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地主一惊,忙回身对他带的那帮小子喊:东西都扔了,咋啥东西都往手里捡!

  他身后的人慌忙把手里的家伙像怕烫手似的全扔进了草丛。

  周菊的脸色就变了,有点对二地主一伙的无法理解。

  二地主又献媚地对老明说:老明哥,没想今天在这能遇见你,兄弟很荣幸啊!她们女人间的事,让她们自己解决就好了?你看没啥事,我就走啦?

  老明依然微笑着云淡风轻对二地主说,你小子还算明白事,不过我们男人之间的事好像还没完?

  更新最{快、}上_酷匠tl网Y

  二地主害怕地啊了声,声音发抖:老明哥,那……还有啥事呀?

  老明不紧不慢地拿出烟,点着火,吸了一口,没说话。

  二地主一伙都吓得毛毛愣愣的,紧张的望着老明。

  老明吐出烟雾,缓缓说道:既然来了,总得留点纪念再走?

  二地主一伙马上就是一幅吓尿了的样子,老明哥,老明哥的哀求着。

  老明冷笑一声:本来也没什么大事,你们就站成一排,一人打自己两个嘴巴再走。

  二地主一伙都要哭了,互相对视,自觉站成了一排开始有气无力扇自己嘴巴子。

  老明后面一个长得挺凶的人说:几顿饭没吃了,连点响都没有。刚才的不算数,重扇!

  接着就传来噼噼啪啪的耳光响亮声。

  滚吧,哈哈!那人骂了声。

  二地主如获大赦的带着人,也顾不得周菊了,在围观众人鄙视的目光欢送下,狼狈地走到三轮车那上了车。

  然后几辆三轮车就突突的拖拽着一溜黑烟开跑了。

  曾宝他们就议论开了,说老明真牛逼,真有大哥范。

  我心想做大哥的就得做成这样,用不着动手,光凭威望就能把对手吓退,就像历史老师讲的那个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故事。

  周菊这下也傻了,二地主一伙前后的表现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我心里也替她悲哀,更是有些担心。曾宝还兴灾乐祸说这回周菊完了。

  老明和旁边的几人抽着烟,说着话,目光随意的四处飘着。

  这时那个和曹丹一起下车的女人就带着曹丹走到了周菊跟前。

  我们离周菊也就十步远的距离,看那个女人也是高中生的年纪。体态苗条,凹突有致的,俊脸上弯眉细眼的,短发是精心修剪的,显得很凌厉。

  她指着周菊骂:就你欺负我小妹呀,瞅你那样就不是正经玩意!

  曹丹绷着脸没有骂,可能有人替她骂了,又自视好学生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脏话。

  周菊由刚才的低迷状态被骂得精神起来,马上也声色俱厉的骂对方臭婊子之类的话。

  结果三个女生又是毫无悬念的打一块去了。

  周菊开始凭着激劲发疯一样对着两人乱抓乱踢的,堪堪能保持平局。

  但很快就落了下风,那个女的很有打架经验,在曹丹的协助下用脚尖对着周菊裆部猛踢,边踢边骂骚货,今日个非把你逼踢烂不可。

  痛得周菊下身直抖,脸上也挨了几下耳光,马上红了起来。

  这下周菊更加歇欺底里的骂呀,打呀的,声音都喊破了,披头散发的,结果越乱越挨踢。

  我听见不少开心的嘲笑声,心里实在忍不下去了。

  我几个箭步蹿过去,平伸双臂挡住了周菊前面。我后背马上就被周菊狠狠挠了两下,我一咧嘴,知道她是打懵了,已分不出敌我了。

  那个女的反应很快,马上就收了手,有些意外的盯着我。曹丹的扇出的巴掌贴着我鼻尖扫了过去。

  她也收手冷冷的看着我。

  那个女的笑了:哎哟,走个孙悟空这又来个猴,挺有刚啊,小伙?

  曹丹的眼神中没有异常,声音冰冷的说:林风,我知道你肯定得帮周菊。

  我叹口气说:都是一班同学,差不多就行了,这么多人瞧着多难看!

  曹丹马上脸就气白了,说周菊在教室把我挠了,那些同学瞅着,我就不难堪吗?

  我又无力的解劝着说:现在你也把周菊打了,两头扯平了,就这样算了吧。

  曹丹倔强的喊不行,今天不打得她求饶肯定不行。

  我身后的周菊就骂曹丹,臭不要脸的,不就仗着人多吗,想让老娘服软,做梦去吧你!

  那女的一听就炸了,推了我一把说一边去!然后和曹丹就绕着去打周菊。

  我没办法,只好一手一个抓住她俩的一只手臂。

  她俩就往回抽,但是却无济于事。

  那女的转头看了一眼老明就喊:老公,你看啥呢,快过来呀!

