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的众人听了都没有动地方,一脸期待的望着老明,好像是要得到什么答案似的。

  有几个认识老明的跟老明打招呼:老明,我先进去了!

  老明笑呵呵的回应着:好嘞,有空找我玩噢!

  人群有些骚动,在议论这小伙原来叫老明?

  老明说:我老明今天冒懵了,就算给演出助兴了,大伙都进去吧,节目挺好看的,好心情不能让这个死猪给破坏了,哈哈!

  说着老明还潇洒地做了个请的姿式,众人这才释然的议论着陆续往放映厅走。

  老明随后也进去了。

  我们八个在一边看着,还有几个好事的也在那看。

  休息厅与放映厅之间的大门完全打开,黑胖子板板正正的面对舞台的方向跪着。

  我看出他是在硬撑着,被血糊住的脸已看不到本来模样。偶尔晃动一下,姿势走点形,就被旁边的人没头没脑的给一棍子。

  舞台上又是劲歌热舞起来,台下观众也狂热地跟着互动。

  后来曾宝有点不耐烦了,就嚷着要进去。我也只好跟着进去了。

  后面的节目很精彩,我有点心不在蔫,心里有很多问题想不明白。

  我不明白为什么老明在看到自己对象当众受调戏时,不马上带人上去干黑胖子,换谁都得这么做呀!

  如果他当时上去的话,台上的美女们也不会受到袭击,演出也不会中断。

  他为什么要等到后来才出手呢?

  而且他的人还都带着家伙,那些东西并不是在电影院能随意找到的,显然早有干仗的准备。

  小华今天的表现和他说的正好相反,打起群架来,比谁都欢实。

  我疑惑着去厕所尿尿的时候竟然遇到了小华,小华还嘻笑着跟我比谁尿得远,尿得高。

  完了,我就把他拉到一边问他: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打群架吗?今天的表现,你怎么解释?

  小华笑了,很开心。他说:没办法呀,本来我也不想这样。但老明那么一说,我也只能破回例了。

  我就问他你们上楼之前,老明跟你们说啥了?

  上去,为民除害!小华说。

  我听了有些吃惊,这怎么还扯到为民除害那个高度去了,老明想做大侠吗?

  黑胖子一直跪到散场,受尽了别人的鄙视。在老明他们都走了后,就一头栽在地上成了‘死胖子’。

  后来让电影院的工作人员给弄医院去了。

  我回到家,躺炕上就在捉摸这件事。

  前前后后的想了很久,才感觉自己好像是想明白了。

  我认为老明今天所谓的为民除害,其实就是要立棍,在电影院那么多人面前打响自己的名号。

  他之前没有发作,是因为如果当时就干,在别人看来就是小混混为女人斗欧,会让人感到不屑。

  凭黑胖子一向的无赖作风,老明预见到黑胖子很快就会有更出格的行为。

  然后正如他所想,黑胖子犯了众怒。

  老明就堂而皇之的做了回除暴安良的大侠。

  A最~●新|章^节%上H酷_匠+网

  电影院里不光是普通观众,还有全镇大部分的混混,其中不乏大哥级的人物。

  这些大哥们就算看出老明是想借机立威,但是想出头干扰,必然要受到观众们的责难。

  人家老明这是英雄行径啊,你出头拦着,那不是装鳖犊子吗,民意不可违呀!

  我后来看演出时还听后面的人小声议论,说镇派出所的人穿着便衣也混在观众中,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的特殊身份不方便看这种很色情化的演出。

  甚至还说有人看到当黑胖子作得正欢时,那几个便衣从右面走廊往后挤,然后再穿过休息厅去楼梯那上去秘密带走黑胖子,但却让老明的人抄近路抢先到了二楼。

  后来看老明的人和黑胖子一伙干起来了,就乐得清闲的在旁边看哈哈笑。

  结果老明在众人面前出尽了风头,摆足了威风,不但赢得了大家的支持,树立了自己的威望。而且还省去了身后的麻烦,连派出所都不用去。

  想通这一点,我对老明更加佩服了,这个棍立得太牛逼了,太有技术含量了。

  第二天在学校里,在社会上都在议论这件事。

  老明出名了,棍也立起来了,坚实地迈出他走向社会的第一步。

  周菊有些沮丧,对我说没想到曹丹表哥这么厉害,以后我不得让她欺负死呀!

