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怒火都发泄在沙袋上,拼命的打,不知疲倦的打。

  曾宝他们看了直咂嘴,曾宝说林风你是不是又疯了。

  我没搭理他,继续疯狂。

  这几天我过得很辛苦,郁闷哪!

  下晚自习的时候,我就地带着他们又去了那个小院。

  虽然这时那里更显得吓人,但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冲淡下自己纠结的情绪。

  他们战战兢兢地听我说话,当然是被黄大仙给吓的。

  我总结了下最近的训练成果,说这段时间大家进步非常大,很快我们就能凭我们自己的实力打败铁子他们了。

  他们听了就兴奋起来了,也不道怕了,摩拳擦掌的恨不得立马开战。

  然后我们就往回走,各回各的家。

  这时天也大黑了。

  我坐曾宝的摩托刚出校门口,开出也就200多米远吧。

  就看见前面道边突兀地停着一台桑塔那轿车。这块离路灯远些,看不清车子里面的情况。

  前门开了,有人探出半个身子向我招手,我一看是小华。

  曾宝停下车,小华让我上车还对曾宝说:小胖你先回去吧!老明找林风有点事。

  我和曾宝一起往后车窗里看,黑乎乎的,啥也看不到,感觉有些瘆人。

  曾宝很紧张地问:啥事呀!是不是和曹丹有关哪!

  _酷!匠网x}正t版首o发

  小华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不要问了,你先回去吧!

  我心里也有些忐忑,不道老明会怎么对待我。

  但我心里窝着一股火,也不在乎那些了。我就跟曾宝说你先回去吧,没事的。

  曾宝犹豫了一会,只好骑着小摩托走了,开得很慢,还总回头往这面看。

  我拉开后车门,就见老明靠里面坐着。

  车里很暗,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坐进去,关好车门后直接就问:老明哥,你找我有事?

  老明嗯了一声,语气很平淡,听不出什么感情色情。

  我心里没底,又接着问:那是什么事呢?

  说完我就感觉是句废话,除了曹丹还能有啥事?我说这话也是消除下紧张的情绪。

  小华坐在前面一直不出声。

  沉默了一会儿,老明轻叹口气说:林风,你这几天不好过吧!

  一听这话,我这个委屈呀!

  老明又说:小伙子别上火,做大事就不要在乎小节,只要你做得对,管他别人怎么看你说你。

  我感动得眼泪差点涌出来,这几天也就老明此时说的话才真正能让我感到释怀与宽慰。

  我也叹气说:好人难做呀!

  老明听了就笑着说:曹丹只是个小姑娘,以前被我姑和姑父他们惯成个大小姐脾气,你别怪她。

  小姑娘吗,脸皮薄,一时接受不了那件事也很正常,过一阵子就好了。

  我心情轻松的点头表示赞同。

  小华这时才开口,逗我说:林风,这回你也算英雄救美了是吧,呵呵!

  老明笑骂道: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吧。

  小华嘻笑着不说话了。

  老明说开车,送林风回家。

  小华发动车子,缓慢的向前行驶。

  我这也是第一次享受被人开轿车送回家的待遇,心里觉得暖暖的。

  在行驶中老明问我和铁子他们打完没有。

  我说还没呢,人手现在都行,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

  机会?老明听了微微仰头做思考状。

  小华边开车边说:等什么等啊,上次不是在磨坊那打输的吗,再打就在那把面子找回来不就行了吗?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也想像上次老明哥收拾黑胖子那样,名正言顺地打服铁子,只是铁子又不是黑胖子,也做不出太出格的事。

  老明听了大笑,说行啊小伙子,你还真悟出门道来了。

  小华打趣说:明哥,你就收林风当徒弟吧,这小子挺有悟性的。

  老明没有接他话茬,对我说:光等是不行的,不是有那句话嘛,没有机会就要创造机会。

  我听了心中一喜,就问:怎么创造机会呢?

  这个就只能靠你自己了,老明淡淡地说。

  我有些泄气,还以为老明能给我出个好主意呢。

  我有些郁闷地四处瞟着,借着路灯光我看见后视镜里映出个摩托车的影子。

  我就回头从车后窗望出去,看见曾宝骑着摩托在不远处跟着。

  我们的车到了十字路口,我给小华指出我家的方向。

  桑塔那转头开往那面后,我就看不到曾宝了,这一段路没有路灯。

  黑暗中我们三个都沉默着,老明不道在想什么。

  很快就在我家胡同口我下了车,然后目送老明的车消失在夜色中。

  不远处突然一片车灯光亮起,曾宝随后突突突的开到了,车没停稳呢就喊:林风你没事吧,老明没打你吧!

  我切了声说:打我干嘛,感谢我还来不及呢!

