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放学后,曾宝载我到荷花坑我让他自己走了。因为我家和他家在这个坑的两个方向,我不想他绕远,送到这我就很知足了。

  我溜达着往家走,当我拐进我家的胡同时就看见前面不远处围了十来个人,还听到音量很高的女人辱骂声。

  “老李家那个小狐狸精,你给我滚出来!”

  我快走几步就到了人堆后面,从前面两人的肩膀看去,就见最前面一个身材肥壮的老娘们儿正双手叉腰,堵在一家门口破口大骂。

  光看这背影我就知道,这是后街的孙大华,我们五大队有名的泼妇之一。

  因为他大伯子是镇长,她平时自然就狗仗人势地装横。

  当我看清那家的门面时,顿觉心里一紧,那是秀丽嫂子家!与我家隔了一家。

  去年的一个下午,我家烧大灶总是倒烟。我就虎着着的踩着梯子上房顶打烟囱,居然就看见秀丽在自家院里的一口矮缸里正洗澡呢!白白的身子,鼓鼓的胸部,看得我差点从房上掉下来。那是我第一次看女人身子,让我心惊肉跳了两三天,有种做错事的压迫感。

  秀丽是老李二哥的媳妇,老李二哥三年前出车祸死了,撞他那家穷得叮当响,东挪西凑的才给送来5000块钱,这要跟现在二十多万的赔偿,真是一个地,一个天了。

  我往前一挤就看见站在院里正在低声哭泣的秀丽嫂子,一个清秀俊美的小媳妇。她的女儿正抱着她大腿眼泪横飞的。

  这个女人很贤惠,男人不在了,就自己带着个8岁的女儿过日子,也是加工服装,这活也是跟我妈学的。孩子奶奶家住在大后街。

  我就听孙大华又骂:你个小骚狐狸,没事就勾搭别人家老爷们。你家爷们让你都克死三年了,你也不改嫁,就守在村里卖逼。真不要脸,你信不信我把你那玩意儿给撕烂了!”

  秀丽嫂子满眼含泪,怯怯懦懦的解释:我……我没有,大华婶。大华叔只是帮我拉了车柴禾,进屋喝了口水,就走了!

  听到这我明白了,一定是哪个长舌妇看见大华叔从秀丽嫂家出来,就以为两人有事,又添枝加叶的说给孙大华听。这个炮筒子有人装枪她就敢放,直接来兴师问‘罪’来啦。

  一股怒火直冲我的脑门,我又想起电影里那个包租婆来。真他妈的不欺负老实人有罪呀。秀丽嫂一个多本分的女人。三年前从邻省嫁到我们这,家里家外,样样活都拿得起来,可以说勤俭持家。

  在外面也很少和男人说话。不就是因为长得漂亮,让周围的男人惦记,女人妒忌吗。

  因为这没凭没据的事你就欺负上门来啦!真无耻!

  我站到悍妇面前,义正辞严辞的责问:哎,大华婶你不能捕风捉影的就上门来埋汰人吧!

  哼,真要是让我堵着了,看我不打死这个小骚货。孙大华忿忿地说。

  她旁边的两个长相恶劣的老娘们儿也跟着冷哼,仿佛秀丽嫂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那不是没堵着吗,也就是没有事呗。还堵在人家门口骂啥,你不嫌磕惨,大伙都替你磕惨!我说完周围的人一阵哄笑,有个干瘦的爷们附和说:回家做饭去吧,闹个啥劲呀!

  孙大华一瞪就骂那个爷们:石猴子,我们女人说话。你个老光棍掺和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没事少往她家门口逛啦。你老哭穷,你卖豆腐挣的那俩鳖钱都填这骚货身上了吧!

  @X酷匠网o)首q发z

  秀丽听了哭得更委屈了,哆索着嘴话都说不出来。

  石猴子也脸红脖子粗的,指了两下孙大华,气得扭头就走。

  她惦记秀丽的事,大伙都知道,这下被孙大华揭了短,没脸在这呆着了。

  我也被孙大华气激眼了:孙大华,你不要在这血口喷人好不好,就因为你嘴损,你儿子才心眼不全的。

  这老娘们儿也激了,指着我鼻子骂:小崽子,平时看你挺老实,像你爹一样,这回咋长能耐了?

  她旁边一个娘们撇嘴说:这叫一辈蔫一辈欢呗!

  我知道跟她废话没有用,就说:你现在要是不走,我马上就削你那个傻儿子去,以后我见他一回就削他一回!

