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七剑下天山

  我回到教室时,发现曾宝没影了。

  汪虹小声埋怨我,说我不应该为这点小事打仗,她很担心我。

  我说我打仗有我的道理,你就别管了。

  汪虹提高说我不管你谁管你?说完她就有些难为情了。

  我摇摇头,没再说话。

  汪虹见我这样就生气地转回头,不吱声了。

  周菊给我传纸条问是不是有她的原因才和铁子打起来的,如果是的话,她就马上和铁子断了。

  我回她纸条说不是,是我自己的原因。

  她也就不再传纸条了,不知在想什么。

  我转头看曹丹的座位也空着,心里奇怪她怎么没来找我们去教导处?

  然后就开始上英语课了,英语老师讲了半天课,曹丹才进来。她又是做了一回欢迎大使,把我班参战的几人带去教导处。

  路上我看她的脸色显得很平静,并不像以前的冰冷。睫毛微颤着,好像若有所思。

  教导处的大屋里站了不少人,铁子一伙并排站着,大多在偷偷揉腿,显然是刚被踢过。

  蒋德文这厮有个毛病,他踢完人你还要站直了,不许乱动,等他有心情了再继续踢。

  石辉也在,昂首挺胸,目光凛然的像根石柱。

  蒋德文冷着脸不说话,扒拉着我们几个,弄成个有一定间距的一排。

  然后蒋德文就用他那穿着硬皮鞋的脚开始演练他的低鞭腿法。

  他先从那一边的老地豆开踢,踢得老地豆直哎哟,呲牙咧嘴的。

  元江、元海哥俩很有挺头,皱着眉头,没发出一点声来。

  他们仨每人被踢了十来脚。

  轮到我了,情况就不一样了。蒋德文愣着大三角眼说:你小子真是不长记性啊,没事就给我鼓包。你不就是想立棍吗?我今天就踢碎乎你这根棍!

  说完他就左右开弓,我马上就成了木人桩。

  每踢一下,我都感觉像是被铁锤砸一样,真他妈痛啊!

  我咬着牙,眯着眼,绷紧全身肌肉坚难的忍受着,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这么多人看着呢,有兄弟,有对头,我绝不能犯一点怂。

  我最后完全是靠意志力才扛住蒋德文的猛踢的。

  估计在踢完二十来脚后,蒋德文引以为傲的低鞭腿演练才正式结束。

  蒋德文又是老调重弹,对所有人说:都回去上课,等处理结果。要是再干仗,都把你们开除!

  接着就是情景再现了。蒋大主任心满意足的点燃一根香烟,闲庭信步的走到大玻璃窗前在烟雾缭绕间,愉悦的欣赏着窗外他所钟爱的校园美景。

  我推开了元江元海的搀扶,挣扎着走出教导处。

  铁子一伙在后面跟着,双方谁也不搭话。

  在下到一楼走廊时,铁子过来对我说:行,林风,你有刚。但是你想在二中立棍把我们踩脚底下,那肯定不好使。

  我说不好使也得他妈好使。

  铁子阴沉着脸说:那咱们就继续干,今天大家挨踢了。那就明天中午在西面磨坊那大干一场。但这事得保密,不能让学校知道,你们敢来吗?

  我怎能让他吓住,我冷哼了声说:明天谁他妈不来,谁就是鳖犊子!

  铁子扭头带人又上了楼。

  我们没回教室,蹒跚着去了柳树林。

  大家坐在草地上,边揉腿边讨论明天的一战。

  老地豆担忧的说:我们的人太少了,曾宝现在就不道跑哪去了,就算在也不能算数,那们就是五个人。

  铁子他们一伙估计得有十个人,岁数又都比我们大,这个仗怎么打呀?

  元江、元海哥俩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在那揪草玩。

  石辉说:哼,人多算个屁呀!你要怕了,你就别去了。瞅你刚才让蒋德文踢的那样,太没刚了。

  老地豆脸一红,有些激动的说:滚犊子,我怕老蒋踢也没说怕铁子他们呀!

  石辉张嘴还要损老地豆,被我用眼神制止了。我说老地豆说的也有道理,我们人的确少,我和石辉应该能对付四五个人,剩下的人你们仨对付也很困难。

  元江说哪我们也找点帮手呗!

  元海反问,你认识谁呀,就找帮手?

  石辉说我找两个人吧!也是我们一年一班的,跟我处得挺好的。

  我看了石辉一眼,有些不屑。

  石辉马上解释说:我说的这俩不是李自强他们,人俩是体育棒子,平时不惹事。一个练跳远的,一个练跨栏的。

  听石辉一说大家都乐了,想到体育生强健的体格,顿时变得信心满满。

  后来大家决定明天吃完午饭后在这聚集。

  过了一会,周菊找过来了,说:你们不上课在这研究啥呢?是不是又要和铁子他们打。

  我说不是,那事已经完了,再打就都得被开除。

  周菊撇嘴说我才不信呢,姐的眼睛毛都是空的。我刚问过铁子,他也说不打了。瞅他那神叨叨的样儿,我就知道你们还得打。

  我只好说,不信你问他们是不是不打了。

  那几个佯死不活地说不打了不打了。

  周菊摇摇头。

  然后坐在我身边很诚恳的说:林风,就算是为了我就不要打了,我替你担心。

  马上那四个小子就开始起哄,捏着嗓子说:林风,我们也替你担心。

  周菊冲他们摆着手说:一边去,再起哄都给你们咔嚓了。

  我对周菊的话感到为难,但最后还是说这事你就别管了,我有我的道理。

  说完我才想起这话不久前对汪虹说过。

  周菊一听急了,说林风你以前不这样啊,咋和汪虹出两天门,回来就变这样了。

  这话给我吓一跳,元江兄弟和老地豆同进咦了声:汪虹也去了?

