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小华救七剑

  我气愤的转回头问铁子,你他妈不讲究呀,说好是我们两伙人打,你又找候勇来干啥?

  铁子冷哼道:不是我找的,是他自己要来的,说有笔帐要跟你算。

  我明白了,候勇一直挺消停的就是等机会报复我。

  这个机会终于被他等来了。

  我双眼冒火地望着候勇渐渐走近,也看清了他一副咬牙切齿的嘴脸。

  候勇到了我跟前,指着我说:姓林的,你他妈抢了我媳妇,今天我让你走着进来,躺着出去。

  我也指着他骂:你媳妇?你他妈也配?上次让你跑了,这回肯定干废你!

  候勇脸一红,转头看铁子。

  铁子大声说:废什么话,动手!把这帮一年小崽子都给我打沉了。

  他们的人就聚拢过来把我们七个人包围在中间。

  他们有十七八个人,而我们只有七个,悬殊的力量对比,说明什么?那就是要把我们这股刚刚露头的力量,彻底打垮,踩进地里,别想再萌生发芽。

  想到这我顿时怒火中烧,喊了打!就抬脚去踹候勇。

  石辉也冲过去拳打铁子。

  双方的人马上就混战到一起。

  候勇这回有了倚靠,显得很强悍。

  但两三下就让我给踹翻了,跟他来的那四五个小子就集中火力打我一个人。

  他们密集的拳脚往我身上砸,我牢记着表叔的话,避实击虚。就灵活的躲闪着,有机会就还击一下子。

  只一会的功夫我们刚刚还离得很近的七人,就被他们给冲散帘子了。

  石辉与铁子以及另两个小子打在一起,以一敌三,以硬磕硬,全然不顾被频频击中,顽强的拚打着。

  那俩体育生表现得也很生猛,虽然打得笨些,挨了不少拳脚。但也能仗着身体的优势和对方四个人勉强支撑。

  元江、元海哥俩还是以摔为主,这次可吃了大亏了。

  刚刚摔倒一个对手,就被旁边涌上来的几个人给踢倒了,两个人在地上被踢得直滚,抛土扬长的。

  老地豆被两个小子打得连连后退,连手都还不了一下,光挨打了。

  曾宝也不道哪去了,跑了也好,在这也是挨打。

  候勇起身也来打我,我更加难以支撑了。

  我们的人都很分散,看样子,很快就会被他们各个击破。

  我跳到一边喊了声都靠过来,可我的人都被铁子他们缠住了,一时很难过来。

  我一急就下了狠招了,跑到踢元江他们几人跟前,左右开弓地连着几脚都踢到他们老二上了。

  疼得这几个小子捂着裆转着圈,一个劲的蹦。

  这是我表叔教我的连环腿法和撩阴腿法,我一急就给合二为一了。

  元江和元海也借机一身土的爬起来,到了我身边,我又带着他俩冲到老地豆旁边对那俩打他的小子施展连环撩阴腿,那俩小子吓得马上就捂裆退开了。

  我们四个就这样冲来冲去的,尽管挨了不少拳脚,但还是和石辉、体育生他们汇合到一起。

  我们背靠背的站成了个小圈,却看到铁子哈哈一笑,大手一挥说:围起来,关门打狗。不打得他们不成人形,绝不停手!

  我瞬间就一阵汗颜,我怎么没想到这一手呢,光想着不被各个击破了。

  他们的包围圈一紧,急风骤雨般的拳脚就倾泻在我们七人身上。

  我的连环撩阴腿在对方有防备的情况下也施展不开了。

  现在剩下的就只有挨打了,打得我们伤上加伤,摇摇晃晃的马上就要倒了,倒了就不可能再起来了。

  我真激眼了,杀人的心都有。

  我忽然瞥见地上有两块砖头,一哈腰捡起来,就塞给了石辉一块。

  我喊着都跟着,跟我和石辉冲出去!

  前面的一个小子,一砖头就让给拍脑门上了,仰面就倒下去了。

  我反手又是一下,另一个小子捂着半边脸就跌到一边去了。

  石辉也是连续拍倒两个,缺口一开。我们七个就冲了出来。

  他们就在后面紧追,还有的捡砖头往我们这面飞。

  我和石辉也把砖头往回一飞,转身就跑。

  好像听有人哎哟一声,像是候勇发出来的。

  铁子还喊着:快追,一个都不能让跑了。

  候勇也跟着喊:扔砖头,往姓林那小子身上砸。

  道两边都是稻田地,我们只能往前跑。

  毕竟是他们身高腿长,我们刚上道跑出不远,就被他们追了个前脚接后脚。

  还有人身上挨了砖头。

  前面不远就是我们学校,可我哪有脸跑回去啊!

