,消失在房间中。

  青年转身看着我说:“你有此遭遇,都是因为我,罢了,就让我为你维护经脉吧。”青年说完,便把我扶在地上,他掐指做法,一股气流从他的手心发出,手掌高高一举,重重的拍在了我的头顶上。我顿时便感觉一股气从头顶慢慢向下蔓延,全身的经脉也在这是被裹住,本来快要爆炸的经脉也被强制禁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