  这招马上就见效了,孙大华的气焰弱了下来。孙大华俩口子一心想要儿子,好不容易弄出来了,还心眼不全。接着又要就是女儿了。

  所以他家拿这个儿子当宝贝似的,恐怕在外面吃一点亏。

  我这么说就是让她知道,她那傻儿子一天天的疯跑,说不上跑到哪就让我给削了。

  但这老娘们儿嘴上不饶人,指着我说:你敢,老娘我一把火把你家房子给点了。

  我也指着她说:不信你就试试。

  孙大华真不敢和我赌他儿子的安全,气势又弱了,也不骂了,但还是不走。横了这么多年,她哪能让我一个小孩子给吓走。

  这时候,我妈也过来了,孙大华又精神了,就跟我妈嚷嚷说我太混了,我妈就客客气气给她说软话。

  我听了这气呀,真想上去一脚给孙大华踹躺下。

  最后一个重量级人物出场了,是一位拄拐棍的老头由老太太搀着。

  这就是秀丽的公公婆婆。老头当年因为儿子的暴死,一股急火,得了脑血栓。

  老头挪到孙大华跟前,哆嗦着扬起拐棍对孙大华含糊着骂了两句混蛋,孙大华这下害怕了,虚骂了秀丽一句,扭着屁股和那俩个老娘儿走了。

  我走进院里,走到秀丽嫂身前,看着哭得像个泪人的秀丽,心里有些难受,真是红顔薄命。

  从打她嫁过来,我就对她有好感。我轻声说:嫂子,我扶你进屋歇会儿。

  她嗯了声,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眼中满是忧伤。

  我一手托着她的右臂,一手扶着她的腰,慢慢地走进屋里。

  扶着她在炕沿上坐好后,看着她低头不语,我开始安慰她。

  “嫂子,别难过。以后要是谁再敢熊你,我就削他!”

  我妈就说我这孩子啥时变成这样了,动不动就要打人。

  我争辩说妈我们不能再这么窝囊了,你看孙大华就是欺负秀丽嫂子软弱,才敢这么闹的,什么脏水都往秀丽嫂子身上倒。

  秀丽听了又哭了起来。

  我妈就瞪我,往秀丽那面使眼色。她的女儿却没跟她妈哭,只是眨着泪眼盯着我看。

  然后我妈和秀丽婆婆就劝秀丽说孙大华就是那样,跟她生不得气。

  她老公公直顿拐棍,含糊不清的骂着。

  后来我和我妈回到家我还气鼓鼓的,盘算着怎么替秀丽嫂子出这口气,找个合适的方法收拾孙大华家的人。

  晚上我又是先扎了一阵马步,然后又认真的练习了拳法和腿法。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如果有机会再和老明手下的小华打一场的话,我就能不太费劲的打败他。

  我爸回来听我妈说了刚才的事,很生气了。说我咋变成这样,咱老林家的人一直都是与人为善的,不打不闹的。

  我听他这么说也来火了,说咱老林家不能老这么窝囊下去,我以后就要立起棍来,让别人见了我就怕。见到我家里人也要客客气气的。

  我爸就急了,骂我不好好学习,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事,这是要走歪道呀,以后沙袋也别打了。还以为你锻炼身体呢,原来是学打架,混黑道。

  完了他还埋怨我表叔不该教我功夫。

  我抢白说没人敢欺负就是好道。

  我爸气得动手要打我,被我妈给挡住了。

  我对这两位老人的固执真是无语呀!干生气又无可奈何。

  第二天在学校操场上我看到周菊和三年级的一个老大打打闹闹的,后来有一课周菊没上,我就跟老师说我肚子疼要去厕所,出教学楼我就绕到后面的柳树林边上,偷偷得往里看。

  就看见周菊和那个老大又搂又摸的。我心里这气呀,知道劝周菊也没有用,放学时我就单独找到了那个老大谈话。

  我要求他不要和周菊来往了,周菊是在自已折磨自己。

  那货对我还很客气,说知道我。那天我跟老明的人动手时他也在场,说我挺有刚的。

  他对我说的折磨自己表示不懂,我也没法深说。

  他就说他和周菊正在恋爱,双方都是真心实意的。

  他还笑呵呵地说我多管闲事,自己不正谈着呢吗,就不应该管别人,周菊的爹妈都不管她。

  给我整个烧鸡大窝脖,有气还没哪出的。

  看来我也只能先放弃周菊的事了,希望她能早点醒过腔来。

  下午,我和曾宝、石辉还有汪虹在操场一角研究第二天去省城旅游的事。

  我毕竟没出过远门,想着该带的东西都要带齐。

  曾宝就说你想那么多干嘛,只要带着这个就行了,说着做了个捏手指数钱的动作。

  大伙一起笑。

  曾宝说以前他跟他老爹去时,都是起大早坐汽车到市里,在市里火车站上快车直达省城。

  我说我还以为在镇上的火车站上车呢。

  曾宝说路过镇上的火车来得晚,还都是慢车,到省城都得中午了。

  我对曾宝有些佩服,石辉打趣说要是不着急我就赶马车拉他们去,坐在马车上颠颠颤颤地,还能亲身欣赏风景,比坐火车牛逼多了。

  汪虹天真的说这个主意不错,挺浪漫的。

  曾宝说不怕颠零碎了你和林风就坐吧,反正我是不坐。

  后来汪虹问,当天能回来不。曾宝说坐晚车是可以的。

  事情就这样定下了,明天早上五点半在十字路口集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