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雅间的金鱼眼双眼冒火的盯了我几眼。

  又看了眼老明,就哼的坐下了。

  那四个小子也是冲我横眉冷对的。

  老明微笑道:来了,哥几个。随后发出一圈烟,金鱼眼不说话也不接烟,斜愣着老明。

  那几个小子不冷不热的跟老明打了个招呼,接过烟点着抽了起来。

  屋里的气氛很是尴尬。

  服务员拿着菜谱过来了,老明点了几个菜和啤酒。

  服务员走后。老明对金鱼眼说:大眼,废话我也不多说了。这个是我小兄弟,昨晚和你们有点小误会。你看冲我面,这篇能不能翻过去。

  不行!金鱼眼说话了,还挺冲的。

  老明平静地说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看看。

  金鱼眼在那气呼呼的不吱声。

  昨晚那个让我报号的小子说:老明,以前大家在一起没少混,可没红过脸。我们四个挨顿打无所谓,大眼这头破血流的总要有个说法吧!

  我这时也压不火了,就站起来说:大眼对我表姐耍流氓撞破头是轻的,我还想给他干开瓢了呢!

  这下这五个小子都站起来了,指着我喊:小兔崽子,要反天啊!太没大没小了。

  老明拉着我坐回原位,用眼神示意我不要说话。

  老明依然坐着没动,摆手说:哥几个都坐下,有话慢慢聊。

  这几个人也都坐了回去,看得出他们对老明是有一些忌惮的。

  服务员过来转了一圈后,大圆桌上就摆上几个凉菜和啤酒。

  老明起开一瓶啤酒,仰头喝了一大口。举起酒瓶对着他们几个说:我这先干为敬,哥几个喝酒。

  小飞和那三个也冲老明举了举酒瓶,分别喝了一大口。

  金鱼眼不管不顾,把酒倒进杯子,闷头喝了起来。一杯接一杯的,也不吃菜。

  老明和那四个有一搭没一搭地边聊边喝酒吃菜的,我也边吃边思索着后面的事。

  服务员过来摆上了热菜。

  聊了一会,老明又问金鱼眼:大眼,这件是你想怎么整,你就说吧,要多钱你就只管开口。

  大眼这时已经喝光了四瓶啤酒,粗脖子红脸的。

  听老明说完他就炸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老明,你这是埋汰哥们呀。我大眼就那么钻钱眼里了吗?虽然现在我混得不好,但我也不能讹自己兄弟的钱啊?

  老明点点头,说那你就直说吧!

  金鱼眼委屈的说老明,我也跟着三哥混了这么多年了,在这街面也算有一号,谁不给点面啊!

  谁想到昨晚在歌厅,竟让这个小崽子打成这样。那么多人看着呢,我算是彻底栽了面了,以后也没脸出来混了。

  你说我啥时吃过这个亏啊,你的小弟也太猖了吧?

  老明静静的听着,面无表情。

  金鱼眼又说老明,你不是问我怎么想的吗,很简单。这小子打破我的脑袋,我就砸折他一根手指。

  我一听火气又来了,刚要站起来准备开打,就又被老明拉坐下了。

  小飞他们放下筷子,脸色凝重的望着老明,显得很是为难。

  老明喝了一口酒,看着窗外冷硬地说这个不行!绝对不行。

  小飞拉金鱼眼让说他坐下吃点菜。

  金鱼眼倔强的甩开小飞的手,抓过小飞的大半瓶啤酒来,仰头就灌。

  咳嗽两声后,他把空酒瓶随手扔在地上,酒瓶就咣的碎了。

  脸色胀红的金鱼眼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指着老明说:老明,你现在行了。又有钱又有人的,我大眼无能啊,随你欺负,行了吧。

  说完大眼就趴在桌上放声大哭起来,哭得是那么伤心,那么憋屈。

  哎,这不扯吗?小飞他们苦着脸看看金鱼眼,又看看老明,尴尬地直咂嘴。

  老明冷漠的望着窗外,不发一言。

  我气得眉头拧紧,心说这大眼也太磨人了,就是个娘们性格。

  金鱼眼边哭边数落:老明,你太不够哥们意思了,你混好了就忘了老兄老弟了,你忘了那年我还为你挨了一刀吗?

  我大眼窝囊啊,白混了这么多年,一个小孩就把我给收拾了,我没脸混啦!

  我听金鱼眼哭就想起了吕丽,吕丽哭纯粹是即兴表演,这金鱼眼哭好像是发自内心的委屈,不知道原委的人肯定会生出同情来。

  一些服务员和吃饭的客人也闻哭来看热闹,挤在雅间门口议论纷纷的。

  一直静坐着的老明动了。

  他缓缓站起来,冰冷的看着伏桌哭诉的金鱼眼。

  突然他从大衣兜里飞快会掏出刀来就扎在了自己的肩头上。那是一把卡簧刀,刀片早就弹开了,绝不是刚刚打开的。

  我起身去抓老明的手腕,还是晚了一拍。

  血从老明肩头流了出来,渗进崭新的羊剪绒里,变成了暗红。

  很多人惊讶的啊了声,老明对金鱼眼说:你不是要脸吗,我还给你!

