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汪虹一路,石辉自己一路分两边找,并约好20分钟后在刚进来时的大门口那汇合。

  我和汪虹边找边打听,也没什么收获。后来就和石辉在大门口那相遇了,石辉也是啥线索也没找到。

  三个人都犯愁了,都在猜测曾宝的去向。

  我心里就想难道真像老人说的那样出门要看黄历,今天应该是出门不宜吧!

  三人坐在墙边的靠座上,不自觉的看着门口进进出出的人流,心中充满了企盼。

  时间在一分一分的流逝。

  你仨在这干嘛呢!有人问。

  我们回头看,都是一喜,是曾宝。

  石辉马上开骂:你他妈死哪去了,让大伙这顿找!

  我也盯着曾宝看,曾宝愁眉苦脸地说:我哪知道呀!我往服务台走想问下回程车的情况,就觉得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然后我就迷糊糊的往前走。

  我们仨听了都是一愣。

  曾宝接着说:我就觉得眼前都是水,白花花的。我一走水就往两边分,我走得越快,水就分得越快。我就着急往前走,可是怎么走也走不到头。

  后来呢?我们三人异口同声。

  后来有个动静就把我吓醒了,我睁开眼才发现我站在一个很背静的小胡同里。然后我出来就打听着回商场找你们,在商场找了一圈才在这看见你们!

  拍花子!我们三人又是同时惊呼出来。

  我们从小就听过关于拍花子用迷药拍走小孩,然后什么挖心挖肝的传说。没想到今天竟碰上了,可怜的曾宝差点遇害。

  三人又惊又喜的轮流安慰了曾宝一阵,见他没什么事了,汪虹就说:那回程火车的事怎么办!

  曾宝说:我刚才在服务台问过了,她们说原来那趟晚车前几天给取消了,汽车现在也没有了。

  汪虹眉头皱得很紧:那我们今天就回不去了呀!

  曾宝无奈地说:没办法了,只能在这住一宿了,明天再走吧!

  石辉憨笑着说:好啊,长这么大还没在省城住过呢!

  我心中有些窃喜,看了眼汪虹,她回了我一个白眼。

  汪虹说你们先在这等会,我去那头的柜台买点东西。

  我看他往远处的服装柜台那去了,跟售货员讲了几句。售货员拿给她一袋衣服,她给完钱就回来了。

  我们出商场的时候,天都擦黑了。四个人拦了一台出租车,汪虹坐在副驾驶,我坐在后座中间被他两都快挤扁了。

  曾宝告诉去军人招待所,司机回头冲我们古怪的一笑,说:小朋友挺懂门道呀!

  然后车就开起来了。

  我有些奇怪地问曾宝:为啥去那?

  曾宝回答那环境好,他喜欢。

  到了招待所曾宝先去服务台开房间,我和汪虹、石辉四处张望。见这环境的确不错,很整洁,很肃静。

  曾宝回来说开了两个房间都在四楼,挨着的。汪虹一间,我们三个一间。

  上去后,我陪汪虹先进了她的房间,是个单间,有一张大床。

  转了转还发现了洗澡间。汪虹很高兴说这回能好好洗洗了。

  我说要不洗个鸳鸯浴吧,她瞪我一眼说去你的吧。

  然后他又说你先回你们的房间吧,一会再过来说话。

  见我不动地方,她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快回去吧,时间长了那俩人不知道又要说咱俩啥了。

  我无奈地起身往回走,在旁边的房间推门进去。就见石辉一个人在屋,还听见有流水的声音,应该是曾宝在洗澡。玻璃门上模糊地映出曾宝胖胖的身影,还在唱那个心太软。这下给我烦坏了,死胖子,里面要是汪虹多好啊!

  更让我郁闷的是,屋里只有两张床。石辉只穿着那个泳裤趴那看电视,另一张床上也扔满了曾宝的衣服。

  我就问石辉,曾宝怎么搞的,这数学是不是跟体育老师学的呀!

  石辉就笑着问:咋啦!

  我说两张床我往哪住啊!

  石辉逗我说:那你就跟汪虹挤挤呗。

  我气得说声拉倒吧,就坐在床上等曾宝想问个明白。

  一会曾宝出来了,摸着湿头发感叹着说:真舒服呀!

  当我把疑问抛给曾宝后,曾宝显得很为难的说服务员说只剩下这两间房了,说让我们三个挤挤吧,不就是一宿吗!

  不会吧?有这么巧吗?

  我哪知道呀,今天出的事还少啊,该着我们走背字,没法呀!

  认命吧!石辉嘿嘿一笑,洗澡去了。

  我沉默下来,就想着,晚上去汪虹那屋住吧,看样子她肯定不答应,以前听人说过城里的宾馆还有查夜的。

  得了,我就在这打地铺吧,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有啥了不得的?

