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刚才的惊吓,我们下山的速度都明显慢了下来。

  我拉着汪虹往下走,她还直埋怨我,说刚才都把她给吓死了,从来没这么揪心过。

  我苦笑着说没有下一次了,对她的关心感到心里暧暖的。

  在快要到山脚下时,一处平缓些的地方,竟然有一条溪水,清亮亮的,底下的山石光溜溜的,这几个人顿时来了精神。

  争抢着踩在溪水里去洗脸洗手,曾宝和石辉还互相撩水,也不嫌反复哈腰的累了。

  我和汪虹坐在水中的石头上,看着汪虹小脸上挂着晶莹的水珠,显得很妩媚。

  我笑着问她要不要洗洗脚,把它也放松放松。

  她说这有人不好意思,我说这有啥呀!

  在我的坚持下,她脱下鞋袜来,露出白嫩的小脚丫。我捉住那对精致好看的小脚丫,笑着说我给你洗吧。

  她微红着脸说,别呀,太让人笑话了。我说我给我媳妇洗脚这有啥怕人笑的。

  她甜蜜的笑了。

  我正在清水中把玩着汪虹的小脚丫呢,一片水雾盖过来,我和汪虹头上身上都被打湿了。

  曾宝和石辉正撩着水看着我俩坏笑,还一唱一和说我俩污染溪水了,羞得汪虹马上抽回脚,忙乱的穿上鞋子。

  我气得奔过去就往他俩身上撩水,他俩也猛烈地还击。

  到山脚下时我们三个浑身都是湿淋淋的,直往下滴答水儿。

  走了不远就看见一片松树林里,有个大排档。

  曾宝说正好饿了,就在这撮一顿吧!正好给林风压压惊。

  我气得踢了他一脚说能不能不提这事了。

  汪虹和石辉就笑。

  我们一人要了碗冷面,还有炸串,边吃边讨论下午去哪玩的事。

  最后决定去公园玩,汪虹是最支持这个意见的,拍手说去公园好,在那是没有危险的。

  在公园的感觉身心非常放松,四个人闲庭信步的溜达着就到了摩天轮那,仰望上面的人在空中快速旋转,惊叫着,汪虹就拉我走。我知道汪虹害怕,扫了周围一圈,就看见不远处有条河流,有人在划船。于是我就和曾宝和石辉说你俩先玩吧,我和汪虹去划船。我刚说完,这俩货就兴高彩烈的去买票了。

  我摇着桨,汪虹靠在我胸前,欣赏着缓缓流淌的河水,两岸郁郁葱葱的灌木丛,感觉真的是很幸福。

  我们回来的时候,就见曾宝和石辉在那等着呢,还很焦急的向我俩摆手。

  船靠岸后,曾宝就说快上来,有好玩的地方,老带劲啦!石辉也在一边贱笑。

  我扶着汪虹上岸就问咋回事。

  有好方我带你们去。曾宝说着在前面带路。

  我和汪虹纳闷地跟着他俩走,七拐八拐就见一个巨大的泳池赫然展现在眼前。

  穿着泳装的男男女女在里面玩的正欢呢。

  曾宝得意的说不错吧,有美女看,还有三点式的,哈哈!

  我奇怪地问他,我和汪虹怎么没发现呢?

  石辉敢笑着说,我俩刚才是坐摩天轮上看到的。

  我一挑大指说行,你俩在那么惊险的玩意上还能发现新大陆,真尿性!

  我对那些泳装美女也很动心,看了眼汪虹,她皱下眉说,爬山出了那么多汗,下去游游也行。我就像别人那样租个救生圈吧!

  我们三个都是一喜,游水对于农村的男孩来说就是小菜一碟。有很多女生也是会的。

  我们就走到售票处那买完票后,就去买泳衣和租救生圈。

  在我的坚持下,汪虹不情愿地买了件三角连体泳衣。我是想多看她一点腿。

  在换衣间出来后,大家都觉得有些别扭,穿得太少了。

  汪虹很羞涩的低头看了眼完全露在空气中的两条白腿,向我嗔怪的瞪了一眼。

  曾宝还逗她:汪虹今天真是太开放了。

  汪虹气恼地说:池子里都是三点式的呢,你不怕闹眼睛你就去瞅吧!

  曾宝没皮没脸的大笑道,瞅就瞅,不瞅就白瞎门票钱了。

  说完他就带头往前走。

  我们三个先扑通扑通的跳了下去,我转回身扶着汪虹趴在救生圈上。然后在她的小屁股上轻轻推了一下,感觉手感老好了,她就在水面上漂移起来。

  我和石辉都是自由泳的姿式,比赛着往前游。曾宝是在仰泳,悠闲的划着水,眯眯眼睁得挺大,老往身边的女人身上瞄。

  我和石辉游的过程还和两个美女贴身而过,惊得美女慌忙躲开了,我俩就开心的大笑,这一笑还喝了两口汤,呛得真咳嗽。

  当我俩往回游时,我就去看汪虹,发现他身边多了四个小子,流里流气的,比我们能大个两三岁吧。

  一个大脑门的小子,抓住汪虹的救生圈转动着嘻笑说:小妹,咋一个人来玩,哥哥陪你一起游吧,哈哈!

  那俩小子就跟着贱笑,汪虹惊慌说:你们是谁呀,我不认识你们,快走开。

  大脑门坏笑着说:不认识没关系,玩一会就熟悉了,对吧,小妹!

