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打了,玩玩就算了,较什么真!老明说话了。

  小华晃着头,对我说:今日个就算平手,以后再打。

  我说没问题。

  老明喊小华:开车,走人!

  小华听话的就往面包车那走,有一条腿走起来不太自然。

  老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点点头,就转身带着人走了。

  曹丹冷冷的瞥了瞥我,就跟着那女的去追老明。

  人都上去后,面包车就悠哉悠哉的开走了。

  我心里觉得没趣,就想起了周菊。

  周菊整理着头发,沉着脸。我看眼她带伤的脸就问:你咋样?

  没想到周菊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都怨你!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到道边拦了辆三轮,扬长而去。

  我连着两次吃鳖,心里这个郁闷呀!我这真是费力不讨好,猪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顿时就觉得肋骨隐隐做痛。

  曾宝、石辉他们围在我身边七八舌的讨论刚才的战况以及抒发对老明的景仰。

  下午曹丹和周菊都没来上课。

  我见到汪虹就有些为难,心想她肯定跟我生气。汪虹在听说了这件事后,皱眉想了下跟我说:以前候勇打你时,周菊也是帮了你的,这次算是还上她人情了,以后少跟她联系。

  我应付的说:行,知道了。

  晚上回家我和表叔说起了今天打架的事,表叔说那个小华下盘并不稳健,他只是腿法比你练得早,练得多而己。你在多练扎马的情况下,再练习一段时间的腿法,就能打败他了。

  我听了很高兴,后来睡觉时我又想起老明来,这个人不像一般混混头那样凶相外露,气势汹汹的。

  斯文的外表下显得很有内涵,他微笑着都能让你感到害怕。这就是杀气内敛,深藏不露。

  我内心很是敬佩他,知道他将来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大哥。

  第二天周菊和曹丹就都来上学了,两个人互当透明。

  周菊似乎沉稳了许多,一反常态的沉默少语的。

  我以为她是因为昨天的事,觉得在同学前没有面子,有些不好意思呢,也就没怎么跟她说话。

  曹丹看我时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好像昨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教室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下课时,我又听到一个消息,是石辉告诉我的。上次我和候勇打架是李自强报告的教导主任。

  我听了就有些后悔,还以为是曹丹打的小报告呢,我怎么就没想到李自强这个小人。

  我再看曹丹时眼光中就有了歉意,曹丹可能以为我是对昨天的事才这样看她的,小下巴一扬,又拿出那股以前高傲劲来。

  晚上放学后,曾宝骑着踏板驮着我开到荷花坑的时候,就被周菊拦住了。

  周菊打发走了曾宝,说要跟我谈谈。

  我和周菊沿着长廊走到河中心的凉亭上,面对面的坐好后。周菊就说谢谢我,昨天帮了她。

  又说她回家后找到二地主狠狠地骂了一顿,并告诉二地主和他断绝来往。

  我从他嘴里知道,二地主一伙都是一中三年级的学生,也是一中混得很牛逼的人物。

  我认真的听着,她就突然问我:林风,你喜欢我吗?

  暮色中,周菊的眼中闪着光彩。我怔了一下,心里很乱,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我自问对周菊也很有好感,很喜欢她的豪爽大方的性格,尤其是身体上的诱惑。

  我沉思了一会,对她说:周菊,你是个不错的女孩,我一直拿你当好哥们。

  说这话时我都没敢看她。

  周菊也沉默了,一会她就声音艰涩的说:我明白了,都是我不好,以前和他们乱搞,早早的就不是处了。

  最新{K章+*节上;¤酷G\匠网

  我连忙解释我不是嫌你这个。

  周菊晃下头又问:林风,如果我现在还是处,你会喜欢我吗?

  我又沉默了,我知道在我内心深处还是很在意处这个事的。我毕竟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处男,实在是无法去喜欢一个破过身的女孩。

  周菊叹了口气说:林风你知道吗,我恨男人。

  我心里一惊,怔怔的望着她的脸,我几乎能看到她眼中仇恨的火焰。

  周菊恨恨地继续说:我从记事起,家里就开赌局。用我妈的话说她是用放赌抽水儿的钱把我养大的。

  我爸人太老实,除了种那几亩地,就挣不到钱了。我妈就瞧不起他,总给她气受。

  夜里那些男人赢了钱,就往我妈屋里钻,我妈总是事先把我爸撵我奶家去住。

  我念小学六年级的一天夜里,我就被人摸醒了,黑咕隆冬的。我吓得拼命喴叫,那人趁黑跑了。

  我爸知道后像疯子似的抄着菜刀,逼问我妈那人是谁,他要砍死那个鳖犊子。我妈死活不说,说这事她能处理。

  我爸再问,她就骂我爸不能挣钱,养不起老婆孩子,家里的钱都是她挣来的。

  听到这我震惊了,没想到周菊有这样的境遇。

  周菊又说:我爸说不过我妈,就气呼呼的走了。从这件事以后我就恨男人,凭什么就兴他们玩我们女人,我也要玩男人,玩死他们。

  后来我就聊扯学校的男生,看着他们为我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我心里就乐,就有种报复的快感。

