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回到教室,曾宝就问我玲姐的联系方式。我说没有,她既没有手机,家里也没有电话。

  曾宝说你要再遇见她就说我请她去唱歌。

  我说我也很少去我表姐那,要是遇上了我就告诉她。

  曾宝听了很高兴,我心里苦笑,这个盼头怕是很快就要落空了。

  晚上去表姐那时,又是等了半个多小时表姐才回来。

  我问她又去相亲了吗?

  她说谁没事老相亲,还是昨天那个。双方家长非要求我和他再见一次面,先处处看再说。

  表姐边说边脱去外套,上来和我对面坐下。

  我问后来怎么样,你是不是发现他别的优点了。

  表姐说拉倒吧,还是那样。光我在那说,他就会嗯嗯啊啊的,我一生气就告诉他以后不处了。

  我说这也是的,啥也不会说,光知道在那叫床,吹了就吹了吧!

  表姐一立眉毛:小孩伶伢子你啥都懂,你跟那个小女生都上过啦?

  我摇头说还没呢,不急。

  表姐说不会吧,我看你小两口挺恩爱的。说实话那小女生真的挺好的,长得漂亮,心眼也不少。

  我笑着问你哪看出她心眼多了。

  表姐眯着眼说我看她不是来买衣服的,是来看我的吧。

  我不屑的说你有啥好看的,以为自己是明星啊?

  表姐说别跟我贫嘴,我闻出她身上有点醋味。看出她挺在意你的,这是你的初恋吧。

  我点点头,等着表姐往下说。

  表姐轻舒一口气,停顿了几秒,然后有些怅惆地说:初恋是最美丽的,往往也是最苦涩的。

  我心中一动,表姐这是感慨她的初恋吗?

  表姐,你的初恋一定是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呗。我发奇的问。

  表姐望着白墙壁,像是在追忆过去。

  给我讲讲吧!我也学点经验。我说。

  表姐摇头:不想说,过去的事还提它做啥?

  总之一句话,不要轻易动感情,陷得深了就出不来了。

  我反驳说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啊,也不是木头一块。

  表姐哼了声说反正我现在是不敢轻易动感情了,木头就木头吧!

  说完表姐又是靠在床头,手夹在双腿间好像看起了电视。

  我心想我这表姐还是个有故事的表姐,有机会得问个清楚。

  对于表姐说的轻易不要动感情的话,我是不以为然的,男女间不用感情处还处个屁呀!

  我于是就坐在沙发上,拿出书本来就着扶手写作业。

  我写完收拾书包的时候,表姐突然扔过来一张50元钱说还给你的小情人。

  我又把钱扔给表姐说:这都不够本钱呢,你再不要,不是更亏了吗?

  表姐又把钱扔了回来,说: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姐亏了也没亏别人身上。

  我看表姐的态度挺坚决的就只好把钱揣了起来。

  我有些尴尬的说这次让你亏本了,以后有机会补偿你。

  表姐扑哧乐了,说你俩好好的就行了,以后有什么新款的我还要送给她呢!

  我心中一喜:这么说以后我和汪虹的衣服你都包了呗!

  当然!表姐认真的说。

  哎呀,真是无以为报啊!我感慨的说。

  表姐瞄了我一眼说那你就现在就报答我一下吧!

  我摊开双手说:我是穷棒子一个,一分钱都没有,不会要我以身相许吧?

  那就以身相许吧!表姐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

  不会吧?我心里有点乱。

  你就臭美吧!来给姐姐按按腿。表姐说着打开了影碟机,然后就头里脚外的一趴。

  尴尬呀!为什么男人总受不了这种诱惑!

  于是我就跟着电视里的教学片,边看边给表姐做腿部按摩。

  看正RI版章S、节l,上!酷匠!|网

  虽然隔着绒裤但手感也是很好。

  表姐的腿纤细修长,按起来弹力十足。

  最主要的还能在她的小翘臀上按上几下,那感觉老爽了。

  表姐并没有什么不满的表示,闭着眼睛,很是享受地样子。

  看来表姐这是对我绝对信任了,我很开心。

  我第二天把钱还给汪虹时,汪虹还说你表姐对你真是挺好的,我都妒嫉了。

  我说你妒嫉她真是没道理,她是我表姐嘛!

  汪虹问我表姐提到她没有。

  我说我表姐夸你又聪明又漂亮。

  汪虹问我表姐是怎么看出她聪明的。

  我只好说你这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天资聪颍嘛!

  汪虹笑得很开心问我表姐还说什么了没有。

  我撒谎跟她说表姐想早点喝上咱俩的喜酒。

  汪虹红着脸有些惊讶地说:你表姐真这么说的吗?

  我郑重地点下头,汪虹长舒了口气,很是愉快的说:你表姐这人真的不错,我喜欢。

  我似懂非懂的附和道: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望着满面春风的汪虹跑回了教室,我有些费解,女孩的心思真是不好猜,一会妒嫉一会喜欢的。

  下午的课间休息时,我走到教学楼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前面前面有个苗条的身影,走得很慢,郁郁独行的样子。

  我认出是音乐老师,就快走两步跟了上去。

  我喊了她一声,音乐老师转头看我。

  我见她情绪挺低落的,脸上还有刚哭过的痕迹。

  她嗯了声说:是你呀,林风。

  我问她遇到什么事了,这么不开心的。

  她犹豫了下就无奈地说刚给三年四班上了一节课,有几个学生总是起哄,最后把她气哭了。她不愿去找校领导,一是怕别的老师笑话,二是不想这几个学生怨恨她。

  我问她有马成魁一个吗?

