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环男的几个同伴吓得一愣,有个长得挺膀的小子,指着我刚说了个你字就让我一脚蹬得坐在地上。

  其他几个马上就哆嗦起来了,曾宝上去就给他们搧了一圈嘴巴子,完了还问石辉:辉哥还打不?

  石辉对着那几个小子冷冷地说:都给人家道歉去!

  荷叶头和她妈就在旁边站着呢。

  扶起地上的同伴后几个人就战战兢兢地向那娘俩道了歉,然后就灰溜溜地走了。

  我回到座位的时候,汪时就掐我大腿说我作什么妖啊!

  我对她说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于是好戏在那面就开始上演了。

  荷叶头不时地回头问石辉问题,动静不大,好像是诸如哪个班的,几级呀,家在哪住。

  看得出来荷叶头对她妈有些顾忌。

  石辉回答的声音听起来很腼腆,很兴奋。

  曾宝在旁边给补充,这是我们老大辉哥。

  汪虹又掐我一把,我搂住她,两人就偷偷地笑。

  散场后,荷叶头跟着她妈往处走,我们跟在后面。

  石辉和荷叶头两个人你瞅我,我瞅你的一直在用眼神交流。

  后来荷叶头就被她妈拉走了。

  见石辉痴痴的望着那娘俩在夜幕中渐渐消失,我们三个同时喊了声辉哥!

  吓得石辉一哆嗦,然后尴尬地挠着头说:什么灰哥白哥的,你们仨就别逗我了。

  我们仨就笑,我和汪虹轮流审问石辉。

  石辉回答得挺老实,说这荷叶头叫李静芳是一中二年级的,家住在二大队那面。

  最后他还不好意思的说荷叶头让他明天去学校找她去。

  三人又笑,说石辉这回走桃花运了。

  石辉就陪着嘿嘿笑,笑声很甜。

  第二天,那个不好的消息就变成了现实。

  铲车轰隆隆的开过去后,我们那个不知挥洒了多少汗水的练功房就没了。

  我们八个傻愣的望着,眼泪汪汪的。

  之前我并没太把这事放在心上,可亲眼看着它消失在眼前时,才真正感到失去它的痛苦。

  石辉下午请假去了一中,之后他和那个李静芳进展的很顺利。李静芳的妈妈是反对女儿搞对象的,俩人就偷偷来往。

  李静芳家新盖了四间楼座,自来水的问题并没解决。石辉就趁李静芳的父母不在家时,去给人家挑水,任劳任怨的。

  李静芳还收买了小她一岁的弟弟,姐俩就骗家长说水是她们姐俩抬的,整得她爸妈挺乐的,直夸姐俩懂事。

  曾宝可能是受到石辉那次艳遇的启发,就常约我们去看电影,结果始终没遇到合适的目标和机会。

  我们却意外的在电影院看到了班主任章静,她当时正和一个长得很帅的男人亲热的靠在一起。

  显然那男的不是她家那口子,夫妻看电影的本来就很少很少,那么亲热的几乎为零。

  我和石辉曾宝都有些窃喜,终于发现了班主任的秘密。

  当章静发现我们时,吓了一跳,随即她就走来把我拉到走廊里她问我和汪虹,石辉和荷叶头是什么关系。

  我支吾着说是以前的同学,心想我还没问你和那男的是什么关系呢!你倒给我来个反客为主。

  她说不对吧,那俩女生一定是你和石辉的对象,对吧!

  见我不吱声,她说你和石辉早恋的事我先记下了,以后怎么做你们明白吧!

  我这个气呀,以为是抓到了她的把柄,没想到被她将了一军。

  我回座后就把这事跟他们说了,几个人都是无可奈何。

  曾宝后来不约我们看电影了,而是单独找我去了一趟洗头店。

  这些洗头店大多开在背街。屋里的灯光是粉红色的,朦朦胧胧的。

  窗口晃着两个胸光大放的女人,从外面看一眼,就忍不住想进去。

  屋里还坐着三个皮肤细白,浓妆艳抹的年青女人,翘着白腿在沙发上坐着。

  我和曾宝分别被两个女的边洗头边做头部按摩,感觉还挺不错。

  完了他们就问小弟弟还要别的服务吗?

  曾宝说好啊,就跟着一个女的往里屋走。

  我虽然是第一次来,也知道那女的领曾宝进屋去做啥,我不能眼看着曾宝被小姐一会就变成个小老爷们啊!

  看D正e版章节‘/上=)酷、匠Uh网(^

  我追过去,一把把曾宝拉了回来,让他给了洗头钱后,就推推搡搡把他弄出了洗头房。

  我们是打三轮来的,曾宝没骑摩托是不是怕那啥后,没有力气开了呢?

  曾宝还很不乐意,说又不是你花钱。你担啥心啊。

  我就说你这小处男身总不能让小姐给破了吧!

