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每年都是大年初一去奶奶家过,初二再去姥姥家过,大多数人家也是如此。

  在我奶家过年我叔还把大黄带去了,看大黄来了,我很高兴。

  我婶还说呢,现在大黄在她家就当是一口人了,有时人不爱吃饭,但必须要给大黄喂好。

  大黄还真管事,有一次有人给我叔扛来一袋大米。

  当时家里只有大黄在,那人想把大米留下吧,又怕我叔不知道,拿回去又嫌累得慌。

  他正为难的时候,大黄就起身带着他去找我叔,后来在一家放赌局的人家找到了我叔。

  那人走时还夸我叔养了条好狗。

  我听了心里真的很替大黄高兴,以前我对我爸把大黄送人这事一直都是耿耿于怀的,到了现在我终于释然了。

  在我姥家我遇到了我大姨家的表姐。我姥只有我妈和我大姨两个女儿,大姨家也只有表姐一个孩子。

  我表姐在念初中的时候是公认的校花,但她就是不爱学习。

  初中毕业后就在镇上帮人家卖衣服。

  她穿上服装样品往那一站,简直就是超级名模的风范。

  因此东家的生意别提有多火了,在同行中表姐拿的工钱也是最多的。

  我们这的女孩结婚都早。表姐今年毛岁20,她的朋友中有三四个都结婚了。

  我大姨有时就催她快点搞对象,早点结婚。

  她却一点也不着急,我大姨就说她眼光高,太挑剔了。

  看到表姐,我就不自觉地想起小时候的事来。

  那时我常去大姨家找表姐玩,表姐从小就爱疯,那时她才8岁,我4岁。

  我俩举着带蜘蛛网的拍子去粘蜻蜓,蜻蜓受惊飞起后,我俩就在后面追。表姐跑在前面,边跑边喊着‘站住,站住’小裤头都跑出溜了,露出一截白嫩的小屁股。

  当时是伏天,太阳老毒了。我俩一会就满脸通红,热汗狂流。

  我和表姐急促地喘着热气,正好跑到了一条垂柳依依的小溪边。

  小姐弟俩欢呼着,拍子一扔,就冲进溪水里。在溪水里撒着欢的扑腾,打闹,直到没有力气了才上岸。

  表姐先是脱了她的小背心,当她要往下脱时就看着我笑了。

  我当时已经全身光溜溜的了。

  表姐就戏谑的说:小弟你肚子下面的那个小东西,你知道是做什么的吗?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那个小东西,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这是我的小雀儿,我叔说是打种用的!”

  怎么打种呢?她又坏笑着问。

  我有些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我叔说我长大后就知道了!”

  嗯!她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然后就向我跨了一步,蹲下身来,伸出小手就摆弄起那个小东西来,还嘻嘻的笑着说好玩。

  等她放开手后,我就说你摸完我了,也得让我摸你!”

  她就不乐意了,绷着脸说她是姐,她怎么样都行,我必须得听她的。

  我虽然不情愿,也只能放弃了,谁让她比我大呢?

  然后我俩就玩过家家,我们躺在草地上搂在一起,脸贴着脸。我还伸手摸她的小屁股,感觉像是在摸皮球,很有弹性。

  这回她没说啥,因为是过家家吗,就要装得像些。

  表姐逐渐长大后她就嫌我小,又太老实了,就不爱跟我玩了,我俩就渐渐地疏远了。

  偶尔过年时或是亲戚办事情还能见上一面。她对我也是带搭不理的。

  我还问我妈表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妈说女大十八变呗!

  表姐不但对我的态度变了,而且最主要的是模样也变了,她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表姐这回对我很亲热,让我很是欣喜,终于又找回小时的感觉了。

  她还和我喝了些啤酒,白净的瓜子脸泛起红晕,让我感觉非常的媚惑。

  她依旧是戏谑我,问我搞对象没有。

  当着我妈的面我哪敢说实话呀!

  我就说我还上学呢搞什么对象啊?

  她撇撇嘴说瞅你那股老实劲,哪个女生能看上你,你就是想也是白想。

  说得我心里这个不服气呀。

  要不是有大人在身边我真想大声告诉他,我已经不是以前那副窝囊样了,我也有了个满意的对象。

  后来听她说她这回要自己当老板了,在商业街租了个门面准备卖衣服,初八那天正式开业。

  说让我那天一定去,帮她照看着点生意。我说你当老板这是好事,但我去有啥用啊,我也不会卖衣服。

  她说不用你卖,只要出眼睛看着就行了。

  我觉得这个活轻松就答应下来。

  后来表姐还说看你是真心帮姐忙,姐就给你挑身合适的衣服,就算是过年给你的礼物吧。

  我这个乐啊,表姐店里面的衣服肯定错不了,比我妈给我买的大众货自然是强多了。

  我回家时都是很开心的。想着这回表姐对我的态度也变热乎了,又要给我好衣服穿,这女人真是善变,捉摸不透啊!