  一直看热闹的老明就笑吟吟的带着人过来了。

  我这面的人石辉领着也过来了,我扫了一眼,曾宝眨着眼,强装镇定,老地豆明显在哆嗦。

  让我心安的是石辉和元江、元海哥俩,瞪着眼,立着眉,一幅马上就要开打的神情。

  老明到了我对面,打量着我,弹了下烟灰说:这小伙是谁啊,还真有点刚,比二地主强多了。

  我松开了两个美女,也打量着老明。

  曹丹瞪了我一眼,讥讽地说:他是我们班的,叫林风,算是我们班的老大吧!

  老明听了哦了声,眼神显得很快活:原来是林老大,行!看你这伙人的架式肯定是要为那个小妹出头了?

  说完,老明的眼光突然变得凌厉起来,让人感到身上发冷。

  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我也里也有些慌,老明这句话就是向我挑战。我知道凭我这几个人的实力跟人家碰真是鸡蛋磕石头。

  但想到周菊以前对我的维护,我豪气顿生。

  我抬头迎着老明摄人的目光,坚定的点了下头。

  老明审视的盯着我,我也平静的看着他。

  曹丹有些紧张的叫了一声,老哥!

  老明意味深长的笑了:这小伙不错,有义气。就是不知道手头上咋样。既然来了,也留得纪念吧!

  这下我和石辉他们马上捏紧了着拳头,靠在了一起。除了打,我们不会像二地主一伙那样当众扇自己嘴巴。

  曹丹拉了下老明的衣襟大声说:哥,算了吧,他们都是我同学。

  老明轻拍下曹丹的肩头说:小妹呀,哥也没说和他们动手啊。

  曹丹有些不解的看着老明。

  老明对我说:林风是吧,我们是职高的,怎么说也比你们高二三届,把你们小初一打了,让人笑话。这样吧,你不是这伙人的头吗,那就和我的小兄弟打一场,不论输赢,今天这档子事就了了。

  老明说完冲面包车的方向喊了一嗓子:小华下来。

  那头的面包车前门一开,我这才注意到从驾驶座下跳下来个小子,脚步轻快的就到了老明身边,问:老哥,啥事呀!

  老明指着我说对那个长得瘦小枯干的小子说:你不老嫌修车开车没意思嘛,今天给你整点有意思的。你跟这位林兄弟比量比量。

  那个叫小华的瘦小子年岁跟我相仿,穿身满是油污的工作服,刀条脸上也埋汰汰的。

  小华兴奋的眨着眼,说了声老哥,你就瞧好吧!

  小华打量我一眼就问:用拿家伙吗?

  我说不用。

  小华嗯了声,喊了句开打啦!扭腰就是了一个扫腿横着奔我胯骨来了。

  我心念一动,急忙后退,他的脚尖擦身就过去了。我意识这小子会武术,他的腿法和表叔的有些类似,但火候差了不少。

  没等我多想呢,小华转身又用另一条腿来扫我。我又是像刚才那样躲过。

  没想到这条腿只是虚扫了一下,就突然蜷起,另一条腿一垫步,就拉近了和我的距离,连着蜷缩着的腿就猛然蹬直。

  我这下躲不开了,肚子结实的挨了一脚,踉跄着就摔了个仰面朝天。

  我听到围观人群的一阵笑声,脸上就觉得发烫。急忙鲤鱼打挺的跳起来,稳了稳情绪。

  石辉就冲过去了,抡拳去打小华。我忙喊他回来,石辉可能是想起上次乱打被大家批评的事。这回总算是退回来了,气呼呼的站那直运气。

  小华问我还打不,我点下头,就又扑上去了。

  我想起表叔跟我说的遇到腿法好的对手,要贴身和他打,不让他施展开腿法。

  我粘着小华用肘顶他,小华就用膝盖顶我。

  虽然互有打中,但我没他反应快,被打的次数多些。

  小华明显不适应贴身打,边续几记膝顶逼退了我两三步。我看他胯骨微动,知道他想起腿,我一纵身就扑上去了。小华的脚扫到我肋骨的时候,我的一肘也砸在他踢起的大腿上。

  小华被我连撞带砸地倒了,我也捂着肋身子栽歪一下,又站稳了。

  我心里庆幸这鱼死网破的对拼自己赢了。

  这个念头刚闪过,我就觉得脚跟被勾住了,同时膝盖被蹬了一下,我又四爪扑朝天的倒在地上,等我再弹起身时,就见小华双手撑地,倒立着的身子漂亮的一扭也笔直的站立在地上。

  我操,这是武术中倒地后迅速站起的叫乌龙绞柱的一招,当年还没有街舞这东西,要是有,小华凭这一下,就能赢来观众大片的掌声。

  我那鲤鱼打挺是练双杠练出来的,这货看来平时也没少练。

  我俩一身土的凑到一块又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