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下午有一节音乐课。音乐课对我们来说形同虚设,音乐书上的歌曲没人爱唱。我初中三年只记得那么一句什么五线谱呀不难学,五条线上看音阶,剩下的我就记不住了。

  音乐教室在四楼,说是四楼,只是孤零零的一大间房子突兀地坐在三楼上。

  同学们踩着楼梯往上走,脚步声咕咚咕咚的。大家刚坐下,就听到外面空荡的走廊里飘来一阵瘆人的怪笑声,就像鬼片里女鬼出来时那种笑声。这怪声飘飘荡荡,越来越近。

  由于教室大,显得也空荡荡的。大家都觉得浑身不自在,有两个女生还吓得哎呀妈了一声。

  门开后,曾宝就坏笑着进来了,不用问刚才的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

  马上就有几个人开始笑骂曾宝,曾宝厚着脸皮还问呢:怎么样,学得像吧?

  说完就响起一片嘘声。

  曾宝在我身边座下说:哎呀,上回那片子没白看呀!真学了点东西。

  我听他话里有话,就在下面踢了他一脚。

  随后音乐老师也拿着教材走进来了。这是个二十二三岁的姑娘,长相是很温和很甜美的那种,微微有一点羞涩。

  音乐老师扫视一圈,发现上课的氛围不太好。

  女生有低头看杂志的,有小声说话的。男生几乎全部都往音乐老师漂亮的脸蛋和饱满挺实的双峰上瞄。当然我也不例外,只不过装得不是故意的样子。有这等美景,不欣赏岂不是浪费了!

  音乐老师微皱下眉,然后坐下柔声说:同学们,请把音乐书打开,翻到第8课,一会跟我唱。

  0酷匠网:f唯+一Ny正x:版,b其‘他都是5K盗版y:

  这时哎呀哎呀的叫苦声响了起来,一部分人懒散的翻开了书。其它人依旧偷瞄的,聊天的,还有四处张望的。

  音乐老师娴熟地弹了个前秦,就先唱了一句,很动听。

  接下就是佯死不活、参差不齐的几声学唱。

  学了两句后就再也没人跟唱了,很多人趴在了桌子上,像年迈的老狗,故作奄奄一息状。

  音乐老师又皱了下眉头,说:看来我的歌挺有魅力呀,都把大伙唱困了。

  在同学笑声中,曾宝开口了:刘老师,这书上的破歌,谁稀罕唱啊!要唱就唱得流行歌曲呗!

  这话一出,马上很多人响应,说对呀对呀。没吱声的也点头默认。

  这情形,竟让音乐老师的眉头舒展开来,她有点羞涩的一笑:那好吧,大家就唱自己喜欢的歌,我给伴奏。知道歌名的就先报歌名,不知道的就直接唱,我能跟上伴奏的。

  这一下子,屋里的学生都毛了,趴桌子的坐直了腰板,说话的也转头目视前方。

  曾宝高喊:好啊,还是刘老师英明!还有几人跟屁欢呼。

  气氛顿时就热烈起来。

  音乐老师问谁先唱啊,很多人一齐说:曾宝先唱。

  曾宝大大咧咧的站起来,作了个罗圈揖。学着歌手的样子说:接下来,我给我最亲爱的同学们奉献一曲任贤齐的心太软,希望大家喜欢,谢谢……谢谢……音乐走起!

  前奏响起,曾宝清了清嗓子开始唱了。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你无怨无悔的爱着那个人,我知道你根本没那么坚强?

  曾宝把这歌唱得软绵绵,懒洋洋的,有人起着哄叫好。

  曾宝唱完后继续没完没了的向大伙作揖感谢,我拐了他一下,他才坐下。我说:你这首歌唱得真的不错。曾宝眼光一亮,问真的吗?

  我点头说:比上课前学那鬼叫声好听多了。

  曾宝用膝盖撞我,“滚犊子,我唱得有那么难听吗?

  我说你唱得是天赖之音行了吧。

  他说:当然了,我比天赖还他妈赖。

  接着又陆续有几个男女生自告奋勇站起来开唱,唱啥歌的都有,水平也高低不齐。我觉得女生唱的还行,男生感觉是在叫唤。

  音乐老师微笑着看着大伙,伴奏乐跟得丝毫不差。有的同学上来就唱,也没报歌名,但一句还没唱完,音乐就能跟上来。有忘词的时候,老师还轻哼着帮着带过去,让每个人都能完整的唱完一首。可见老师的的演奏水准之高以及对歌曲的熟识,我不由得肃然起敬。

  元江、元海两兄弟唱了首男儿当自强,很齐,很响亮。赢得了不少掌声。

  老地豆被别人逼着唱,这东西双手捂紧嘴巴,直晃脑袋,说他从小五音不全。那人不依不饶的,老地豆就推说让我唱。我听了就犯愁了,我很少唱歌,怕惹人笑话。就低着头装听不见。

  真完蛋!周菊说完就站了起来,她先报了歌名,叫美人计。我想起那次去她家时她给我放的也是这首歌,是首男人唱的歌,不知道她为啥要唱这个。

  男生们一听就来精神了,起哄着说快唱。

  ‘世上的男人知多少啊,偏偏是我选择了你。

  以为是机会来到,想办法把你骗倒,想办法把你骗入情网……

  本来是我是我勾引你呀,其实是中你的美人计。

  好不容易中美人计,我怎能轻易放弃,我怎能够轻易放弃!

