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事件让我在校园真正的树立起了威望。

  我也俨俨成了与另两个高年级老大几乎能够分庭抗礼的新老大。

  而以我为首的这八人,被学生们称为‘二中八大怪’。我们班的男女生被人问起是哪个班级的时候,就很自豪地说是八大怪班的,这样一说别人都是很羡慕的,也没人敢欺负。

  其实我对这个外号很讨厌,什么怪不怪的,多难听呀。

  我就想起了电视里那个江南七怪,他们的武功和心智都是在江湖中排在最低位,却都很顽固自负。

  什么人的闲事都管,结果一个接一个的惨死,最后只活了个瞎眼老头。

  我当然不是反对行侠仗义,不过你得有资本,要量力而行。

  这个外号当然是曾宝传出去的,我去问他时。

  他就给我解释说:别人问他,你们八个现在也出名了,是不是应该叫点啥呀!

  酷Nb匠网W唯…一正%J版,其WQ他‘都l¤是:-盗版

  本来我想说我们是二中八大金刚或是八大天王这类,可我觉得太俗了,早让别人叫过多少遍了。

  你上次不是说天龙八部是八种神道怪物吗!那我们就叫八大怪多好。

  怪物是别人不了解的动物,所以人们就对它们产生神秘感和恐惧感,无比的敬畏,甚至能发展成那种图腾崇拜。

  我们不也是希望别人对我们敬畏吗?

  我被他说无语了,他说的的确有道理,看来他早就惦记上这个称号的事了,没少花心思捉摸,也查了不少资料。

  对这么爱钻研知识的同学我能说啥呢!

  八大怪就八大怪吧,貌似还不错。

  曾宝还给我转来几封情书,里面还有女生的照片,照得都很漂亮。我看了虽说有些动心,但想到汪虹,也就打消了这些念头。

  听石辉他们说也有女生想和他们搞对象,他们觉得相当的也就处上了。

  学校对这件事的处理结果是,铁子留校查看半年,据说家里也是花钱找过校长的,本来是要开除的。

  候勇得了个记大过的处分。

  那些同伙也都得到了一定的处分。

  我们八个虽说是见义勇为,但下手太狠,把那么高尚的行为发展成了斗殴。致使铁子和候勇住了一周医院,那天的课间操也为此中断,对学生的影响太大了。

  所以对我们不表扬也不处分,就算功过相抵吧。

  当然那些表扬对我们也无所谓,我们干沉铁子的目的达到了,也就心满意足了。

  我觉得大伙在那天的表演都是很成功的,如果要发个最佳演员奖,我觉得应该发给友情客串的吕丽同学。

  这位天才的女演员那天表现的声泪俱下,凄凄惨惨,博得了无数观众的同情,理解与愤慨。

  我一直纳闷吕丽是不是学过表演课程,曾经是哪个哭校的高材生。

  我向周菊询问答案,她给我的回答依旧是两个字:保密。

  在打败铁子的第三天上午,大伙正在小院里练着呢。

  曾宝单独跟我说是不是要搞个庆功宴,大伙聚一起热闹热闹。

  我听了有些为难,虽然我也想过,但是没钱搞个屁呀!总是让曾宝掏腰包也太不好意思了。

  曾宝笑着说钱不是问题,我老爹因为我处对象了,又多给了我不少钱。那个丫头可仔细了,在一起的时候总不让我乱花钱,都快赶上管家婆了,你说这才处几天呀!

  我听完也很替曾宝高兴,说这回可有人管你了,还挺会过日子。

  曾宝说就这么定下了,晚上去镇上的杏花村饭店大伙撮一顿,花个三四百也就够了。都是好哥们,谁有就花谁的呗!

  他这么一说,我多少有些心安。就说以后我们有钱了,就花我们的。

  曾宝又说:让周菊和吕丽也来吧,她俩这回可帮了我们大忙。

  我就笑着说:反正是你出钱,你说了算。

  其实刚听曾宝说搞庆功宴,我就想到了她俩,但我不是出钱买单的,也就不好意思开口说这事。

  没钱的滋味的确无奈呀!

  曾宝撇下嘴说,你跟我外道个屁呀,当然是你说了算呀,你是老大嘛!

  什么老大老二的,咱们是平起平坐的哥们,我说。

  曾宝开心的乐了。

  出去跟那几个一说,他们都是以欢呼雀跃的方式做出回应。

  我又去跟周菊说了这事,她也很高兴的说晚上和吕丽一定到位。

  杏花村在镇中心偏南一点,算是个中等的饭店。

  它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家的锅烙做得好吃,是多少年的老字号了。

  以前这些孩子或多或少都去吃过,都很认可这家饭店。

  晚自习后,我们八大怪就往杏花村出发了。

  我和曾宝是骑摩托去的,其他六个打了两辆三轮。

  周菊说回家有些事,要晚一会和吕丽到那。

  我们在杏花村的一间包间里围坐在一起,桌子很大也不显得挤。

  大家吃着瓜子,喝着汽水,还有抽着烟的就聊起了一会就要到的吕丽来。

  对这位天才的美女演员大伙都很欣赏,还有的说要跟她搞对象,但主要还是分析她为什么那么会哭。

  石辉说她生理上是属于泪腺短的那种女生,元江哥俩说她可能从小老挨大人打,是在哭声中长大的,老地豆猜测她当时手上是不是抹了风凉油辣椒水这类东西。趁别人没注意时,抹到眼睛上的。