  老明,至于这样吗?小飞也慌了。

  金鱼眼也抬起头,睁开泪水模糊的金鱼眼,愣了,也不哭了。

  老明抽出刀来还要再往自己肩头扎,吓得金鱼眼脸上一阵抽搐。

  我和小飞同进抓紧老明手腕,卡簧刀停顿在空中。

  我心里一阵难过,眼泪就出来了。

  小飞喊我你哭啥呀,快送老明去医院。

  我忙乱的抓过一块餐巾布就捂在了老明肩头上,那块布马上就被润红了。

  我和小飞他们硬推着老明往雅间外走。在门口老明回手一推,说:你们别动,让林风跟我走。

  口气冰冷,不容置疑。

  小飞他们停下脚步,愣愣的看着我和老明走到了饭店大门那。

  我开门时就听见金鱼眼带着哽咽的哭声突然响起:老明!老明!

  到了外面,老明不顾我的劝阻,坚持着开车去了医院。下车的时候他脸色是苍白的,他没用我扶他,自已捂着伤口边走边跟我没事,一点小伤,昨晚的事就算了了。

  他说话时语气还是那么平静,我顿时心生敬佩。

  处置完伤口后,我俩坐在走廊的候诊椅上。

  我问老明为啥要这样做,为金鱼眼不值得。

  他说金鱼眼和他当初一起混的,现在见他混出名了,心里就嫉妒呗。

  赶上这事,就想让老明给他服个软,他好找回面子。

  老明这样做也是给别的兄弟看看:他老明不是不讲旧情的人,欠了老兄老弟的就必然会给个说法。

  最后老明说了一句让我非常感动的话。他说想动我可以,动我手下兄弟绝对不行。

  从医院出来,我就和老明分了手。

  回到学校曹丹还问我事情办得怎么样。我心情有些沉重,只是摇了摇头。

  曹丹见我这样子也没有再问。

  晚上放学后,我回了家一趟。家里一切正常,我爸并没有下班。

  我妈问了一些表姐商店的情况,我要走时还嘱咐我表姐表弟的好好相处,有争执就让着表姐点,她必竟是个女孩子。

  酷h匠网`正Z版首发

  我心里感叹还是做女人好啊!

  我到了表姐的时装店发现卷帘门又拉起来了。

  我开门进了卧室,看了眼墙上的钟这时都快七点了,心想表姐肯定又和闺蜜们疯去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电视,还能隐约闻到床单上散发出的香味,女人的闺房的确让人感觉舒适。

  我每天和表姐同居一室,也是一种别样的幸福。

  一个小时左右我听见了敲门声,就出去开了门,果然是表姐回来了。

  外面不知啥时下了雪了。

  表姐一进来就让我给她拍身上的雪,我对着她的臀啊腿啊的就是一顿猛拍。

  表姐嘻嘻笑着,豪不在意。

  最后还让我把她头发上的雪也掸一掸。

  我就换了另一只手掸了掸她的头发,掌根还在她的额头上蹭了两下。

  她咯咯一笑说锁上门,快进里屋。

  说完她就跑进去了。我边锁门就边寻思,是不是表姐捡到金项链这类的东西了,想在我面前显摆显摆。

  我进了小卧室时,就见表姐穿着绒衣绒裤靠着床头在里面坐着。

  她对我说快上来坐,地上凉。

  我有些意外,以前她可从没让我上去过。

  我就脱鞋上去盘腿做好。

  表姐笑着说你那是老和尚打坐呀,像我这样腿伸开坐。

  我于是也像她那样伸直了腿,我和她的脚几乎要挨在一起。

  表姐的双手夹在腿中间,虽然是个正常的姿态,但却让我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

  表姐笑吟吟的看着我,眼中闪动着光彩。

  她的眼像是欧洲女人的那种,配合着高挺的鼻梁,显得很深遂,很诱惑。

  她的嘴唇略厚,但很性感。

  滑顺的长发随意的从一侧脸颊倾泻下来,让我想起了那个安吉丽娜朱丽叶。

  望着风情万种的表姐,我心里有点发毛,表姐这不是又要色诱我吧。她这说翻脸就翻脸,说放电就放电的,这也太难捉摸了。

  我咳嗽一声就问:你这么瞅我,是不是不认识我呀!

  表姐快活地眨了下眼,说是啊,我想重新认识我表弟。

  我切了声说我这长相也没变多少呀。哪有你变化大,几年功夫丑小鸭就变成美丽的白天鹅了。

  表姐踹了我腿一下,说:滚犊子,姐小时也不丑啊!

  我说你这么盯盯瞅我,是不是想非礼我,放心我保证不反抗,不翻脸。

  结果我又挨了表姐一踹。

  表姐有些严肃地说:其实我是想看透你的内心,不是你的小脸蛋。

  我很错愕,我也不跟你搞对象,你看我内心干嘛。

  我就说那你就钻我心里面去看吧,最好能留下一滴眼泪,伤心的、相思的都行。

  表姐哼了声说:你以为你是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地豆说:

  初次看书的朋友在看书前,千万不要忘记点击右上角的追书,点过后就可以得到最新更新的提示了!以前忘记点追书的朋友也点上吧,左面的撸撸麻烦也点下。对本书和本人有什么要说的,就点卖萌说出来,我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