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曾宝说你这就去一年二班找李立山,告诉他中午放学后,吃完饭在柳树林咱们正式干一仗,谁输了以后就老老实实的。

  曾宝犹豫着看我,我对他说别怕,他们不会打你,两国相争还不斩来使呢!

  曾宝这才打消了顾虑,抬腿就跑了。

  我们等了一会,他就回来了。曾宝说李立山答应了,中午他们准去,还说谁也不准带家伙,就算打起来了也不许捡砖头,谁要是做不到,就马上认输。

  我想这样也好,不至于把事闹大。就问了他们几个的意见,他们也同意了。

  这时上课铃响了,我们就往教室走,曾宝又先跑了。

  老地豆悄悄对我说上次候勇打我时他没帮我,是因为他怕蒋德文踢他,以前被踢怕了。

  我笑着说我也怕蒋德文踢,也就石辉能挺住。

  上第四节课时汪虹给我传了个纸条,说能不打尽量不要打了。我回他说这次一定要打,是为了我们一年五班的面子。

  她又是摇头,不再说啥了。

  我一直在盘算这一仗怎么个打法。

  这一仗很重要,虽然对方人多,但一定要打赢。并且不能像我以前自己打仗那么随意,如果各打各的,那是肯定输了。

  既然打群架就要有个布署。

  如果石辉能来的话,我们这面就是六个人,但曾宝的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那我们就是五个人。

  而对方最少得八九个,让石辉与李立山捉对打,应该是个平手。我和另外三人对他们七八个胜算也是不大。

  下第四节课后就放学了,我先打发走了曾宝,让他骑车去石辉家接石辉,只要在家就一定来,回来时在学校旁的小卖店买些面包汽水。

  我让元江他们三个都别走,一会在教室里吃饭。

  我取回饭盒后就放在桌上,我们四个就围在一起商量打仗的事。

  教室里还有几个带饭的男女生,边吃边看着我们。其中还有方经理一个,下巴拄在桌面上,贱兮兮用盒盖挡在嘴巴前面,恐怕别人看到他的吃相。

  等了一会石辉就进来了,我看他脸上有伤就问他咋事。他说昨晚他爸喝多了打的,他怕同学笑话,就没好意思上学。

  我又问他曾宝呢?他说买饭去了。

  我也没多想就让石辉坐下来,说:一会打仗的事你都知道吧。他说曾宝都跟他说了,他也早就想干李立山了,今天就把李立山交给他好啦!

  我说不行。你挺能打的不能和李立山纠缠,李立山让元江兄弟收拾就行。你跟我还有老地豆子先可对方战斗力差的打,尽量护着点元江他们,不能让别人打到他哥俩。

  石辉有些不情愿的答应了。

  我又对元江元海说:你们哥俩会摔跤,一会打起来谁都不要管,只管把李立山先摔倒,压住他不让他起来就行。

  这哥俩不住点头。吃饭的那几个这时饭也不吃了,盯盯地往这面看。尤其是方经理,眼睛睁得快赶上豆包大了。

  曾宝满头大汗的回来了,手里拎着两个袋子。

  他把袋子放在桌上打开,顿时整个教室飘满肉香。

  他喊着:哥几个都吃饭,我刚从我爸店要的猪蹄,猪头肉,还买了大饼和小菜,哈哈!

  话音刚落这几个小子就饿狼一样争抢着就吃上了,我也不例外,饭盒也不管了,也加入狼吞虎咽的行列。

  这情景给那几个带饭的学生眼都看蓝了。

  吃完饭,我们又歇了二十多分钟,我就对那几个带饭的男女生说:一年二班的人骂我们班都是窝囊废,我们现在去和一年二班打仗,谁也不许告诉班主任。

  他们忙点头答应,显得很义愤,又夹带着兴奋。我特地盯了方经理一眼,这货低忙闷头扒饭,不敢和我对视。

  我又对参战的几人说:李立山这帮小子太嚣张了,今天我们就干趴下他们,让一年二班小子知道我们一年五班都是硬肋!

  干他!曾宝喊。别人也跟着喊干他!干他!

  于是我们就往外走,那几名同学也不远不近的跟着打算看热闹。

  到柳树林的时候,李立山一伙已经站在那里了,排成一排,我数了下有九个人,在远处还站着几个男女生,应该是他们班来看热闹的。

  李立山指了下我的后面喊你们也是来打仗的吗?

  我回头就看后面跟着的那几个慌忙往后退了几步,与我们拉开了很远的距离,并摆手说不是。

  李立山得意的笑了,向前走了两步对我说看到了吧,你们班的人就是一盘散沙,哈哈!