  第二天就是初三了,我妈跟我说你应该去老明那看看,上次给你拿了那么多钱,把案子了了,到现在都没提要钱的事。你趁着过年的机会,好好谢谢人家。

  我连连点头。

  我妈又叮嘱我到了那别忘了给老明的父母先拜个年。

  我带上我妈事先准备好的一些礼品,就出了家门。

  我走上家附近的村道上,想拦辆三轮,因为老明家为离我家挺远的。

  道上的三轮还真不少都是坐着人的。

  走了一会遇到个刚刚下完人的空三轮,我就拦住问多钱去老明家的那个位置。

  那司机说完,我就来气了,整整比平时多要了一倍价钱。

  过年了多要个一块两块的也说得过去,多要一倍可就有点砸人了。

  我一赌气,就拎着礼品步行着往老明家走。

  我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老明家,我用的是急行军的速度。

  ,酷v匠I$网%l首c=发N

  老明家挺热闹,他的十多个兄弟都聚集在这。

  放了三桌麻将,一桌在老明那个小屋的炕上,另一桌在上屋外屋地和的西屋地上,他哥嫂正好出去走亲戚去了。

  老明迎了出来,我先说声老哥过年好啊!

  老明微笑说好,都好!你这来了还拿这些做啥呀!在这吃完就带回去吧!

  我说这是我妈让我拿的,你一定要收下,要不我回去没法交待!

  老明呵呵一笑说好吧!那我就不让你为难了,你把这些东西给老头老太太送去吧。

  我点头说我正要给大爷大娘去拜年呐,我这就借花献佛了。

  老明赞许的点点头,就回了自己的屋。

  于是我就去了上屋,在外屋打麻将的兄弟还跟我亲热的打着招呼。

  小凤站在人家后面指手画脚的给支招,我进了东屋就见曹丹也在这屋。

  等我给两老人拜过年后,她就笑着说:同桌现在有进步呀,学会给人送礼啦!

  说得我有些尴尬,我就对她说:你过年也挺好吧。

  曹丹说还行。

  老明爹妈可能早就知道我和曹丹是同学,也没多问什么,就和我聊起了家常。

  老明这时走进东屋对我说,林风啊,中午就别走了,在这吃!

  我就说不行,我这就要回去了,家里还有事呢。

  老明说大过年的能有什么事,不就是一吃一玩嘛,在哪不都一样。

  老明的爹妈也热情的留我在这吃饭。我又说了两遍要走的话,老明说你再要走可就显得外道了,等于是看不起我呀!

  话说到这份上,我就没法走了。只好说那就这样吧,打扰了。

  老明笑着说哪来那么多客套。

  我转头看见曹丹也在旁边笑,说你这人还挺墨迹的,怎么当老大的呀?

  老明就说你俩上回一文一武配合得不错,都挺够选手的。

  我听老明这么一说,就知道曹丹把我们收拾马成魁的事跟老明说过了。

  曹丹说谁让咱俩是正副班长呢,班主任说要我俩好好合作!

  老头老太太跟着老明都笑了起来。

  小凤这时蹿进屋来了,急着说我卖了半天呆也玩不上,正好林风来了,再放一桌吧。

  说完她把征询的目光投向了老头老太太。

  老头说反正闲着没事那就玩会吧。

  我为难的说我也不会玩呀,也就会打点扑克。

  小凤说没事,这不曹丹在这呢吗,让她帮你打,她牌打得不错。

  没等曹丹说话,小凤就乐呵呵的蹿外屋去了,马上就取来了桌子。在地上放好后,她先坐了上来。

  小凤又招呼老头和老太太坐下,然后又让我坐下,让曹丹站在我身后。

  小凤和我对面,故意给老头老太太给分开了,还说各打各地呀,不能打伙牌。

  老太太笑骂道这丫头没过门就给公公婆婆立上规矩了。

  曹丹说过没过门都一样,她早把这当成自己家了。

  小凤就说你等着,等你搞对象那天。我就天天拦着你不让你去那头,非让你急死不可。

  老太太就说小凤嘴没把门的,这大过年说话还带上不吉利的字眼出来。

  小凤没心没肺的大笑,就开始码牌。

  我笨手笨脚的码好了牌,就看着小凤支骰子。

  支完骰子后,小凤做庄。

  都抓完牌后,我就打量着那十三颗牌发懵。

  轮到我出牌时,曹丹就提出一张来打了出去。

  接下来就是曹丹说啥我打啥,我就成了曹丹的一个傀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地豆说:

  初次看书的朋友在看书前,千万不要忘记点击右上角的追书,点过后就可以得到最新更新的提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