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一个星期天快傍晚的时候,我爹妈去市里亲戚家随礼,要第二天才回来。

  我在家无聊地就翻看那本借来的带色的杂志,那上面的热男热女,看得我口干舌燥,蠢蠢欲动的。

  这响起一阵突突突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抬头去看院里,见是我表舅从大摩托上下来了。

  我就急忙把杂志塞在被垛下面,心还咚咚跳了两下。

  我有些纳闷,因为他平时很少来我家。原因是我爸烦他,曾经当面训过他:结了婚的人还没个正形,坑蒙拐骗外带抠货挂马子的。

  这种说法当然有些偏激,我爸主要是看不惯他做生意的手法和对女人的态度。

  我对他印象还是可以的。表舅人长得帅,嘴甜脑子活,生意做得有生有色的。对我也很大方,有点舅舅的样儿。

  我表舅进屋就问我你今晚一个人看家。我说是啊,你咋没去随礼?

  他说他今天有点事,让我舅妈自己去了。

  4●酷◎匠◇Q网Y首发jD

  他又说让我跟他走,他请我吃烧烤。

  我一听就乐了,我家条件不好,平时很难吃上一回。

  我坐在表舅的摩托后面,腾云驾雾似的很快就到了镇中心烧烤大排档那。

  我们来得早,现在还不是上人的时候。

  彩条编织布包成的棚子里,有四张桌子,我们在靠里一张坐下。

  他先点了一些肉串和小菜,看我吃得挺香就出去了。

  我吃着就听他在外面打手机,告诉别人他在哪,让对方马上过来。

  那时有手机是件很牛的事情,我觉得表舅混得挺不错的。

  十来分钟后,表舅就带着一个人进来了,还带进来一股茉莉花的香水味。

  我顿觉眼前一亮,美女呀!重要的是很性感,很年青,二十一二岁的样子。

  吊带背心把胸口撑得圆滚滚的,露出的部分那个白呀!弧度优美的小腰,平坦的小腹,肚脐就那么俏皮的露着。

  超短裙下的两条修长美腿,也同样雪白晶莹。

  这对我一个刚刚进入青春的男孩来说,实在是太诱惑了,我马上就回想起杂志上的那些画面,就觉得脸上发热,嗓子发干。

  她面朝我在我表舅身边坐下后,表舅就介绍说这是他同学张梅,很久没见了,今天来叙叙旧。

  靠,欺负我读书少呀?哪有差三四岁的同学呀!他俩是啥关系呢?难道是传说中的姘?

  那美女就冲我笑,还问我念几年了,她笑起来的样子风情万种的很撩人。

  我不太敢正眼看她,紧张地说初一了。

  她对表舅说这孩子还有点害羞!

  我表舅也乐,说老实孩子都这样。

  然后他俩就边吃边聊,我没太注意他们聊什么,只顾着偷偷往那女人的胸口和两条光滑的手臂上看。

  一会,表舅说烟没了,他要出去买,让我陪他的同学说会话。

  我嗯了声就目送表舅出去了。

  我和张梅对了一下眼光,就见她有些玩味的对着我笑,我心里有点打鼓。

  她细眉一挑,柔媚的说:你这孩子,怎么老贼溜溜的偷看我?

  我当时就吓懵了,手一松,筷子就掉地上了。

  我顺坡下驴似的弯腰去捡,就猛然看到她短裙里的风光。我一下子就震撼了。

  我喉头咕噜了一声,浑身的血液瞬间汇集到大脑,憋得脸火烫火烫的。我那个玩意儿顿时就雄壮起来。

  我慌乱间,头撞到了桌底面一下,桌子一晃。她的两条玉腿也随着开的更大了。这个姿势太让人有冲上去的冲动了。

  我大脑眩晕着,手颤抖着,强烈分沁的荷尔蒙像洪流一样推着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就在她的大腿内侧狠狠地摸了一把,好滑,好嫩啊!

  只一下,我的手就像触电似的缩了回来,头脑也清醒了一些,我这是在做什么呀!

  我坐起来的时候就像犯了大罪似的,浸着头,浑身打战,心跳都分不清个数了。

  我听着她那面没有什么声响,才怯怯的抬头看她,发现她俏脸上并没有怒容。只是有些微微错愕,随即扑哧就乐了,用戏谑的口气说:没看出来,你还真有点刚,不愧是你舅的外甥。

  我心情略微放松,窘红着脸,没敢吱声。

  这时我表舅回来了,我差点吓尿了。就听表舅问张梅你跟我外甥聊什么了,看把我外甥逗得脸通红通红的。

  张梅嘻笑着说,我就问她处没处对象呢,没有的话我明个给他介绍个。

  我表舅就笑着埋怨张梅:他才多大,你就跟她聊这个,他脸皮薄着呢!