  石辉一会就洗完出来了,说他饿了。

  曾宝问我洗澡不,我气呼呼也去洗了洗。

  出来后,曾宝说穿好衣服,出去吃饭,这一天折腾的,晚饭得大吃一顿好好补补了。

  我出去敲汪虹房门喊她出去吃饭,房门开了一半就见汪虹穿了一件浅粉色的睡裙,说她不太饿就不去了,让我回来时给她带点吃的就行了。

  我和曾宝石辉就去二楼的餐厅去吃饭,别说这的伙食还真不错,样也挺多的,我们仨吃得都挺饱。

  回来时我打包了一份,就去了汪虹的屋。

  汪虹的短发显得很滋润,散发着好闻的洗发香波的味道。

  小睡裙把她衬托得很是俏丽,胸口也露出一片雪白来。

  最iv新or章J节0上l酷'Z匠网\

  她坐在沙发上吃饭,两条小美腿也微微张开。

  我情不自禁地在她的白腿上摸了一把,她笑着躲开了,说别闹,人家正吃饭呢。

  她的衣服都洗过了,挂在窗口旁边。

  她吃完了,站起身说林风,咱俩看看夜景吧。

  我说好呀,就搂着她走到窗前往外看。

  夜色瓓珊,灯光辉煌,的确让人陶醉,这种景象在小镇是从未见过的。

  在这种情绪感染下,我俩就忘情的亲吻起来,在异乡亲吻感觉特别的美妙。

  我的手也伸进她的睡裙里在她后背上抚摸,滑到她的小腰再往下时,她就推开了我,红着脸说:林风,你该回去了,明天还要坐车回家呢!

  我正在兴头上呢,抱紧她在她的胸口亲吻,她仰着头,气息有些沉重。

  很快我又被她用力推开了,她说你真得回去了。

  我看她的眼神是很坚绝的样子,只好意犹未尽的说好吧,明天见!

  她笑着点点头。

  我有些不舍的回到自己房间,看那俩货支腿拉胯地躺在各自的床上看电视。

  见我进来也没理我,依然在争论那个叫白娘子的电视剧里,许仙这个角色是用男演员好,还是用女演员好。

  我突然感到自己是个多余的存在,哪屋的人都不愿收留我。

  我拿了个垫子就一屁股坐地上也跟着看电视。

  这两货这时又在争论许仙应不应该跟小青好的问题。

  曾宝说反正一个羊也是赶着,两只也是放,不好就浪费了,许仙有点傻。

  石辉说对感情就要专一,许仙心里只有白娘子,是个纯爷们。

  后来电视剧播完了,这两货又议论起今天泳池里的那些女人来,这下两人说一块去了,都是兴高彩烈的一幅贱样。

  后来我就躺在地上,感觉真的很凉,过了一会就受不了。

  就问他俩要被子,两货一听就把被子压身底下了,摇头表示拒绝。

  我咬咬牙,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都快11点了。就起来闭了灯说,算你俩狠,都睡觉吧,明天还要回家呢。

  曾宝马上不乐意了说:林风你不能在这屋住啊。我问为啥呀,不在这住我还能睡马路牙子去啊?

  曾宝说:我白天受了惊吓,你在这屋睡到半夜让尿鳖醒了,扑愣一起来,不得给我吓死啊,我还以为是拍花子呢。

  我问他:那我还能上汪虹那屋去呀?要是有查夜的那不就傻眼了吗?

  你真卡愣子,这地方谁敢来查夜?曾宝说。

  我不信的又问他真的吗真的,哥们啥时骗过你?曾宝的语气很坚绝。

  石辉也说他好像也听说是这样的。

  听他俩这一说,我的心就活泛起来。汪虹不让我跟她一屋是不是因为有查夜的问题,现在没这层顾忌了,我跟她是不是可以那啥呢!

  我心中一喜,黑暗也没人看出来。

  我假装犹豫了一会儿,就被这俩货给推出了房间。随后房门砰的就关上了,还有卡嗒一声轻响。

  我看着光线幽暗的走廊里很空旷,我心里有点打鼓。

  我脚步迟疑地走到汪虹的门前,左右看了看,确信没人。

  我抬起手,又犹豫了,这他妈怎么有种做贼的感觉。

  我一狠心敲吧,要不一会就过来人了。

  我才轻敲了两下,就听里面汪虹问是谁,我回了声是我,门就开了,黑暗中一个小手就把我拉进去了。

  随后汪虹打亮了灯,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说:不是不让你来了吗?

  我装出一幅可怜相说,他们把我轰出来了,屋里只有两张床,我睡地上,曾宝还不让我睡。

  汪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就说那你在这也不安全啊?

  我趴在她耳边说:放心,没有查夜的。

  汪虹气得打了我一下,去你的,那也不能跟我一屋呀,传出去多不好!

  我干脆不跟她废话了,直接就躺在床上,说我累了先睡了,记得明早叫醒我。然后就闭上眼装睡。

  从指缝间我看见汪虹站在那踌躇了一下,就去关了灯,然后走到床边上到里面背对着我躺下了,还自言自语的说不许过来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