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都是窝囊废

  我瞄眼窗外没发现有人,同学们还在操场上跳呢,汪虹,曾宝还有几个人还正往教室这面看,其实他们看教室里是看不清什么的。

  我说你再不缝我就穿上了。

  哼,胆小鬼!周菊拿起裤子开始缝针。

  看我着急,她就有意慢吞吞的。我哀求说,姐,你快点行不?

  周菊拿腔做调地说,汪虹,别怕有我在呢!

  我心里一惊,她怎么知道昨天看电影时我安慰汪虹时说的那句话。

  看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曾宝把我卖了。

  我闷着头不再说话了,一会裤子也补好了。我接过来转身快速穿好。完了我就对周菊说我们出去吧,免得别人瞎想瞎说。

  周菊不动地方讥讽我说,你是怕汪虹瞎想吧。

  我又说了几句小话,周菊这才跟我出了教室。

  .酷匠U网正*¤版首Sm发WD

  到了操场那我班学生刚被解散自由活动,我望着汪虹和她同桌走到大东面的厕所月亮门那了,还回头望了我这面一眼,迟疑一下就进去了。

  曾宝看我的眼神躲躲闪闪,我心里就有数了。

  我把曾宝叫到一边,盯着他的眼睛说,你把昨晚的事都告诉周菊啦?

  曾宝不好意思的笑了,他说上午周菊在下课时把他喊到柳树林里,问我昨晚的去向。曾宝不说,周菊就抓他裆。他疼得受不了,就说了。

  我就埋怨他出卖哥们,太不够意思了。

  他说你不道周菊有多狠,那架式是要给我绝子绝孙,我老爹还想着以后抱孙子呢!

  我听到这就乐了,也难怪!哪个男的被抓住命根子能不就范的。

  再次上课时我才看见汪虹,在她入座前,我看见她小脸冷嗖嗖的。坐下后就没再回过头,跟谁也不说话了。

  我给她传了张纸条,说你不要误会,我和周菊啥事也没有。她看都没看就团成团,扔进了书桌。

  第二天中午放学时,她同桌悄悄跟我说,汪虹在柳树林等你。

  我进了树林,汪虹果然在那。她问我昨天你和周菊在教室做什么了。

  我说周菊只是给我补裤子,完了就出去了。我不是随便的人,你要相信我。说这话时,我心里有点愧疚感,但我也不是故意让周菊摸我的呀?

  她说我不是不相信你,周菊太骚了,我是怕你受不了诱惑。

  我说你放心吧,我有了你,任何女人都诱惑不了我。

  我随即亲了她脸蛋一下,她这才笑了,说以后你少搭理周菊。

  我说我只拿她当哥们,没事的。

  汪虹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有汪虹这份感情滋润,又没人欺负我,好像我还有点小名气。生活充满了阳光似的,我对现在的日子感觉挺知足的。

  第二天刚下第一节课,我又是习惯地走出教室打算去双杠那,曾宝在后面跟着我。

  在走廊里他神神叨叨地说:林风,你猜我今天是怎么来上学的。

  我想他让我猜就肯定就不是走着来的。我就说你是打三轮来的呗!

  他摇头说不对。我又说那你是骑自行车来的。他还是摇头。

  我摊开双手,耸耸肩表示认输。

  曾宝得意的笑了,说我是骑踏板来的,嘎嘎新的小摩托,花了4000多呢,我老爹昨天给我买的。

  我一听眼前一亮,说你真牛!这么早就机械化了。

  他说以后咱哥俩上学就不用走了,我早上开车去你家接你,晚上再送你到家门口。

  我搂了下曾宝说好兄弟,够哥们意思。

  于是我俩就走出教学楼去后面的车库欣赏曾宝的坐驾。

  刚到楼后面,远远地就看见车库里正有两个小子骑在一台红色的踏板上,嘻笑着在那又颠又晃的。

  曾宝一看就急了,喊了声下来,就跑过去了,我也跟着跑。

  到了跟前曾宝就说你他妈给我下来,别把我的新车给我摇坏啦!

  那俩小子毫不在意地说:你他妈说是你的,上面写你名了吗?我还说是我的呢!

  曾宝气极败坏的就去推其中一个小子,推得他一栽歪,后面那个就从车屁股后跳了下来,抬手就给了曾宝一个嘴把子。

  曾宝马上就捂住了脸颊,回头看我。我没想到这小子没理还居然敢打人。

  我冲上去就是一脚,就踹他胯骨上了。这小子弓身后退两步,指着我就骂:你谁呀,这么装。

  另一个小子一片腿也下了车,对着我兜脸就是一拳。我一晃头一肘杵在他胸口上,痛得这小子直咳嗽。

  这俩鳖犊子战斗力很是一般。

  曾宝看他俩挨了打,就来了精神头。他指着我对那俩小子说:这就是我们一年五班的老大林风,就是打跑二年三班候勇的林风。

  我听了有些发窘,因为我不想像别人那样当坏学生头,但又似乎觉得有点神气。

  那两小了听了就有点怕了,不知道是真知道这事,还是让我刚才那两下给打怕了。

  最先挨打的小子转头就向不远处的柳树林喴:山哥,快过来,我们让人打啦!