  听到这我心情放松下来,装模做样地继续吃东西。

  张梅和表舅喝着啤酒,不一会俏脸就红润起来,显得更加娇艳妩媚了。

  我心里都有些嫉妒表舅艳福不浅呀!其实我舅妈长得也很好,端庄秀气,正经过日子人。只是没有张梅这股风骚劲。

  后来吃得差不多了,外面天也大黑了。表舅和张梅都有了些醉态,张梅像条蛇似的贴在表舅身上。表舅搂着她的细腰往外走,还跟我说他们俩要到我家谈点事情,谈完就走。

  我吃人家嘴短,自然是无法拒绝,只好跟着他们付完帐,坐摩托往回走。

  我坐在最后面,身子和张梅保持着那么点缝隙。车子一起动,我一下就贴她身上了,软玉温香的很是舒服。

  回我家那条破道不太好走,摩托车乱颠乱颤的,我随着车子的起伏身体不断往张梅身上贴,我都分不清我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了。

  尤其是我的那个玩意儿总往她后面顶,一阵阵舒爽传上来,我都有些受不了了。

  但没多久就到家了,我突觉有些意犹未尽。偷眼看了眼张梅,见她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只顾往院里走。

  进院后,表舅说你先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今天的事不要告诉你爸妈。他和张梅说点事,让我不要打扰他俩我只好点头,然后他俩就去了东屋。

  我在西屋假装睡觉,支愣着耳朵偷听他俩的谈话。

  开始还能听清,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后来就不说话了。

  隐隐的传来有些急促的呼吸声,接着就是衣服扔到地上的声音。

  我的心就紧张起来了,看情形他俩这是在坐杂志上的那种事吧?

  我马上就无法淡定了,想像着在桌下看到张梅裙下的那一幕,我又有了反应。

  然后表舅粗重的喘气声,张梅有些压抑的嗯嗯声就混杂着传进我的耳朵。

  我觉得身上发热,怎么躺着都不对劲。这情形再加上吃了那么多的羊肉串火能小吗?我有心去偷看,但我又不敢。

  后来张梅可以说是叫唤了,我听了心惊肉跳的,分不清叫声是难受,还是舒服的。

  这中间还有那种啪啪声,我隐隐约约觉得像身体碰撞发出来的,而且越来越剧烈。

  最后听到张梅放浪地大叫一声,长长的吐气。表舅也是呼哧呼哧的余喘。

  他们那屋风浪静下来,我却身子烧得像块火炭,都要爆炸了。

  俩人歇了一会,开始轻声谈话。

  渐渐地声就大了,张梅生气的说:你都说了多少回了,就是不给我买项链。

  表舅解释说:现在手头紧,等有钱了,马上就给你买。

  张梅不依不饶地说:不行,明天就给我买,你不能再骗我。

  表舅无奈地说:实在手紧,不要闹好不好,再说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项链吗?就没感情吗?

  张梅说感情是有,但东西也不能少了。你要不给我买,我明天就找你媳妇去,告诉她咱俩的事。

  表舅发急了,说:你这不是坑我吗,你这一闹我还怎么在家呆了,得有多少人骂我。

  后来张梅又逼表舅离婚,表舅死活不干,说孩子才三岁,离婚是不可能的。

  吵到最后,表舅摔门就走了。张梅就在那屋哭,骂表舅不是人,耽误她青春了。

  我偷偷起来在外屋水缸那喝了一舀子凉水,身上的火气这才渐渐的下去。

  回屋我又等了一会,感觉表舅不会回来了,我就又出去拴上了院门。

  回来时就听张梅那屋没啥声了,我以为她哭累就睡了。

  我觉得很无聊,这大人的事真他妈乱。

  我想了一阵,迷迷糊糊的有点犯困,眼看就睡着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即灯就亮了。我一惊,忙睁开眼就被灯光晃得有些眼花,张梅几乎光的身子在我眼前渐渐清晰起来。

  我天哪!她下面只穿了个半透明的小三角裤,她双手交错的捂着胸口。曲线玲珑的身姿,光滑晶莹的皮肤瞬间就定格在我眼里。

  我感觉心跳马上就停止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心想她这是干嘛呀!不会是梦游吧!

  她把大腿靠在炕沿边,笑着看我,有一点诡异的味道。

  她说:你坐起来,我跟你说点话。

  我迟疑地坐起来,心里发毛,不道她想跟我说些什么。

  她细眉一挑说:小孩,你说我好看吗?

