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可怜的铁子

  周围闲逛的学生兴奋地聚集过来看热闹。

  石辉带着元江元海还有老地豆就迎上了那四五个小子。

  两个体育生上去就抓住了铁子的胳膊,铁子刚反应过来想挣开,就被两体育生从后面揪住了头发,脑袋微微向后仰着。

  铁子张嘴就骂。

  我一个箭步到了铁子跟前,没等他骂完那个妈字,一个直拳就打到了他脸上,铁子的鼻血一下就蹿出来了,糊了他大半个脸。

  吕丽还在旁边带着哭腔还喊呢,打死他,打死这个臭流氓。

  当铁子的甩到后面的头再次回来时,我又是一个大摆拳,把他的头打得歪在了一边,嘴角也开始流血。

  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了。

  我手上也蹭上了他的血。

  操场上的学生开始往这面跑,这个时间操场上的学生最多,都是要出操的。

  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我扫了眼石辉那面就见他们打得那几个小子连连后退。

  石辉他们动作都是大开大合,看起来非常的凌厉凶猛。

  这也是我们事先研究好的,就是要在众人面前打出气势,显示出我们的强悍来。

  我接着下面又来了个撩阴脚,痛得铁子触电似一抖,下意识地就捂住了裤裆。

  我还大声骂了句,大白天就敢调戏女同学,非把你阉了。

  松开了他手的两个体育生,连续几脚就把铁子踹躺下了,曾宝也跳到铁子身上用脚猛踩。

  ,酷@,匠!网首r、发@g

  聚过来的人更多了,吕丽全情投入的向围观的学生哭诉铁子是怎么对她耍流氓的。

  有几个女生同情的安慰着,不少男生大骂铁子该打,骂完就盯盯的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吕丽,美女受欺负,怎能不让男人们义愤与心动。

  石辉他们早把对手打得趴在上起不来了,正要踢呢,就被曾宝抢上去挨个给地上的人免费踩背。

  这时候勇带着他那几个人就挤进来了,紧跟着铁子的其它同伙也进来了。

  十二三个人就喊骂着向我们几个开始冲击。

  我带着石辉他们对这些小子迎头痛击。

  我也不再是像上次在磨坊那跟他们游斗了,必竟他们人数少了三分之一,我方的战斗力又有了大幅度提升。

  这次打起来我们占据了优势。

  石辉和体育生老地豆都是单打独斗的方式跟六七个小子打成一团,猛打猛踢的,但却很少中招。

  我和候勇与另外一个小子打。我闪开候勇的一个右手直拳,抬起右胳膊就就砸在他的肩窝处,是用手腕的下面砸的。

  候勇身子一栽歪,我另一面的一肘就撞到他脸上了,候勇扭着身子翻倒在地上。

  旁边那小子踹了我大腿一脚,我马上就一手兜住他脚脖子,一掀一送,那小子就向后倒跌。

  我转身在他落地前又给他来了个后蹬,扑通一声,那小子仰面朝天的在地上摆了个‘大’字。

  我过去又对着候勇一顿猛踢,看着他在地上翻滚惨号,我想起了第一次他在双杠踢我时的事,心里这个解恨呀!

  元江元海哥俩同进去打对方一个人,一个打头,一个踹腿,几乎两下就能放倒对手。

  曾宝同学为别人踩了半天背或胸的,好像有些厌烦了,也找了个对手练起了他的降龙十八掌。

  对手虽然比他高大半个头,但就是打不着曾宝,还偶尔挨上曾宝的一记亢龙有悔或是见龙在田的,气得这小子真叫唤,发疯似去打曾宝。

  曾宝也灵活地晃动小胖身子和他游斗。

  战斗很快结束了,石辉看曾宝还在那练降龙十八掌呢,就过去一脚踹翻了那小子。

  曾宝气得直埋怨石辉,啥几吧人呀!我打完最后一掌他就倒了,你来插一杠子干嘛,你赔我啊,你赔我啊!

  我过去抓起铁子,抖得他身子直起波浪。

  我大声问他以后敢不敢调戏女同学了,铁子晕晕乎乎的说不出话来了。

  吕丽在旁边就哭。

  曾宝和石辉他们就喊打死这这个臭流氓,给学校除害。

  很多人也跟着响应,喊声一片。

  我心满意足的抬拳就要打。该死的铃声又响了,人群骚动了一下,除了一小部分人跑去上间操,大部分人都是围在原地看热闹。

  随后有几个学校的男老师也挤进来,过来制止。我也就一松手,铁子就趴地上了。

  最后连蒋德文都进来了,他脸色铁青,五官扭曲着。

  他扫了一圈,看见候勇也在那面躺着,就是皱眉,然后他恶狠狠的看着我。

  他指着我说,又是你挑的头吧,现在就跟我去教导处。

  他又看着趴在地上的铁子说,来两个人把他搀着也跟着去。

  吕丽这时指着我说,带走那个臭流氓就算了,带这位同学干嘛呀,他是来救我的。

  曾宝他们就带头起哄,说把见义勇为的好学生带走,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蒋德文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吓得大伙都很慌张。他说:没王法了,公不公平的等我调查完了再说。