  就在这时,迎面一辆银灰色面包车呼啸着就斜冲过来,刺耳的刹车声响起,烟尘弥漫中面包车在我们身后来了个漂亮的漂移,吓得铁子一伙慌忙往后躲。

  车门滑开,露出一个胖小子来,手扒门框探身向我们招手:上车,快上车!

  靠!是曾宝!

  我冲到车门旁,就转过身喊都上车。

  石辉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进了车里,我迎面又踹趴下一个追过来的小子,就跟上已开动起来的面包车,在后背又挨了一砖头后,一个弹跳就钻进车里,终于关上车门。

  面包车飞速得就往前开走了。

  我从后面的车窗,就看见铁子候勇他们跟着车跑了一段后,就比比划划地不追了。

  我们都松了口气,那几个人就夸曾宝,说曾宝是及时雨。

  石辉离着曾宝最近,搂着曾宝就在他胖脸蛋上亲了一口,说宝啊!你太可爱了。这下给曾宝恶心坏了,抬手就擦。

  曾宝说想不到你们这么狼狈,比我想像的还要惨。

  我脸一红,为了摆脱尴尬,我问他在哪雇的车,花了多钱。

  曾宝努努嘴说100,你跟开车应该认识的!

  我一直是背对着驾驶座的方向的,这时才转过来,看开车的人。

  见是一个枯瘦的同龄人,小华!也就是老明手下那个和我比武的小兄弟。

  他这时也把脸转过来了,呲牙一乐,油污的脸衬得牙齿雪白。

  真有缘啊,咱俩只见过两次还都是在磨坊!小华嘻笑着说。

  我又感到很尴尬,就直接说:让你见笑了,打了一个败仗。

  小华说:哪有长胜将军啊,以后找回来就行了。

  我心里觉得很宽慰,就点了点头。

  小华的车开的真心不错,边躲避着迎面的车辆边转头和我交谈。

  他又说:其实我不太喜欢打群架,我喜欢单掐,就像电视里华山论剑那样多有意思。

  我很认同的笑了笑。

  小华说:哪天有空,咱俩再练练呀?

  我说好呀!你开车来接我,找个没人的地方,咱俩好好比试比试。

  后来我就问他怎么遇上曾宝的。

  小华说他刚修好这台车,开出来遛遛。

  开到十字路口就被曾宝拦住了,他说让我跟他去接人,接完给我100块钱。

  后来上车后他说你是不是上次和林风比武来着。

  我说是啊,林风在哪呢?

  他说林风他们正在磨坊那挨打呢。我一听就急了,这要把我的比武对象打坏了,以后我找谁比去呀?

  车里的人听了都是哄笑,笑完就有的喊痛,这一笑把脸上的伤口给牵动了。

  车子在曾宝家门口停下,大伙下来后,曾宝掏出张百号从车窗塞进驾驶室。

  小华气得扔了出来说这不是骂我吗?

  然后他又对我说:林风,做好准备,说不定哪天我就来接你。

  我抱拳表示随时恭候,其它人就和小华挥手告别。

  面包车流畅的一挑头开走了。

  在‘金毛狮王’的狂吠声中,大伙进了曾宝的屋子。

  坐沙发的,坐炕上的都是垂头丧气的,气氛很沉闷。

  曾宝拿出一瓶很精致的跌打酒来,说上回带石辉去那个诊所,光擦点药水,就收了我50,太他妈黑了。干脆我自己买瓶得了,没想到这就用上了。

  大伙这才有了点笑模样,开始轮流擦药酒。弄得一屋子味,像是中药铺似的。

  擦完了,大伙就边喝着饮料边说话。

  曾宝说当时看对方那么多人打我们,知道今天肯定得吃大亏,他就乘乱就跑了。

  有个小子在后面追他,他一直跑到十字路口附近才甩开那人。

  然后他就拦面包车,但是没有敢停的,这一段路出租的面包车是不敢拉客的。

  要不是后来遇到小华,今天真傻眼了。

  石辉气得就骂候勇和铁子狼狈为奸,给我们玩阴的。

  其他人也都跟着骂,给这俩小子的列祖列宗好一顿问候,骂到精彩处大家就哈哈大笑。

  看大伙情绪高涨起来了,我就说这次打输了,没什么关系,不是老说那个胜败乃兵家常事嘛!

  重要的是下次怎么找回来,我们人太少,个人的打架的水平也不高。

  他们听了嗯嗯嗯的表示赞成,说这次要不是我和石辉带着他们冲出来,都得让铁子一伙包了饺子,谁也好不了。

  、g更_新3最{快B,上酷k匠,网

  最后大伙决定下来,回去多联络与铁子,候勇有矛盾的人,再找个背静的地点抓紧练习功夫,教练就是我。

  决定完大伙都挺乐的。

  又休息了一阵,几个人开始往外走。曾宝又送到他家附近的道口拦了几辆三轮车,先付了车钱,然后目送大家的三轮往各个方向开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