  曾宝说你就吹吧,这一道给我都担心死了,差点还跟大货车顶上。

  这句话差点给我感动得眼泪汪汪的。

  完了他又问我老明都和我说啥了,我也没隐瞒都告诉了他。

  曾宝就说我:你小子,打仗就打仗呗,这回非要玩高难的,我看你这场戏怎么个演法?

  我说我还没想好呢,想好了第一个通知你。

  曾宝挺乐的,又跟我闲聊了两句就突突突的开走了。

  目送他胖胖的身影消失后,我才进了胡同。

  我第二天上学后就在思考这个所谓的机会怎么创造,想了两节课也没想出个头绪。

  在小院里,曾宝他们也是抓耳挠腮的想不出辙来。

  我后来想到要是能找个女生当众诬陷铁子耍流氓,我们就能以保护女同学的名义痛打铁子一伙了。

  可这样的女生上哪找去呀,谁愿意呢。

  周菊显然是不行,都知道她平时挺风骚的,又和铁子处过。

  真要让她去讹铁子,谁会信啊,弄得大伙都得去同情铁子。

  汪虹那是想都不要想了,我哪能让她去做这事。

  第四节课前的休息时间,我出了教学楼就悄悄地往小院那走。

  周菊在后面叫住了我。

  她很是不屑地说:林风你咋这么完蛋呢,你和曹丹那点破事至于不敢见人吗,一下课就躲没影了,干脆把脑袋插裆裤里得了!

  我知道她误解我了,就说你别瞎说,我是因为别的事。

  她就问我啥事呀,老是犯愁。

  我就把我的想法说给了她。

  她听了就乐,说你真能整事,打仗还要打出个花来。

  接着她正色说道:你和铁子干仗我当然得帮你。上回我把铁子甩了,他还说要找个模样不比我差,性格还要清纯的女生。

  这么长时间他也没找到,不是人家看不上他,就是他看不上人家。

  我说是啊,上哪找个清纯点的,还能愿意帮我们讹铁子的女生呢?

  周菊得意的笑着说:你找不到,老姐可能找到。

  我急着就问是谁呀,我认识吗?

  她说我有个好姐妹叫吕丽,前几天让我哄着从一中转了过来陪我。

  她在一年六班,长得也挺漂亮的,又是特别清纯,撩扯男生比我还高明呢。

  我听了就笑,心想这清纯得有多少是装出来的呀,比周菊还高明,那就是比周菊还要骚了。

  我说我想见见这个人。周菊说得了吧,我还怕你被她撩走了呢。

  后来她说让我放心,这事她肯定能搞定,她这就去找吕丽去说,明天就能给我信。

  又过了一天,下午时。周菊跟我说吕丽已经撩上了铁子,别人都不知道,铁子还急着要和吕丽约会呢。

  我听了还问呢,这么快就撩上了,真有速度,怎么撩的呀!

  周菊得意地说那是我们女人的秘密,不会告诉你的。

  周菊又问我什么时候和铁子打。

  我想了下说,明天课间操前的休息时间吧,让吕丽把铁子约到小树林,然后说铁子耍流氓。

  周菊说你放心吧,肯定把戏给你演好。

  我后来在小院那就把这事跟他们七个说了。

  大伙都乐坏了,七嘴八舌就开始研究开战时的细节。

  我们等了很久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第二天上第二节课时,外面还飘起了毛毛雨,让我想起了黑胖子的那把飘落而下的瓜子皮,正是这把瓜子皮,让混横了多年的黑胖子彻底在镇上栽了。

  下课铃声响起后,我就心情激动的走出了教学楼。

  在柳树林以南,靠栅栏一边栽着一排柏树,也就一人来高吧,矮趴趴的,一丛一丛的。

  平时总有学生在这玩。

  我们八个人陆续地进了柏树丛里,分散着蹲在地上,假装玩走股道。就是在地上画个方格,各用五粒石子对拼的那种游戏。

  曾宝躲在树后,负责观察情况。很快她就说来了,铁子和一个女生进去了,那女生腰条真挺好看的。

  我问他铁子身边有几个人。

  曾宝说有四五个在车库那头晃呢!还老往树林那面瞅。

  我对石辉说马上开打了,都做好准备。

  石辉他们依次把话往下传。

  八个人的目光都瞄着柳树林的方向,眼睛都瞪圆了。

  流氓!抓流氓呀!一个女生尖叫着就从树林里跑出来了,很慌乱,很气愤。

  她长发散乱,半袖衫皱皱巴巴的。

  不用号令,几个人像被压紧的弹簧突然被释放开一样就蹿出去了。

  石辉和两个体育生是跑在最前面的。

  石辉跑到那女生前面就问了句:哪有流氓?

  那女生悲愤的一指树林,正好铁子怒骂着出来了:你他妈有病吧,敢耍我,看我不整死你。

  那女生就喊抓住这个流氓。

  当看到我们时,铁子就愣了一下,这时车库那几个小子也跑过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