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门是虚掩着的,我就抱着大熊面对汪虹,从她的角度看,只能看见我的脚而已。

  我被大熊挡着什么也看不见,只听汪虹咦了一声,然后就说你装什么呀,我早看见是你啦!快进来吧。

  我晃悠着进了小院,侧身看见汪虹快活的眨着眼睛,看了下搂在一起的我和熊,就说快进屋,然后过去把铁门插上了。

  我没走几步就进了外屋,我已为会遇到她的一些同学,可是屋里没有人。

  我进了里屋后,屋里的光线很暗,我往窗外看就见汪虹正往回走。

  挨着关紧的铁门旁边有个简易房,本来就很狭小的院子,显得更封闭了,院里和院外互相看不见。

  这就是公房的特色。

  汪虹进来后就端详着大熊看,显得很兴奋,说好漂亮,她就喜欢这个。

  我说你喜欢就好。

  她问花了不少钱吧,你哪来的钱啊!

  我就骗她说我和曾宝押彩又中了,赢了400块钱。

  汪虹没有怀疑,就问:谜面是什么,开出来的是什么生肖。

  我一下被问住了,张了两下嘴没发出声。

  汪虹嗔怪道:快告诉人家嘛,不要装聋做哑的。

  我突然就有了灵感,随口就说:这期谜面是‘香港第一明星是谁?’汪虹想了下就问:是成龙吗?

  我说对呀,所以开出的就是龙。

  汪虹有些皱眉:不会这么简单吧?

  就是这么简单,就看你敢不敢押!我笑着说。

  我看她有些吃惊的样子就问:你的同学还没来吗?

  汪虹神秘的一笑,说我跟她们说好晚上出去吃饭,白天就我们俩个过生日,今年她要过个特别的生日。

  二人世界,太好了!我高兴的大喊。

  汪虹马上用小手捂着我的嘴,娇嗔道:小点声,别让隔壁听到。

  R1更x新(最R"快上~酷I匠@7网O

  我才想起这是老旧的公房,与领居只隔了一堵墙,隔音效果很是不好。

  不过这也难不倒我,我就让汪虹把电视打开了,放到合适的音量。

  我们把小蛋糕端端正正的摆在炕桌上,我俩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点燃了小腊烛,看着汪虹秋水盈盈的双眼说了声:生日快乐。

  汪虹轻轻闭上眼睛,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

  我情不自禁的探过身子隔着小桌在她娇嫩的小嘴上亲了一口。

  汪虹依旧闭着眼睛说:林风你也闭上眼睛,我们一起许个愿吧!

  我闭上眼睛就在想汪虹今天是不是能把那个美好的东西给我。

  过了一会我们都睁开了眼睛,凝视着对方。

  汪虹问我许的是什么愿,我有些尴尬,就让她先说。

  她不愿意,我就坚持让她先说还说女士优先嘛。

  汪虹就说她许的愿望是希望我俩能够长长久久。

  我心里很感动,这不也是我所希望的嘛。

  在她的催促下,我鼓足勇气说我的愿望是今天能够拥有你的那个美好东西。

  汪虹一皱眉,嗔怒的在桌下蹬了我一脚。说你真坏,竟然想这个。

  我就随手抓住她的小脚丫,用一只手抚摸起来。

  汪虹低着头,羞红了小脸,并没有抽回脚。

  然后她低声说该吃蛋糕了。

  她先切了一小块蛋糕给我,问我好吃吗?我嘴里吃着就仰头品着滋味,说挺甜的。

  说完我就觉得脸上一粘,滑腻腻的,是汪虹把奶油糊我脸上了。

  我也从蛋糕上刮下一点奶油去糊她的小脸。

  她往后一闪身,我被桌子阻挡,手走空了。

  我顿时兴起,双手端起小桌就给转到了身后。

  然后直接就扑了过去,把汪虹压倒在炕上,和她脸贴着脸。

  我转动着头把自己脸上和手上的奶油往她脸上糊。

  汪虹用力的推着我,咯咯的笑着。

  很快笑声就变小了,她是怕邻居听到,她的双臂也搂紧了我的脖子。

  我先是亲她的小脸,然后和她热吻起来。

  炕上铺的是地板革,感觉很温乎。

  我俩的身体缠绕在一起,边吻边翻转着,从炕头骨碌到炕梢,再从炕梢滚回到炕头。

  电视机里的歌声在响着,夹杂着两人咂舌的声音。

  我们都很冲动。

  后来我趴在她的身上掀起了她的背心推到最上面。

  汪虹居然只穿了一层背心。

  我像饿了几天的流浪汉,咬住那两个美食就不松口了。

  汪虹迷醉地轻哼着,小手在我的后背上摩挲。

  当我的手伸进她的小裤头里时,感到她的身子剧烈的一抖,就被紧紧地夹住了。

  我微微一愣,马上想到她并没有用手捂在那。

  我顿时来了信心,抽出手来再次按了上去。

  她又向征性的夹紧两下,然后就无力的分开了,任由我的手尽情地在里面摸索。

  当我冲动不已想进入她身体的时候。汪虹像触电似的挪开了。

  她呼吸急促的用肯求的口吻说:林风,不能这样,还没到那个的时候。

  任凭我继续努力,她还是坚守着那块阵地。

  我翻身躺在炕上,沮丧地望着棚顶,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很是气恼。

  她沉默了一会,就贴着我在我耳边轻声说:你很辛苦是吗?