  他连着喊了两遍。

  我就看见从柳树林里跑出来三个小子。

  我知道马上就要打起来了,就拉着曾宝出了车库,免得被堵在里面吃亏。

  跑在前面的一个块头挺猛的。

  大块头到了我们跟前就问喊话的小子,谁打你了?

  这两小子一齐指着我说,就是他打的,他说他是一年五班的老大林风。

  大块头斜着眼打量着我,眼中满是不屑。

  曾宝看样子很怕大块头,我也知道这小子是一年二班的老大,叫李立山。

  一年二班的很多男生是小学同学,打起仗来抱,。学校很少有人敢惹他们。

  大块听完就很狂妄的乐了。他低沉着说:林风是个什么东西,你们一年五班都他妈的是窝囊废!

  我马上就被他这种极度的蔑视激怒了。以前我也说过这话。但自从我打跑候勇一伙后,我觉得有了点名气,别人听到林风这个名字应该要考虑下的。没想到他这么不拿我当回事。

  这种落差让我脑羞成怒。

  我马上骂他:你们一年二班是个废物,都像你似的,胖头胖脑,装什么大头鱼。

  这时周围就聚过来一些看热闹的学生。

  大块头喊了声:打死一年五班这两鳖犊子!就抬腿踢我。

  我边躲边挥拳打他,他们的人也一涌而上围欧我和曾宝。

  曾宝很快就被踹得往后直退。

  我身上也挨了两三下。

  这时我身后有人异口同声地骂:去你妈的,欺负我们一年五班没人啦!

  从我身边蹿过去两小子,过去就把帮大块头打我的那两个人给抱住了。

  我一看是我们班的双胞兄弟元江、元海,顿时也来了精神,卯足劲就跟大块头打成一团。

  大块头很猛,但我比他灵活些。一时间打了个半斤对八两。

  我不放心曾宝,偷眼去看他,就见他被骑他车的那两小子追得蹦高跑。

  我这时就被李立山一拳打到脸上了,我忍着痛,蹬了他一脚,却蹬空了。

  元江、元海分别摔倒了一个对手后,又和下一个摔在一起,在地上直骨碌,还偷空互相向对方脸上打拳。

  对方的人数又增多了,包括刚追曾宝回来那俩个,能有七八个。

  我们三个马上就吃了亏,瞬间就挨了不少拳脚。

  这时又有一个人加入战团,跟一年二班那伙人开打,是我们班的老地豆。

  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处于劣势。我眼睛红了,连着打了李立山两拳,打得他退后了一些。我刚喘口气,就听老地豆喊:林风,快跑。回头再找他们算帐。

  看着还抱着对手在地上滚动,同时又被人踢的元江、元海,我拼死一战的决心动摇了,我不想连累他们。

  我又冲过去,赶开纠缠他俩的人,喊声跑,他俩就一身土的跟我往楼前跑。

  我们边打边退,一直跑回了教室,曾宝的座空着。

  汪虹和周菊几乎同时问又跟谁打起来了,我喘着气说不出话来这时上课铃就响了,班主任也走进教室开始上语文课。

  看到我们几个的狼狈相,他脸就沉下来了,说:刚才打仗的都给我站起来。

  我们五个陆续站了起来。班主任问是谁挑的头,我说是我。

  班主任一听,脸都气青了,指着我说林风,你行啊你,放着好学生不当,你咋就突然学坏了呢?我解释说是他们欺负我们,并且先动手的。

  他正要继续说时,曾宝就战战兢兢地出现在门口。嘴角也肿了,身上还有不少脚印子,同学们就笑。

  班主任顺着大家目光看到了曾宝,就呵斥到:还有你一个呀,你就站那吧!

  曾宝听话的原地不动了。

  接下来我又是被叫到前面罚站,被班主任好顿批评,最后还是要写保证书。

  汪虹也很替我着急的样子。

  周菊笑嘻嘻地向我眨眼睛。

  下课后,曾来回座对我说他去找石辉没找到,他班学生说他今天没来上学。后来他又跑到楼后发现人都跑没了。说完他就骂石辉。

  我没有说啥,然后就出去蒸饭盒啊,一路我都在想下一步怎么办。

  第三节下课后我喊上了元江、元海和老地豆。

  在双杠那我对他们说:今天的事没完,一年二班的人这么瞧不起我们一年五班,这个面子一定要找回来。

  他们显得很气愤,也纷纷说要干一年二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