  说完他又对吕丽说你也跟着走,把事情说清楚。

  吕丽委屈得就哭。

  周围的人又开台起哄。

  蒋德文气极败坏的开骂了,都他妈的给我老实点,谁要再起哄,马上开除。

  众人这才没动静了。

  我和吕丽走在前面,铁子被两个同伙搀着在后面跟着。

  我迎着众人的目光,感觉雄纠纠气昂昂的,吕丽的眼光还总往我脸上飘。

  到了教导处,蒋德文又是把门一关。

  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就问吕丽:你说说怎么回事吧,说得详细点。

  吕丽突然又哭了,抽噎说:这让人怎么说出口呀!

  蒋德文一皱眉头:先说说你是怎么遇见这个叫铁子的。

  吕丽说我跟本就不认识他,我刚下课就想起自行车忘了锁,就往车库那面走。走到树林那,这个叫铁子的就冲出来把我拉进去了,然后。

  说到这哭声又起来了。

  铁子的同伙就说:她胡说,她和铁子在在搞对象。他俩在树林约会。

  蒋德文一听来了兴趣,就问吕丽,你和铁子是在搞对象吗?

  吕丽说不是,我们才多大,学校和家长一直不让我们早恋,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那个同伙喊:你撒谎!是铁子亲口告诉我们说你和他搞对象。

  吕丽反驳:铁子说是就是呀,他要说跟你们妈搞对象,那你们就得管他叫后爹了呗!

  这话给我逗乐了。

  蒋德文气得直瞪三角眼。

  那两个同伙都说:我们亲眼看着你自己进去的。

  吕丽说你们是一伙的,当然是向着他说话了。

  那两小子还要说,蒋德文就叫那俩个小子别说话。

  他又问吕丽:他把你拉进小树林做什么了?

  吕丽抽泣着说:他把我拉进树林,就搂着我,还把手伸进我上衣里乱摸。

  蒋德文审视着吕丽,又问那后来呢?

  吕丽平静的目光看着蒋德文指着我说,后来我就挣开那个流氓,喊着跑出来,就遇见这位同学。

  那个铁子在后面追我还说要整死我,这位同学就去拦铁子,两人就打起来了。

  这两个还有另外的就过来帮那个流氓打架。

  铁子那俩同伙气得不轻,说你们冤枉好人,是你们先动手的。

  蒋德文喝止那俩小子,又分别问我和吕丽相互认识不。

  我俩都摇头说从来不认识。

  蒋德文阴冷的目光扫视着每一个人,在思索。

  我漠然的看着他,就听吕丽哭达达说:这学校也太可怕了,人家才转来几天呀,就赶上这事。以后我可怎么见人,蒋主任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蒋德文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咬肌都鼓起来了。

  皱了两下眉头后,就目光灼灼地盯住了我。

  一会后,他移开目光,对吕丽说你先回去吧,学校会给你个交代的。

  吕丽站着不肯走,蒋德文又对那俩小子说,你俩送他去医院。

  铁子从一进教导处就被人扶着,垂着头昏昏沉沉的。

  蒋德文又说了一遍,让他们走。他们三个就开门出去了。

  蒋德文说完就又盯着我,皮鞋原地动了动。

  我知道他这是以要开踢了,我就说蒋主任我这可是见义勇为呀!是不是应该给我表扬啊!

  蒋德文冷笑着说好,我给你表扬。

  蒋德文抬起了脚,我也绷紧了全身,准备挨踢。

  这时,走廊就传过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蒋德文收回脚,好像在听着。

  随后门就开了,校长迈着小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不少学生,挤在前面的是曾宝石辉。后面的还有汪虹和周菊,曹丹居然也露出冷漠的小脸来。

  其他人就是别的班的了。

  校长长得白白胖胖,脸上红润润的,保养的很好。

  只是头型差点,地方支持中央,那点头发油黑发亮的。

  校长说:蒋主任,今天的事关系重大呀,一定要调查清楚,慎重处理。

  如果真有见义勇为的学生,我们可不能让人家寒了心,让全校的学生感到不公平。

  蒋德文的脸色很难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校长,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处理好的。

  校长点了点半秃的脑袋,转身对门口的学生说,大伙都回去上课吧。

  这件事,学校一定会公正处理的,同学们要相信学校。

  曾宝他们就喊我们就在这等着,林风不出来我们就不走。

  校长为难的看了眼蒋德文,蒋德文沉思了一会,就气愤地对我说:走吧!

  我还问了一句,蒋主任,真的没什么要问的了?

  蒋德文脑门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

  走吧,回去等处理结果!

  说完他就走向窗户,这次没有点烟。身体僵硬地站着,像个石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