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客来得还真不少,大多是表姐以前的老主顾。

  还有表姐和那三个闺蜜的亲友、邻居。

  看来表姐事前挺用心的,通知了不少人。

  屋里除了衣服外还有一些高级的皮包。

  有那三个漂亮闺蜜帮衬着,根本也用不到我做啥。

  我觉得表姐今天就是让我来放鞭炮的,我还纳闷呢,以表姐的魁力怎么没有男性朋友来帮忙。

  之后我大部分时间都是欣赏表姐和那三个闺蜜了。

  我还去后面转了转,发现后屋挺宽敞的。

  一张小床,一组沙发,还有个带淋浴的卫生间和用布帘围起来的换衣间。

  最吸引我的还是床脚的一台电视,是闭路电视。频道又多又清晰,比我家转杆电视强多了。

  过了中午顾客才少了一些,表姐就给我钱让我出去买饭。

  是去她指定的一家不错的饭店买炒菜和米饭。

  等了半天才炒完菜,我回去时屋里又上来人了。

  表姐急三忙四的跟我说了句饿了就自己先吃,说完就答对顾客去了。

  我就在后屋开始吃饭,表姐四人就轮流的闲下一个来跟着我一起吃。

  这三个闺蜜的模样和穿着都挺风骚的,说起话也开放。

  每来一个就先自我介绍,让我管她叫什么珍姐、曼姐、玲姐的。

  我对这些不赶兴趣,我感兴趣的是她们的脸蛋和身材。

  虽然和我表姐比差了一点,但在女人中也是上中等的姿色。

  珍姐的胸最大,都赶上班主任章静的了。

  她问我处对象没,现在还是童子不。

  我说还没有呐你给我介绍个呗。

  珍姐说还介绍啥呀!姐就是现成的,你要不要。

  说着她还挤了挤那对东东,看得我噎了一口饭,咳嗽了两声。

  她就浪笑。

  曼姐说话嗲声嗲气的,慢条斯理的。她还摸我的手给我看手相。说我命犯桃花,以后艳遇不断,麻烦也肯定不少。

  玲姐长着一双媚眼,边吃饭边向我放电。

  这让我想起周菊,听曾宝说她回来了,我俩还没见过面。

  这玲姐更可怕,伸出脚来还往我小腿上蹭,说让玲姐看看你那块肌肉结实不。

  看我难为情她就轻声地坏笑,一双媚眼都乐开花了。

  最后我表姐来了,她说我这三个闺蜜都不错吧。

  我说那是,表姐身边的肯定错不了,她们就是有点太那啥了。

  我表姐笑着说她们那是逗你玩呢!

  我这才明白出来,那三个风骚的姐姐就是卖货累了,拿我开涮当解乏呢。

  下午四点的时候店里就没人了,因为眼看就要天黑了。

  镇上的人没有在冬季晚上购物的习惯。

  那三个闺蜜又拿我开涮了一阵后,就各回各家了。外面的天也黑了下来,虽然有路灯,但也不是很亮。

  我也跟表姐说我要回去了,表姐说再等一会。

  我以为她还有什么活让我干呢,就留了下来。

  表姐去关门的时候,外面车灯光一亮,有台桑塔那停在了门口。

  从车下下来一男一女,都穿着大衣,女的还带了个口罩。

  两人进了屋,那女的就把口罩摘下来了。

  我就是一愣,是章静!

  章静看到我也有些意外。

  我看章静身边的男人并不是上次在电影院看到的那个。

  章静就问我你怎么在这,这么晚了还出来买衣服?

  我表姐就说这是我表弟,帮我看店来的,这位大姐你俩认识?

  章静笑笑说这是我学生。

  她身边那男的有点错愕。

  章静好像感应到了,就转头对他说:我这学生跟我关系好着呢!