  曾宝晃着头说无所谓,有的整就行。

  这把我给气的,照着他的屁股蛋子就踢了两脚。

  曾宝就在后面追我,一直追到荷花坑那才停了下来。

  天气冷了下来,冬天就到了。

  章静还让我和石辉曾宝去她家帮她往院里运煤。她还是像上次那样热情的招待我们,对电影院那晚的事,不提不念的。

  干活时她穿着紧身的黑色秋衣秋裤,虽然包裹很严实,但那诱人的体型也很是养眼。

  偶尔弯腰露出一抹雪白来,那就更是难得了。

  由于天冷我和汪虹出去的机会就少了,电影院也没暖气,冬天就不放电影了。

  我们只是上街走走,觉得冻手了,就互相伸进对方的怀里取暖。

  她始终没让我去她家,尽管我跟她说了几次。后来我就不提了,我俩一直保持着平稳的关系。

  元旦前几天石辉偷偷告诉我一件事,让我很是震撼,他说他和李静芳已经那啥了。

  我问他在哪做的,他说是在李静芳家里。

  我这个羡慕呀!没想到石辉竟然后来居上,已经成为小老爷们了。

  石辉还费了半天劲把肩膀露给我看,那上面赫然纹着‘李静芳’三个字。

  我看那纹身太简陋了,就问他在哪纹的。

  石辉说是自己纹的,先写上字,再用缝纫针扎出一排点来,最后涂上蓝钢笔水。

  他说这样能表示对李静芳的真心。

  我这个感慨呀,好一个痴情的石辉!

  接着学校就开始搞联欢晚会了,往年都是自己带些小食品之类的大家对着吃,吃完就回家。

  章静今年却别出新裁,让我们自己动手包饺子。

  这个提议很新鲜,大伙都很赞成。

  这个费用从班费出,曹丹掌管着班费。

  章静说让我陪曹丹去买菜。

  联欢会的前一天下午,我就和曹丹坐着三轮去大集的大厅采购。

  我们先在卖肉的摊位前转悠,想买到最新鲜的猪肉。

  摊主们都争抢着招呼我俩去买他家的。

  有个卖肉的老娘们还说:这对小情人真是挺般配的,就在我这买得了,保证新鲜。

  说得曹丹脸马上就红了,扭头就往别的摊位走,我只好屁颠屁颠的跟着。

  后来在一个不太爱说话的老头那买的肉。

  我俩又在卖青菜的摊位转悠时,还是有人说我俩是小情人。曹丹就匆匆买完了菜,走到了大厅门口那。

  她拿出钱来对我说你自己去买面吧!

  我只好自己折回去买好了面。

  回去时在车里曹丹就不说话了,也不瞅我,她脸上还泛着红晕,很是娇羞动人。

  上完晚自习我们班就热闹起来了,把桌子拼好后就开始忙上了。

  章静颤动着翘臀带着曹丹和两个女生在那剁肉馅和菜馅,章静说肉馅剁得比绞的好吃。

  石辉一个人在那和面,累得满头大汗。

  馅子和好了,就开始包了。

  石辉和章静飞快的赶着面皮,别的学生就凑过来开始包饺子。

  我以前只看过家里人包过饺子,并未伸过手。

  抓过一个面皮放上馅后,半天也捏不出形来,感觉五指不分路似的。

  旁边人就笑,其实他们也没几个会包的。

  曹丹过来说我真笨,然后就自己包了一个,别说包得还挺好看的,丰满的月牙形,小褶捏得又密又均匀。

  她还说这个叫麦穗饺子。

  我不服气就学着捏,怎么捏也不像。

  我把那个饺子放下后,曹丹就抓过一个面皮来,放在我手里。然后她的双手就抓着我的俩手两三下就把饺子捏好了。

  我第一次和她手贴着手的,心里很是不淡定。

  后来我就挨着她和她一起包,渐渐的我也会捏了。

  饺子都包好后,就一帘一帘的摆到窗外冻着,等着第二天联欢会时蒸。

  然后章静就说大伙都回去吧,天太晚了,男生顺道的先送女生回家,再回自己家。

  同学们就都往外走,曹丹这时过来跟我说没有男生和她顺道。

  我说那我就送送你吧,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她听了就笑了。

  我们出了教学楼,校园里别的班都是黑的。

  只有我们班的人在往外走。

  我和曹丹出了校门边走边说话,她推着自行车。

  我想起我没包好饺子被同学笑的事就说咱班主任真能作妖,你看哪个班包饺子呀,弄得这么晚,人家早就回家了。

  曹丹说这不挺有意思的吗。大家在一起热热闹的,明天就能吃上自己包的饺子了。

  停了下,她有些不高兴的又说:你要是着急回家,那你就先走吧,我自己一个人敢回去。

  我听她误会了就说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能送美女班长回家,那是非常荣幸的事。

  曹丹笑笑说这还差不多。

  后来她就说咱俩骑着走吧,你来带我。

  我接过车把,抬腿骑上,曹丹也坐在了后面。

  然后我就蹬了起来,自行车就在柏油路上行进起来。

  突然前轮颠了一下,好像轧到石子了。

  曹丹就一下搂住我的腰。

  我浑身一颤,继续往前骑。

  她的手之后就没松开,只是力度轻了些。

  我们谁也不再说话,我感觉心跳有些加快。

  曹丹的呼吸声好像也有些发紧。

  很快就到了她家道边,曹丹下了车,对我说你家离这挺远的,就骑我的车子回去吧。

  我想想也是,走回去最少要半个小时,还点快着走。

  我跟曹丹说谢谢你啦!

  曹丹笑着说明天见,就跑进了她家院门。

  我骑着车就往家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地豆说:

  初次看书的朋友在看书前,千万不要忘记点击右上角的追书,点过后就可以得到最新更新的提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