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在学校我感觉其他班的人瞅我时眼神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异常。

  我想应该是铁子和候勇他们没让昨天的事扩散出去,为的是不让学校方面追究。

  毕竟蒋大主任的低鞭腿让人想起来就心惊胆寒。

  汪虹也不生我气了,又是神神秘秘地给我的钢笔注满墨水。

  周菊下课时跟我说她彻底和铁子分手了,还骂铁子也太不拿她当回事了。她那么劝铁子也没能阻止他,还联合候勇把我们打成那样,太无耻了!

  我心里对她的忧虑总算是释然了。

  班主任让曹丹把我带到语文办公室,语重心长的劝我不要再打仗生事了,把心思多放在学习上。

  我嗯嗯啊啊的答应着,没怎么往心里去。

  偶尔和铁子或候勇他们碰见,他们只是投给我蔑视的眼神,并没有什么言语上的挑衅。

  我也不太理睬他们,大家都明白谁强谁弱靠的是拳头硬郞,不是靠耍嘴皮子,互相辱骂的,逞口舌之能。

  第一次和铁子他们打架的处分下来了,我还是严重警告,石辉他们自然是比我轻,曾宝这礼真没白送,哈哈!

  一切看起来都是风平浪静的,我心中却暗流涌动:候勇铁子你两个狼狈为奸的家伙给我等着,我林风很快就会把你们踩在脚下,打个不能人形。

  我们学校的面积很大,四周用铁栏杆围起来,栏杆有三米来高,这是为了防止学生逃课。

  在最前面靠左边一角那有三间空房子,带个小院,是以前的校办小工厂,栏杆外是一片苞米地。

  小工厂由于经营不善早就关门大吉了,设备也被校长等卖完钱后揣进了腰包。

  这个荒废小工厂后来逐渐地成了学校的禁区,学生们都不敢去。

  都说那里荒草丛生的有黄大仙居住,也就是成了精的黄鼠狼,俗称的黄皮子。

  学生们都认为招惹到黄大仙后,就会被迷得魔魔怔怔的不是重病缠身,就是出些各种丢掉小命的横事。

  就连那些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混混们一提起那来,也是很害怕。

  那股超自然的神秘力量,不是凡人所能抗衡的。

  我对那也是心中恐惧,但我又想把我们的练功地点设在废工厂那,因为在那没人打扰,候勇铁子他们也不会知道。

  我想起我家也是供了包括黄大仙在内的四位保家仙的。

  我妈每逢阴历的初一和十五,都是在仙堂上摆满各种供品,然后虔诚地上香、叩头,默念:求老仙保佑我们全家。

  我侥幸的认为那的黄大仙可能就是我家供的那位,我妈那么虔诚的供奉,他老人家应该会保护我,不会为难我的。

  我中午时先让曾宝买了香和酒,还有点水果。又找来了石辉,在我的好顿劝说和鼓舞下,他俩才胆战心惊的跟我去那。

  我们进了那个小院,慌恐地打量着,里面都是杂草,矮树,碎砖瓦,东南角那还有一棵大槐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的,加上外面密实的苞米地。

  风吹草动,苞米叶片哗拉拉响,的确有些吓人。

  我心中喜悦多过害怕,这真是个幽静的练功地点。

  在大槐树下,我们点着香,摆好酒和水果,然后我们三人跪在地上双手合什,闭上眼睛。

  我在心中默念:老仙家您好,我们为了不受欺负,才来这练功。惊扰了老仙家,求老仙家莫怪,以后初一十五必给老仙家上供。

  念完起身,三人都感到轻松了许多。

  又去空房子转了转,顶棚还行,估计不会漏雨,就是屋里垃圾多些,收拾收拾就能呆人了。

  最后决定:以后一下课大伙就悄悄来这练功,睛天在小院里,雨天在空房里。

  回去后我就悄悄跟元江元海和老地豆说以后就在小工厂那练功,他三个一听就吓毛了。

  我又跟他们说我已经给老仙家上过供了,解释过了,他老人家不会为难我们的。

  他仨还是害怕,后来我就激他们忘了铁子和候勇怎么打得我们啦!

  想打败他们就必须去那练功,他们这才勉勉强强的答应了。

  再过一天我们就正式在那开始练功了,总共八个人,那俩体育生是让石辉硬给逼来的。

  沙袋也被我从家里弄过来了,此外又让我妈缝了两个,都挂在大槐树下。

  大家提心吊胆地用了三个课间休息时间,才清理差不多了,清理完就不觉得太紧张了。

  之后,我就把从表叔那学来的拳法和腿法一点点地教给了他们。

  他们学得都很认真,元江元海兄弟学得最上心,练得也最刻苦。

  我想是因为上次他们被铁子他们踢的满地翻滚才激发出他们的狂热劲头来的。

  也就是曾宝差劲些,练着练着就打起了他从电视上学来的降龙十八掌。

  每打一下,嘴里还念着什么亢龙有悔、见龙在田,神龙摆尾的招式名,逗得大伙直乐。

  我问他练这干啥呀?