  那男的嗯了一声。

  章静说完就颇有深意的看着我。

  酷W匠网$$正版‘首w发lm

  我心里明白,这是要我为她保密。

  我表姐马上招呼道:那就太好,都不是外人。想买啥就买吧,保证优惠。

  章静和那男的都笑着点头,然后就开始浏览起店里的衣服来。

  那个男的还对章静说看好啥只管买,不用替我省钱。

  章静貌似很幸福的笑笑。

  表姐就在旁边热情的介绍自己的商品。

  后来章静看中了一件羊毛衫,我表姐用勾杆给摘了下来。

  章静把大衣和身上的旧毛衫脱下去后,就涌出两座小山在微微颤动,她里面只穿个薄薄的粉色体形衫,很低胸的那种。

  那男的还提醒他说学生在旁边呢。

  表姐就要我进里屋去看会电视。

  章静说没事,这是我们班最老实的学生。

  听她说我老实我就不乐意了,但一想她就是让我嘴老实点。

  必定她是有夫之妇,这种行为说好听点叫婚处恋,难听点就叫搞破鞋。

  在小镇上要是传播开,影响是很不好的,尤其她还是个女教师。

  试完毛衫后章静很满意就让表姐给包起来了。

  之后又买了个皮包。

  最后章静在内衣那片站了半天,好像有些踌躇。

  表姐挺机灵的就说我们到里屋看吧,就完就划拉划拉抱了一堆内衣往里屋走。

  我心想这肯定是去换内衣去了。

  脑子中就幻想起章静啥也不穿时的光景。

  那男的还走过来跟我闲聊了几句。

  很快章静就从里面出来了,手里多了个黑鼓鼓的黑塑料袋。

  走到我身边她就对我说林风,早点回家,省得大人惦记。

  我嗯了声,目送老师和他的不知第几个男友走了出时装店。

  表姐就说天都黑了,你今晚就在店里住吧。

  我很意外,就说那你呢!

  表姐随意地说我也在这住。

  这话说完我就一阵惊喜。这就是说我今晚能和表姐住在一个屋了!这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但我有个疑问,表姐要是害怕,就干脆从外面锁上门让店里空着或是让我自己住这都是可以的。

  为啥让我陪他住呀,难道表姐今晚想色诱我?

  那我该怎么办呢?

  表姐没理我,开始打手机。

  通了后,我才知道她是打给我家邻居的,让邻居帮忙喊下我妈。

  等了一会,她就在电话里跟我妈说她一个人住店里害怕,让我陪她一宿。

  我听电话里我妈答应她了。

  关了手机表姐就让我去拉下卷帘门并锁好,然后就闭了灯里屋走,我就在后面跟着。

  到小屋后表姐就坐在床上,把两条细长的美腿搭在一起,接着她就腰间解下钱兜来打开,开始数钱。

  数完后她就咯咯乐了,很满意的说今天真是开门红呀。

  完了她把把兜子往枕头下一塞,就从床上下来说,你先自己看会店,我出去洗个澡顺道再弄点吃的回来。

  我说这不有淋浴吗,表姐说冷。

  我就满是遗憾的去打开了卷帘门,把表姐放了出去。

  再回到后屋坐在床上看电视,那上面还有表姐的体温和淡淡的香味,我感觉美滋滋的。

  不到一个小时表姐就回来了,锁好门后我俩就在小屋里吃起了饭。

  表姐的头发散发出洗发水的香味,粉脸娇艳明净。

  她这时穿着一套紫色的紧身绒衣绒裤,显得身体的轮廓很美妙。

  我问她为什么不叫个男朋友来放鞭呢。

  她说现在还没有正式的男朋友,如果她说句,来的人有多是,只是这点小事,她不愿意打他们。

  后来我问她章静刚才是在这屋里试穿内衣来着。

  表姐听了就盯着我说:你是不是想知道你老师光着是什么样啊!我要不要明天安个摄像头呀!

  我坚持问那她到底没有没光着呀!

  表姐说你这个小色狼,乱想啥呢。人家只是挑了几件情趣内衣而已,内衣是不能试的。

  情趣内衣这个词我好像听曾宝说过,啥意思我也明白,只要没见过实物,没想到表姐店里就有。

  而且章静还买了几套,我不免对章静想入非非了。

  表姐夹了块红烧肉硬塞我嘴里,我塞死你这个小色狼,我今天是引狼入室啊。

  我连忙说我可不敢对表姐色啊。

  表姐冷哼道。谅你也不敢,想都不要想。

  我心说你还能控制我的想法呀,你还能干扰我脑电波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