  我很窘,说心里话,张梅的确好看,并且很风骚。但我一个小孩怎么回答她呀,她是我表舅的女人啊,尽管她不是正式的。

  我低头不语。

  她鼻子哼了声说:你现在咋害怕了,在桌子下摸我大腿时那股能耐哪去了?

  我吓了一跳,红着脸怯怯的解释说:我捡完筷子,没注意一抬手就碰上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张梅冷笑着盯着我:不是故意的,那手心就能往人家大腿里面摸呀,劲还不小呢!

  我知道再狡辩也没用了,就鼓了鼓勇气问她究竟想干嘛?

  她哼了声说,你不是想摸我吗,我今天就让你摸个够!来吧!

  我差点被吓尿了,还以为她说这话是气话呢。

  可细一回想她语气并不是愤怒,而是挑逗呀!

  她脸上还露出媚态来,我好像马上就明白了,这是在撩扯我吧?

  我的心又咚咚起来了,脑子乱透了。虽然在我见过她后脑子就产生过多摸摸她的想法,但想到她的身份,我就马上打消了。可听到他俩在那屋折腾时,这种想法又冒出来,越来越强烈,甚至还有了更进一步的想法。

  人真奇怪,你偷偷摸摸的幻想得到的东西,一旦送到你眼前时,你心里就突然害怕了,退缩了,有点像那个叶公好龙的意思。

  我正胡思乱想着,手腕就被她的手捉住了,她的手柔柔滑滑的,微微有些凉。

  我一激灵想抽回手,但她抓得很紧。我惊讶的望着她的脸,见她眼中都是跳跃的火焰。

  她的另一只手臂护着那两个雪白的肉团。

  我的手战栗着无力地被她拉了起来,她的另一手也随之放了下来,她就完全展现在我眼前,圆润,丰盈,充满了弹性。

  接着我的手心一股温热传来,马上就感到软绵绵的,肉乎乎的。我靠!我摸到她的胸了,几小时之前我只能偷看、想像的那两个宝贝,现在能真切感到他的存在了。

  我手上酥麻感传到身体里,我也强横的兴奋了。

  我意乱情迷了,任由于她抓着我的手,一用力按都能感触到她的胸骨。

  我的手被移到另一只时,我变得冲动起来,用力的抓紧,放松,再抓紧再放松,那种柔韧感太爽了。

  张梅头向后微仰,满脸潮红,迷醉地轻哼着,身子微微震颤,我的手滑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转了几圈,再向下就撞到了一个小山包似的所在。我心里一动,就见她放浪的一笑,俯下身子,胸前的那两个东东就撞到我脸上。

  我被她拉着坐在了炕没边上,双腿垂了下来。

  她按着我颤栗着的手绕过了那个地方,身下游移。这次我可以尽情的抚摸她的大腿了,和在桌下摸的那一下可是天地之差了。

  她的大腿很丰腴,更有弹性,我手上的劲使得更大了,感觉舒服极了。

  在两侧的大腿都揉过之后,她抓着我的手就放在了腿尽头的地方。我整个手掌立刻就感到是一种柔韧感,还微微有些毛茸茸的,我激动得没法控制,我知道那是传说中男人最向往的地方。

  这种手感是她身上任何地方都没法比拟的,我兴奋的揉搓着,听到她的嗯嗯声更加深长,更加销魂了。

  最后我的手情不自禁的就伸进了她的那里面。

  这时外面光当一声响,我触电似的缩回手,魂都给我吓飞了。

  我和她都是同时外面看,不知啥时起大风了,吹得我家那铁皮院门直撞门框。

  她收回目光看着我一笑,一个优雅的转身,颤着翘臀就走东屋去了。那一笑她很开心,很古怪。

  我很恐慌,尤其听到外面哗哗的雨声,我为我的冲动感到可耻,愧疚、后怕。又弄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那样做。我还安慰我自己:她要是不来勾引我,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呀!

  第二天我醒来时,觉得头很疼,去东屋发现张梅早走了。

  我一天也没上学,在家里傻傻的呆了一天。昨晚的事就像做梦一样,一会觉得是真的,一会觉得是假的,回味起来竟然还有些向往。

  我害怕表舅会来骂我,甚至打我,我早晚也躲不过去,就在家等着吧!

  后来我爸妈回来了,还以为我生病了,我就干脆装病在炕上躺着。

  到了半夜表舅也没来,我紧张的心放松了一些,随即又提了起来,表舅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啊?

  半个月后我听一个亲戚说表舅和朋友去南方做生意去了,和那个叫张梅的也分手。

  我心里这才放下这件事来,看来表舅并不知道他那晚走后发生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