  他说这才叫武功呢!等他练成后,隔老远就能把敌人一掌拍飞。

  大伙都戏称他曾帮主,我也实在是拿他没法儿。

  表叔因为手伤的关系并没有教我摔法,但我认为摔法还是有用的。

  就让元江哥俩把摔法中的一些能够快速摔倒对手的动作保留下来,并结合到拳脚中。

  我因此也跟着学了一些摔法。

  对于石辉他们的纠正也就是注意防守,减少被对方伤害。

  看着他们练得生龙活虎的,我对和铁子他们再次开战充满了信心。

  我们一年有六个班,李自强和李立山分别是一班和二班的,跟他俩没什么可说的。

  我委婉地问过另三个班的老大,愿不愿意帮我们和铁子他们干仗。

  他们也是婉转地拒绝了,我听出他们的意思是怕高年级的人,又是事不关己,很满足现在不被欺负的现状。

  我在心里很瞧不起他们,太他妈安于现状了,没一点雄心壮志!

  一天大伙正在破院那练着呢,曾宝给我扯到空房里跟我说他昨晚在他家相亲了,就是上次他说的那个他老爹战友的女儿。

  我问他相得怎么样,曾宝贱兮兮地说还行,那丫头长得不错,说话细声细气,慢条斯理的。

  看样子,对我印象也挺好的。

  我听了就觉得曾宝挺幸福的,起码双方大人都愿意。

  但我和汪虹就不行了,要是让家长知道肯定会大力阻挠的。

  对待早恋的态度上,这两伙家长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曾宝又跟我说明天晚上在电影院有场轻歌舞演出,只演一场人家就走。

  我一听也乐了,好几年没看到轻歌舞了,这场热闹怎能错过?

  他的意思是统计下具体的人数,他好早点买票,怕去晚了买不着。

  我问他你对象不也来吗,他说人家爹妈晚上不让出来,要再见面也是周六周天。

  然后曾宝出去问那几个,给那几个小子都乐屁了。

  让我想不到的是汪虹竟然不能去了。我一回教室就把这事小声跟她说了,她说后天她表姐结婚,明晚是在娘家的最后一晚,她要去陪陪表姐。

  我听了非常失望,也知道她们姐俩感情挺深的,就没在多说。

  第二天放学回家后,吃完晚饭我就往电影院那面走,正好是去曾宝家的方向,我和他约好在前面的小学门口会合。

  Ij看正:版章节上酷匠…T网

  到了那,我还发现周菊和一个老娘儿也在,那女人长得挺妖娆的。

  周菊给我介绍这是她老满婶,我想起来上次去周菊家时,周菊和那个老满叔斗嘴说要给人家给阉了的事来。

  就笑着问,老满叔没来吗?

  那个老满婶抢着说:那个死玩意,不道又跑哪鬼混去了!

  我们三个就乐,然后四个人说笑着往电影院走。

  电影院前面人真不少,乱哄哄的。

  我们站在平台上等石辉他们。

  我瞄着周围的人群,看见有很多混混模样的人,牛哄哄的,有的还挎着女人。

  他们手里掐着票也不急着进去,就在那晃来晃去的,跟这个打打招呼,跟那个抽根烟,潇洒的聊几句。

  我感觉这就是装逼,此时不装,下回都不道去哪装了。

  石辉他们也陆续的到齐了,在这过程中我居然遇到了黄毛一伙,就是那个让我表叔踹到河里的刘大平。

  黄毛老远就跟我打招呼,说兄弟也来看演出啊?

  我看他挺客气的就微笑着点下头。

  黄毛硬塞给我一瓶饮料,还问我表叔的情况。

  我看他挺真诚的,就实话实说:表叔回河北了。

  黄毛有些遗憾,临走时还说让我有空去桥头找他玩去。

  我不禁对他产生了好感,这人不错。拿得起,放得下。输了也能大大方方把你当朋友处,一点也不记仇。

  比起候勇强多了,总想着伺机报复。

  可头我进场前也没看见候勇或是铁子他们,可能是先进去了或是还没到呢。

  曾宝喊着进去啦!就举着一把票要往检票口走,我们就跟着。

  这时我就听见有人喊我:林风。

  我回头就看见小华和老明一伙人过来了。

  喊我的是小华。

  曹丹和老明对象并肩走着。

  我听见身后周菊哼了一声,转头就看她和老满婶往检票口那走。

  老明和曹丹他们上来后,小华就问我:你们上次打输了,找没找回面来呀!

  我脸一红,含糊地恩了声。

  老明微笑着看我,挑了下眉毛说:用不用我出面教育教育那帮小子。

  我听了心里很激动,但一想老明能扫平职高,我为啥不能凭自己的力量称雄二中。

  我笑着对老明说:还行,我们自己能对付。

  老明对象说:哎哟,你小子还真有刚呀!老明上赶子帮你都不用?

  老明一脸玩味的看着我,我尴尬地说:谢老明哥了,要是实在不行,我会找老明哥的。

  老明对象有些不乐意的说:那时候呀,就不一定帮不帮了。

  曹丹看我挺尴尬的就拉着老明对象的胳膊说:姐,咱俩先进去吧,一会就开演了。

  曹丹和那女的走时还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眼中有些笑意,让我有些意外。

  老明对我点点头,这时过来几个混混跟老明打招呼,递给老明烟。

  老明微笑着就和他们聊上了。

  我们几个也就跟曾宝进了电影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地豆说:

  看书的朋友,帮忙先点下右上角的追书。顺便点下撸撸,有什么想法和想对我说的就点卖萌说出来,我会尽快回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