  我不想把汪虹扯进来,心想这次又是曾宝在周菊的暴力下把我卖了。

  我说了声上课去,就起身扶着腿往教室走。

  在走廊里路过别的班门口时,我故意装着没事人似的往前走,周菊就挡着我和我并排走,她笑着说,林风你就装吧,这回你裤裆没开吧?

  那仨货就笑着问上回你俩在教室里都干啥啦?

  周菊哼着说自己猜去吧!

  说完就被他们嘘了几声。

  这节课是物理课,物理老师是个很随和的高个老头。也没问什么就让我们进座。

  我过了讲台,就见汪虹眼中含泪的望着我。我突然就腿一软,身子往前一栽,伸手就扶住了前面的一个书桌。

  汪虹的眼泪就流出来了,我心里有些难受,硬撑着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双眼望向窗外,不敢去看汪虹。

  沉默一直持续到晚上放学。

  晚上我在家里用药水仔细地擦拭了双腿,然后就躺在炕上想事情。

  我想到周菊诚恳的求我,汪虹看我举步为艰时的伤心落泪,我的心突然就软了。

  我固执的要和铁子开战是不是错了?

  可是我又想到了我以前受的欺侮,与及老明那天在磨坊时的威风。

  我又坚定了我自己的想法。为了威望,为了别人对自己的恭敬,这一仗一定要打。

  第二天曾宝来了,问我说昨天什么情况,我把他扯到外面就把中午和铁子开战的事告诉了他。

  曾宝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心说:能行吗?我说差不多。完了我又问他昨天跑哪去了。

  他说他怕挨踢,就回家了。后来听他老爹说和我们校长认识,就晚上让他老爹带着他去校长家送了些礼物,让校长减轻对我们几人的处分。

  校长乐呵呵的答应了。

  我赞赏的对他点头,说好哥们。

  我感觉我的身体没什么事了,还是年轻好,恢复得快。

  中午饭吃完后,我在走廊对曾宝说你就不用去了,打起来你肯定吃亏,你对我们做的够多了。

  曾宝很不高兴,说这事咋能少了他呢,太不够哥们了。

  我说你啥时变得这么有胆了。

  他说跟你们学的呗,大不了我不跟着动手,就在旁边看着,谁要追我我就跑回学校来。

  我拗不过他,只好由他了。

  按事先约好的大家都到了柳树林集合。

  石辉也带着那两个体育生过来了,我一看都是高个,腿上都是腱子肉。

  一个叫吴军,一个叫刘凯。

  我们班的人和这两个猛将互相打过招呼后,我就把昨天曾宝找校长的事跟他们说了,随即曾宝就在一阵表扬声中,眼睛乐成了一道缝。

  我问准备好了吧?

  他们说妥了,没问题。

  然后我就打头先走,曾宝跟着我。

  后面的人稀稀拉拉跟着走,这样走是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的。

  曾宝走着道还说呢,这回要是不算我,你们七个就是七剑下天山了。

  我也调侃着说对,七剑下天山!今天以后这个大号就能在校园响起来。

  我们到了磨坊院里的时候,铁子他们还没来。有的人无聊的踢那些干草,石辉和几个人在抽焑。

  我望着空荡荡,满是荒草的大院,心中油然而生一股豪气来。

  之前老明在这吓得二地主一伙掌掴自己后,屁滚尿流的,那是何等威风。

  我今天也要有样学样,把铁子一伙打得卑卑服服的,真正在学校里树立起自己的威望来。

  我事先对这一仗并没有什么计划,铁子他们和李立山一伙并不相同,只能随机应变了。

  曾宝喊了声来了!他们来了!

  我就看见大道上也是离离拉拉走来了一伙人,前面的正是铁子。

  我让曾宝先去磨坊门口那站着,他知趣地的就走过去了。

  进了院子后,铁子在不远处站着,一会后面的人就都到齐了,大概有十一二个。

  E$最#e新章,%节{上酷K匠网|+

  一个个都是趾高气扬,挺胸迭肚的。

  我们这头的人也都聚拢在我身边。

  铁子带人过来先开的口,说:林老大来的挺早啊!

  我说:废话,准备好了就马上开干呗!

  铁子说不急,我的人还没到齐呢!

  我听了就是一愣,没想到出了意外情况,我冷眼看着铁子。

  铁子说你们也认识。

  我问他是谁?

  铁子一指说:你看,他们过来了。

  我们扭头再往大道上看,就见又走过来五六个人,我一眼就认出领头的小子,竟然是候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