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真的恋爱了

  第七章XXXXXXXXXX在踢了十一二脚后,蒋德文就对我俩说:滚吧!回去等处理结果。

  说完他走到窗前,点燃了一根烟,吞云吐雾的望向窗外的蓝天,似乎很享受。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迈大步和石辉出了屋子。

  我反手带上门后,被踢的那腿就突然一弯,我弓着身子用双手去搓大腿,真疼啊!我在心里恨死了蒋德文。

  石辉也是一样揉着大腿,我俩对视一眼,竟没心没肺的笑了。

  我俩互相搀扶着下了楼,然后就各回各的班级。

  我回到教室班主任就让我在座里站着,本来这节不是他的语文课,是他临时串的。陪站的还有汪虹,曾宝和周菊。

  班主任挨个训了一顿后,就说明天每人交份检讨书。

  然后我继续站着,他仨坐下。汪虹就闷头低声抽泣,曾宝没事人似的东张西望的,我听到周菊在吃吃的笑。

  这一天我都在教室呆着,腿太疼了。只在曾宝陪同下上了趟厕所,午饭还是曾宝给我买的面包汽水。汪虹偶尔眼泪汪汪的看我一眼,她大多时都是趴在桌上,不知在想什么。

  晚上曾宝打个三轮车,送我到家门口,给我感到坏了。

  第二天上学时曾宝对我说,昨天候勇在我之后也被叫到了教导处。

  我一听就想凭他平时那股嚣张劲,蒋德文不得踢他个半死啊。

  曾宝说候勇出来时啥事都没有,还乐呵呵的。

  我一听就炸了,骂道凭啥呀!候勇多个几吧。

  曾宝无奈地说听说候勇和蒋德文家有亲戚。

  于是我就骂蒋德文,曾宝捂着我的嘴说别让人听见,要不又给你底了。

  我看了眼曹丹,她也正看着我,冷峻的小脸上秀眉山微蹙。

  z酷匠网首u8发‘

  我下课再往双杠那走时,感觉很多人都看我,比之前看我的眼神尊敬多了,让我有点小骄傲。

  我们班的一对双胞兄弟张元江、张元海也凑到我跟前说,昨天打仗没赶上有点可惜。要不是他俩都请了病假,一定也会帮我跟候勇干的。

  我笑着说双胞兄弟真有趣,有病都能凑上一对。

  我对这哥俩平时印象不错,他俩平时不主动惹事,但有人欺负到头上也不让份。哥俩没事时,就扭到一起摔跤玩。由于心意相通,也分不出个输赢来。

  这两天汪虹看我时眼中满是柔情,我看她时,她还红着脸把头转回去了。

  我的处理结果也下来了,严重警告。石辉也是同样,我本以为都要记大过呢。这么轻的处分我怀疑蒋德文是不是醉酒后做出来的。

  这个疑惑几天后我才释然。那天在操场上我和曹丹走个对头碰,我瞪她一眼,她淡漠的看着我。说你还不知道吧?要不是班主任一直在蒋德文那咬着候勇不放,你的处分会这轻?

  说完她就高傲地走了。

  原来如此,不愧都说班主任护犊子,哈哈!

  候勇看起来低调许多,可能是蒋德文给他说了啥吧!

  偶尔遇到的时候,我和他都是保持着一定距离用眼神交锋,连句话都没有,看来我和他的事没完。

  在打败候勇的第二天,头下晚自习前我又在语文书里发现一个纸条,那熟悉的笔迹自然是汪虹的。

  内容还是跟第一次一样,放学后柳树林见。

  我依旧是兴奋地想着再次相会我和汪虹会发生些什么呢?

  放学后,我带着曾宝直接往双杠那走,那面有排杨树,在那不引人注意。

  石辉家过马路往北走不远就到了,所以不和我们同路。周菊骑自行车走,早就想和我们同路被我拒绝了,曾宝也不待见她。

  曾宝说你有病吧,放学还练杠子,我让他先自己走,说我还有点事。

  曾宝就问啥事,我就不说。曾宝坏笑着说我知道你小子要和汪虹约会,我看见纸条了。

  你这是重色轻友啊!