  在一中时我跟了几个老大,也包括昨天的二地主,他们也没少因为我干仗。

  一中我搅得差不多了,我就转到二中来想继续折腾。没想我就遇到了你,我就对你动了真感情了,尤其你昨天你为了我敢跟老明的人干仗。

  周菊说到这时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我感觉我的眼圈发热,心里五味杂陈的。对于周菊的感情我感动,却无法接受。

  对于她的境遇我无法改变,我突然感到我们当小孩的渺小,当小孩的无能。

  我不忍心看着她继续错下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语言来开导她。

  之后我感觉我劝她的话就像泥牛入海,没对她产生触动。

  她最后只淡淡的说了句她知道我是为了她好,她会记得这个好的。

  然后她就起身往回走,我要送她,被她强烈拒绝了。

  我呆呆的坐在凉亭里,看着她消失在黑暗中。我心里的压抑感,无法化解。

  第二天周菊上学的时候,我感觉她似乎又恢复之前的风骚嬉笑状态,我心里稍稍安稳些,我总以为昨晚的事会对她造成伤害。

  第一节课上了10多分钟时,曾宝才来。

  被班主任说了两句后,就垂头丧气的坐下了。我小声问他咋地了。他说下课再说。

  下课后在体操台那我才听他说昨下晚,他又刺刺挠挠跑石辉家去押彩了,押了100块钱的,结果早上他去石辉班找石辉时被告知输了。

  曾宝很郁闷,我知道他不差钱,他是觉得输了面子,为什么他自己看的东西就押不准呢。

  然后曾宝就要求我和汪虹再合作一次,晚上去石辉家看小报,争取再押中一回,既能挽回损失,又能多赢些钱,为我们的旅游计划多增加点资金。

  说得我心就活泛了,蠢蠢欲动的,我想这也是我们小孩子唯一的赚钱之道。我就想着一会和和汪虹说说这事。

  凑巧的是周菊正好从旁边经过,听我们还要押彩。她就急了,劝我们说见好就收吧,我家开赌局的我比谁都清楚。

  这就是耍钱,开始给你点甜头,以后你有多钱能扔进多钱去,来我家打麻将的不少人都玩这个。

  曾宝撇嘴反问:你那天不是笑话我们才赢几百就乐颠馅了吗,不是说还有人赢了十万八万的吗?

  周菊就骂曾宝:你个死孩崽子,光看到别人赢钱,就没看见别人输呀!你要玩就自己玩,你家有钱,你就祸祸呗,拉上林风我可饶不了你。

  曾宝还想反驳,但看到周菊横眉立眼的凶样,当时就闭电了。小声嘟囔说不玩就不玩呗,这么凶干嘛?

  我就打圆场说周菊说的有道理,我们以后不玩了。

  我心里也很失落,刚刚升起的那股追逐金钱的欲火,被周菊这一桶凉水瞬间给浇灭了。

  当然了,她这也是为我好,我记在心里了。

  表叔在我家又住了两天后就告辞回家。我们一家热情挽留也没留住,他说回去还要下地干活。

  我和我妈送他到火车站,在站台我眼泪汪汪的舍不得表叔走。表叔拍着我的肩膀说我以后要坚持练习拳脚,做男人就要有防身自卫的本事。

  等我再放长假时去他那玩,还能见到我素未谋面的大姑奶。

  说到这他羞涩的笑了,说还能见到一个人,是我未来的表婶。是个正常人,长得挺漂亮呢!我心里当时就热切盼望起来,恨不得明天就放假。后来我真独自去了他那,不过不是去探亲,而是避难。

  周菊变得比以前更放浪了,竟和我校三年级的混混们乱搞到一起。我就劝她,她无奈的对我说她就那样了,不要再劝了,我们还是好哥们。

  我心里很难过,有些自责,总觉得是我伤害了她。如果我和她好,她是不是能不这样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