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和汪虹在柳树林约会,我就主动的抱住她和她接吻,亲热过后,她跟我说她和候勇分手是因为候勇一直想要她的处,她没给,所以候勇就找卷发女鬼混。

  那次在走廊里候勇肯求跟她和好,说已和卷发女断了来往,再给他一次机会。如果不答应,候勇就继续打我。

  她没办法就只好答应了,没想到候勇还那样,卷发女竟然来打她,她对候勇伤透了心,决定坚决分手。

  后来,我把她从卷发女那救出来,又跟候勇大干一场,她就喜欢上我了。

  我心里庆幸,真得感谢候勇把这么好的女人推到我怀里。

  我总觉得在校内约会心里不踏实,我想约汪虹出去玩,但我们镇上也没什么可玩的。

  后来我就想到看电影。

  我给汪虹传了个纸条约好晚自习后去看电影。她同意了。

  下晚自习后,汪虹先到前面的一个小路口等我,然后我又跟曾宝有事让他自己走,看他走没影后我就打了个三轮开过去接汪虹,再一起到电影院。

  镇电影院是座老旧的三层建筑,以前是镇上最热闹地方。

  也是混混们最爱聚集的地方,混混成群结伙的,还挎着女友,可威风了,都起在这里立起棍来,所以就总是打仗。

  影碟机兴起后,就没啥人看电影了,影院就冷清起来。只有偶尔来个轻歌舞的演出还能热闹热闹。

  为了生存,影院白天在休息厅就摆台球案子,晚上才放一场电影。

  我先在附近买了点水和面包,薯条。然后买了票和汪虹随着稀稀拉拉的人流进了验票门口。我俩都不约而同观察周围,怕遇到熟人。

  所幸没遇到。

  放映厅里一排排整齐的座椅上只坐了几十个人,相对于500个座位的规模,显得空旷。我感觉都像是情侣的样子,说难听点大多是搞破鞋的,但我和汪虹例外。

  我和汪虹选了靠后一些的座位。一会灯光灭了,一片漆黑,随后头顶上方射出来两道光束,屏幕就亮了起来,电影上演了。

  今天演的是个香港的古装片,开始还行。书生赶夜路遇古庙住下休息,还弄亮个油灯在那专心看书。

  汪虹头靠在我肩上,吃着薯条。我有点饿了,一只手往嘴里送面包,一只手搂着她。

  一会,屏幕上就出现个白衫飘飘面目狰狞的女鬼,在窗外晃悠,瘆人的音效也响了起来。

  汪虹妈呀一声就一头钻我怀里来了,薯条也扔了,双手抓紧我的上衣,让我有点喘不上来气。

  我搂紧身子发抖的汪虹,我拍拍她安慰说没事,有我在呢。

  她嗔怪说你真坏,带人家看这种吓死人的片子。

  我冤枉的说我也不知道放这个片子啊其实我真不知道,影院连海报都没贴,只用粉笔在售票口上面的铁板上写了几个字,我扫了眼,没太在意。

  汪虹坐起,小脸贴着我的脸,依偎着我又继续看电影。

  我觉得看这种片子好,女孩真往你怀里钻呀!你激动的同进,又有一种被依赖的自豪感,很满足。

  这时屏幕上出来个魔王,张牙舞爪地杰杰怪笑,吓得汪虹又钻进我怀里。我刚安慰了声没事。就又听见身后传来怪笑声,我也吓了一跳,回头看,忽明忽暗的光辉映出两张熟悉的面孔,一个得意地哈哈怪笑,一个在嘿嘿傻笑。

  曾宝!石辉!

  我诧异地问:你俩咋也来了。

  汪虹也转头来看。

  废话,电影院你包下啦?许你俩来,就不许我俩来呀!曾宝说。

  我一时没词了。把目光移向了石辉,石辉说:我俩是来给你们当保镖的,电影院挺乱的,对吧,曾宝。

  曾宝点头。

  汪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你俩是来做密探的吧。

  那俩货齐声说对,大内密探。哈哈。

  我这个气呀,甩掉一个尾巴,这又来两个。

  曾宝拿捏着腔调说:没事,汪虹,有我在呢。

  石辉就跟着他一起笑。

  汪虹坐起身子,佯装看电影。

  曾宝生气地说,林风,你诚不够意思了,你把哥们甩了。打个三轮就走,我在后面跟着,就看接你了汪虹就往东开没影了。

  后来我就往前走,在十字路口那竟然碰到那个开三轮的在等活。

  我就跟他说把我拉到你俩刚才到的地方,我给他10块钱。把这家伙乐屁了,开车就走,我就让他拉着我去石辉家把石辉也带来了。

  告诉你啊,把车钱给我报了。

  凭啥呀,又不是我让你俩来的。

  凭啥,就凭你神神叨叨的不跟哥们说实话。瞒别人还能瞒自已哥们啊?我白对你那么好了。

  石辉也跟着溜缝:可不咋地,是兄弟的就别藏着掖着的,你俩的事,地球人都知道,嘿嘿!