  刚唱几句,男生们就情绪就被煽动起来,又是鼓掌,又是怪叫。女生有的开心的大笑,东倒西歪的。有的脸泛红晕,辛苦地忍着。包括音乐老师和汪虹在内。

  这本是首男人唱给女人的歌,被周菊又尖又高的嗓音唱出来,显得更加狂野,更加煽情。

  周菊先是站在我前面两排对着老师那面唱,却突然转过身面冲我神情亢奋地继续唱:请你引诱我,请你引诱我,用我的美貌做你的手铐啊!

  请你引诱我,请你引诱我,看你似火烧使我受煎熬呀!

  请你引诱我,请你引诱我,只要你心在跳.我就跑不掉啊!

  请你引诱我,请你引诱我,只要你心在跳,我就是目标呀!

  看着他双眼放电一脸挑逗的神情,我的心也忽悠忽悠的。

  起哄声,尖叫声更响了。整个教室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我差点被吓尿了。我满脸窘红的看了眼前一排的汪虹,发现她的小脸冷若冰霜。

  我心就慌了,低着头直拍脑门,这气氛真难熬啊!

  可下是唱完了,我如释重负的抬起头,就看见刚刚坐下的周菊正得意洋洋用挑衅的眼神在瞄汪虹。

  汪虹起先是一脸怒气,但渐渐的消散开来,眼光中闪出一丝从未见过的坚毅来。我有点诧异,在我眼中,她一直都是个柔柔弱弱的女生。

  在大伙的注视下,汪虹缓缓站了起来,语气平静报出了歌名:相约98。

  音乐响起后,汪虹那甜美纯净的声音就随之飘荡在教室里。

  ‘打开心灵,剥去春的羞涩,舞步飞旋踏破冬的沉默。

  融融的暖意带来深情的问候,绵绵细雨沐浴那昨天激动的时刻。

  你用温暖的目光迎接我昨天带来的欢乐来吧来吧,相约98相约在银色的月光下,相约在温暖的情意里,相约这永远的青春年华。

  心相约,心相约。

  相约一年又一年,不论咫尺天涯。

  教室里渐渐安静下来,大家都沉浸在歌声所营造的那个空灵幽远而又缠绵温暖的意境中,包括我在内都是如醉如痴的。

  我能感觉到汪虹边唱边若即若离用温情脉脉的目光望着我,我的心一瞬间就她融化了。感觉自己已灵魂出窍,跟着她飘飞到了虚空中,飞向那个属于我们俩的美好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痴迷中的我被一个高声惊醒。是曾宝在喊:好,太好了。这才是真正的天赖之音,哈哈……

  随即掌声就爆响起来,我和汪虹又成了焦点。

  汪虹坐下,向我淡淡一笑,又转头目光清冷的扫了周菊一眼。

  众人的目光又转向周菊,周菊脸色通红,气得霍然站起,大步流星的就出了教室,重重地摔上了教室门。

  曾宝还贱兮兮地喊了句,周菊,还没下课呢!

  没人应声,又是一阵沉默。

  周六上午,我找了汪虹按那天看电影时四人约好的去石辉家玩,我和汪虹到了石辉家院外的时候,就看见曾宝的踏板停在院里。

  石辉也家是个篱笆院,旧砖房。不过院挺大的,西面还有马棚子。

  周围住家都是新盖的新式大洋房,把石辉家的房子衬显得很突兀。

  石辉从外屋出来说:欢迎小两口光临寒舍,那个什么生辉来着。

  汪虹娇羞的一笑,说:石辉生辉。

  石辉挠着后脑勺,说好像不对吧。

  我和汪虹就笑。

  进了屋,就见一向话唠的曾宝正聚精会神地在炕上摆弄几根火柴棍,应该是在摆什么图形。

  我问了声,你干嘛呢?他居然没吱声,眼皮都没撩一下,我就奇了怪了。

  石辉戏谑的说,这曾大学士正研究用九根火柴棍摆出七个三角形呢。

  我寻思这有啥呀,至于曾宝这样吗?于是我就过去说,曾宝你起来,我试试。

  曾宝不情愿的让开,嘟囔着说:切,我昨晚上就开始摆,到现在也没摆出来,你比我聪明多少咋地?

  我没理会他,也闷头摆了起来,反复多次也没摆成功。

  我郁闷的站起身,目光和汪虹碰到了一起,她居然在笑。

  我看她胸有成竹的样子,就说你试下吧。

  只见汪虹过来,纤细的手指轻巧的调整着火柴棍的位置。

  三人看她摆完后,都气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