  三人又是贱笑。

  我马上就火了,对石辉说了声:下水。

  就一猛子扎进水里,我快速的划了几下,就凭着记忆伸出了双手,稍微一探,正好捉住了一人的脚脖子。

  我用力向下一拉,就感觉一个人的身体沉了下来,我还胡乱的往那上蹬了一脚。感觉他沉底下去了。

  我憋住气又是一探,又把另一个也拉进水里,一直按到水底,没头没脑的打了几拳。

  在水里出招因为有水的阻力觉得很有意思。

  等我钻出水面就见汪虹眼泪汪汪的,石辉还没上来,那四个小子都看不见了。

  石辉的水性好我是知道的,见汪虹很害怕,我就推着他往岸上游。后面也扑的一声,我回头看是那个大脑门钻出水面。他含糊地骂了句,就游过来追我。

  我很快就把汪虹推以了岸边,曾宝此时站在岸边接过了汪虹。

  我返身游了回去。

  这时石辉和另一个小子也同时上来了,两人都是吐气甩头的,就又纠缠一块去了,打得水花乱溅。

  我游到大脑门近前,低头就要往水里扎,大脑门吓了一跳,以为我又要钻水里去拉他呢,他急忙往前一个狗刨,想和我交错而过。

  我心中一喜,他上当了。我迎着他就伸手揪住了他的头发,直接就给按水里去了。

  就见水面上咕咚咕咚直冒泡。

  那面石辉也是把对手按进水里免费喝汤。按了一会儿,感觉大脑门不动了。

  这时又浮上来两小子,脸都鳖青了,挺着个大肚子,像是浮尸似的,有进气都没出气了。

  我知道有一个肯定是让我第二个拉水底下狠揍那个,另一个也一定是被石辉给弄下面灌大肚来着。

  我也怕出大事,就喊石辉走啊,我们同时松手,快速往岸上游。这时岸上已围了不少人,还有人喊着保安快来呀!。

  上了岸,曾宝和汪虹紧张喊快跑。我瞥见曾宝不知啥时把衣服和汪虹的小包都取出来了。

  这时就听到喊声,你们给我站住。

  我们看见五六个保安正往这面跑。

  没的说,我们四个撒腿就跑。

  汪虹跑得慢我就拉着她跑,跑了一段我还回头看呢,只有三个保安在追我们,其它的估计是救人去了。

  最后我们跑出了公园大门,跑进了附近的一个商场,挤进了拥挤的人群里。我们四人穿着泳装的样子,惹来无数惊奇的目光。

  按现在的话来说,还以为我们是搞行为艺术的呢。

  在一楼的一个僻静些的楼梯下面,我们四人累得都是呼呼直喘粗气,全身是汗。我看见汪是一只鞋还跑丢了,我指了指她的脚,她哎呀抬了起来,小脚板还出了点血,不知刚才在哪给矶的。

  曾宝扔过衣服说,快穿快穿。

  于是我们几个胡乱地穿了上了,都感觉有些别扭,里面湿泳衣,外面是干外衣。

  3酷O匠。F网k永q久Q=免☆费看YJ小b◇说o

  这商场是大,人也够多的。我想那三个保安应该不会追来了。

  我们三个对视一下,都哈哈大笑,石辉还说淹得不过瘾,曾宝说这是省城,两眼一摸黑,出了事可就麻烦大了。

  我也觉得很解气,很痛快。

  汪虹低头瞅着自己的脚,微皱着眉头。

  我蹲下,把她的另一鞋子脱下来,随手一扔。

  汪虹就问我,你干嘛呀!

  买新的!我说。

  曾宝这回很大方的说,这个鞋钱从公款里出了。石辉频频点头。汪虹要自己买,最后还是没有争过大伙。

  汪虹的脚伤好像没什么大碍,逛起商场来,步伐还是很轻快的。我想主要是女孩喜欢逛商场的原因。要不平时,她早就不愿走了。

  逛了半天,汪虹自己挑了双白色的半高跟皮凉鞋,光着脚穿上,很漂亮,把小脚丫显得更加白嫩可爱了。她还问我怎么样,曾宝和石辉齐声抢着说好!太好了!

  我张开的嘴就僵住了,这把我给气的。

  曾宝付了帐,大伙又溜达着瞎逛,乱看,那眼睛都不够使了。

  后来又觉得滚梯也挺好玩的,反正也不花钱,那就反复上下的玩呗!

  转了大半天,汪虹看了眼商场的大钟,才猛然想起,我们应该回家了吧!。

  我和石辉恍然大悟,就问曾宝几点的回程火车。

  曾宝不紧不慢地说,我也记不清了,我去问下哈!

  说完他就晃悠走了,还拐了个弯就看不见了。

  我们仨我等了老半天,也不见他回来。汪虹有些担忧地说是不是让追我们的那三个保安给逮住了。

  石辉说要是逮住曾宝,那不得被押着来逮我们呀!

  我说不会的,曾宝就算被逮住也不会出卖我们的。

  石辉切了声说:你以为曾宝是宁死不屈的革命英雄呢!我说不用上刑他就得招了。

  我们争辩着,汪虹就说要不我们找找吧。

  我和石辉交换下意见达成一致,必须找到曾宝,就算万一被保安逮到也要兄弟们在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