  他后面的人就跟着笑。

  0看正Tf版,T章节a上酷匠g网x=

  我骂了声操你妈的,少废话。抡拳就打过去了。

  李立山也抬腿要踢。没想到我一下向斜前方蹿出去了,一脚把他旁边一个小子踹了个腚蹲。

  我身边的元江和元海同时扑了过去,一个搂住李立山的脖子,一个抱住他小腿。

  哥俩反向一用力,就把李立山给扳倒了。

  石辉吼骂了一声,像股旋风似的冲进另一边的人群。

  老地豆也找对手撕打起来。

  又过来两小子打我,我就和他俩干上了。这俩小子还真有些实力。

  曾宝这时就从我旁边跑去了,是被人追的,然后他就和那人围着树拉上磨了。

  元江兄弟已经把李立山压在下面,元江骑胸,元海坐大腿上。哥俩背靠背,还腾出一只手来打李立山。

  李立山也很有劲,挣了几下就把下面的元海给掀翻了,连着蹬中了元海一脚,元海反应也快,一骨碌就又扑到对方大腿上了。

  石辉的确勇猛,一个打三个还占了上风,追着那三个人就跑远了。

  我和老地豆都是一对二的局面,打着打着就走形了,距离元江哥俩远了一些。

  有两小子分别绕过我和老地豆跑去踢元江,元海。元江被踢得晃了两下就倒一边去了,李立山借机挺胸就要起来,元江一抬膝盖给他撞得鼻口蹿血。然后元江又骑了上去,按着李立山的双臂,压低身子任凭别人怎么踢也不动地方。

  元海也同样死死压住下面,忍着踢击。

  我狠打了几拳,趁对方后闪的功夫。我喊了声靠近点。

  老地豆意识到离元江哥俩远了些,就马上退回来了。

  我们两个就护着元江元海和他们四个缠斗。

  形势对我们很不利,我这面还行,老地豆已挨了不少下,眼看支持不住了。

  元江哥俩也不时的被人踢,呲牙咧嘴的看起来也没多少劲了,李立山又掀翻了元江,撑起了上半身。

  曾宝换了个地方依然在和对手绕大树。

  我急得冒火,心里就骂石辉,乱打乱跑。

  这人真不禁骂,刚骂了两句,竟然回来了。

  我心头一喜就喊沙扔过来。

  石辉跑到那面抬腿就踹趴下两个,我也一下蹬翻了一个对面的小子。

  战局马上改变了,大伙又是精神抖擞,越战越勇。

  很快对方几个小子被我们打得趴下地上动弹不了了。

  我让他们把地上那几个小子赶到李立山这块来。然后我走到李立山跟前,曾宝也这时跑回来了。

  李立山从开始就没起来过,我让元江、元海下来后,他就一直喘粗气,脸也肿了。

  他像个死猪似的躺在那,缓了一会才捂着胸站起来。

  我问他服不服?

  他看了眼几个狼狈的同伙,垂头丧气地说服了。

  我对着李立山又说:一年五班不是窝囊废,都是硬肋,一年二班的人以后见到一年五班的都要躲着走。

  那几个小子点头,我又让李立山他们重复了一遍我刚才说的话。他们不情愿地照做了,他们说完后包括他们班看热闹的那几个全部都低下了头。

  我这时就听到后面我班看热闹的同学在拍手叫好。

  曾宝兴奋地喊林风老大,一年五班老大!其它人就欢呼雀跃的跟着喊,我在心中也欣然默认了这个称谓,觉得也挺好的。这时没参战的同学就过来帮参战的同学拍打身上的尘土。

  我被众人簇拥着回到教室,参战的没参战的聚在一起热烈地回忆着刚才的战斗。有两个看热闹的同学还打来水,让我们洗脸洗手。

  后来大伙就说石辉乱跑,差点打输了。石辉挠着后脑勺就傻笑,说他一打起来就兴奋,啥事都忘了。

  我说石辉毕竟在关键时候回来了,也是值得表扬的。

  大伙就笑。大伙又夸元江哥俩,说他们一直压住李立山,完成任务最好。

  元江元海兄弟被大伙夸得抿着嘴笑,连连摆手说瞎打。

  大伙又说老地豆以一对二,挨了那么多打也没逃跑,也够顽强的。

  老地豆就毫不掩饰地大笑,嘴里都能塞进去个大馒头。

  曾宝垂头丧气地说:你们都挺能打的,就我一个人最面。几个人同时发出嘘声,曾宝满脸通红。

  我安慰他说:你也是起了作用的,驴拉磨似的不也拖住对方一个人吗?大伙一阵爆笑,曾宝也笑了。

  方经理在一旁酸溜溜地说:曾宝带的猪蹄猪头肉比曾宝有用,大伙吃得好,才打得欢。

  众人又笑。我扫了方经理一眼,他惊慌的把头转向一边。

  当然大伙夸我这个老大会布署,会指挥的话我就不提了,以免有自我炒做之嫌。

  下午第一节课刚上完,我们班学生就全知道这事了。看得出都很高兴,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就连那些女生在外面走路时也都是挺胸昂头的。汪虹也很替我高兴,眼神活跃地看着我笑。周菊咋咋呼呼地一口一个林老大的逗我。

  这件事班主任并不知道,一向多事的曹丹没有打小报告,这让我有些意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