  我没好气的嗯了声。

  要不这样吧!她犹豫着说。

  我看了她一眼,她的小脸红得都能滴出血来,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随即我就突然感到一紧,我知道是被她的小手握住了,手上的温热传来。

  我一阵颤栗,然后身子里涌起一波又一波的舒爽来。

  被她整了几下之后,我就不争气的缴枪投降了。

  汪虹惊慌的坐了起来,说不会怀上吧。

  我也害怕,但嘴上在宽慰她不会的,没那么容易怀上的。

  然后两个人分别清理刚留下的痕迹。

  我们洗完手时对视一眼,都难为情的笑了笑。

  回到里屋后。我倚靠着墙垛,坐在炕没边,汪虹坐在我的腿上依偎着我。

  她问:星期五下午你们几个都跑哪去了?

  我想起去老明家时,老明支走小凤的情形。

  就说我们只是出去玩玩,没啥事。

  我不信,你们肯定又出去打架了。汪虹说。

  我有些无语了,既不想承认,也不想说谎骗汪虹。

  汪虹轻叹口气说:本来今天我不想提这个事。但我一直担心你,怕你出事。我们没人欺负就行了,不要老想着打架立威那些事。

  我知道她是为我好,但我又怎么放弃呢。

  汪虹看着我,深情地说:林风,为了我们的将来,你不要再那样了好吗?

  这话对我触动很大,我郑重地点点头。

  汪虹的眼睛一亮,然后就把温热的小脸紧贴在我的胸膛。

  星期一上学的时候,曾宝私下问我,我的红包里是多少钱,我就直接说500。

  曾宝挤着眼说还是当老大好啊,我们的是300。

  我说我再给你100,咱俩就一样多了。

  曾宝说拉倒吧,我只是随便问问。都是兄弟,我还能挑这个呀!

  他又问我花没花,我就把给汪虹买礼物的事跟他说了,叮嘱他别说漏了。

  曾宝答应着追问我和汪虹那啥了没有。

  我说当时有很多同学在场,手都没敢碰。

  曾宝真撇嘴。

  汪虹还真没向曾宝问起钱的事,我也就放心了。

  汪虹的规劝对我有一定影响,我们之后在学校里还是很彽调的。

  一直想动我的三年级老大山猫子,也没有什么动作。

  我猜想一是找不到什么借口,二是有可能知道我们痛揍了十三太保一伙,他能猜到我们和老明的关系,有些顾忌。

  我把剩下那100多块钱,存放起来,准备以后和汪虹出去时花。

  我们之后也就是在街上走走,买点零嘴之类的,还都是汪虹抢着花钱,她说我上次为她花的太多了,不能总花我的钱。

  老明的台球厅比之前更红火了,威望也越来越高。我总能听到有人提起他,都是些称赞的话。

  我们镇上以前的几股势力是被一个老大所控制着的,后来那个老大进去了,判了十多年。

  从那以后我们镇上就没有绝对的老大了。各股势力明争暗斗的,实力又都差不多少,可以说这些老大们是在微弱的动荡中并存。

  平静的校园时光过得真快,期末考试都考完了。

  我成绩下降了不少,班主任又找我谈了话,他依旧老调重调,我仍然嗯嗯啊啊。

  放暑假的前一天我和汪虹约好两天后去市里滑旱冰。

  我晚上回到家,吃过饭,就在父母那屋看电视。看完一集电视剧,就开始播广告。

  我就出屋准备插上院门。

  快到院门前时,虚掩着的院门就自动开了,一个低矮的身影就钻进来了。

  我心中一喜,是我家的大黄回来了。

  我对大黄狗有着深厚的感情。

  它生下二十天,老狗就死了。大黄就成了没妈的孩子,它还没到分窝断奶的时候,眼看就要饿死了。

  我那时正念小学五年,是一个同学把它抱到我家说能养活就养着,不行就扔了吧。还有好几个崽子呢,我还得给别人家送去。

  我一直是很喜欢狗的,以前养进几只。不是又笨又混的,就是整天乱跑。还有一只刚长成大狗,就让别人牵着他家的母狗给撩走了,成了人家桌上的美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