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喜欢的真义

  我们都沉默着,我听到汪虹的呼吸声不太均匀,感觉她的身子在微微的动,。

  我的心也通通跳,这他妈是怎样的一个情境啊!生来还是第一次和女生躺在一张床上,又是在异乡的夜晚。

  路灯光投射在屋里,半明半暗。

  我转过身,汪虹有些朦胧的背影,像一处巨大的磁场吸引着我的整个身心。

  我浑身燥热,咽了咽嗓子,感觉好干。

  她的呼吸声又重了起来,在我听来这是暗示吧!

  我一狠心就从后面搂住她蜷曲着的身体,用同样的姿式贴紧了她。

  她身子猛然一抖就移开了,我又是使劲搂紧了她,她无力的挣了两下就不动了。

  我感到她的身子也是火热的,她的心跳比我的还要乱。

  她淡幽的体香传进我的鼻口,沁心入脾的。

  我的嘴和鼻子喷着热气。

  她喃喃的说着不要,不要。

  我的手马上受了鼓舞,撩开睡裙底边,就伸了进去。手感是那么柔滑,温热。

  汪虹的呼吸变得悠长,似乎很陶醉。

  后来她的手还握住了我的手。

  我的手就向下滑,在小腹游移了一会就继续向下。

  她突然就一挣,把我的手推开了,我坚持着又按了上去,结果被她双腿死死的夹住了。

  紧接着她就用双手捂住她那里。

  我一急就把她的身子给翻过来了,我压在她身上,分开了她的两条小胳膊按在床上。

  我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让我没相到的是她的双手竟然一下子抽了出来,又使劲捂住了那块。

  嘴里低喊着不要这样,林风我没想到女人的激劲是这样大。我这时我已控制不了自己了,哪还能听见去。

  我又用力掰她手,她也用力抵抗,我感觉她全身都绷紧起来,像个铁人,可见她用了多大的劲。

  但她的手还是被我强劲的拉开了,她的手软到了两边。

  我狂喜着就去拉她的底裤,突然就听到了她的哭声:林风,你不是真的喜欢我。

  我冲动的大脑一下就清醒了许多,不解的问她为什么要这样说。

  她抽泣着说你要是真的喜欢我,就不应该勉强我。

  这话给我说住了,说懵了。我身子软倒在床上,脑子在反复思索着最后这句话。

  沉默,让人窒息的沉默。

  我感觉很失落,又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后来她在后面拍我的肩,见我没反应。她就用力扳,我坚持了一会也就很没出息的翻过身来,我俩几乎是脸贴着脸,口中的热气都打在对方脸上。

  她柔声说:我们都还小,不能那样,你就给我保留点美好的东西不行吗?

  我想说,却说不出什么来,就是觉得有些不甘心。

  她又说:林风,我真的喜欢你。我会把那美好的东西给你留着,你就不能等一等吗。

  她说后半句时,声音羞涩得有些发颤。

  我突然心里像是开了两扇门,心情豁然开朗。

  真的?我一把搂住她问。

  真的!她把脸埋进我的胸膛,我感觉她的身子柔若无骨。

  过了一会,我换了个仰躺的姿式,她又把头枕在我的胸上,一条手臂和大腿搭在了我的身上。

  我两眼望天,都不知自己看到了什么。

  我们就这样搂着,甜蜜的搂着,忘了时间的流逝。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很刺眼,外面的天不知亮了多久。

  汪虹像只小猫似的依偎在我怀里,睡得正香。我心中一动,听过有睡美人一说,难道这是在说汪虹吗?

  我还迷糊地想着我这一夜到底是睡还是没睡呢?似是而非的,没个定论。

  一会汪虹就睡眼惺松的醒了,当她看清天光大亮时,吓得身子一抖就要挣开。

  我一把搂紧她说没事,她笑着说你真坏。

  我嘿嘿一笑。

  接着她又说:不对,曾宝才是真坏!

  我这才想起来,这俩东西咋这么消停,是不是睡不醒了?突然就觉得她说这话别有深意。

  我就问她:曾宝怎么坏了?

  汪虹有些嗔怪的说:他昨天在撒谎,根本就没遇上什么拍花子。肯定是故意拖到天黑,又说没车了,好让我们住店。最后还开个双人间把你给挤我这屋来了。

  我听了一愣,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恍然大悟。

  顿时对曾宝的感激之情如滔滔黄河水,绵绵不绝。

  你说曾宝不坏,谁坏?汪虹自问自答。

  哈哈,坏得好啊,我的兄弟。你就继续坏下去吧!我爱你。我说完就被汪虹狠狠掐了一下胸,很疼!