  我安慰她说:曹丹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你俩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不就好了吗?

  周菊听了有些不服气,却又无可奈何。

  我们八个继续在那个小院练功,风雨无阻,大家进步都很大。

  石辉他们把沙袋打得砰砰的响,我总担心沙袋被打碎了,我还要央求我妈给做新的。

  元江元海哥俩还捉摸出很多从不同角度同时攻击对手的招式来,连我都很难招架。

  就连总爱练降龙十八掌的曾宝也变得身手敏捷起来,强烈要求下次一定参战。

  还说上次因为他没参战,所以七剑才折了。

  如果他参战那就是天龙八部了,必然能打胜仗,以后也每战必胜。

  我问他你知道天龙八部是什么意思吗?

  曾宝无所谓的说不就是八个人嘛!

  我跟他说那是八种神道怪物。

  曾宝说是怪物也好啊,那我们就是二中八怪了!

  受老明事件的影响,我急着想打败铁子候勇一伙的想法放缓下来,因为再和他们打,一定彻底打败他们,让他们一蹶不振。

  最好像能像老明那样找个合适的时机,堂而皇之的干沉他们,真正在二中立起棍来,而且又能服众。

  周六时我和汪虹在石辉家见到曾宝对象,这丫头长得挺萌的,圆脸大眼睛,说话细声细气的。

  我觉得和曾宝长得有夫妻相,我这也是听大人们说的,太深了我也不懂。

  总体感觉这丫头比她的实际年龄要成熟一些。

  五个人在一起玩扑克,两对小情人互相使眼色,配合着出牌。

  光棍一条的石辉总是输,石辉后来就不玩了。有些生气地说你们成双成对眉来眼去的这不是气我呢吗?赶明个我也找个对象,省得让你们欺负。

  四个人就笑,都答应着给石辉介绍对象,石辉这才消停下来。

  我和汪虹从石辉家出来时,就打三轮去了荷花坑。

  这时进入六月份了,荷开得很是好看。

  我还念了一句接天连叶无穷碧,汪虹接道:映日荷花别样红。

  我说你比花儿还要红,汪虹捶了我一粉拳,我就搂着她往凉亭那走。

  在那我俩还花钱合了张影。

  我记得上次爬山时在梨树下我俩也合了一张,当时汪虹笑得很甜蜜。

  两次都是在花前合的,我又联想起在小树林和汪虹幽会的情形。

  都说花前月下,两情相悦,的确如此。

  不知怎的我又想起了那晚周菊对我表白,以及后来伤心离去的情景。

  汪虹把神游太虚的我唤醒了,她问我发什么呆呢?

  我看着她的黑睫毛眨动着,像是蝴蝶振翅,清澈的目光像是看穿了我刚才的想法。

  我慌忙打岔说:你昨天不是去你表姐家了吗?

  她点点头。

  我又问:你表姐挺高兴的吧!

  她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叹了口气说:你们男生啥也不懂。

  我纳闷地看着她。

  她说:女人马上要离开娘家了,能有几个高兴的,我表姐当我面还哭了呢!

  我无语了,这事我的确不懂,谁没事去看大姑娘出嫁前晚是个怎么情形?

  汪虹凝望着远处的荷花,很惆怅地说:要是我出嫁前那晚,我会难过成什么样呢?

  我听了心中一喜,正了正身姿,说:那新郎一定是我吧!

  汪虹给了我一个白眼:是你我也不能不难过呀,哪象你们男的欢天喜地把女人娶回自己家。

  我用双指揉了揉额头,一时不道说啥好。

  但我马上就想到了,就对她说:那我就倒插门嫁到你家行了吧,这样你就不用离开娘家了。

  汪虹扑哧笑了,很开心。

  她逗我说:好啊!上门姑爷。

  随即我那脸啊,就被她波了一下。

  我也搂住她,和她脸贴着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地豆说:

  初次看书的朋友,不要忘了先点下右上角的‘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