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家时我爸没在家,我妈说是去我奶家了。

  我妈问我表姐的店开张第一天生意好不好。

  我说挺好,开业大吉。

  我妈说这就好啊,自己有个小买卖的确不错。我本来也想去来着,但是卖的都是时毛的衣服,也没有适合我的,所以就没去。我这土里土气的还怕给你表姐掉价呢。

  我说妈那你也买套时尚点的衣服呗。

  我妈笑着说我可穿不了那些紧身的衣服。

  我这才想起表姐之前还答应给我一套新衣服来着,这咋没动静了,这不是忽悠我嘛!

  我很郁闷地在家看了一上午电视。

  下午实在觉得没意思了,我就出去打电话叫来了曾宝,他按我的意思是坐三轮过来的。

  然后我俩就去找石辉,准备出去打台球。

  我们没去老明的台球厅,在那玩人家也不要钱,弄得我们还不意思。

  我就带着他俩抄小路去了上次和表叔玩的那家。

  过年来玩的人挺多,我们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有了张闲案子。

  我提议我们三个同时玩那个叫抓兔的打法。

  也就是15个球不论花色分为三组,1号到5号为一组,6号到10号为第二组,11到15为第三组。

  把自己的五个球打进后,就可以打别人的了。打进一个,就是抓了一个兔子,对方就得给钱。

  我定的是一块钱一个,他俩说他俩没我打得好,有点吃亏。

  我说不玩拉倒,现在就回家。

  石辉说刚来就回去呀?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

  曾宝说不就是输点钱嘛!我不怕输,还不一定谁输谁赢呢!

  这一玩起来,石辉就来了精神了。睛眼瞪得溜圆,大力长枪的打得还挺准。

  曾宝就开始使坏,那几个球也不急着进,温温柔柔的推到洞边给你堵上。

  形势不太乐观,但也激发我的斗志。

  我们三个一直打得天黑,虽然打得很辛苦,最后我还是赢了七八十块钱。

  他俩见我往兜里揣钱,还逗我说你还真揣呀!太不够哥们意思了。

  我说过年你俩兜里都有钱,不拿白不拿。

  他俩就笑我财黑,我想不赢你俩点钱,心中这口闷气往哪出呀!

  这时来了一个熟人,黄毛!就是上次让我叔给踹门口河里的那个,她怀里还抱着个二三岁的小丫头,哭哭啼啼的。

  黄毛见到我就笑说过年好啊,兄弟。

  我也很客气地说你也过年好呗,玩两杆啊。

  黄毛苦笑着说不行啊,我这得带孩子呢。

  我问她是谁家孩子,不会是你的吧!

  黄毛尴尬的笑笑说拉倒吧,我还没结婚呢!这是我表姐家孩子,她带着孩子从市里来看我妈。孩子又哭又闹的磨我表姐,我就抱她出来溜溜。

  黄毛刚说完那个小丫头就又嚎上了,黄毛就赶紧满脸堆笑的哄着。最后那个小丫头使劲的揪着黄毛的头发,喊着走啊走的。

  黄毛乐呵呵的说好,这就走,这就走。

  我和黄毛相互打了个招呼就看他抱着孩子出去了。

  这个事对我心里有些触动。

  酷匠Q网唯^一%x正'版36,其:他4都。是f盗版

  我看了眼墙上的钟都快八点了,就张罗着回家。

  我们三个来的时候是抄的小路,从台球厅出去旁边就是商业大街。

  我们坐上三轮往北走,快到十字路口我姐的时装店时,我特意看了一眼。

  就见卷帘门冰冷的封住门口,死气沉沉的。

  我心里觉得不太舒服。

  之后他俩先后下了车,我自己坐着三轮回了家。

  我妈正要收拾饭桌呢。我爸在旁边坐着就说我又跑哪疯去了,吃饭都不知道回来,缺心眼啊!

  我一甩袖子就进了自己的屋。

  我爸骂了两句就让我妈撵回他的屋看电视去了。

  我这个气呀!过年了还骂我。

  我妈就进来了,她跟我说你咋才回来,下午你表姐给我打电话了。说让你给她作伴去,她一个人害怕。

  我有些意外,但一想表姐这是给我看住了,没完了这是。

  我就没好气的说:自已的店就自己看去呗,老使唤我干啥,我又不是她奴才。

  我妈有点生气就说我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给你表姐帮点忙那不是应该的吗,你年青力壮的还怕累坏了吗?现在一家就一个孩,她不找你找谁?

  我说她那卷帘门一拉也进不来人,有啥怕的呀?