  敲门声响起,我猜想肯定是那俩东西开始不消停了。

  我和汪虹慌乱的分开,拉平了床单,我就去开了门。

  曾宝和石辉学着电影少林五祖的怪笑声直接就进来了,眼光都往床上盯。

  汪虹瞪了曾宝一眼,红着脸走到窗前看街景。

  我说你俩有事啊,曾宝看完床单,皱着眉头,很是疑惑。

  石辉就说我俩来告诉你们一声,一会服务员就要来打扫卫生了。

  我有些尴尬就说:有点饿了,下去吃饭吧!

  曾宝坏笑着说:那当然了,折腾一夜,不饿就怪了。

  石辉嘿嘿的跟着笑。

  我刚想说话,汪虹这时就过来了,说曾宝你真坏,你再胡说,我就不客气了。

  这俩货当时就乐了,曾宝说让我说中了吧,汪大美女发怒那真是太少见了。

  汪虹满脸窘红,都快要胀破了,小手举在空中直抖。

  我踢了曾宝一下说,都吃饭去吧,哪来这些废话。

  曾宝一声长叹:好人难当啊!打头走了出去。

  石辉跟着接了句:活该!

  我们在门外等了汪虹一会,她就换了昨天的那身衣服出来了。

  早餐也就是馒头稀饭就着小菜。曾宝边吃边鼓着腮帮说今天上哪玩呢?

  汪虹就说回家。

  曾宝说好不容易来一趟省城,不多走些地方就太可惜了。

  B。更》新《最快!/上酷A匠K网;

  汪虹说你们就不怕遇到昨天被淹的那伙人吗?还有可能带着警察呢。

  曾宝说这是省城,500万人口,你以为是咱们镇上那几个人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要是能遇上,你就买彩票去吧,肯定中大奖。

  汪虹就没词了。

  曾宝说你们见过真的大象和犀牛吗?

  三人无语,都有些心动。

  磨来磨去的最后大家决定只去动物园逛一圈,然后就坐中午的火车回家。

  到了之后,的确是眼界大开,那些平时影像中的动物,都活生生的展现在你眼前,震撼哪!

  刚看了两个笼子,曾宝就说要上厕所,还冲我直眨眼。我知道他有事要说,就跟他往厕所走。

  在厕所里曾宝就问我,昨晚咋样,拿下了吗!还是换床单啦?

  我说滚蛋吧,才多大就那样,只是搂着睡了一宿。

  哦,怪不得啥也没看着呢。曾宝好像很释然。

  我问他你想看什么玩意没看着,他说不就是传说中的那啥吗。

  我突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气得就说别瞎哧哧。

  曾宝不乐意了:你真不够意思,我白对你这么费心了。

  我马上哄他说:我知道了,被你都感动坏了,下回你也让拍花子拍我一回呗。

  曾宝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说你都知道了?

  我说是汪虹解释给我听的。

  曾宝点头,说你小子真有艳福。

  四个人继续走着,就到了一个笼子旁边。

  我很喜欢笼子边的一个黑猩猩,像个顽皮的小老头似的,我喊了声亲戚!就拍一下手,它也跟着拍一下巴掌,学得有模有样的,一下一下的跟着我拍,逗得汪虹咯咯直笑。

  别的动物就不用说了,能拍的就都拍下来吧。曾宝是跳进栏杆里拍的,视旁边的危险警示牌为无物,真是罕见的勇敢。这时汪虹讥笑着说:曾宝你现在也是种动物。

  啥呀!曾宝问,石辉也好奇的看汪虹。

  汪虹向我一眨眼,我心领神会跟她一起说:虎!

  曾宝看着汪虹开心地笑着,马上反唇相讥,你和林风也是一种动物。

  石辉就问:他俩是啥呀。

  一丘之貉!曾宝说。

  笑得最开心的人又换成了曾宝。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我们有些不舍的离开动物园,开始了回家的旅程。

  坐火车然后再倒汽车的,很顺利的就回到了镇上。

  和他俩分手,我送汪虹往她家走,在她家胡同口,我才感到啥叫难舍难分,昨夜实在是太缠绵了,回味无穷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