  汪虹早不看电影了,看着我们,捂着嘴笑。

  我想想也是,只不过以前我总认为学校和家里对早恋这事管得紧,才不想声张的。无意间让兄弟俩挑理了。

  后来经过汪虹同意,我们约好周末去石辉家玩。

  第二天下午,有节体育课。体育老师安排我们立定跳远。

  }最新章:d节》-上q酷匠《网gr

  体育老师把每三个人分成一组,我看着汪虹和她同桌与另一个外号叫方经理的分到一组。其实他本名叫李景方,同学们倒着念就是现在的外号了。我看他贱兮兮的总瞄汪虹。我心里很是不爽。没办法这是上课,又体育课,没人敢闹腾。

  我的小组还有曾宝和周菊。曾宝跳了两下嫌累就不跳了,周菊跳得挺欢,更显得前突后翘的了。

  我们穿上的都是蓝色的校服长裤,轮到我跳时,我就往汪虹那头瞄了一眼。

  就见方经理一下子跳得很远。汪虹和她同桌都拍手叫好,她俩是背对着我的。

  方经理还得意地向我瞄了一眼,我火气就上来了,心想今天我一定赢你。

  我憋足了劲纵身一跳。结果咔嚓声传来,我就觉得裆下猛的一凉,空荡荡的。

  我知道是裤裆开了,而且很大,急忙用双手分前后给捂住了。

  曾宝大笑,说林风裤裆开了,马上就下蛋了。

  周菊也笑得直不起腰。

  这下,我又成了全班的笑柄。我猫着腰低着头在大伙的笑声中,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偷偷看了眼汪虹。她这时满面羞红,很是慌乱。

  我窘得恨不得立时变身成土行孙,一头扎进地里逃之夭夭。

  笑了一阵后,,周菊就大声说:都别笑了,谁小时没穿过开裆裤。

  笑声这才止住。

  周菊就对体育老师说:许老师,我课桌有条裤子,我借给林风穿吧,他要回家换就得耽误很多课。

  体育老师点点头。

  见我站在原处,周菊就说:跟我走吧,你愿意呆在这丢人现眼呀。

  我刚要走就想起汪虹,就又看了她一眼。她脸色很不好看,见我看她就把头扭过去了。

  体育老师是个大老粗就说,去吧,你现在这造型知道的是我学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捂裆派弟子呢!

  同学们又爆笑起来。

  我没法只能狼狈地跟着周菊向教学楼走。

  我心里在想这周菊说的是真是假呀,谁没事多带条裤子上学。

  一进楼门,周菊就进了传达室屋里,让我在门口等着,她对那老头说,大爷,把你的针线借我用下,我同学裤子开了。

  我这才明白,这是要给我补裤子。

  传达室老头是个老光棍,黑白都吃住在传达室。

  他的小耗子眼色迷迷的盯着周菊看了一会,就找来针线递给了周菊,好像还趁机摸了周菊小手一下。

  周菊出来时,我还和老头对了下眼光,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捂着裆裤和周菊在走廊里并排走,用她身体挡着我点,省得被那面门里上课的学生看见。

  我们班在走廊最西头,这一路走得真艰难。

  一进空着的教室,我才放松下来,走到自己座坐下来。

  周菊走过来笑着说,你坐下干嘛?把裤子脱了,我好给你补呀!

  我犯难了,从未在女孩面前脱过裤子呀。

  她就说,你不脱就这样式的放学回家好了。

  我没办法,只好慢吞吞的往下脱。周菊就不怀好意的看着我笑。

  等我把脱下的裤子递给她时,发现他正两眼放光的盯着我裆那看。

  必竟我还是个小处男,我脸就红了,心里又很害怕有人看见我俩,就马上又把裆捂住了。

  周菊笑着说,你害什么臊啊,我又不是没见过那玩意儿。

  我忍着说你快缝啊。

  嗯,这就缝,咦,谁在窗外趴着呢。

  我吓了一跳,顺着她的目光转身看去,没看见人。

  周菊媚眼如丝地看着我,我急忙躲开周菊的手。这大白天的,让人看见,我还怎么在学校呆啦!尤其是汪虹,不得马上和我分手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