  我就逗他,那咱俩约会得了,我抱住他说让我好好亲亲你的小胖脸蛋。

  曾宝就做呕吐状,说拉几吧倒吧,行了我也不耽误你泡妹了,争取这回就拿下她,明天向我汇报,哈哈!说完他就一个人走了。

  我看校园里没人了,就匆匆往东面走。等我进了柳树林的时候,汪虹从暗处冲出来一下子就搂住了我。

  我一下就懵了,然后她仰头看着我说:林风,我想你。

  说完她就哭了。

  我慌恐地搂着她,心里咚咚的跳,但还是觉得暖暖的,她说她想我,那就证明她对我真的有意思。

  哭了一会,她又抬头看着我,眼中晶莹闪烁,慢慢的就闭上了眼睛。

  我想着是不是哭累了,想休息会。

  沉默了十来秒,我的嘴就突然被一个柔嫩温热的东东给堵住了。

  我天哪,那竟然是汪虹的小嘴,我一直梦想着亲一亲的娇嫩红唇。

  现在就真切地印在我的嘴唇上,我的美梦梦竟然成真了。我他妈太傻了,她刚才闭上眼睛,就是等我亲她,我却没有反应过来。

  我脑子晕乎乎的,没想到女人的嘴唇竟如此柔嫩,一触便一发不可收拾,那种异样的感觉,在一瞬间充斥全身,引来一阵阵颤栗……

  随后我的牙齿就被强劲的顶开,一个肉乎乎的,又湿又热的小东西就滑了进我的嘴里,还带着香甜的津液与馨香气味,在碰触了几下我的舌尖后,就像小蛇一样卷住了我的舌头。

  我大脑又是一阵眩晕,不由自主地和那个东东搅缠在一起,用尽全力的搅动着。

  我们忘情的拥吻着,不知过了多久。

  天已经很黑了,我俩相拥着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汪虹就侧坐我的大腿上,头枕在我的胸膛上,依偎着我。

  我沉浸在巨大的甜蜜中,幸福的暖流在身体里欢快地流淌。

  又过了很久,我听见汪虹轻声说了句什么。

  我收回思绪,问她说啥。

  她郑重的说:林风,你喜欢我吗?

  我凝视着她不加思索地说:喜欢!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停顿了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从上初中第一天。

  她沉默了,接着就抽泣起来。哽咽说:为什么我没早点跟你好呢,我真傻!

  我柔声安慰她:现在也不晚呀!我觉得挺好的。

  真的?她问。

  真的!我说。

  呵呵,她破涕为笑。

  我俩搂得更紧了。

  我们走在昏黄的路灯下,手拉着手,马路上没几个行人。

  快走到十字路口时,她拉着我往右拐进了一条小道,再不远就是一条小胡同。

  在胡同口,我俩又短暂的拥吻了一小会,她就蹦跳着跑进了胡同。

  隐约看她进了最里面一个有灯光的院落后,我才往回走。

  我也是踢跳着回到家的,这一夜竟失眠了,恋爱的感觉真好!

  早自习汪虹来的时候,我看见她小脸红晕晕的,眼中像有水波在荡漾。

  坐下后,她就巡视着周围的同学,趁人没注意竟把我的钢笔给拿走了,我奇怪地看着她的背影,她的两个胳膊在动,不知道她在做啥。

  我心想借笔就直接拿吧,很正常的事啊,用得着这么神秘吗,一会她又重复了刚才的动作,把钢笔放回我的桌上,并冲我甜蜜一笑。

  我拿起钢笔没发现异常,扒掉笔帽,感觉笔尖附近光洁了不少。

  我干脆笔裤也拧下来,就发现笔囊都是墨水,鼓胀胀的。

  我清楚记得昨天用这支钢笔写了不少字,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用的笔。按经验也就剩下一点点墨水,昨天高兴得竟忘了打水儿了。

  我顿时心中一暧,原来汪虹是给我钢笔里打水儿呢!这样的女孩好贴心啊!

  于是我就从文具盒里拿出另一支钢笔来,放在桌上,心想好事成双吗。

  结果我这支笔也被注满墨水。

  她同桌捂着嘴笑,汪虹捅了同桌一下,就闷头看书了。

  曾宝来的很晚,今天没迟到就算不错了。这东西过了讲台就直盯盯的看汪虹,看得汪虹头浸得很低,我发现她耳朵都红了。

  她同桌还问曾宝啾啥。

  曾宝嘻笑着说反正没瞅你。接着又来看我,我转动着钢笔,做沉思状。

  这东西挤进座后就用胳膊肘捅我下,嘴巴凑到我耳边小声问:昨下晚儿,给汪虹拿下了吧。

  我听完就气得踩了他一脚,并对他眨眼。

  他好像心领神会的小声说:行,下课再说。

  周菊来得更晚,刚坐下和我说了两句话,上课铃就响了。

  一下课曾宝就拉着我往外走,我走时还看了汪虹一眼,结果我就被她给瞪了。

  我在曾宝的一下逼问下,就告诉他说:我和汪虹昨天拥抱并接吻了。

  曾宝坏笑着问那然后呢,我说然后我就送汪虹回家了。

  他又问了一次,我还是同样回答。看他有些失望我就踹了他一脚说:你思想咋那么肮脏。

  曾宝讪笑着说,我不是替你着急吗,唉,你给我讲讲亲嘴是啥感觉,羡慕死我了。

  滚犊子,自己体会去!曾宝又被我踢了一脚。

  他也回了我一脚说:真不够意思,重色轻友,我白对你那么好了。

  我就学着电视剧的口吻说:小奴家无以为报,这就以身相许。

  曾宝乐了,说滚犊子吧!

  我回座时就看到汪虹打开的文具盒里并排有四支钢笔,我们正常都用两支。我马上明白她是用多带的两支笔,给我的笔注入墨水,一联想到两人的笔尖相交的样子,我就回忆起昨晚和她接吻的的情形。

  周菊似乎猜到了什么,就问曾宝我和汪虹是不是好上了。曾宝摇头晃脑的气她就是不说。

  周菊站起身去拧他胳膊,还被老师给批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