  我妈就很严肃地说:你表姐说了,她以前自己给老板看过一次店。睡到半夜就被人砸醒了,她吓得够呛,就哭着给老板打电话。

  老板来时,她开门一看,门口都是砖头子。她老板说一定是喝完酒在街上乱逛的小痞子砸的,以前别的店铺也遇到过这种事。

  我感到问题很严重,不觉就担心起表姐来。

  我妈说你快去吧,你表姐求我让你以后白天回家,晚上去帮她看店。我答应她了,别看她平时能耐的,但必竟是个女孩子,遇到那种事能不害怕吗。

  我无语了,有点汗颜。黄毛那样的混混都能不厌其烦的帮自己表姐哄孩子,我跟表姐较个什么劲呀!何况表姐以后还可能遇到吓人的事。

  我马上到外屋扒了两口有些发凉的饭菜就出了家门。

  我又小跑着到了表姐的时装店门前,拍了几下卷帘门。

  一会表姐就在里面问是谁,我回了声是我。

  就听见哗啦哗啦的开门声,卷帘门升到一半,表姐就给我位了进去。

  我的额头差点撞门上,我也转身帮表姐把卷帘门拉到底锁了起来。

  我习惯性的锁好了玻璃门,就听表姐埋怨我你跑哪去了,这么晚才来,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我心想我其实就在离这不远的台球厅玩来着,只是不愿来罢了。

  表姐把一套钥匙交给我说,这个以后你就随身带着吧,我还有一套。二姨不是告诉你了吗,以后你就每晚都来陪我看店。

  我叹口气说以后我就是你的长工了。

  表姐嘻嘻一笑,说给表姐当长工不好吗,有多少男人想当还当不上呢!

  我就说那你就找他们呗!

  表姐哼着说我才信不过他们呢。

  随后表姐就说我昨天一忙乎,就把你的事给忘了。

  我就明知故问:啥事啊?

  表姐就抓着我的手走到男装那面,指着那些衣服说我不是说送你一套衣服吗,你自己挑,看好哪套就穿哪套。

  这些男装都是款式新颖,面料考究,在我们镇算是最高档的了。

  我越挑眼越花,最后还是表姐帮我挑了套卡其色的休闲夹克套装。

  她把衣服搭在胳膊上,让我脱衣服试穿。

  我脱掉外衣裤后,表姐就给我穿新衣服。

  她的身子几乎要贴到我的身上,她那两团软绵绵的东东还撞了我胸口几下,撞得我胸膛麻酥酥的。

  她红唇呼出的香醇气息和身体散出的幽香直往我鼻子钻,泌心入脾的,让人心旷神怡。

  我突然感觉穿不穿新衣服都无怕谓了,就这么贴身站着就够美妙的了。

  给我穿完后表姐就拉我到镜子前照,还得意地说这回小屁孩变成小帅哥了!

  我看了眼镜中穿着新衣的我,感觉也是很帅。

  不过我对那个小屁孩的称呼很反感,就说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呀,别小屁孩小屁孩的。

  表姐切了声说在姐眼里你就是小屁孩,一日为姐,终生为姐,安得史丹?

  后面那个英语我知道是你明白吗的意思。

  就回了句,安得不屎蛋!

  说完我俩都笑了。

  完了表姐就瞅着我皱眉,我就不解的问她咋了?

  表姐撇嘴说瞅你穿的这身毛衣毛裤,又旧又难看。

  我也不屑地说我觉得挺好呀!

  表姐摇头说声老土,就走到前面又取来一包衣服。

  她回来就托着衣服对我说都脱了,把这套保暖内衣换上。

  都脱了?我问都脱了咋地?我也不是没见过。表姐翻愣下眼睛看着我。

  我就开始脱吧!要不她又要说她小时还摸过我那呢。

  当我脱得只剩下个小裤头时,我就犹豫了。

  表姐说行了,换上吧!

  我几下穿好保暖内衣后,表姐又过来给我正道正道。

  然后她满意地点点说这回齐了。

  我觉得身上马上就暖和起来,这玩意是好。

  表姐把那套新衣服挂了起来说明早起来穿走。然后拿过一个新裤头递给我说睡觉时自己换上。

  我接过来时,就见她把我脱下来的毛衣毛裤薄秋衣薄秋裤统统抱到卫生间去了。看来她这是想给我洗洗,我心里很乐。

  我走进表姐的卧室时,就看见电视旁边多了个影碟机,很新,很精致。

  影碟机窗口正亮着,与之相连的电视机屏幕上正定格着一幅香艳的画面。

  一定光着上身的美女正喜滋滋趴在床上,旁边伸出一双结实的手正在抚摸她的美背。

  我为这个发现感到惊喜,表姐刚才一个人在看情色片呀!

  表姐随后就进来了,说你看啥呢,在那傻笑。

  我坏笑着指指电视,表姐瞄了眼电视意味深长的一笑。然后抛给我一个媚眼说:正好你来了,咱俩一起看。

  我心里一阵狂喜,这待遇真心不错。

  表姐说完就拿起摇控器,冲那面晃了晃。

  画面开始动了,我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地豆说:

  初次看书的朋友在看书前,千万不要忘记点击右上角的追书,点过后就可以得到最新更新的提示了!以前忘记点的朋友就现在点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