  那俩体育生一唱一和说得更玄乎,说吕丽当时是黄大仙上身了,摆布得她哭成这样的。

  几个人边说边笑,就听到外面有三轮车停下的声音。

  从窗户望出去周菊和吕丽下车就进了饭店大门。

  曾宝就迎了出去。

  随后脚步声传来,人没到呢,香水味先传了进来。

  三人一进来,大家夸张地惊呼一声。

  曾宝得意洋洋地走在两位美女中间,两个小胳膊弯曲着好像是要挎着人俩似的。

  让人有种明星走红地毯的错觉。

  周菊和吕丽显然是回家打扮了一番。

  周菊穿个小吊带,牛仔短裤,很新潮,很性感。

  吕丽就不一样了,光亮的长发束在脑后成马尾形。

  白色的真丝小衬衫,隐约可见的同颜色胸罩把胸前撑得鼓鼓的。

  下面是条湖蓝色长裙,显得很端庄,很清纯。

  模样也属于那种眉清目秀类型的,微笑着看着大伙,还显出两个小酒窝。

  她俩和大伙打了个招呼,说来晚了,不好意思了。

  大伙就说没事,快坐快坐。

  周菊很自然就挨着我坐下了,我那边还有两个空座,曾宝就先坐在我身边,把剩下的空坐留给了吕丽。

  曾宝还坏笑着对我说:好处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全占了。

  大伙就笑着问什么好处呀,曾宝。

  曾宝说装什么糊涂,都是近视眼咋地?

  吕丽微笑着坐在曾宝身边,在很多目光的咔嚓咔嚓下还显得多少有些害羞。

  曾宝打了个响指,那面一直瞄着的女服务员就过来问小朋友们,想吃点什么?

  曾宝有些不悦,对那个三十多岁的女服务员说我们来吃饭你应该叫先生和女士。

  服务员笑着说:好的,小先生和小女士们,想吃点什么呢。

  曾宝在众人的讥笑声中皱着眉头,要过了菜谱。

  然后很绅士的递到吕丽跟前说:女士优先,这位女士,请先点菜吧!

  吕丽微笑着,把菜谱推开。

  曾宝还要坚持让吕丽先点,吕丽继续微笑着看曾宝。

  周菊就大声说:曾宝你装什么装呀,你老吃饭店,你就点得了。

  曾宝无奈地跟服务员说了一些菜名,服务点头笑着,最后说小朋友还挺会点的,以前真没白来。

  曾宝很得意。

  凉菜先上来后,大伙就开始喝啤酒。

  是雪花啤酒,我们叫扳倒驴。

  曾宝先给吕丽倒满一怀,又给自己倒满,然后就说大家随意呀,就坐下邀请吕丽端起了酒怀。

  周菊切了声,抓起了一瓶酒。

  我和其他人也都是握住一瓶,准备嘴对嘴喝。

  曾宝说林风,你是不是先给大伙讲两句呀?

  我就站起来,举起酒瓶说:今天这顿饭只有一个目地,就是为了庆祝我们打了胜仗,来,走一口。

  其他人也都端杯端瓶的站了起来,石辉说什么走一口,先干了一瓶。

  那几个小子也跟着起哄说干了。

  我有点犯难,以前随礼时也喝过一碗两碗的,从没吹过一瓶。

  周菊就说干就干了,仰头就开喝。

  好样的!大伙就喊。

  我也豪气升腾,嘴对嘴开始灌。

  他们也是同样对瓶吹。

  我勉强灌完最后一口,还咳嗽了两声,引来一阵哄笑。

  吕丽也端着空杯子看着我笑。

  我感觉我脸红了,酒精的作用和尴尬都有。

  接下来大伙就慢慢喝着,聊着,开始回顾那场精彩的战斗。

  曾宝就问吕丽,说你那天表演得太感人了,那哭功是怎么练成的。

  周菊以外其他人也把好奇的目光投向吕丽。

  吕丽轻挑秀眉,微笑着说:这个问题无可奉告,呵呵!

  石辉就说这都整得跟明星的私生活那么神秘,把我们都当成狗仔队了。

  大伙又是一阵哄笑。

  吕丽夹了口菜笑而不答。

  这会儿热菜就陆续端上来了,男生们就争先恐后的开始夹菜。

  后来交谈中我知道吕丽家其实离我家不太远,她以前也是见到过我的,知道我家一些情况,只是我很少接触周围的人不知道而已。

  大家都是小孩子越喝越兴奋,话题也是东拉西扯的,想到就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