  音乐老师说就是他带的头。

  我说你别想这事了,我这就去找马成魁谈谈。

  音乐老师说好好跟他们说,可千万别打架呀!

  我说放心吧,我跟他挺熟的,打不起来。

  音乐老师点点头,站在那没动,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我向她一点头,随即就上楼去找马成魁,这东西并没在教室。

  教室里的几个男生见我来了有些发慌,我问他们马成魁在哪,他们说不知道。

  我就让他们转告马成魁,再下课时去我班找我,我有事跟他谈。

  那几个小子一脸紧张的就答应了。

  再次下课的时候马成魁就一脸贱笑的在我班教室门口向我招手。

  我点了下头就出去了,曾宝和石辉也随后跟了过来。

  马成魁是一个人来的。

  我们四个走到楼梯下面,马成魁就笑着说:林老大找我有事啊?

  我说有点小事先跟你马老大谈谈,不知道能不能给我这个面子。

  马成魁讪笑着说:跟我还客气啥,有话就直说,不给谁的面也得跟你林老大的面呀!

  曾宝和石辉很是不解地看着我。

  我对马成魁说:你们刚上节音乐课给音乐老师气哭了,有这事吗?

  马成魁嘻笑说有这事,你咋知道的?

  石辉就说你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呀!

  曾宝说你们就是欠削。

  马成魁被说得挺尴尬的,嘟囔着说我们实在是闲得无聊就逗老师玩呗!

  这话一说我们三个都来气了。

  我就骂马成魁你们是不是瞅音乐老师好欺负呀!是不是短干呀!

  曾宝说你知不知道上次在赵家窝棚,有个唱二人转的让人一顿砖头子给砸趴下的事。

  马成魁有些惊讶的说:我知道,我那面的亲戚跟我说过这事,不会是你们三个砸的吧?

  石辉说对,就是我们三个砸的,你也想挨砸是吧?

  马成魁一听脸色变了,说:啥也别说了,我明白了,你们跟音乐老师有亲戚吧!

  我说这事你就别管了,以后怎么做你心里清楚吧。

  明白了,唉呀,我这是撞枪口上了。马成魁显行很懊悔。

  曾宝又补了一句:你们要欺负就去欺负我们班主任章静去。

  马成魁直摇头说你们班主任那多厉害呀,小棍抡起来真往身上抽啊。

  听他这么说我们三都笑了起来。马成魁见气氛缓和了,就说不就这点事吗,以后音乐课上保证消停的,行了吧。

  我看他说的这么谦恭就客气了一句:多谢马老大给面子,改天请你吃饭。

  马成魁笑得很开心说:这不外道了吗,楼上楼下的,没别的事我先回去啦!

  我们仨也客气的打了个招呼,就看着马成魁上楼去了。

  我们往回走的时候,石辉说我当时就想削他,我点点头说他刚才态度要是不好的话,今天他就得让人抬着回去。

  曾宝说对给他干医院去。

  回到座位曹丹问我马成魁找我啥事,是不是上与上次联欢会的事有关。

  我就把实话对她说了,我想听听她有什么看法。

  曹丹听完点头说你做得很好,能谈通就谈,不行也不能跟马成魁客气,音乐老师多好的一个人啊!

  曹丹的话又让我感到佩服了,她让我有种帼不让须眉的感觉,是不是她也受了老明的影响?

  我们那个小院被拆了以后,我就把沙袋拿回家练。

  这天放学后在家练了一阵,没想最后一拳竟然把沙袋打漏了,看着沙子从破口处流了出来。

  我嘟囔了一句再做个新的吧!

  问过我妈后才知道,他老板家已经没有那种布了。

  我有点犯愁,我们镇上的商店还真没有卖这种布料的。

  我到表姐那的时候,表姐就问我愁什么是不是小情侣闹别扭了。

  听我说了原因后,表姐就笑着说那算个啥事呀!那种布做的沙袋当然不结实了,你看电视上那些拳手用的皮沙袋又高又结实,那练起来多带劲!

  我说皮沙袋当然好了!你也明白这个?

  表姐说我也喜欢看这种拳赛,咱这要是有武馆我也去学学。

  我说我不就是个现成的师傅吗,我跟高人学过武的。

  表姐说我还以为你是乱打的呢,那你就教教我呗。

  我说有空一定教你,现在先解决沙袋的问题。

  表姐说这好办,你哪天休息跟我去省城进货,顺便捎回来一个不就行了吗!

  后天吧!我兴奋地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地豆说:

  初次看书的朋友在看书前,千万不要忘记点击右上角的追书,点过后就可以得到最新更新的提示了!以前忘记点追书的朋友也点上吧,左面的撸撸麻烦也点下。对本书和本人有什么要说的,就点卖萌说出来,我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